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诗词(时间排序) 浏览量 鲜花数 炸弹数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1)   无名者  所属诗集
  • 非意义写作

  • 白天鹅飞来
    在某处有一个湖
    你在卸妆
    月光舔着湖面
    风在水波间铺展睡意

    我踮起脚尖
    像个小丑
    用滑稽的姿态
    跳最后的芭蕾

    午夜时分
    我赤裸着滑进那个湖
    在水下
    我听见梦
    在急促的喘息间
    尖叫

    一枚子弹击碎窗玻璃
    晨光在啸声中飞来
    你起身补妆
    我开始整理零乱的羽毛

    夏天已经拉开帷幕
    我慌乱跑上舞台
    我竟然忘了剧本中的台词
    于是我佯装热情地向着世界大声喊
    你好吗?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荐赏

  • 评论(8)   心路  所属诗集
  • 父亲的背影

  • 父亲挑着担子
    走在湿滑的田埂上
    两只竹筐
    装满沉重的岁月

    他低头弯腰
    手抓着竹筐上的绳索
    脚巴紧泥土

    那样小心翼翼
    又奋不顾身
    仿佛,他肩上挑的
    是天下,是江山

    是我们人世间
    所有的筹码



    写于2020.6.21,父亲节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献给父亲节

  • 评论(3)   赵全生  所属诗集
  • 父亲节里感谢父亲

  • 题记:敬爱的父亲生于 1932 年,1999 年 5 月 9 日去世,享年 67 岁。父亲养育三子三女。 我 1965 年生,在我记忆中,父亲每天早出晚归,上地劳动。1978 年土地承包后,我们家分了一头牛,父亲每晚都要切草、喂牛。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们,也从来没有说过要求我们好好学习之类的话。
    今年父亲离开我们21年了,父亲定格在我头脑中的面貌就是60岁以后的形象。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永远是那样慈眉善眼、少言寡语、勤快能干。想起父亲,我的心底是那样踏实、那样温暖、那样有力量。
    今天是庚子年父亲节,我要以无比感恩的心情写一首怀念敬爱父亲的诗。

    感谢父亲
    是您给了我生命
    您为子女呕心、流汗、沥血
    您养育我成长、成家、立业
    没有您,就不会有我今天的生活

    感谢父亲
    是您教会我坚韧
    您的一生勤劳、受累、吃苦
    您激励我学习、写作、奋斗
    我像您,我身上流淌着您的血液

    感谢父亲
    是您教会我宽容
    您对儿子不打、不骂、不说
    我对儿子同理、同情、同爱
    告慰您,您孙子比儿子更加出色

    感谢父亲
    您为后代奉献了一切
    您为儿女发力、发光、发热
    儿女对您无报、无馈、无作
    愧对您,你一生没有过上好日子

    感谢父亲
    您辈是中国的脊梁
    您经历了战争、灾难、饥荒
    您送三子当兵、种地、求学
    父辈啊,你们奠定了共和的辉煌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语言虽朴实,但却很深情。
    献给父亲节

  • 评论(2)   万鸿  所属诗集
  • 雨后放晴

  • 清晨的
    第一缕阳光
    悄悄钻进书房
    想给我一个惊喜

    我以为
    外面还在下雨
    正抱怨这鬼天气
    不想与阳光撞个满怀

    相互搂抱着
    又是蹦又是叫
    久违了朋友,这些
    日子不见你的踪影
    你究竟到哪儿去了
    让我一个人滞留
    在这漫天霉雨当中

    阳光依旧
    那么明媚温暖
    他莞尔一笑
    最近休假不该当值
    今天暂过顺便探望你
    恐怕你还得捱些时日
    待我再来的时侯
    可别嫌我太过热烈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荐赏

  • 评论(5)   旅今  所属诗集
  • 在远方

  • 我们的灵魂正在行走,走向远方
    稻田的小苗正在成长长成稻穗
    金色的芒花最终开放,结出果粒,溢出甜香

    你放眼望
    哪一片土壤泥土没有生长
    不是植被不是房屋就是野草生长的乐园
    花叶的香魂,万物的魂灵
    自那时间河水弄箫抚琴歌唱

    风将万物吹送在万物上
    山在山中
    水在水中
    我们在我们中
    爱情又新生了爱情……

    (2020-04-24辽锦亮营园)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我们在我们中
    爱情又新生了爱情

