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诗词(时间排序) 浏览量 鲜花数 炸弹数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26)   陈嘉德  所属诗集
  • 是成熟还是堕落

  • 《是成熟还是堕落》

    不知是生活改变了我
    还是我适应了生活
    总之,我生命里的声音
    渐渐的没有了脱口而出的率真

    人生的阅历越来越丰富
    而说的话却越来越虚假
    认识的人是越来越多
    相知的朋友却越来越少

    喧哗吞没了我的呐喊
    真诚的话语挣不破欲望的封堵
    浮生的日子在一天天减少
    脸上的面具却一天天增厚

    生命是一天天成熟
    灵魂却一天天堕落???


    ———于2009年8月13日凌晨
  • 推荐理由:
    草原冷翠--生命是一天天成熟,灵魂却一天天堕落???


  • 评论(8)   天涯  所属诗集
  • 解脱《失恋的我们》

  • 枫叶

    叶的凋零只是自然规律
    请不要再赋予它诗情画意
    解脱吧
    请让凋零的叶走完它的最后一程



    大海
    海的深 海的宽
    也不是它能选择的
    是地壳运动
    解脱吧
    请别再说是大海阻隔了你的爱情



    时间
    时间溜走 无法停留
    解脱吧
    请别再说是时间冲淡了你们的那份爱



    死亡
    本就无法改变
    解脱吧
    请别再说是死亡让你们阴阳相隔



    缘分
    缘分有时是那么短暂 至少它来过
    解脱吧
    感激缘分让你们相爱过



    我们
    我们别再固执自己的那份感情
    解脱吧
    因为爱 请别再亵渎爱


    解脱吧
    放下该放下的
    搽亮我们的眼睛
    我们会看见
    天依然是那么蓝
    水依然是那么清



    解脱吧
    只因世界还很美
  • 推荐理由:
    草原冷翠 --一种新的角度,一种新的味道,看待失恋的万物。

  • 评论(7)   云岸  所属诗集
  • 线段

  • 线段

    从春花到秋月
    不远
    从诺言到谎言
    不远
    否则
    怎么听见十指扣断这根心弦?
  • 推荐理由:
    草原冷翠 --生活的哲理在诗歌中酿出。

  • 评论(41)   冷翠  所属诗集
  • 有一种生还

  • ◎有一种希望叫——生还
    诗 ◇ 草原冷翠

    穿透黑色的地层
    在那充满黑色的矿井里
    有一种希望叫——生还

    黑色的隧道
    闪着黑色的光亮
    矿主的眼睛
    闪着煤碳的产量
    而矿工
    那白色的眼仁啊
    闪满一个简单的愿望



    能否从这黑色的井里




    ................................................................................

    点击这里有图片
  • 推荐理由:
    草原冷翠 --诗人的声音,
    为劳动者呐喊。

  • 评论(7)   冰流  所属诗集
  • 蝶恋花.省秋

  • 欲展蓝屏绘锦绣
    几度寻思
    未动芊芊手
    玉井任由星月漏
    阕怀不忍山河旧

    越等春深春越瘦
    红藕香残
    雁断风车口
    画舫涂完云出岫
    梨园唱尽灞桥柳

    注:风车口,系地名。
  • 推荐理由:
    admin --闲尘故影推荐

  • 评论(16)   非马  所属诗集
  • 醉汉

  • 把短短的直巷
    走成一条
    曲折
    回荡的
    万里愁肠

    左一脚
    十年
    右一脚
    十年
    母亲啊
    我正努力
    向您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2)   王斌  所属诗集
  • 偶然

  • 偶然

      我是一片落叶
       独自飘零
      默然深埋土里
     你不必给我惊喜
     我也无须回你情意
     就只当是一场偶遇

     天空仍然灿烂绚丽
     海水依旧潮落潮起
     而你我各奔东西
      虽说是分离
      又何必生愁绪
     只要那一刻有美丽
  • 推荐理由:
    草原冷翠 --突然
    想起汪国真的诗歌

  • 评论(5)   李元胜  所属诗集
  • 改完了一首悲观的小诗



  • 在写下的字里,有我携带的泥沙
    在这杯酒里,有已经荒芜的葡萄园
    有曾经的饱满,曾经的阳光
    在我对你的爱中,有积累的退缩



    只有用旧的早晨,我的身体
    像一封发黄,经不起推敲的书信
    我的口音里拥挤着过时的纤维
    我的脸上,重叠着许多模糊的面容
    尤其是,下一个路口来到之前
    我的心里已经充满了岐途

