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


2020-07-04 17:49:05  张兆仁  所属诗集  阅读236 】

100个   

一九六三年七月初的这天,阳光灿烂,一排排白杨在校园的小道两边挺立着,仰望着天空似乎要放飞什么,一排排教室不再喧哗,争相沉寂,似乎在思索什么,篮球架相互凝视,似乎在问对方:你怎么还不离校?乒乓球台上没有乒乓球蹦跳,只有几只麻雀在上面蹦跳,同学们都离校了,空荡荡的的校园让人好不怪相。

我高兴地看着手中的初中毕业证,一下子回到中考前。临近中考,因家庭困难,我突然决定放弃中考退学。校长常世全得知后把我叫到他的寝室,亲自给我做工作,要我千万别放弃中考,不松气,考个好学校。在常校长苦口婆心地劝导下,我答应了。回家后告诉了祖母。祖母说:那就报师范,师范不要钱。我答应了。三个毕业班,备战中考的气氛越来越浓,不亚于解放军进攻前的态势。一进教室,黑板上大书:非二高不读!宜昌二高是宜昌地区的重点高中,是全省十八所重点高中之一,是初中毕业生心目中的名校,金字塔。我忘记了祖母的嘱咐,没报师范,而是报了宜昌二高。想到这些,望着手中的毕业证,我感谢常世全校长,是他在我打退堂鼓的时候拉我一把,让我拿到了毕业证。

那时的校园没有院墙,四通八达,从哪里都可进出。我本该向南走,绕过食堂抄小路回张家街,不知什么原因,我向北走了。出了校门,没走几步,见前面有两个少女站在校外的大堤上,似乎在等人。走进一看,原来是同班同学X和m。她们摆弄着两根长辫子望着我说:“张兆仁,到我们家去玩!”“行!”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来到X的家里,她母亲烧了一大桌子菜招待我们。吃过中饭,我和m告辞了X,却没回家,鬼使神差地随m来到她家,吃过晚饭,又玩了一会儿才回家。

从此,只要无事,我便来m家玩。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她考取县一中,我考取了宜昌二高。虽然不在一个学校,可一放假,回到家里后便向她那里跑。雨中,我撑着伞,走在堰塘的小堤上,心中如塘面泛起的朵朵水花,蹦跳着。寒假,雪花翩翩,心也翩翩,一串串洁白的脚印直通她门前。炎热的夏日,她烧火做饭,我坐在灶门前着火,不觉得热,心里爽呀!冬夜,她坐在床上打毛线,我坐在床前看书,好温馨呀!

我喜欢撑着一把雨伞穿过油茶花来到这里,我也喜欢踏着如水的月色在萤火虫的陪伴下来到这里,我还喜欢坐在这里聆听门前草丛里的蛐蛐叫,我更喜欢坐在这里听那蚱蜢子在门前的田野上忽近忽远幽幽地纺线。其实,左邻右舍地都知道,我喜欢往这里跑是因为她。

不知什么缘故,我和她之间似乎有一种默契,我无论什么时候去,都不会放空,不会吃闭门羹,她总是在家等我。我们没有甜言蜜语,却心心相印。她把我带到县城她小幺家玩,但最多的还是跟着她去她大幺家玩,她大幺离她家不远,无需介绍,她的幺幺好像知道我们之间是怎么回事。有个暑假,她带我去梁英家玩。梁英是她高中同班同学。梁英说:“中午,你和张兆仁就在这里吃。”m说:“行!听你的,中午我们尝尝你的手艺。”梁英望着m笑着说:“呵,发展这么快!已经是我们了!”m羞红着脸不辩解,默认了,我也不吭声,默认了。

男同学们发现了我们的关系,常常跑到m屋后故意大声喊我:“张兆仁!”喊得满街都听得见。这时,m并不恼怒,也不责怪,而是大大方方地打开后门,笑着说:“他在这里,你们进来玩!”可同学们并不进屋,而是轰笑着跑了。

一天,贤芹和敦保对我说:“这么多年了,你和m的关系该明确了!”晚上,我来到m家,把这句话转给m,她说:“你去给我的妈说。”听了这句话,我沉默了,说实在的,开始接触,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谁知日久生情,谁也离不开谁,总想成天在一起。如果不是同学们提醒,真不知这就是爱情。以前,少女们主动接近我,我没开化,是避之又避之。现在,我才开始初识爱情,虽然m的母亲从不干涉我们,任由一对孤男寡女白天黑夜长期相处,但我不会异想天开,尤其是在那个农业粮与商品粮界限很严的年代,我是清醒的。我怕弄僵,撕裂这么多年的美好。我沉默了一会儿,起身离去,再也不来了。

那个夏季,

不再美丽。

没有了花前月下,

夜夜交加风雨。

灿烂的星空,

你在哪里?

在那个时期,

我给不了你全部的满意。

我不愿逼你随我种地,

狠下心来不再理你。

我俩合写的日记,

就此住笔。

亲密的交往,

把它藏在心底。

我选择了无奈的放弃,

一步一步地迈向孤寂。

转身一点也不华丽,

回眸尽是泪滴。

今生彼此爱过,

足亦!

一九七六年元月,我去宜昌。在解放路,走着走着的我突然停下来,呆呆地望着一个朝我走来的女子。她走到我面前停下来,望着我。闹市中,茫茫人海,我竟然和m分手近十年后相逢了。重逢的喜悦,离别的伤感,如身边的人流漩涡着我。我随她穿过大街小巷,不乘公交,并肩走着,仿佛又回到当年。

来到市内一所中学,进了一个教室,空荡荡的教室里没有桌椅,教室荡头隔了一间宿舍,宿舍边放着一个煤球炉子。原来她是这个中学的工宣队员。m烧好饭菜,就如当年在她家那样,我和她面对面地坐着吃饭。我停下筷子望着她,心痛地说:“你该找了!”她朝我碗里夹了块肉,盯着我说:“已找。三天回门时,你要来陪我!”我答应了。第二年春节,我兑现了我的诺言。

学校院墙外的那条路荒芜了,

茂生的草丛里有花开着。

几十年了,

路口的那个倩影还站在那里,

眺望着。

那是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

长长的两个辫子,

落着彩蝶。

挥之即去的是落叶,

抹不掉的是记忆。

只需一缕轻风,

便掀开尘封的日记。

泪不掉的文字,

垒起厚厚的一本,

叫你翻阅,

要你五味杂陈!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爱林鸟 36.107.118.9     2020/7/23 0:36:10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那是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

    长长的两个辫子,

    落着彩蝶。

    挥之即去的是落叶,

    抹不掉的是记忆。

    只需一缕轻风,

    便掀开尘封的日记。
  •   诗词在线 223.104.212.185     2020/7/15 12:58:14     2 楼

  • 飘过,好久不见了
  •   高山 27.227.15.132     2020/7/4 17:57:3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问好!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