  • 评论(26)   耕墨堂主高志强  所属诗集
  • 咏竹

  • 长在深山绿水间,功成江上一篙船。
    名高常赖夸虚节,志大偏来当担官。
    骚客截为鸣凤管,村夫砍作钓鱼竿。
    投胎转世成双筷,美德自然万代传。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荐赏

  • 评论(24)   红尘客  所属诗集
  • 一个老男人的江湖

  • 一个老男人的江湖

    不过栽些花草

    在春天耍上几回太极

    躺在摇椅摇晃往事

    窝在夏日的树荫半梦半醒

    扫扫落叶

    把秋意的萧瑟点燃

    温一杯烧酒

    饮尽冬季的风雪

    这是一个老男人的江湖

    无关

    刀光剑影与是非纷扰

    非得说

    就聊聊那些孙子的话题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5)   红尘客  所属诗集
  • 范中乂,这是杜牧野老师说过的话

  • 诗词在线是公开的写作园地,既然是公开,那就不是私人乐园。所以,基本的自律必须有!而刷屏,霸屏是自私的行为!

    也许有人真的不懂,自觉这是发帖的自由权限,可最近刷屏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谁还能觉得刷屏是自家的事?

    我们崇尚自由,但是必须具有自律精神约束自己,否则就是放纵!甚至已经违背了自由的定义。

    在诗词在线,范中乂是刷屏的代表人物,究竟放纵刷屏刷了几年?以什么作品霸屏?

    当然,各花入各眼,也许真有人欣赏也未可知。可是,把10首160个字集中一篇,分早,午,晚发帖三篇,难道不是利人利己吗?难道不愿意的原因是为了创造一个写下数万首“诗歌”的诗人形象??

    范中乂觉得冤枉,让“版主”主持公道……

    好吧,我在这里分享杜牧野老师在2018年4月8号推荐的《 四月桃花 》,在这首诗里,杜老师忍无可忍说了:

        

    ——————————————————————————————————————————————————————————————————————————————————


    你人气不错!

    借你的宝地说几句:打扰了请谅解!

    好长一段时间,

    这里的创作生态被两坨垃圾破坏着。

    并且不听劝阻,一意孤行。

    我只想说:你们制造再多的“句子”

    那都不是“诗”,只是“目的”

    而且还是狭隘的自私的偏执的

    自以为是的污人耳目的龌龊丑陋的

    永远出不了名的“目的”

    垃圾数量再多排名再靠前,

    你们都不是“诗人”

    甚至连“自慰和意淫”都算不上

    其实大家都烦你们,烦死了

    所以基本没人打开看“你们”

    自己就在那堆砌、重复,不断增加数量

    自己刷自己的屏弄点可怜的点击率

    自己深更半夜尿和稀泥玩泥巴

    那么费力劳神自己都味同嚼蜡

    能达到高潮吗?

    祝你们早日从这种苦难中解脱!!


    ——————————————————————————————————————————————————————————————————————————————————

      

    谁是那两坨垃圾?其中一位已经释然,所以不必再提;另一位是谁?

    范中乂,希望你能明白: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啊!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   纸墨情缘  所属诗集
  • 不止厨具那点事

  • 不止厨具那点事
    江苏无锡/纸墨情缘


    *电饭煲*

    爱情一旦步入婚姻的漩涡
    生活简单到一日三餐
    结晶相伴才能充实一生


    *微波炉*

    婚后,爱情不再像初恋那样热烈
    给它加温
    聪明人懂得如何掌控火候


    *洗碗机*

    给爱人的双手留点空闲
    保养青春容颜
    宠出来的老婆最迷人


    *油烟机*

    剥离欲望中的兽性
    保持为人处世的原则与底线
    绝不同流合污


    *豆浆机*

    终日喊着厌倦了红尘
    却又赖在这“可恨” 的人间
    无渣时代,需打破思想的厚壁


    *榨汁机*

    祭出所谓的名人大旗
    稀释或颠覆经典
    “文化啃老”说穿了都是金钱趋势


    *烤箱*

    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
    并不是什么坏事
    大多强者都是被逼出来的


    *冰箱*

    空一点时间给自己
    念念之中要不思前境
    对物质无所执着方能保持本真


    *烤面包机*

    换个环境,不蒸馒头争口气
    是爷们
    有谁甘愿熄灭心中的梦想?


