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诗词(时间排序) 浏览量 鲜花数 炸弹数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12)   西川  所属诗集
  • 把羊群赶下大海

  • 请把羊群赶下大海,牧羊人,
    请把世界留给石头——
    黑夜的石头,在天空它们便是
    璀璨的群星,你不会看见。

    请把羊群赶下大海,牧羊人,
    让大海从最底层掀起波澜。
    海滨低地似乌云一般旷远,
    剩下孤单的我们,在另一个世界面前。

    凌厉的海风。你脸上的盐。
    伟大的太阳在沉船的深渊。
    灯塔走向大海,水上起了火焰
    海岬以西河流的声音低缓。

    告别昨天的一场大雨,
    承受黑夜的压力、恐怖的摧残。
    沉寂的树木接住波涛,
    海岬以东汇合着我们两人的夏天

    因为我站在道路的尽头发现
    你是唯一可以走近的人;
    我为你的羊群祝福:把它们赶下大海
    我们相识在这一带荒凉的海岸。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赞!荐

  • 评论(16)   西川  所属诗集
  • 虚构的家谱

  • 以梦的形式,以朝代的形式
    时间穿过我的躯体。时间像一盒火柴
    有时会突然全部燃烧
    我分明看到一条大河无始无终
    一盏盏灯,照亮那些幽影幢幢的河畔城

    我来到世间定有些缘由
    我的手脚是以谁的手脚为原型?
    一只鸟落在我的头顶,以为我是岩石
    如果我将它挥去,它又会落向
    谁的头顶,并回头张望我的行踪?

    一盏盏灯,照亮那些幽影幢幢的河畔城
    一些闲话被埋葬于夜晚的萧声
    繁衍。繁衍。家谱被续写
    生命的铁链哗哗作响
    谁将最终沉默,作为它的结束

    我看到我皱纹满脸的老父亲
    渐渐和这个国家融为一体
    很难说我不是他:谨慎的性格
    使他一生平安他:很难说
    他不是代替我忙于生计,委曲逢迎

    他很少谈及我的祖父。我只约略记得
    一个老人在烟草中和进昂贵的香油
    遥远的夏季,一个老人被往事纠缠
    上溯300年是几个男人在豪饮
    上溯3000年是一家数口在耕种

    从大海的一滴水到山东一个小小的村落
    从江苏一份薄产到今夜我的台灯
    那么多人活着:文盲、秀才
    土匪、小业主……什么样的婚姻
    传下了我,我是否游荡过汉代的皇宫?

    一个个刀剑之夜。贩运之夜
    死亡也未能阻止喘息的黎明
    我虚构出众多祖先的名字,逐一呼喊
    总能听到一些声音在应答;但我
    看不见他们,就像我看不见自己的面孔
  • 推荐理由:
    张祈 --在无尽的时光中追问。

  • 评论(8)   西川  所属诗集
  • 挽 歌



  • 死亡封住了我们的嘴

    紧接着这一刻的是钟声漫过夏季的树木
    是蓝天里鸟儿拍翅的声响
    以及鸟儿在云层里的微弱的心跳
    风已离开这座城市,犹如起锚的船
    离不开有河流奔涌的绿莹莹的大陆
    你,一个打开草莓罐头的女孩
    离开窗口;从此你用影子走路
    用梦说话,用水中的姓名与我们作伴

    死亡封住了我们的嘴

    紧接着这一刻的是落日在这河流上
    婴儿在膝盖上,灰色的塔在城市的背脊上
    我走进面目全非的街道
    一天或一星期之后我还将走过这里
    远离硝石的火焰和鹅卵石的清凉
    我将想起一只杳无音信的鸽子
    做一个放生的姿势,而其实我所希望的
    是它悄悄地回到我的心里

