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诗词(时间排序) 浏览量 鲜花数 炸弹数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4)   雪马  所属诗集
  • 《雪来南方》

  • 雪来南方
    走了一整年
    用一个夜晚
    白了元旦
    推窗远望
    山白得参差
    水白得断续
    白了两天
    就走远了
    走到断肠处
    麓山寺里
    木鱼的心事
    仍在夜里
    沙沙作响
  • 推荐理由:
    张祈--简洁的韵味。

  • 评论(15)   杜牧野  所属诗集
  • 夏 天

  • 夏 天



    初夏,陇南终于把自己的身体捂热
    树叶愈来愈圆润,花朵越来越丰满
    而我仍看见含在浅春里的你的水粉
    雪青苗条的身段,依旧含笑的眼神
    我轻轻带着这些馨香,走进温暖

    走进温暖,陇南没有拒绝
    我的形只影单,素面朝天的思念
    被风吹着飘的遐想,不断地回忆
    思绪里我又去探望了那场火热的爱情
    我看见我俩还在晚霞湖畔卿卿我我

    站在草地上,谁就是陇南之南的雎鸠
    初夏的两朵白云手牵手浪迹天涯
    饮马河边我们痛饮荡漾的青春……

    不舍得凋谢的石榴花,还在岸边火红
    我携带轻轻地脚步声在思绪里流连
    我发现恋到如今的还是那个夏天
    而不是眼前这片——
    已和我结了仇怨的风景

    我想抽身而退,却怕牵痛当年的真情
    却怕扯断那些淡淡的,清新的愁思
    却怕忆不起如酒如诗的那段年华
    却怕,惊飞了一点一点惊喜,欢乐
    一滴一滴幸福,苦涩

    一字字一行行,一笔笔一划划
    在脑海里,我小心翼翼描绘那个夏天
    青青蒹葭中的伊人,青青子衿
  • 推荐理由:
    柳轻扬--好诗

  • 评论(12)   杜牧野  所属诗集
  • 四月十九

  • 四月十九



    四月十九,陇南大雨
    落霞寨的槐花一串连一串打来电话
    其实我不是特意要去看她
    但我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因为今天是父亲六十七岁的生日
    天上即使下刀子我也得赶回乡下
    去看看他老人家,看看他眼里越来越
    浓郁的沧桑;越来越广阔的寂寞

    今天是谁都能一口回答上来的
    5月21日。可农历四月十九
    不见得谁都能一口回答上来
    眼下,孤单的小路一直伸进岁月深处

    脚步声在泥泞中滑行。雨点认真地
    追随着思绪,并仔细地一下一下敲打着伞
    仿佛敲打从童年一路走来的悲欢
    更敲疼了此刻我和父亲一样的孤单

    我默默思忖如何在今天
    尽量不提起已逝多年的母亲
    尤其母亲的生日。因为母亲活着时
    我没有很郑重地为她过上几回生日

    我最担心父亲和我四目相对
    我宁可让泪水在心坎里泉涌
    我默默念叨,进门了先上三炷香
    然后磕三个响头——

    我说父亲!今天是四月十九
    我来给先人磕个头,给母亲磕个头
    再给您缓缓地,磕个头!我的父亲!
    我怕磕重了会把您生日的泪磕出来啊

    当我蓦地看到村口等我的槐花
    心上一时被洁白和清香铺满
    尽管雨水还在她的身上滴答
    却依旧遮不住淳朴善良的微笑……



    2011-5-21;农历四月十九夜于落霞寨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请朋友点评!