    *电磁炉*

    不需柴草,也能烹饪出佳肴
    利用好自己的天赋与特长
    成功之路不止一条


    *消毒柜*

    让思想在阳光下运行
    不是为了形成什么清规戒律
    而是除瘤,让身心更健康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不错的一组小诗

  • 评论(2)   风雨萧萧  所属诗集
  • 荷塘掠影

  • 荷塘掠影
    文/骁 捷

    水绿了
    伞杆也挺拔
    蝌蚪甩掉春天的尾巴
    岸边的杨柳
    悬钓
    青翠的夏

    两只野鸭
    躲闪着来客的步伐
    春光早已泄露
    苇丛中窝藏的太阳
    孵化
    一朵朵的莲花

    水仙
    姗姗迟到的裙摆
    濡湿天际的晚霞
    和渔夫一样
    被蜻蜓勾引的鱼虾
    想着回家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一幅美景

  • 评论(7)   鲁向华  所属诗集
  • 舞厅的舞者

  • 起舞的人
    跟随音乐越进离池
    旋转灯
    把暧昧暗淡隐约

    一张张脸
    用各种笑意坦白心事
    牵引的牵引
    迁就的迁就

    就这样
    轻轻的搭着手
    让欢娱
    在内心满满浸透

    就这样
    陪着慢慢的走
    让时光
    在身边悄悄滑落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让欢娱
    在内心满满浸透

  • 评论(0)   毛一林  所属诗集
  • 信 ——毛一林(原创)


  • ——毛一林(原创)


    一枚邮票
    贴在岁月冷冰冰的脸上
    紧封了你的唇
    没有一个梦

    一条季节河
    春天里 尚且
    淌不出一沟水

    吹落一个黄昏后的晚风
    又能多送些什么来
    给我


    【——1986年4月30日 皖和县毛村】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荐赏

  • 评论(11)   红尘客  所属诗集
  • 对诗词在线的一点小小建议

  • 诗词在线标榜打造一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开放式诗词网站和社区,为众多文字爱好者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多年来始终不变的是抱持非盈利的宗旨,这点实属难能可贵的理念。

    我们都明白经营一个网站的最大难处在于经费,在经费不足的状况下,管理方面也难免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对于在线经常出现的乱象必须谅解。

    谅解之余,我们更是应该懂得自律,在自律中自由创作发帖,作品优劣不是重点,重点是发帖的形式和数量。

    首页的最新创作显示极限中,现代诗与古体诗各占十五首,如果一个缺乏自律精神的人,以刷屏方式一次性发帖十首,十五首,无形中便将其他诗友的作品排除出首页,这是十分自私的可恶行为!

    这种任性刷屏,霸屏的恶劣行为由来已久,而大部分的诗友为了维护一个和谐的氛围多隐忍沉默,至于不平则鸣者,难免因激愤而言词尖锐又引起不必要的非议。

    因为一小撮自私者的刷屏行为,长久造成的困扰又导致诗友之间的不必要磨擦,这对诗词在线长远而言实在是一大隐患。

    ——————————————————————————————————————————————————————————————————————————————————

      
    在此,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在线能不能修订一个规则,即24小时之内只允许发表三首创作。若是坚持发表三首以上,则第四首起即以每首付费十元的方式发帖?


    ——————————————————————————————————————————————————————————————————————————————————


    也许有人只是将诗词在线当作仓库,那么,这十元就当作缴付管理费吧!若是舍不得,那就将零碎的作品集中成一篇发表又有何不可?