    死亡封住了我们的嘴

    在炎热的夏季里蝉所唱的歌不是歌
    在炎热的夏季老人所讲的故事概不真实
    在炎热的夏季山峰不是山峰,没有雾

    在炎热的夏季村庄不是村庄,没有人
    在炎热的夏季石头不是石头,而是金属
    在炎热的夏季黑夜不是黑夜,没有其他人睡去
    我所写下的诗也不是诗
    我所想起的人也不是有血有肉的人



    我永远不会知道是出于偶然还是愿望
    你自高楼坠落到我们中间
    这是一只流血的鹰雏坠落到
    七月闷热的花圃里
    多少人睁大眼睛听到这一噩耗
    因为你的血溅洒在大街上
    再不能和泥土分开
    因为这不是故事里的死而是
    真实的死;无所谓美也无所谓丑
    你永远离开了我们
    永远留下了一个位置
    因为这是真实的死,我们无语而立
    语言只是为活人而存在
    一条思想之路在七月的海水里消逝

    你的血溅洒在大街上
    隐藏在快乐与痛苦背后的茫然出现
    门打开了,它来到我们面前,如此寂静
    现在玫瑰到了怒放的时节
    你那抚摸过命运的小手无力地放在身边
    你的青春面孔模糊一片
    是你少女胸脯开始生长蒿草
    而你的脚开始接触到大地的内部
    在你双眼失神的天幕上我看到
    一个巨大的问号一把镰刀收割生命
    现在你要把我们拉入你
    麻木的脑海,没有月光的深渊
    使我不得不跪下来把你的眼睛合上
    然后我也得把我自己的眼睛
    深深地关闭,和你告别



    把她带走吧
    把荆花戴在她的头上
    把她焚化在炉火里
    那裂开的骨头不再是她

    她不再飞起
    回忆她短暂的爱
    她不再飞起
    回忆伤害过她的人

    回忆我们晴朗的城市
    她多云的向往
    岩石里的花不是她
    沉默中见到的苹果树的花

    她不再飞起
    我无法测度她的夏季
    她不再需要真理
    她已成为她自己的守护神

    啊,她的水和种子
    是我所不能祈祷的
    水和种子
    我不能为她祈祷

    她睫毛上的雨水
    迎接过什么样的老鼠
    和北方的星辰
    什么样的镀金的智慧

    啊,她不再飞起
    制伏她的泪
    她的呼吸不再有
    令人激动的韵律



    我永远不会知道是出于偶然还是愿望
    一个和你一样大的少女站立在我身旁
    一个和你一样高的少女站立在我身旁
    一个和你一样同名同姓的少女站立在我身旁
    一个和你一样一样俏丽的少女站立在我身旁
    远处市场上一片繁忙

    当我带住生命的疆绳向你询问
    生命的意义,你已不能用嘴来回答我
    而是用这整个悲哀的傍晚
    一大群少女站立在我的身旁
    你死了,她们活着,战栗着,渴望生活
    她们把你的血液接纳进自己的身体

    多年以后心怀恐惧的母亲们回忆着
    这一天(那是你世上的未来)
    尸体被轻轻地该上白布,夏季的雪
    一具没有未来的尸体享受到刹那的宁静
    于是不存在了,含苞欲放的月亮
    不存在了,你紫色衫裙上的温热

    我将用毕生的光阴走向你,不是吗?
    多年以后风冲进这条大街
    像一队士兵冲进来,唱着转战南北的歌
    那时我看见我的手,带着
    凌乱的刀伤展开在苹果树上
    我将修改我这支离破碎的挽歌
    让它为你恢复黎明的风貌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3)   芒克  所属诗集
  • 太阳落了

  • 1

    你的眼睛被遮住了

    你低沉、愤怒的声音

    在阴森森的黑暗中冲撞:

    放开我



    2

    太阳落了

    黑夜爬了上来

    放肆地掠夺

    这田野将要毁灭



    将不知道往哪儿去了



    3

    太阳落了

    她似乎提醒着

    你不会再看到我



    4

    我是多么憔悴

    黄种人

    我又是多么爱

    爱你的时候

    充满着强烈的要求



    5

    太阳落了

    你不会再看到我





    6

    你的眼睛被遮住了

    黑暗是怎样地在你身上掠夺

    你好像全不知道

    但是

    这正义的声音强烈地回荡着:

    放开我

    1973年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25)   北岛  所属诗集
  • 读史

  • 梅花暴动中敌意的露水
    守护正午之剑所刻下的黑暗
    革命始于第二天早晨
    寡妇之怨像狼群穿过冻原

    祖先们因预言而退入
    那条信仰与欲望激辩的河流
    没有尽头,只有漩涡隐士
    体验另一种冥想的寂静

    登高看王位上的日落
    当文明与笛声在空谷飘散
    季节在废墟上站起
    果实翻过墙头追赶明天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5)   北岛  所属诗集
  • 同行

  • 这书很重,像锚
    沉向生还者的阐释中
    你的脸像大洋彼岸的钟
    不可能交谈
    词整夜在海上漂浮
    早上突然起飞

    笑声落进空碗里
    太阳在肉铺铁勾上转动
    头班公共汽车开往
    田野尽头的邮局
    哦那绿色变奏中的
    离别之王

    闪电,风暴的邮差
    迷失在开花的日子以外
    我形影不离紧跟你
    从教室走向操场
    在迅猛生长的杨树下
    变小,各奔东西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28)   北岛  所属诗集
  • 晴空

  • 晴空

    夜马踏着路灯驰过
    遍地都是悲声
    我坐在世纪拐角
    一杯热咖啡:体育场
    足球比赛在进行
    观众跃起变成乌鸦

    失败的谣言啊
    就像早上的太阳

    老去如登高
    带我更上一层楼
    云中圣者擂鼓
    渔船缝纫大海
    请沿地平线折叠此刻
    让玉米星星在一起

    上帝绝望的双臂
    在表盘转动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   徐江  所属诗集
  • 杂事诗·阿迅一族

  • 开出租的鲁迅

    卖报纸的鲁迅

    写诗的鲁迅

    在电视台当主持人的鲁迅

    研究了鲁迅半辈子的鲁迅

    失业的鲁迅

    每周集体去郊外

    爬一次山的鲁迅

    半夜上网的鲁迅

    梦想着青春诗会或鲁迅文学奖的鲁迅

    卖笑的鲁迅

    1m92的鲁迅

    女鲁迅

    长6趾的鲁迅

    留莫希干头的鲁迅

    不停摁响门铃

    派送超市清单的鲁迅

    骂鲁迅的鲁迅

    美丑胖瘦

    不一而足的鲁迅

    还有

    吾家门前一棵鲁迅

    门后还是一棵鲁迅



    (2004)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5)   侯马  所属诗集
  • 天鹅湖

  • 头两幕我相当激动
    陶醉其中
    沉稳的王子 一头漂亮的金发
    他始终微笑的脸上流露出
    掩饰不住的忧郁
    他的舞姿让我看见了诗意

    奥杰塔登场了
    我惊诧于她双臂的修长
    一只真正的天鹅
    生活在深深的梦魇之中
    东方的孔雀  西方的天鹅
    这个由长臂而联想的比喻俗了
    多少影响了我观剧的心情

    到了第三幕我开始走神
    费力地从那些高鼻梁的面孔上
    读俄罗斯
    走马灯似的政府 克格勃演变的黑帮
    短缺的物品和高昂的价格
    在剧场里这些问题显得似真似幻
    马林斯基(基洛夫)的芭蕾艺术家们
    他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那么艺术
    他们同社会有无联系 是否真属于
    那个国家

    我想起前苏联的一个糙爷们
    每次陪国外元首看天鹅湖
    都要脱掉鞋子 不一会就鼾声大起
    这也是传统,看来,至少有两个俄罗斯
    也许这正是她的伟大之处