  • 评论(6)   湖北青蛙  所属诗集
  • [双龙会]

  • 那日梦醒,我以为自己还活在人世
    眼前闪过陌田与村舍
    我以为我去会见写作《<在桥上>的作者龚宜高》的人
    结果土地上无一人走动,而空中的鸟类成群结队
    向寂寞家园返回
    我大约在驶向中国南部,又似乎在远离伟大的皇都
    文士、侠客、状元、宰相府,众多的河流
    出现在泰州
    ——江山易色,这里已是远远落后于祖国阳春三月的花田
    青蛙在池塘边跳跃,要和我讨论
    美丽与拒绝。负担与深入。
    暮霭与建树。
    猪圈里关着自我膨胀的猪。桃花驿站中独坐着一名挥毫
    且哭泣的叛国者
    再往前走,月亮大而圆
    隐名埋姓的女文青、花魁、巾帼英雄挤在华联广场
    买九九折衣物
    我临时充当起寻访龚宜高的诗歌作者
    问他为什么在愚人节分道扬镳,为什么在长江以北洗涮
    肮脏的笔墨,为什么
    是一只青蛙与之进行身心交流,为什么
    在不同的疾病中称朋友为黄鹤与树木,为什么在哀伤痛苦的中心
    身体可以独自快乐,为什么
    土地可以将人物浮起,而尘世不经允许
    不可无限沉沦
    为什么每一世代中国的王都是孤家寡人,为什么
    河流中分南北,丘山独占阴阳两界
    为什么我问他,青蛙在夜里拼命叫喊:挂,刮,寡,剐
    好像代替了他所有的回答
    我不相信人人都经历这样的酷刑与处罚,转而转到陈堡镇
    又于桥上站立——在古代,我可能是一名流云客
    一会儿失魂落魄排列平仄诗句,一会儿
    孤身一人,寻找自己的身影——
    也许我可以承认,我是一个在多个时代里
    失踪的人



    2010-4-30于泰州
  • 推荐理由:
    张祈--虚拟的人生传奇。

  • 评论(9)   张祈  所属诗集
  • 苏格拉底之死

  • 苏格拉底之死

    张祈


    苏格拉底常说:“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
    这个容貌平凡、雅典城邦最智慧、最高尚的人
    被法庭以不信神和腐蚀青年思想的罪名判处死刑。
    根据他的学生柏拉图的记录,在当时的法庭辩论中
    苏格拉底曾如此向法庭申辩:“公民们,就是这一查访
    (被称作有智慧的人到底有没有智慧)的活动
    给我树立了那么多凶险毒辣的敌人,也是这一活动
    使我得到了“最智慧的人”的称号,因而受到人们的诽谤。
    因为旁观者总以为,我既然指出别人缺乏智慧
    (就表明自己有超人的智慧),但那个神谕的用意是说,
    人的智慧没有多少价值,或者根本没有价值。
    公元前399年6月的一个傍晚,苏格拉底,
    这位70岁的老人拒绝了朋友们提出的有关逃亡的建议,
    镇定自若饮下了狱卒端来的那杯毒汁。
    他把那个平静的杯子端在胸前,说:“分手的时候到了,
    我将死,他们活下来,是谁的选择好,只有天知道。“
    对于苏格拉底的这一选择,千百年来人们迷惑不解,
    有人说,他的目的是为了维护雅典法律的尊严,
    有人认为他的死揭露了人性深处的罪恶,
    也有人认为,他以行动证实了灵魂不灭的真理,
    但苏格拉底究竟拥有怎样特殊的智慧,以及他在临死时
    突然有了怎样的领悟和答案,只有那造物者才会知悉。