    我们都希望诗词在线是一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开放式诗词网站和社区,而不是一点开网页却让人误以为是某某人的私人网页。

    自由,只能赋予有自律精神的人,对于无视他人的自私者,只能赋予条规约束!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3)   周礼  所属诗集
  • 荒凉

  • 《一些人家》

    回农村老家,侄儿带我串门
    走过两三户人家
    就会遇到一处荒凉
    侄儿指着一栋大门紧锁的房子
    说,山青家三年没开门了
    又指着另一栋,说
    大木家四年没人回来过
    有一栋低矮些的房子
    门倒是开着,却不见人
    侄儿说,四海伯去年死的
    他死后,这房子就没人管了


    《后头河》

    后头河上,摇摇晃晃的小木桥还在
    但河里没有水,侄儿说
    五年前,后头河就断流了

    河床上长满了半人高的茅草
    一个小女孩在茅草里追逐一只蝴蝶
    侄儿说,这是四平的孙女

    四平是我高中同学,已经去世五年
    五年时间,刚好够孙女长到茅草一般高
    刚好够一条河流干涸,荒凉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兼赏

  • 评论(1)   纸墨情缘  所属诗集
  • 不止厨房里那点事

  • 不止厨房里那点事
    江苏无锡/纸墨情缘


    *炒锅*

    用丹田抖包袱的男人
    即便是烟熏、火燎
    也能摆正心灵的碗筷,饱享美满


    *饭碗*

    工作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
    从中寻找到快乐,享受职场
    这种人,前途不可限量


    *筷子*

    冷暖人间,练就一身硬骨头
    即便尝尽酸、辣、苦、咸
    始终向前,不弯腰


    *勺子*

    将拼搏的苦,委屈的酸,爱情的甜
    按比例调配
    品尝也罢,点评也好,都是自己


    *盘子*

    但凡上席的,乐于与人分享
    不同某些外国人,刀叉并用
    只顾往自己的嘴里塞


    *菜刀*

    如真能做到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男人不是傻子
    再有心计的小三也无机可乘


    *刀砧板*

    “小不忍则乱大谋”
    伤疤不仅仅是爷们的勋章
    也是女人身上的萌点


    *擀面杖*

    不需要浮夸的滤镜
    妈妈系着围裙,半弓着腰
    美味从灵魂深处勾起你的味蕾


    *盆*

    面对家庭的责骂、争吵
    是爷们最好笑而不应
    爱,需要理解和无尽的包容


    *热水壶*

    从虚拟的世界到现实中
    婚姻的激情会慢慢冷却
    唯有回忆和沉淀才能保鲜


    *蒸锅*

    知足常乐其实是一种惰性
    把自己架到火上
    你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汤煲*

    酷似婚姻。大火燃烧是开始
    小火慢熬是过程
    但,不能忽略另外一些细节


    *锅盖*

    摁住一时之气
    不让家庭内部矛盾外扬
    避免自取其辱,影响情亲


    *笊篱*

    抓大放小
    把时间分给靠谱的人或事
    与“舍得”有异曲同工之妙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生活中处处有诗
    需要一双发现诗的眼睛

  • 评论(9)   心路  所属诗集
  • 疯女

  • 她被男人抛弃了
    二十年,早该疯了
    现在,她已经五十岁
    再不疯,真的就要老了

    其实,疯了也好
    再也不用掩饰和害羞
    她可以大大方方叫着他的名字
    满世界去寻找

    男人,是女人的病
    忘记他,竟需要付出
    女人的灵魂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
    男人,是女人的病
    忘记他,竟需要付出
    女人的灵魂


  • 评论(0)   时东兵  所属诗集
  • 灵动的指尖敲响键盘

  • 灵动的指尖敲响键盘

    灯光将夜色中的寓意
    一一投射进诗行
    抒写悲欢离合
    将黑与白醒目地展示
    光天化日之下
    一首诗的价值
    不只是抒情更是呐喊

    日子鞭子似地抽打
    岁月制造了太多的赝品
    依然用红色盖上作废的章
    汗水爬满文字的格子
    灵动的指尖敲响键盘
    一支笔的价值
    不只是倾述更是立言

    月亮经历一夜的阵痛
    产下头一胎叫晨曦
    生命在太阳下演绎
    鲜花在最美的时候
    绽开自己的心扉
    执着的向日葵
    为何低下了头?