    思绪回到我的同胞
    他们对四个小天鹅几乎给了最热烈的掌声
    在我看来这段太一般了
    完全是作曲家和编舞的闲笔
    一个过渡段
    音乐流畅而已 舞姿整齐划一而已
    我的同胞就是喜欢无关痛痒的东西
    可是,对奥吉莉亚,魔王的女儿
    一只邪气十足的黑天鹅
    他们给了超过白天鹅的掌声
    真让我犯迷糊了
    差点以为黑天鹅是另一个演员跳的
    国人也有国人复杂的地方啊

    我要赞叹 为曾经有过的中苏友好
    也为中俄战略伙伴关系
    这是世界上第一流的芭蕾表演
    而北京观众的衣着五花八门 非常随意
    这个场景十分典型地反映着历史的进程
    地球的格局 以及那时代的特征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2)   侯马  所属诗集
  • 诗祭汶川地震一周年(

  • 抗震手记(二)

    侯马



    1, 清明,我的哀思已能够移至陌生的亡者,但是还未能移出同胞的范畴。



    原谅我,只是赤县后裔的诗者。



    2, 北川尚未开禁,我渴望得到去那里的机会。我看到的震区影像,甚至不是纪实,是报道。主持人修剪过的口型和嚼过的馍。



    为什么?当初我更感动,而不是更悲戚、更震憾。



    3, 那怕是映秀的半块碎砖,都会告诉我更多的黑暗。





    4, 那时死寂多于呐喊,徒劳多于收获,尸多于体,血多于泪,废墟多于房屋。

    我出过许多杀人现场,死数万人,就是一个凶杀乘以数万。在凶杀现场,尽快发现凶手,为死者伸冤昭雪的愿望,总是能冲淡对死者的哀怜、对家属的同情。而那时,凶手是谁,它在哪里?我理解伊沙对大地和佛的悲愤,巨大的绝望指向空虚。



    5, 但我坚持反对血腥的渲染。一个博客发了孩子们七零八落堆积在泥水中的图片。一见到博主,我就想到凶手。





    6, 救人,救人,救人当然是第一位的。但是获救却不是最高的目标。这就是 可乐男孩天性中流露出的生活理念。



    那么多年,我们是怎样被培养出“天边外”信念的?永远期待着生活的下一站,年复一年,依旧是疲惫的心和焦虑的脑。获救之后又如何?太阳照常升起,照常落下。



    7, 在盛大的仪式上,他拿着一面安倒的小旗。本来我为他的前程,装了满腹的祝福,现在又多了一丝无端的担忧。





    8, 有一晚,他听到一个亲历者在凤凰卫视讲唐山。大尸坑、空降食品、孩子和寡妇。字幕显示那是作家关仁山。原来作家是带着使命来到人间的。在儿时他们就洞悉了人性和命运的秘密。



    他为唐山有这样的使者庆幸,也相信有一天,汶川一代会描绘出这个民族更深邃的体验。



    不唯如此,我们欠了历史那么多债,欠了生活那么多债,都等待着被发现、被写出,被铭刻,才会缓缓地融入这山川故园。



    9, 旅居海外的川籍艺术家在首都为家乡赈灾义演,大厅放着一个无人登记的捐款箱。主办人很体贴地悄悄告诉他:“大家都在单位捐过款,一会就可以不捐了。”唉呀,真是出乎意料,他已经用信封把钱装好了,就捏在夏尔十岁的手里。



    该怎样领略,这西洋美声对亡灵的超度?该怎样进行,一个中国父亲对孩子“爱的教育”?