    2011,5
  • 推荐理由:
    张祈--人物传奇的背后。

  • 评论(13)   雪马  所属诗集
  • 《活 着》

  • 喧嚣浸淫着这个世界
    也浸泡着我
    我不绝望
    我已习惯这个时代的寂寥
    和时间的虚无
    它们常常扒开我的皮
    与我的肉狼狈为奸
    一声不吭啃着我的骨
    噬着我的髓
    连一点呻吟也不放过
    只有我的血还在
    我的血管内来回奔走
    从伤口流出愤怒
    令我的器官起义
    背叛身体内的黑暗
    当我活生生
    被生活强奸得
    面目全非
    只剩一根骨头
    骨头里空空如也
    我不埋怨
    这是我活着的影子
    我要让这根瘦骨头
    含在别人的嘴里
    想吹的时候
    吹一曲《长恨歌》
    解一解黑夜的闷
    也证明我曾活过
    也曾奔跑过
    哪怕奔跑是我
    一生最憎恨的姿态
    我知道人
    即使在母亲的子宫内
    就已经开始了流浪
    所谓故乡无非就是奔跑者
    一生想回去
    却永回不去的墓地
    我现在活着
    虽然有时也孤独
    甚至暗自流泪
    但我尽力让我的灵魂
    还保持一点湿度
    不至于在死前
    被这个世界完全榨干
  • 推荐理由:
    张祈--有一点激愤但可读。

  • 评论(11)   非马  所属诗集
  • 未干的画 (双语)

  • 未干的画

    你墨迹未干的那幅

    我取走了

    它让我忆起
    某个异国黄昏
    我们携手走出的
    雨后风景

    我的书房光线不足
    正需要一面
    能观看风景的



    A WET PAINTING

    I took your painting
    not yet dry

    it reminded me of the scenery
    where we emerged
    hand-in-hand
    years ago in a faraway land
    after a day's rain

    the dim study in my house
    needs a window
    with a picturesque view
  • 推荐理由:
    张祈--结尾十分含蓄。

  • 评论(15)   戈多  所属诗集
  • 梦余

  • 午后总是做梦
    一个人跟
    儿时自己
    堆雪人
    雪人的鼻子丢了
    醒来后
    发现房顶上
    落了白雪
    那根胡萝卜
    新鲜
    就摆放在
    案板上
    弥漫室外
    的寒气