    欢迎光临时东兵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46222181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月亮经历一夜的阵痛
    产下头一胎叫晨曦

  • 评论(6)   沃野春芹  所属诗集
  • 长篇小说:生如夏花 ——第2章

  • 第2章:马兰疯狂寻找女儿

    列车长听说她的遭遇后,一边安慰她不要着急,一边吩咐身边的乘务员去各个车厢寻找。同时让广播员立即播报小女孩走失通知。

    “下面播报紧急通知:旅客朋友们请注意,六号车厢有一位四岁小女孩不见了。她穿了一件粉色连衣裙,一双白色短袜,一双翠绿色塑料凉鞋。有哪位旅客看见或知道小女孩的下落,请立即跟我们取得联系!”

    “下面播报紧急通知:旅客朋友们请注意,六号车厢有一位四岁小女孩不见了、、、、、、”

    播音员每隔五分钟滚动播报一次寻人启事。十几分钟后,一位老大爷来到列车长办公室。

    “我看见了那个女娃娃,在歌悦火车站停靠时,跟在一位拎着包裹的女人身后下车走了!”老大爷黑褐色的皮肤,满脸的白胡渣,穿着一件灰色的短汗衫,身背一只大草帽,眼神显得惊异而又紧张。

    “我还以为女娃娃是跟着妈妈一起下车了!”老大爷操着一口本地的口音。

    “大爷,您看清了是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吗?”身穿蓝色铁路制服,头戴蓝色帽子的列车长吃惊地询问。

    “没错!我看清楚了,那个女娃娃脑壳上还扎着两根小辫子。”老大爷肯定的语气。

    “当时,我还考虑着,那个妈妈怎么不牵住女娃娃的手走下车厢呢?多危险啊!现在想起来,那个女人肯定不是她的妈妈!那个女人走路很快,没有回头望一眼女娃娃么?”老大爷扫视着众人及列车长一眼时,补充道。

    这时,去车厢寻找小女孩的乘务员回来了,“列车长,仔细查遍了所有车厢,都没有发现小女孩!”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女儿怎会跟别人下车呢?!”马兰的脸色已经发白,语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列车长,求求您了,替我想想办法吧!求求您了,求求您了!”马兰突然跪在地上,哀求起来。

    “列车长,救救我女儿,救救我女儿呀!”她跪在地上,死死地扯着列车长的裤腿,哀怨地呼喊。

    “都怪我呀!怪我不该去厕所!我该死,我该死呀!”马兰捶胸顿足,哭诉,嚎啕。“呜哇,呜哇,呵哦哦!女儿啊,女儿啊、、、、、”不一会儿,她已哭得头发蓬乱,成了泪人。

    列车长赶紧搀扶马兰起来,劝慰道:“大妹子,大妹子,您别哭!别哭!我现在打电话给调度室,请他们帮忙查一下!”他把马兰扶到座椅上,拿起了对讲机,立刻呼叫起来。

    “喂,调度室吗?我这里有一位旅客,四岁的女儿在歌悦车站独自下了车。请歌悦车站那边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丢失的小女孩的消息?”

    十几分钟后,调度室打来电话,说,歌悦车站没有发现走失的小女孩,也没有走失小女孩的消息。马兰听后,哭昏过去、、、、、、

    “大妹子,大妹子,您莫急,莫急,听我讲!”列车长扶住马兰,给马兰喂了几口水,马兰清醒过来。列车长耐心地劝慰马兰,告诉她,已经跟前方车站取得了联系。列车到达前方车站后,就让马兰下车,让她转乘开往歌悦车站的列车。

    经过一番折腾后,马兰终于折返歌悦车站了。此时,天已全黑,正是晚上七点多钟,离女儿走失整整过去两个小时。

    她肩挎手提行李,火急火燎地来到歌悦候车大厅。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行李填满了大厅。大厅里烟雾缭绕,椅子和地上都坐满了人。马
    兰踮着脚掌,东突西撞,在人缝里来回穿梭,搜索着,寻找着。第一次置身在如此混乱,拥挤,连空气都凝滞不前的地方,她有些不适应。时不时地撞上别人,踩一下别人的脚。

    “你赶死呀!怎么不长眼睛呢?”马兰一心看着前方,不小心踩到一位旅客的脚,那人转过脸来,盯着她,怨恨地咒骂着。

    “哦,对不起!对不起!”马兰停住脚,慌乱地向那人赔不是。

    这时,一位警察正在大厅边缘巡逻,马兰急忙跨上前去,拦住警察。“警察同志,看见过这个小女孩吗?”她赶忙将女儿的照片递了过去。

    警察一时一头雾水,疑惑不解。她补充道:“这是我女儿,两个小时前有人看见她走下了火车!”