    10,

    不止一次地捐款,因为是不同组织的成员。很厉害呀,我们是多个组织 的交集。组织的收据发下来了,他同各类身份证件放在一起。竟然是红色的,闪烁着节日的微茫。



    11,

    捐款是公开的。寻求归属的意义,大于信仰的意义。坚持不捐的姓名被汇报上去了,同事们背后议论着:有适度的义愤,还有发现异已的兴奋。





    12,

    2008,似乎在同历史上的年份比赛贡献记念日。2008,灵魂肆意挥霍肉体,而肉体果真对得起这不朽的年份:他患上了必须终生服药的疾病,被牢牢绑定所属社会的现代性上。



    13, 一个幸存者自杀了,他邈视命运的厚爱。



    14, 一些心理学家似乎受到大挫折,因为我同胞的心理非常本土。



    15, 尽管每一刻都有天崩地陷之可能,他仍然信赖脚下的大地。



    16,



    废墟并非理想的婚床,但是灾难似乎激起了生殖的欲望:婚礼是红色的喜事,葬礼是白色的喜事,纪念碑也是一种风景。



    17, 在绝望中求生欲望更强的人,是否在顺境中也更珍爱生活?



    18,



    我们在夜幕下的沙滩上围坐下来,海面吹来温柔的风。他长叹一声,说出了他是唐山孤儿的秘密。年轻人被惊呆了,那场遥远的、陌生的灾难竟然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同窗。我不知该端出什么样的言辞:同情?怜悯?惊叹?钦佩?他却突然乐了。



    说是开个玩笑。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从来没有打探过他的身世,既不认为是真的,也不认为是假的。





    19,

    去年京城没有那么多的花树。桃花、海棠、腊梅、玉兰布满了街巷、庭园。这些少女花仙子,尽是刘郎去后栽种。想想也是,去年那样光秃而又躁动的街道,真适合噩耗传来。故人相逢,彻夜对饮,次日午后醒来,他们听说地震了。



    对灾难的悲伤纵情宣泄,内心的裂痕却只能默默承担。



    20,

    一首后来流传很广的诗。他刚在《参考消息》读到,就又出现在手机短信中。文盲请人代写家信,流氓请人代写情书。无人请却假冒丧子之母的人,他感动,但不认同。



    这个短信想改造他,但他永远只以真实的内心,书写真实的历史。



    21,

    灾难面前,怯于讽又羞于颂,不敢言异又不甘言同。唉,首鼠两端之作,赢得一圈赞扬。



    但可耻并不仅这一点。意大利地震揭出了豆腐渣工程,这样的报道,为什么竟然使我欣慰?



    22,

    那一刻,我往巴黎发短信,就像住海洋里扔漂流瓶,在风中说心语,四海的爱人心有灵犀:



    “别忘了,为亡者默哀。”



    2009,4,14—2009,4,22.改定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8)   伊沙  所属诗集
  • 酒肉朋友

  • 他每次喝高的时候

    都要循循善诱地劝导我

    要跟本城的

    那两大文学乡绅

    把关系搞好

    (我跟他说过一百遍了

    我跟那俩没关系)

    作家协会还是要入的

    (我跟他说过一千次了

    该组织是狗屎

    我最早呼吁将其解散)

    唉!

    酒肉朋友

    就是酒肉朋友

    你跟他喝酒越多

    你们就越酒肉

    而不是越朋友

    这点小感觉

    古人大概早就体会深刻

    所以他们才会说

    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



    (2006年12月)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5)   伊沙  所属诗集
  • 结结巴巴

  • 结结巴巴我的嘴
    二二二等残废
    咬不住我狂狂狂奔的思维
    还有我的腿
    
    你们四处流流流淌的口水
    散着霉味
    我我我的肺
    多么劳累

    我要突突突围
    你们莫莫莫名其妙
    的节奏
    急待突围

    我我我的
    我的机枪点点点射般
    的语言
    充满快慰

    结结巴巴我的命
    我的命里没没没有鬼
    你们瞧瞧瞧我
    一脸无所谓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4)   柳宗宣  所属诗集
  • 在小餐馆