    2008/11/25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5)   李元胜  所属诗集
  • 又一年

  • 我的理想,是像一个优美的数学公式
    简洁、坚定,经得起反复的演绎
    给我古老的疑问,毫不犹豫
    交出全新的结果
    围绕着我的所有事物,在等号两边
    翻滚,却维持神奇的平衡



    但世界从来不是一堂数学课
    你也不是,在所有的心灵
    错误像野花繁茂
    虚构的生活,又让我们增加了一年的罪行
  • 推荐理由:
    张祈 --这首诗很有哲理,写得也生动。

  • 评论(5)   李元胜  所属诗集
  • 空气

  • 那个死去的人
    还占用着一个名字
    占用着印刷、纸张
    我的书架
    占用着墓穴,占用着
    春季最重要的一天

    那个离开的人
    还占用着机场和道路
    占用着告别,占用着我的疼痛
    所有雨夜

    其他的人
    只能挤在一起
    因为剩下的地方并不宽敞
    他们拥挤在一起
    几乎失去了形状

    如果我在回忆中
    穿过人群,就会像穿过层层空气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7)   马永波  所属诗集
  • 流浪女

  • 她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
    就像从一个男人的怀抱流浪到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就像从一个句子偷渡到另一个句子
    中间的标点显示出她的坚定和游移
    她像一个无用的被虫子蛀过的词语
    无法在词语与词语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
    于是她开始憎恨,诅咒所有帮助过她的词语
    她开始撒谎,发疯,像一个伪造的词
    到处破坏句子的正常结构,篡改,删削,污染
    她在句子中下毒,吐出乌黑的蛀牙和口香糖
    她利用一些词语的善良,形成自己的病句
    歪曲着友谊、爱情、诗歌,这些健康的词语

    我看见深夜她的眼泪,反射着鳄鱼的青灰色光芒
    她的眼睛如火炭般燃烧,直到把眼窝烧成两孔贫寒的窑洞
    我听见她喃喃低语,像回声回到自己的洞穴
    蜷缩起越来越细长弯曲的爪子
    搔着自己的肛门,吐出一些缺胳膊少腿的婴儿
    那些小鬼头落地就开始生长,不断释放阴影
    对于这样一个麻风病,只有燃烧的汽油
    轻蔑的沉默,或许还有一点点怜悯
    才能把她臭烘烘的语法,净化上片刻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0)   吴晨骏  所属诗集
  • 面对文学,我只能孤独和寂寞3