    2011.02.13
  • 推荐理由:
    张祈--很有超现实的感觉。

  • 评论(19)   张后  所属诗集
  • 一百个秋天

  • 张后:一百个秋天
    ——致小朵

    1
    如果这世上
    没有秋天
    我就在纸上
    画一个秋天

    2
    起风的时候
    风离我去了
    我只看见
    船在岸边睡觉

    3
    我艰难地在纸上行走
    不管山高水远
    任凭词语
    围绕波浪打转

    4
    我手中的苹果
    也怀着一股风
    这低微的生命
    暗随季节到处忧伤

    5
    此刻站在万寿寺门外
    月光如我一样:安静、祥和
    一只小兽
    在草丛中蹑着足穿过

    6
    我屏住了呼吸
    将小石子拾起
    又悄悄
    放下

    7
    我忽然发现
    秋天的屋檐
    总是比秋天
    还高

    8
    只有我
    还喜欢这个秋天
    天空明净
    心事渐少

    9
    近的
    远的
    都忠实地守候在树的阴影中
    轻轻招手

    10
    我呆呆地在山边
    坐下
    听寺庙的钟声
    我远离所有你在的地方

    11
    对于爱
    我已经不爱
    对于诗
    我已经放弃

    12
    我只选择

    远方
    遥望

    13
    而对于曾经
    我已经没有了回忆
    如果我是一条鱼
    我更喜欢我躺在沙漠里

    14
    在长安
    唐朝是旧地
    只有树上的鸟儿
    又蹦又唱

    15
    和所有的情侣一样
    夜晚很快就来了
    我还记得鸣沙山上的沙子
    我、月亮一同入睡

    16
    殿宇的墙
    为什么是红色的?
    我骑着蚂蚁
    游走乡间

    17
    在有水的上游
    放上水
    陶罐里
    发出远古的声音

    18
    我跑到燕山
    去哭
    燕山上
    堆满了秋

    19
    时光
    就这样
    在手指中
    一点点漏去

    20
    那些石头
    和草木、风
    在此际
    也停了下来

    21
    她低着
    小月牙般的眼睛
    向我
    一掠

    22
    远处的松烟
    开始缭绕
    我打着灯笼
    又开始在纸上行走

    23
    秋风乍起
    鸟群纷逝
    镜子里面
    空洞无声

    24
    夜晚
    月光如洗
    我只能像吴刚一样
    梦游

    25
    在天坛
    这个
    与上帝
    通话的地方

    26





    27
    露水
    就会



    28
    想起昨夜
    也是这样
    月色无沿
    只有一棵老树

    29
    坐在山峰之上
    与自己对弈
    其实我
    一直想骑一匹枣红马

    30
    带着
    我的
    小白兔
    越过对面的水池

    31
    只是树梢上的柿子
    快要熟了
    才令我的内心
    不小心萌动了一下

    32
    有时
    我的确
    很想知道
    是不是诗人都比较会孤独?

