巧解《红楼梦》妙玉茶品之[分瓜]瓟斝


2012-12-16 00:23:56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7973 】

00个   

巧解《红楼梦》妙玉茶品之[分瓜]瓟斝



梁睿



[分瓜]瓟斝:首先说“[分瓜]”,班(bān)声,《集韵》解曰:“瑞瓜”。可从“瑞”着手分析,“瑞”字形声,从玉,耑( zhuān)声。本义玉制的符信,作凭证用。《说文》:瑞,以玉为信也。《周礼·典瑞》:掌玉瑞器之藏。注;“符信也,人执以见曰瑞。”《周礼·小行人》:成六瑞益王所用镇圭也。《礼记·礼器》:以圭为瑞。《左传·哀公十四年》:司马请瑞。又如:瑞珪,天子赐的作为凭信的圭玉;瑞玉:玉制信物;瑞令:符命;瑞节:玉节、瑞玉节;瑞桢:吉祥。又如:瑞雪霏霏;瑞应:祥瑞的感应;瑞星:吉祥之星;瑞相:吉祥的征兆;瑞物:吉祥之物;瑞光:吉祥之光;瑞日、瑞月:象征吉祥的日、月;瑞兽:象征吉祥之兽;等等。



关于“瑞瓜”,文献中没有进一步具体的解释。本人认为是一种玉制的瓜,体现的是玉的材质,瓜的形状,分为两半,符信之用。“[分瓜]”字由“分”、“瓜”两字构成。《红楼梦》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有“争饼嘲黄发,分瓜笑绿媛。”争饼,说的是唐僖宗一次吃饼味美,叫御厨用红绫扎饼,赐给在曲江的新进士。唐代重进士,老年中举亦以为荣。徐寅诗说:“莫欺老缺残牙齿,曾吃红绫饼馅来。” 分瓜,即乐府中所谓“破瓜”, 古时文人拆“瓜”字为二个八字,特指女子十六岁,进入青春的意思。唐代诗人李群玉《醉后赠冯姬诗》:“桂形前拂梁家黛,瓜字初分碧玉年。”段成式《戏高侍郎》诗:“犹怜最小分瓜日,奈许迎春得藕(“藕”谐“偶”)时。”这句诗有贾迎春和藕香榭的贾惜春。富察明义《题红楼梦》诗二十首其十七:“锦衣公子茁兰芽(曹颙),红粉佳人未破瓜(曹频)。 少小不妨同室榻(癸酉年同岁),梦魂多个帐儿纱(遗腹子曹天佑)。”诗中的 “未破瓜”指的是小说里交代过年纪十五岁的薛宝钗。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迷贾政悲谶语:【凤姐听了,冷笑道:“我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我原也这么想定了。但昨儿听见老太太说,问起大家的年纪生日来,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虽不是整生日,也算得将笄之年。】绿媛,指年轻姑娘。“绿”即“绿鬓”、“绿云”,也就是女子的黑发。所以,“争饼”与“黄发”,和“分瓜”与“绿媛。”均指同一个或一类人,意思是自己嘲笑自己。



这里“瑞瓜”的具体形状,应该是“瓟”形。下面再说“瓟”,为葫芦科植物,俗称葫芦。有“瓟”、“匏”、“瓠”三字,其中“瓟”和“匏”,同音同义,均葫芦之属。而“瓠”,亦即“匏”。《说文解字》曰:“瓠”,“瓟”也。段玉裁注曰:“包部曰:匏,瓠也,二篆转注。”可见,古时此三字同音同义。用葫芦作容器的最早文字记载是《诗经》中的“酌之以匏”等句。《楚辞·王褒<九怀·思忠>》:“抽库娄兮酌醴,援瓟瓜兮接粮。”王逸注:“瓟,一作瓠。”可见,“匏”、“瓠”二字,古时互通使用。匏器文化,一种特殊的工艺,是用人工和天然相结合的一种宫廷文化。清康、雍、乾三代皇帝特别特别喜欢这个匏制的器物,其中包括蝈蝈葫芦。种一片葫芦,但是成熟起来的寥寥无几,所以它非常难得。匏器是一种“先天禁锢、后天加工”的产物。《红楼梦》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其中的一凸一凹就有禁锢范制之喻,更像是一把打开的锁。这是薛宝钗脖子上的金锁,她的“热毒”之症是她的心魔,“冷香丸”是她的“禁锢和范制”。关于范制葫芦器出现的年代,有一种说法认为是出现于清初。清代的乾隆皇帝在他的《诗壶卢器》一诗的序中说:“葫芦器者出于康熙年间。圣祖命奉宸取架匏而规模之,及熟遂成器焉,研究会、盂、盆、盒惟所命。盖其朴可尚,而巧非人力之能为也。”另外沈初的《西清笔记》亦云:“葫芦器,康熙间始为之。”根据他们的说法,葫芦器起码是在清朝康熙年间才初具规模的,而且是奉康熙帝之命才创造出来的。现在故宫博物院珍藏有清代大批奇丽精巧、花纹款式光彩夺目的葫芦器,有的还刻有“康熙赏玩”“乾隆赏玩”字样。清代沈初《西清笔记》记载了葫芦器的制作方法:“阴文花鸟山水题字,俱极清朗,不假人力。其法于葫生后,造器模包其外,渐长渐满,遂成器形”,“瓶、盘、杯、碗之属,无所不有。”