  • 张钧:下面我们来谈你的小说结构问题。我对于你的《对一个人我们了解多少?》这个短篇的兴趣主要集中在小说叙述的双重结构:显结构与隐结构。显结构是一个现实层面的东西,是叙述人“我”对于被淹没了的二十年代的诗人赵家树的追索和了解。而隐结构呢,则是通过这一事件,使“我”产生了一种对于现实人性的茫然和疑惑。于是,显结构强有力的叙述就被隐结构的茫然和疑惑的迷雾给覆盖了,同时也消解掉了:对于赵家树的追索变得无所谓了。这里隐含着一种批判:人性的批判、文化的批判。所以,我认为《对一个人我们了解多少?》具有解构主义色彩,在解构和消解的过程中已经开始建构了,在这里,批判就是建构。
      吴晨骏:你所讲的这些东西我觉得可能存在于我的这篇小说里面,但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看这篇小说实际上是应该看一种有形状的东西,很明确的东西。我写这篇小说就是想表达一种很明确的东西,这东西有形状,有外表,有内核,你用手去摸能够摸到,但你必须有很细致的感觉,因为这东西很独特。而这篇小说的结构对我来讲,则是很虚无的,它是由实在的东西支撑起来的东西,这可以打一个比方,比如说搞建筑需要图纸,图纸本身并不是房子。我觉得写作就像盖房子,只有房子在那里了,那么支撑房子的结构才是具体可感的。假如我们的写作仅仅是在画一张设计图,那就是毫无意义的,那没有情感的因素,仅仅是一张很死的图纸而已 ──这样的结构是很虚幻的,而我更喜欢的是一种很实在的虚构。从内容上讲,这篇小说我只是想表达一种可笑的东西,非常可笑的东西,赵家树这个二十年代的诗人突然有一天就走红了,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连我自己都想笑,我所有结构的意图也就是想表达我对这种可笑的东西的理解。
      张钧:这篇小说有一个现实事件吗?
      吴晨骏:这篇小说实际上是在写徐志摩。徐志摩死于一次空难,他是一个我比较喜欢的诗人,我怎么样把他写出来,这是一个问题,让我感到很复杂,后来我觉得我必须用现在这种小说的结构方式来写,才能把我对于徐志摩的感受表达出来。
      张钧:你要写的是你对于徐志摩的一种感受,但同时我觉得你也嘲讽了当下的人们对于徐志摩的态度,虽然后者不一定是你的写作意图。
      吴晨骏:后者的确不是我的写作意图,但可能客观效果上有这种东西。
      张钧:在写作的时候,你有没有这样的考虑,就是说想通过一种比较具体的描述,比如这篇小说通过写某种可笑的东西,而抵达一种比较普遍的意味,比如说人性批判,文化批判什么的。
      吴晨骏:你所指的是一种写作的延伸?
      张钧:是从个人体验出发的延伸。
      吴晨骏:这种延伸是有的,但这种延伸的方向对于我的写作而言是特指的。那么延伸到什么方向去呢?那就是延伸到我对于文学的理解上面去,而不是哲学意义上的观念上去。
      张钧:《往事或杜撰》是一篇很奇特的小说。小说共5部分,每一部分讲一个说不上是不是故事的故事,故事与故事之间又互不连贯,人物也换来换去,唯一把故事串起来的人物只有一个,那就是叙述人“我”──一个作家。而这个叙述人也就仅仅是个叙述人,算不上一个人物,他完全处于被动状态,木偶一样,没有一点自己的主见和行动的自觉性,只是一个随波逐流的家伙。他有点像卡夫卡笔下的K?又不像。K是个懦夫,心理变态者,或者说被某种莫名其妙的外在力量而弄得神经兮兮的囚徒。而这个作家则是个对什么事都不在乎的都市里的漫游者。小说结尾那部分(第5部分),那位作家被莫名其妙地劫持、跟踪──然后,跟踪者又莫名其妙地消失,换上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草人。这使荒诞的故事变得更荒诞。小说想告诉人们什么呢?是想告诉人们我们生活着的这个真实的世界实际上是不真实的?无理性、无序,才是它的真实?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随波逐流?连反抗都用不着?
      吴晨骏:这篇小说实际上是写几个人嘛,写几个人怎么活动,我的想法是把这几个人物写得很具体,我并不是想通过他们表达一种什么东西。
      张钧:但是我认为你这几个人写得很不具体,他们只是影子,过客,而这些过客好像他们的任务就是为了表达某种东西而来的,我读完这篇小说后对于其中的人物并没有留下很深的烙印。
      吴晨骏:这只能说是你的感受,我是要把他们写得具体的。当然整篇小说的写作是很朦胧的,那是一种朦胧中的具体,比如小说中的马康,他对于小说的作者来说是一个距离很远的被观察者,所以他要朦胧。另外小说中的其他几个人物在场景中的变化,这种变化让我感到很有意思。谈这篇小说我觉得不谈传统是行不通的,传统告诉我们写具体的人,具体的人干具体的事,这种具体的人他所体现出的社会意义那是读者需要考虑的,作为作者他把人物写得很逼真就可以了。
      张钧:这么说你是要刻意写人物的,但说句实在话,从总体上讲我对于你的小说的人物的印象并不深,我觉得它们都是不清楚的,像梦中的人物,飘来飘去,这种印象我不知道是你的原因还是我的原因,如果是你的原因的话,我想,是不是你在写人物的时候强度不够,或者说过于虚幻了?