    警察仔细端详照片,打量着面前神色慌张的女子,严肃地说道:“没看见。”遂将照片递还给她。马兰站在那里,愣神了几秒。

    人缝里有位妇女正在扫地,马兰穿过人群,疾步上前,递上照片,问道:“大姐,看到过这个小女孩吗?下午五点多钟,从这里走失了!”

    搞卫生的妇女瞄了瞄照片,摇摇头说:“不知道。”

    “这位大哥,您看见过这个小女孩吗?”一位旅客非常面善,拎着行李向前走来。马兰立刻拦住他,捧上照片向他询问。

    那人看了看照片和她,摇摇头。

    “大妈,我女儿丢了,您看见过她吗?”马兰找不到女儿,急得面红耳赤。来到大厅圆柱那里,看见一位身旁放着行李,目视前方,正在嗑着瓜子的大妈。马兰赶紧将照片递到她眼前,火急火燎地询问。

    大妈仍然以摇头回答她。

    围着车站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女儿的身影,更没有女儿的信息。

    “女儿会去哪里呢?”在脑海里,她竭力搜索着答案,却一无所知,理不出头绪。因为很少出远门,又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倒霉的事情。在这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车站,毫无经验的她六神无主,不知究竟该往哪里去寻找?

    有人从厕所出来,她灵机一动,忽发奇想地走进女厕所里,一个蹲位一个蹲位查看,不时拿着照片询问旁人。

    路过厕所旁的一间暗室,暗室铁门微微张开一条缝隙。

    “女儿会不会被人收留在里面?”她下意识地询问自己。已经走过暗室十几米远,又折回身来,生怕遗漏了不该遗漏的地方。

    “说不定女儿就在里面呢?”这样想时,脚下如有神助,三步并着两步返回到暗室门口。

    一把推开铁门,仔细地辨认。里面幽暗不清,还未来得及看清里面的摆设和环境。

    “干啥?!”一声粗暴的断喝,突然从头顶上猛泻下来。吓了她一大跳!本能地缩回脖子,身体狂烈地颤抖了一下。一颗胆儿几乎被吓破!

    “我,我,”马兰镇定一下自己。抬头看时,昏暗的灯光中,一位身着橘红色环卫工衣的肥胖妇女,正在阁楼上对着她怒目而视。

    “想干什么?!”肥胖妇女再次凌厉地怒吼。

    “我,我,大姐,我女儿丢了,我怕,怕她躲到这里来了。所以,我,我,正在找她哩!”马兰梗起脖子,望着凶神恶煞的环卫工,结结巴巴地说道。

    环卫女工咚咚咚咚地走下简易楼梯,听着马兰的叙述,看着孩子的照片,说道:“都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怕是很难找到了。谁知道孩子跟在什么人身后,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环卫女工说时,晶亮亮的眼睛盯着马兰的脸。

    马兰低着头,只得黯然离开。

    候车大厅的角角落落已经翻了个底朝天,依然没有见到女儿。

    走到外面,围着车站外围又转了一圈。寻到墙根处,有条树影交错幽深狭长的巷子,引起了她的警觉。生怕女儿被人贩子藏匿在里边,她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而让她看到的是,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正背靠着树干落地而坐,狼吞虎咽着手里一块面包。

    提着行李袋,拎着挎包,脚步蹒跚地逡巡在车站外围广场。那里,人影稀少,的士车招揽着顾客,路灯发出刺目冰冷的幽光。

    幽暗的夜色,包围着四通八达的道路和小巷。人生地不熟的她,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不知该往哪条道路去寻找?迟疑之间,泪水止不住地往外喷涌。女儿孤苦无依,小小年纪竟然流落在外,不知何踪?