  • 在错乱集市的小餐馆

    吃惊于一些熟悉的面孔在变老

    他们从我面前走过去

    有的已经走失

    再也无法见到

    我从北方移置到这里

    空间的疏离与闯入

    让我看见他们的衰老

    有的瞬间白了黑发

    因了外部突发事变

    如果我从不离开这里

    和他们同处一个时空

    浑然不觉,不会震惊于

    时间在他们身上的作用

    好象我的抽身离开

    回来就是要看见他们的老态

    这座小城的破败

    那些熟悉的旧房子

    好象还是从前的模样

    其实它们也在变旧

    故乡,记忆中的一个地址

    我们的活着,在这里出现

    与无声消隐,能有什么意义

    面前交错的行人,他们的走动

    和怀揣的动机不值一提

    时光匆匆,不允许我们

    压抑地活着和执著人世

    当我离开归来,在这敞开的

    三等酒馆,看见一个人

    在另一个时空,冷冷打量

    我的生与死,看着我在不同时空

    来回奔走,消失,悄无声息
  • 推荐理由:
    张祈 --对人生的深刻观察。

  • 评论(2)   柳宗宣  所属诗集
  • 静 夜 吟

  • 我依恋这座城市,因了它

    其中的一张张面容,一个个



    友朋,你们在这里,我回来

    身处的世界出现清凉



    你们隐藏于众多的面孔之中

    沉默的大多数,在武汉隐忍活着



    这一刻我忘掉自我,女儿在身旁

    她的梦想,她的爱让我安静呼吸



    她在你酒后递送一杯茶水

    一句问候,成为你一个听者



    我想找一个女婿代替自己

    去爱她,但那似乎不可能



    你在故乡一点点赎还

    把你的一点所有倾囊给出



    炎炎夏日,需要雨水和北风

    空气中自荷叶袭来的清新



    在故乡一点点归还你的所有

    然后离开,一阵风扫去南方的燠热



    最终,我们可能成为一个话题

    偶尔被人记忆,一声狗吠



    带来回忆,在他人的忆念之中

    而他们的记忆也终将淡薄湮灭



    而我依恋这个世界,亲爱的哥们

    因了你们——迎向我的生动脸容
  • 推荐理由:
    闲尘故影 --原创精品!

  • 评论(3)   于坚  所属诗集
  • 悼迈克尔· 杰克逊

  • 唱歌的骷髅

    搂着火焰的肋骨跳舞

    生命的领导人

    唤醒人类新姿态

    黑天堂 天鹅拒绝了你

    坏蛋们跟着你摇摆啊 摇摆

    解放了被压抑的屁股和喉咙

    它们在身体的岩石上起身

    它们在春天的云朵中升腾

    啊 青春 你不再是涂脂抹粉的脸

    豹子们走出森林 高扬自由之臀

    呵 迈克尔 我的幸运弟弟

    那一年你才二十 已经征服了聋子

    我二十六 一生都快中年了

    还没有摇滚过一秒钟

    有一天忽然在短波里听到你

    用一种地下的嗓子秘密歌唱

    脚上的绳子忽然散了

    机器培养的笨蛋

    居然开始扭动臀部

    尾巴翘到天上

    唉 黑孩子 何必用那些漂白粉

    光明之国的毒品

    你带来美丽的死神

    使我在沉闷的制度中长醉不醒

    你死了吗 我的黑皮肤美酒

    今天我看见黑暗起舞

    哦 重金属的黑暗

    在空掉的世界舞台中央

    跳着舞





    2009,6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5)   朵渔  所属诗集
  • 罪与罚(诗二首)

  • “你们准备何时审判我?”他只管饮酒。

    “判决已经下达,但

    还没有合适的人来宣布。”

    “你们何不将我收监?”他只管吃肉。

    “别着急,会有人来

    ——他也许已经上路。”

    就是说,我们必须等

    等那宣判的人来。此刻

    一缕蓝光,穿透竹窗

    落在酒上、杖上、半部法律上

    “你们不想再添点酒吗?”