在古代典籍中,瓠瓜、匏瓜通用,在天文上瓠瓜、匏瓜又是同一星座名。其典故意义,则是孤居独处的象征。魏·曹植《洛神赋》:“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魏·阮王禹《止欲赋》:“伤匏瓜之无偶,悲织女之独勤。” 明·梅鼎祚《玉合记·怀春》:“咏《夭桃》虽则有诗,叹匏瓜终当无匹。”唐·杨炯《混天赋》:“瓠瓜宛然而独处,织女终朝而七襄。”这里“匏瓜”“瓠瓜”均指星。典故义则均指独处,孤栖之身。“瓟”字,则鲜明的呈现着独处无匹、羁滞异乡、企盼眷顾成双的意思。



最后说“斝”,是古代用于温酒的酒器,也被用作礼器,通常有青铜铸造,三足,一鋬(耳),两柱,圆口呈喇叭形。由商汤王打败夏桀之后,定为御用的酒杯,诸侯则用角。《诗·大雅·行苇》:“或献或酢,洗爵奠斝。”《说文·斗部》:“斝,玉爵也。夏早盏,殷曰斝,周曰爵。”南朝齐王融《游仙诗》之二:“金卮浮水翠,玉斝挹泉珠。”唐张说《岳州宴姚绍之》诗:“翠斝吹黄菊,雕盘脍紫鳞。” 关于斝的用途,有种说法认为它是温酒用具,但在礼制方面,据《礼记》、《左传》等书所载,斝主要是用来行祼礼的酒器。王忠悫公《观堂集林》卷三有“说斝”一文,“斝为爵之大者,故名为斝。斝者,假也,大也。古人不独以为饮器,又以为灌尊。”古代行灌礼时所用的酒器。《礼记·明堂位》:“灌尊, 夏后氏以鸡夷, 殷以斚, 周以黄目。”《说文》卷十四“斝,玉爵也。夏曰醆,殷曰斝,周曰爵。……或说斝受六升。”



明清以后,因为发明了蒸溜酒,酒精度数提高,酒具也相应地变小了,斝做为形状较大的酒器,彻底地消失了。出现了玉制的,小型化的斝形酒器。《文选·刘孝标<广绝交论>》:“分雁鹜之稻粱,沾玉斝之馀沥。” 李善注引《说文》:“斝,玉爵也。”(唐)杜甫《朝享太庙赋》:“福穰穰於绛阙,芳霏霏於玉斝。”钱谦益 注:“ 舜 祠宗庙以玉斝也。”《宋史·礼志一》:“太庙初献,依开宝例,以玉斝、玉瓒,亚献以金斝,终献以瓢(‘葫芦’,瓠的一种)斝。”(南朝·齐)王融 《游仙》诗:“金卮浮水翠,玉斝挹泉珠。”(唐)韩愈《忆昨行和张十一》:“青天白日花草丽,玉斚屡举倾金罍。”(清)方文《正月十九日龚孝升都宪社集观灯》诗:“酒斟玉斚葡萄色,烛晃银屏翡翠文。”(元)张养浩《喜春来》曲:“兴来时斟玉斝,看天上碧桃花。”(清)孔尚任《桃花扇·草檄》:“身在瑶台,笑斟玉斝,人生几见此佳景。”(元)李好古《张生煮海》杂剧第一折:“那其间锦阵花丛,玉斝金钟,对对双双。”《红楼梦》第八回甲戌题曰:【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翠斝贮琼浆”所指也当然是贮美酒的玉斝。诗中“金娃对玉郎”典出《张生煮海》第四折,东华云:“你本是玉女金童,投凡世淹留数载。石佛寺夜月弹琴,求凤凰留情殢色。许佳期无处追寻,走海上失精落彩。遇仙姑法宝通灵,端的有神机妙策。”影示了妙玉和通灵宝玉的情感经历。还有在第一折:“为因瑶池会上,金童玉女有思凡之心,罚往下方投胎脱化。金童者,在下方潮州张家,托生男子身,深通儒教,作一秀士。玉女于东海龙神处,生为女子。待他两个偿了宿债,贫道然后点化他,还归正道。(诗云)金童玉女意投机,才子佳人世罕稀。直待相逢酬宿债,还归正道赴瑶池。”这又是《红楼梦》第一回警幻仙姑、通灵宝玉、神瑛侍者、绛珠仙子的创作源泉。还有:“(行者云)秀才,与你这一间幽静的房儿,随你自去打斛斗,学踢弄,舞地鬼,乔扮神,撒科打诨,乱作胡为,耍一会,笑一会,便是你那游玩快乐。”见《红楼梦》第十九回:【谁想贾珍这边唱的是《丁郎认父》、《黄伯央大摆阴魂阵》,更有《孙行者大闹天宫》、《姜子牙斩将封神》等类的戏文。倏尔神鬼乱出,忽又妖魔毕露,甚至于扬幡过会,号佛行香,锣鼓喊叫之声闻于巷外。】