      吴晨骏:我是这样考虑问题的,我的写作也许会给你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许不会给你留下印象,这是一种传递的效果问题。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是力图写出有独特意义的人物的,比如我不允许我的人物与我所阅读到的人物重叠,我的人物必须是我所感受到的人物。
      张钧:就是说你力图避免复制?
      吴晨骏:是这样的。我们现在的小说家很多人是在重复一种旧的形式旧的人物,这种东西在我看来是很糟糕的,我是想写出一点新东西的,包括新的形式。
      张钧:你这篇小说的确用的是一种新的形式。
      吴晨骏:这篇小说中的人物都是我自己所感到的一些人,而不是一种借来的东西,就是说不是一种没有创造性的东西。这些人物哪怕他们很平面很淡,但这不是我的过错,因为这些人物本身就平面就淡,他们本身就缺少那种很强烈的外在的刺激,就这么回事。
      张钧:现在请你谈谈小说的技巧问题。在你的小说里,表面上看技巧的问题不是特别突出的,在叙述层面上看比较自然朴素,但是我感觉到这种自然和朴素是一种被精心修饰了的自然和朴素。对于这个问题,你是怎么想的?
      吴晨骏:对,我的自然和朴素是经过过滤的自然和朴素。技巧我觉得对于作家是很重要的,但是它必须是富于创造力的东西,僵化的技巧我认为是永远也不可取的,但是现在很多小说家就是为了技巧而技巧,比较僵化,技巧最后还是要为表达服务的。
      张钧:你认为在小说写作中你所要表达的最重要的东西应该是什么?
      吴晨骏: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语言之间的结合,或者说是语言难以表达的东西。写小说的过程中,你想表达某种东西,但这种东西你最终不一定能够表达出来,就是说你想表达和你最终的表达是有区别的。
      张钧:小说写到现在,你遇到的最大的困惑是什么?
      吴晨骏:当我处于写作内部的时候我最大的困惑是我想说的东西和我说出来的东西之间的距离,在写作外部就是对于整个文学环境的困惑。写作内部的困惑是可以通过自身毅力和磨练去克服的,而对于写作的外部环境我则是无能为力,它对于我来讲只是一种做人的考验。虽然我们无法改变外部环境,但我认为文学家除了关心自己的写作之外,还是要关心他的外部环境,投身到改造外部环境的行动中去。写作这个东西不仅仅是写,它同样是一种观察和想,它是跟作家的生存环境,跟所有的一切都有关系的。
      张钧:可不可以理解成是通过文学的方式参与对外部世界的改造?
      吴晨骏:对,是这样的。
      张钧:请你谈谈鲁迅,我记得你在一首叫做《二三十年代的鲁迅》的诗里有这样一句诗:“我爱鲁迅甚过爱我自己”。
      吴晨骏:我觉得鲁迅的成立首先在于他这个人,在于他生存的那个时代。鲁迅是一个很具体的人,他生活在一个很具体的环境之中,他所做的一切,他写小说,写杂文,写对于社会的感受,这些东西都是非常真实的。就是说鲁迅与他当时所处的环境结合在一起,让我感觉到鲁迅是很可爱的,我爱鲁迅爱的是真实的鲁迅,那个时代的鲁迅。但是现在我们所谈的鲁迅已经不是真正的鲁迅了,而是经过加工了的鲁迅,变得高大了的鲁迅,也就是是鲁迅的幽灵。我觉得我们谈幽灵化的鲁迅是没有意义的,谈鲁迅必须结合当时的环境才有意义。
      张钧:对周作人你怎么看?他对于你的写作有过什么样的影响?
      吴晨骏:周作人的东西我看得非常少,大概只读过一两篇很短的文章。对于周作人,我觉得感兴趣的地方就是他和鲁迅的那种关系,他们好像不是太好。总之我对周作人没有太大的感觉。
      张钧:对郁达夫和萧红,你对他们有没有什么感觉?
      吴晨骏:我喜欢的中国作家,实际上就是这些人,郁达夫、萧红和徐志摩。
      张钧:你喜欢郁达夫哪一点?
      吴晨骏:我读他的作品很早,是在十几岁的时候,他对我有一种文学启蒙的作用,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在十几岁的时候他的那种文字的确给我带来了强大的冲击。我现在再看他的东西的时候,当初那种感觉还在。我觉得任何一个作家走上文学道路的时候在文字上都有一个模仿的榜样,那么对我来说就是徐志摩、郁达夫和萧红。
      张钧:请你谈谈今后的打算。
      吴晨骏:那很简单,就是写小说。我有很多东西我觉得并没有很明确地表达出来,已经表达的部分仅仅是一个开始,我准备把没有表达的东西不断地表达出来,不断地写下去。
      张钧:写作肯定是具体的个人的,但像你这种写作我想也肯定是很寂寞很孤独的,对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吴晨骏:我想说的是这种孤独并不是由于我的选择引起的,它是由我感受到的文学所带来的,因为我感受到的文学就是这个样子,就应该是孤独的,就应该是非常寂寞的,那我就只能孤独和寂寞。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7)   王家新  所属诗集
  • 晚年的帕斯