    “是的,我们会添的。”他们百无聊赖

    而我们,在等待——我和我的

    刽子手,我们都有些不耐烦,

    我们都成了等待宣判的罪犯。







    只二十年,他已陈旧



    中年也在练习书法,练习

    隐身、葱茏,在松下

    手倒立。

    一转眼,他已陈旧,登高

    只为教授

    伦理学。谁去

    谁留,是分裂的,也是

    祖传的,我们各活各的

    这有何不可?

    只二十年,脚下的路

    已分裂为歧途。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2)   孙磊  所属诗集
  • 在怀疑中努力

  • “在怀疑中努力。”我已做好衰弱的准备。
    生活已被回响搅混,没有着落。
    回忆像浓烟一样呛人。置身其中
    我感到已确立的仍需再次确立。

    有些时候也需要暗恋一些事物,
    在事物空洞的躯体里设下雨季。
    此时,痉挛不止的地方定有风在悄悄凝聚,
    他能将众人的沮丧一夜吹熄。

    但我既不弃绝幸福,也不弃绝灾难,
    我只慵倦的活着,写作并素食,
    我只在碰到祸事的时候微微低首,
    因为,亲爱者的凋零,只允许我哀哭一次。
  • 推荐理由:
    张祈 --温柔的叹息。

  • 评论(7)   孙文波  所属诗集
  • 论自然,环境主义的诗

  • 一小时雨,没有淋湿土地半寸。
    观察者找到了发表看法的话题:
    狗日的,一朵云有逃跑的嫌疑,
    在空中掸大地的花子。我要批斗它,
    给它安上胆小鬼之名。这说明什么,
    说明我不喜欢云?这是啥子逻辑?
    我曾歌颂乌云,万里墨黑的天空像铅,
    大有将一切压扁的气势;这是壮丽,
    自然伟大的暴力。在我心里,
    畏惧这样的暴力。它让我知道,
    必须关起门做人,反思自己
    的表达,能否到达天上。我需要找到面对自然
    表达的方式。它可能在书里,也可能不在书里。
    更可能哪里都不在,只是一闪即逝的念头;
    更多念头推搡它,在念头与念头中,
    变化,有时薄如纸片。有时小如沙粒。
    它们不与任何事物有关,甚至不与我有关。
    与我有关的是……树木肯定与我有关,
    鸟兽肯定与我有关,让我伸手可触。
    其实我也可以说它们与我无关。与我有关
    的是空气和水。谈谈它们比谈论别的有用。
    我谈论空气中的浮尘,水中的细菌,
    把它们与口罩和过滤器联系在一起,
    与心情联系在一起。我说我谨慎;
    看见了天空昏黄,感觉心中苦涩。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3)   安琪  所属诗集
  • 你不要用弱者的姿态跟我说话

  • 你不要用弱者的姿态跟我说话



    安琪



    你不要用弱者的姿态跟我说话我遇弱则弱

    今日大雨,雨没脚踝可比南方,雨水

    阻止了你通往我的路而我恰好也

    不在等待中。我一人即可完成男

    女两人的事我外女内男或外男

    内女其实都一样。



    其实我本质不是金丝鸟我命贱如草

    野火烧不尽。我柔顺如水

    强悍也如水。我希望你补充给我精神即使俗

    我也能俗中得雅

    不要把我挡在你的生活外面你该凭借你的生活

    为你助力而非单凭你自己

    今日大雨,雨水隔开北京二环

    三环也隔开你我——



    你有烈日的爱情

    我有湿凉的躯体。



    2009/7/17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2)   余怒  所属诗集
  • 众所周知的立方体

  • 我走近那个立方体时
    感到抓住了什么。
    像哑巴睡了一觉,抬头望见一棵梨树。
    你想想,那梨树。
    你想想,名字与本人的关系
    关于窗户的照片
    以及百合花在雨中所具有的条件反射。
    我们知道,等月亮也有等得不耐烦的时候
    而立方体,睡一觉就会忘掉。
    那些喜欢窃听的孩子,像一幅
    竖着电线的田园画
    向四周致意,直到我们意识到他们。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