    “女儿呀,你在哪里呀?啊?”“妈妈怎样才能找到你呀?我的云儿呀!”泪水从她的眼眶顺着脸颊热辣辣地流淌,像一条没完没了的小溪奔流着,冲刷着。内心里,正有一把无形的利刃切割心脏,剜剁肉体!难以承受的痛苦像一口漆黑的深渊。里面是空茫之海,死亡之海。白天还快快乐乐的她,现如今,已在死亡之海上窒息,漂浮,挣扎。包裹行李散落一地,她簌簌发抖地瘫坐在地上,哀恸无依。

    一辆黄包车驶来,还未停稳,就听到大声招呼:“这位妹子,要车么?”

    马兰无动于衷。忽然,抬起泪眼问道:“大哥,您见到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吗?穿粉色连衣裙的。”瞬间她从地上爬起,把女儿照片捧到车夫面前。

    “这是我女儿,两个多小时前,独自下了火车。现在不知去了哪里!”马兰哀恸着说道。

    车夫接过照片,“这娃子好漂亮啊!怎么会走失了呢?”车夫说时,望着面前失魂落魄的女子,孤疑地又问:“你一个做妈妈的,怎么不看好娃子呢?切!”

    “真是木瓜耶!”车夫很不屑地摇摇头,嘲讽道。驾起黄包车,飞快地朝前驶去。看见一位拿行李的,便喊道:“大妈,您要车吗?”

    车夫的嘲讽和不屑,深深地刺痛了马兰。泪水再次冲上眼眶,决了堤似的一发不可收拾。她再次瘫软在地上嚎哭。万箭穿心啊!谁让她如此幼稚,肤浅?!

    深蓝色的夜色里,街道两旁,楼房像一座座山峰矗立,路灯如一个个鬼魅狰狞。昏暗幽冷的灯光,透过密匝匝的行道树的缝隙,投影在寂静无声又狭长的马路上。光影的怪圈层层叠叠,恰似无数双鬼怪的眼睛,游荡着,窥探着。蹚着这片深不见底的幽暗与污浊,一路踉跄前行,悲戚,困厄。无声的寂夜啊,一具行尸走肉在漂移!

    心绪越来越沉重的马兰,双脚已经不听使唤,身体亦是疲惫不堪。不知这样漫无目的走下去,什么时候才是头啊?陌生的大街,死一样的寂静。偶尔驶过车辆,传来几声喇叭声。

    “如果,如果,明天也找不到女儿怎么办?没有找到女儿,绝对没有脸面去丈夫那里参加集体婚礼啊!”“可怜的女儿呀,你在哪里呀?妈妈该死呀,怎么会把你给弄丢了呢!呵哦哦哦、、、、、、”痛苦的泪水糊满了脸颊,红肿的眼睛早已被泪水浸泡得热辣辣地生疼。

    “一定要找回女儿!等到找到女儿后,再去与丈夫团聚吧!”

    打定主意后,她擦干泪水,朝着火车站方向疲惫踱去。


    (待续)
  • 推荐理由:
    诗海独行--十年前,曾有诗友在此留下长诗八百行巨制,
    今又有沃野文友赶制小说大作。不管业余或专业,
    都源自对文学的热爱。向您这份执着和勇气致敬!

  • 评论(10)   李睿  所属诗集
  • 看天空

  • 上午,我坐在草坪上
    看天空
    我看见一些云
    几只鸟
    一个孩子
    放飞的风筝

    我看到的
    都是些平凡的事物
    但正是它们
    让天空
    有了意义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   红叶风清  所属诗集
  • 远离

  • 人心间长满花朵
    也长满害虫
    有时杂草丛生
    怪象丛生

    高贵的人格有时因几个俗人而沦陷
    快乐的生活被几只小苍蝇叮出漏洞

    相对独立的岩石独爱于江河之上
    独唱于北风之中
    而它的巍峨
    已成为众多小植物的阴影

    一些向下的重力会将向上的飞翔拖住
    乌云压不住翅膀但它可能会掩住方向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