    33
    我和我
    喝酒
    从来
    都不曾醉过

    34
    小朵
    买来了雏菊
    我梳理完羽毛
    把它栽在土里

    35
    在秋天
    见过一朵菊花
    在月夜
    识得一个女人的香

    36
    弹奏霓裳
    羽衣曲
    恍若听到时光
    飞舞的声音

    37
    昨夜
    月光
    终于
    被落花埋藏

    38
    荷叶上
    注满了



    39
    我只好
    携着小朵的手
    沿山路
    秉烛而行

    40
    秋风
    早已高过了树稍
    眼睛所及之处
    已是一片寂寞

    41
    仍有一个
    女巫
    将自己躲在洞穴里
    怕被人认出

    42
    我很怀疑
    这个秋天
    每一场雨和眼泪
    都是虚假的

    43
    又有人
    离开这座城市
    她将长发
    剪成短发

    44
    仍有太多的花言
    与巧语
    不被世人
    看穿

    45
    我从圣殿
    走出去
    我很想
    将一切秋叶染红

    46
    所有的生命
    都在暗夜里潜伏
    树冠
    稀疏的阴影

    47
    像被岁月
    卷起的书边
    也像旧爱
    留下的一丝吻痕

    48
    可有谁
    见过你的美
    花会
    害羞

    49
    露珠撒在
    你的颈项
    鸟在高空
    飞旋

    50
    每一个用手指
    悉数的秋日
    都是一本
    线装书

    51
    什么时候
    我能离开
    2010年呢
    这一年我是不快乐的

    52

    一个
    器官
    都在生病

    53
    忽然听见
    密林中
    少女
    隐约的笛声

    54
    犹如仙乐
    深夜的月光下
    万里江山
    一片秋色

    55
    我更喜欢
    隔着一池秋水
    打量
    这个秋天

    56
    天空
    依然很旧
    不喜
    不悲

    57
    一只松鼠
    跳上另一段树枝
    我似乎闻到几百里
    以外的雪香

    58
    九月的菊花
    的确很浓
    红的、白的
    粉的……

    59
    其实这个月份
    比较适合喝酒
    一双柔腴的手
    捧过来一只夜光杯

    60
    我的身子
    没醉
    我的心
    已经醉了

    61
    麦子躬着腰
    站在田埂上
    和树枝
    一样的颜色

    62
    一条蛇
    缠绕着树木
    用长成了花朵的头部
    和我说话

    63
    我的眼底
    淌出水晶般
    清澈的盐
    我决定去远方流浪

    64
    在没有
    故乡的地方
    我永远
    都是一个外乡人

    65
    在没有
    祖国的地方
    我永远
    都是一个漂泊者

    66
    在没有
    母亲的地方
    我永远
    都是一个孤儿

    67
    尽管
    我心里
    一直
    滴、着、血

    68
    在秋天的时候
    我就拿它当枫叶
    小心的折在书页中
    让季节格外延长

    69
    也许
    我的梦

    多了

    70
    也许
    我的梦
    比梦
    还短

    71
    但从来
    都不影响我
    从9月走到10月
    然后走到11月……

    72
    可惜
    岩石上的字迹
    早已模糊
    虽然神韵依然飞扬

    73
    岁月磨蚀了
    它的颜色
    却无法掩饰
    它原初的光芒

    74
    在纸上
    那些游走的
    秋天里
    阳光总能照进我的梦

    75
    令我对世界
    充满感激
    一阵秋风过后
    就有一只大鸟落在我的肩上……

    76
    拿水罐的女人
    裸露着月亮的乳房
    我看见
    悬崖和云

    77

    摇落
    身上的叶子
    藏在风中

    78
    那些比云朵
    还软的叶子上
    就像翅膀
    碰上了翅膀

    79
    我知道此时
    我离秋天很远
    我在秋天里
    写诗

    80
    守候体内
    慢慢
    淡弱下来的阳光
    枝蔓扶摇的古树

    81
    像历史的黄页
    残破的钟
    玲珑塔
    在夕阳中正向西而斜

    82
    鸟拢起
    它的羽翅
    覆盖了
    远山和树叶

    83
    傍晚
    升起的炊烟
    玻璃般
    透明地穿行……

    84
    每一个人的体内
    都有一片森林
    暗处的老虎
    嚼着上帝的骨肉

    85
    远处
    娇小的影子
    隐没荒野
    把我的诗歌写进风中

    86
    我喜欢
    像一只鸟一样
    在秋天的天空


    87
    田野
    阡陌纵横
    一只蚂蚁
    连着一只蚂蚁

    88
    生命
    如此寂静
    月夜
    我的呼吸都透明

    89
    一块
    一块的
    蓝布
    水流动得无声……

    90
    风吹亮大地
    羊在山上吃草
    在秋天,鱼和飞鸟
    经常在一起

    91
    鱼总是游在空中
    从前一个渔民常说
    他一到秋天就无事可做
    呆呆的望着鱼在天上翱翔

    92
    我习惯了
    在半空
    看这个秋天
    秋阳似水的下午

    93
    一个和尚
    拿出了半卷经书……
    在祖国的半径之内
    我发现所有的花朵都睡了

    94
    15点15分
    我闻到
    田野里
    点燃野草的味道……

    95
    雾锁清秋
    风压眉头
    炊烟就像鼓起腰身的锡壶
    一缕缕飘上青瓦

    96
    把月色藏起来
    藏在怀里
    雨中的秋天
    才更像一个秋天

    97
    这时,你打来电话
    问我干什么呢?
    我说我
    在窗前看雨

    98
    雨下着
    像无数只
    小马蹄
    达达不止

    99
    你幽怨地说
    我什么
    都给你了
    包括这个秋天

    100
    寺院的门虚掩着
    从里面轻轻传来一声钟响
    月光一下子散开
    只见漫天遍野的秋光
  • 推荐理由:
    张祈--这首诗虽然长但句子很轻盈。

  • 评论(26)   张祈  所属诗集
  • 地震诗:没有天堂

  • 没有天堂
    ——为日本大地震作

    张祈


    没有一个天堂
    隐匿在那黑暗的云朵上面,
    没有一个花园
    能够存留在海啸
    咆哮横行的土地上:
    琴弦崩断,球体震颤,
    火焰与爆炸把人类的
    生命与心灵吞噬。

    这到底是谁的意旨?
    是什么样的惩罚?
    ——有怎样的理由?
    当成千上万的死
    将那面虚幻的镜子击碎,
    我们才悄然领悟:
    那最终伸出拯救之手的
    竟是我们曾感觉
    陌生、软弱的同类。

    2011-3-14
  • 推荐理由:
    张祈--信仰与悖论。

  • 评论(39)   非马  所属诗集
  • 漫谈小诗

  • 不只一次,好心的诗评家及诗友,在赞扬几句我的诗作之後,会加上这样的话:「你的短诗是写得没话说的了。能不能显一手你的长诗才能给我们开开眼界?」他们的话常使我哑然失笑。

    如果我的小诗已很好地表达了我所要表达的,我干吗要把它掺水拉长?如果我连小诗都写不好,谁还有胃口读我的长诗?