结论:[分瓜]瓟斝,是一尊葫芦形的玉斝,“[分瓜]”为材质玉,“瓟”为葫芦形,“斝”为盛酒器皿。或者说,[分瓜]瓟斝是一个瑞玉和草葫芦而产生的矛盾体。“[分瓜]”字隠太子胤礽,“瓟”隠曹频薛宝钗,“斝”隠的是他们的女儿妙玉。



学者认为:许多研究者都注意过葫芦的外形与怀孕的母体极为相似。“在我国的汉、傣等二十几个民族中,巨腹豪乳的妊娠期妇女,被外化为葫芦”,“避水工具(主要是葫芦)象征了怀孕的母体,则葫芦一天天地成熟,……就是象征了母腹中的婴儿一天天成熟”。在《风》诗中以葫芦瓜起兴的诗,内容则多与男女性爱相关。先看《豳风·东山》第三章:“我徂东山,滔滔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蒙。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毛传》曰:“三章言其室家之望女也。”《礼记·昏义》记有,男女成婚,应“共牢而食,合卺而酳”。孔颖达疏曰:“卺,谓半瓢,以一瓠分为两瓢,谓之卺。”夫妇各执一瓢而饮,以两瓢相合象征夫妇合体。此处由瓠瓜意象果然引出第四章男婚女嫁时的欢乐情景:“仓庚于飞,熠耀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葫芦在《周易》中的隐喻意义,《泰》有化生万物之义,爻辞以葫芦为象,首先取的是葫芦的创生意蕴。又《泰》六爻皆阴阳相应,此又是男女结合之象。九二的正应是六五,六五象为“帝乙归妹”,是以帝女出嫁象来与葫芦的喻意相应。亦如《诗》以葫芦起兴,而引出“之子于归,皇驳其马”(《豳风·东山》)、“士如归妻,迨冰未泮”(《邶风·匏有苦叶》)一样。《周易》中还有一以葫芦为隐语的爻象,《姤·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陨自天。卦名为姤,《序卦》曰:“《姤》者,遇也。”六爻爻辞,都秉承卦象之意,都与男女的择偶、婚配、怀孕、生子等内容相关。其中九五爻辞,作为隐语的是“包瓜”,即匏瓜,也就是葫芦。只因葫芦的外形与怀孕的母体极其相似,而成为其象征意象,此爻的隐喻意义就是女子怀孕生育。



“[分瓜]瓟斝”谐音“班包假”,而俗语有“假不假?班包假;真不真?肉挨心”之说。《红楼梦》第一回:【甲戌侧批、蒙夹:世上原宜假不宜真也。谚云:“一日卖了三千假,三日卖不出一个真。”信哉!】所以说,“[分瓜]瓟斝”,实为假物而重在隠喻之意。再看小说写道:【又见妙玉另拿出两只杯来。一个旁边有一耳(谐音“儿”),杯上镌着“[分瓜]瓟斝”三个隶字,后有一行小真字是“晋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字。妙玉便斟了一斝,递与宝钗。】“晋王恺珍玩”的王恺:晋代富翁,曾得晋武帝之助,与石崇(字季伦)斗富,王恺和石崇都以生活豪奢著称。富察明义《题红楼梦》诗二十首其二十:“馔玉炊金未几春,王孙瘦损骨嶙峋。 青娥红粉归何处,惭愧当年石季伦。”本回妙玉的斗富,就像馔玉炊金的王恺和石崇。诗中“青娥红粉”指的是宝钗和妙玉母女。“王孙瘦损骨嶙峋”指的就是通灵石头福彭,也就是靖眉批的“枯骨”,他是妙玉的红颜,英年因病早逝,当年和神瑛侍者弘昇因营救妙玉而破费周折。在敦诚《挽曹雪芹》诗两首中:“四十萧然太瘦生,晓风昨日拂铭旌。”作为和曹雪芹死比较,诗中“太瘦生”,说的仍是表兄福彭。和《题红楼梦》其二十异曲同工的还有,《红楼梦》第五回曲[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和《题红楼梦》诗其二:“怡红院里斗娇娥,娣娣姨姨笑语和。 天气不寒还不暖,曈昽日影入帘多。” 关于又有“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字。秘府谐音“米芾”,指元丰五年三月末或四月,著名画家米芾从长沙往庐山,顺道拜访身在湖北黄冈的苏轼,住东坡雪堂,与苏轼观画家吴道子画释迦佛。正好隐射宝钗、宝玉和黛玉/妙玉。探妙认为这是雍正五年(1727)闰三月,雍正帝颁谕旨,命步军统领阿齐图把京城中的游方僧道,以及自称神仙、聚众做会者押解回原籍,并行文原管地方官,严加管理,不许他们再出境。若今后发现再来京者,连同该管地方官一并治罪,决不姑容。同时,为了防止八旗中的游手好闲之徒为非作恶,雍正帝又命令八旗大臣,将此等人员查出,迁至京城附近的井田,令其耕种。这一年妙玉十八岁,所在栊翠庵受到查处牵连。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