  • 去年他眼睁睁地看着
    傍晚的一场大火
    烧掉了他在墨西哥城的家
    烧掉了他一生的珍藏
    那多年的手稿和未完成的诗
    那古老的墨西哥面具
    和毕加索的绘画
    那祖传的家具和童年以来
    所有的照片、信件
    那欢乐的拱顶,肋骨似的
    屋椽,一切的一切
    在一场冲天而起的火中
    化为灰烬

    那火仍在烧
    在黑暗中烧
    烧焦了从他诗中起飞的群鸟的翅膀
    烧掉了一个人的前生
    烧掉了多年来的负担
    也烧掉了虚无和灰烬本身
    人生的虚妄、爱欲
    和未了的雄心
    都在一场晚年的火中劈啪作响
    那救火的人
    仍在呛人的黑暗中呼喊
    如影子一般跑动

    现在他自由了
    像从一场漫长的拷打中解脱出来
    他重又在巴黎的街头坐下
    落叶在脚下无声地翻卷
    而他的额头,被一道更遥远的光照亮

                2004
  • 推荐理由:
    张祈 --诗人与诗的价值。

  • 评论(94)   王家新  所属诗集
  • 田园诗

  • 如果你在京郊的乡村路上漫游
    你会经常遇见羊群
    它们在田野中散开,像不化的雪
    像膨胀的绽开的花朵
    或是缩成一团穿过公路,被吆喝着
    走下杂草丛生的沟渠

    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它们
    直到有一次我开车开到一辆卡车的后面
    在一个飘雪的下午
    这一次我看清了它们的眼睛
    (而它们也在上面看着我)
    那样温良,那样安静
    像是全然不知它们将被带到什么地方
    对于我的到来甚至怀有
    几分孩子似的好奇

    我放慢了车速
    我看着它们
    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

                2004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1)   蓝蓝  所属诗集
  • 鹤岗的芦苇

  • 谁藏在细细的苇杆里
    听风在叶子上沙沙地走?
    谁  用最轻的力量
    把我举起 举向他自己
    假如秋天来临

    假如有谁追问我的出身
    我看见秋天活在一根芦苇上
    呼唤我进去
    湮没或者 下沉
    芦花像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
    纷纷落满湖泽
    我看见几只灰鹤纸鸟一样
      斜斜飘过沙岗
    消失在远处的沉默里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回答
      黑暗的拷问
    我背负太重而欠得又太多
    一片一片飞逝的芦花:
    伤心的。
    小小的。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28)   蓝蓝  所属诗集
  • 野葵花

  • 野葵花到了秋天就要被
    砍下头颅。
    打她身边走过的人会突然
    回来。天色已近黄昏,
    她的脸,随夕阳化为
    金色的烟尘,
    连同整个无边无际的夏天。

    穿越谁?穿越荞麦花的天边?
    为忧伤所掩盖的旧事,我
    替谁又死了一次?

    不真实的野葵花。不真实的
    歌声。
    扎疼我胸膛的秋风的毒刺。
  • 推荐理由:
    张祈 --蓝蓝的一首代表作。

  • 评论(10)   尹丽川  所属诗集
  • 苹果

  • 被剧组全体同人鄙视已久

    扛不住,昨天,终买了苹果……

    兴奋了好一会儿

    夜深,忽想起一个要紧问题

    忙发短信给私人客服:忘装杀毒软件了!

    对方怒:苹果是没有毒的!PC才有!

    是这样!我,彻底,被洗脑了

    洗脑是很容易的

    只需还给你原本就属于你的东西

    鄙视PC!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   尹丽川  所属诗集
  • 大门

  • 天才在27岁上死去

    他们那么爱自己

    还是把自己给毁了



    诗人恨母亲

    其它人恨父亲

    我们讨厌和我们相似的人



    天才在27岁上死去

    即便世上有真理

    也只能相信一半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5)   韩东  所属诗集
  • 在瓷砖贴面的光明中沉思

  • 在瓷砖贴面的光明中沉思

    有时痛快淋漓

    有时劳而无功

    带着手纸擦揩的奇妙感觉

    投身于司空见惯的百态人生



    我曾在寺院的厕所里亲眼所见

    一位僧人撩开布袍,坐定

    空通一声

    拉得如此气宇轩昂

    如此爽利

    已达免纸水平



    想起我那可怜的老外公

    蹲在红漆马桶上挣命

    十趾抓地,面如猪肝

    老外婆当年生小孩

    也没有这么艰难



    2006年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