    长诗的时代老早过去了。像《伊利亚德》丶《奥德赛》以及《失乐园》那样的长篇巨构,在今天一定可找到更合适的形式与媒介(比如小说及电影)。我们的老祖宗老早便给我们做过示范,短短的五言七言,便能塑造出一个独立自足丶博大深邃的世界。何况还有更现实的考虑:现代人的生活那麽紧张,时间被分割得那麽厉害,谁还有闲功夫来听你罗嗦?

    我最近为了编一本选集,检视了自己所有的诗作,竟发现越是短小的诗,越能激荡我自己的心灵。这其中的道理,我猜是由于文字空间的减少,相对地增加了想像的空间,因而增加了诗的多种可能性。

    我相信小诗是世界诗坛的主流,如果不是目前,至少也是不久的将来。『芝加哥诗人俱乐部』的一位诗人在读了我的英文诗集《秋窗》後写信给我说:诗本来就该如此。我猜她指的便是小诗的形式。

    谈到诗的形式,我想顺便说几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麽今天还有诗人在那里孜孜经营并提倡固定的诗形式。几年前诗友向阳热衷于试验他的十行诗,我便写了下面这首<十指诗>调侃他:

    如果诗是手指
    诗人便可买一双
    精美合适的手套
    给它们保暖
    这样

    诗人便不用担心受凉
    不用对着手里一大堆
    忽长忽短忽粗忽细
    忽多忽少忽有忽无的诗思
    徬徨

    并提过这样的问题:「如果九行便能表达诗思,是否要凑成十行?反之,如果非十一行不可,是否要削足适履去迁就?」对于我,诗是艺术。多馀或不足都是缺陷,都会损害到艺术的完整。

    顺便也谈谈诗的押韵问题。诗的韵律应该是无形的丶内在的丶随着诗情的发展而起伏游动的。缠足也许还能满足今天某些人的审美需要,我们也无需去干涉或禁止。但毕竟这是个自由开放的时代,我们还是撒开我们的天足,无拘无束地走我们的大路吧。

    一位美国诗评家在《芝加哥论坛报》上谈到我的诗时说:『没有比非马的诗更自由的了,但它自有严谨的规律在。』毕竟,自由不等于放任。而一首诗的内容决定了它的形式。千变万化的现代生活内容需要有千变万化的诗形式来配合丶来表现。我们没有理由要局限自己甚至僵化自己。

    回到小诗上面来。一九八五年五月五日《文学界》(现已停刊)在台北举办了一个「非马作品讨论会」。会上,诗人兼诗评家林亨泰在听到一位诗人希望非马『能够写出更庞大的作品』的发言後,说了下面这段话(见《文学界》第15集):

    「我觉得非马的诗并不短,如果把它的题目都去掉,然後编成1.2.3.4....。他的一本诗集可以变成一首诗,那麽便可变成很长的诗了。这只是编辑丶整理的问题。可以说他的诗还没写完,只是一段丶一段,一首庞大的诗还继续不断地在写。」

    这样高瞻远瞩的知音,常使我温润感念。我希望我的每一首诗,都是我生命组曲里一个有机的片段,一个不可或缺的乐章。

    在诗空撒上几颗星星,是作为诗人的我的责任。至于它们之间的关系与运行,我想还是让天文学家或诗评家们去发现去观察去归纳吧。
  • 推荐理由:
    张祈--很有道理。

  • 评论(60)   杜牧野  所属诗集
  • 坐等春风

  • 坐等春风


    就像初恋时那样
    期待桃花的盛开
    然而雪还白着,梅还在雪里
    香着,我仍在一本书中
    寒冷地坐着——坐等你来

    等陇南的你迎着秦风出门
    行走在河边,盛开在草丛
    那摸样就像当年的模样
    清清爽爽却焦灼着要赶走严寒
    仿佛赶跑了严寒就会赶跑了
    贫困和忧愁一般

    脸红红的怀揣羞涩
    怀揣着嗡嗡乱叫的心事
    你还在闺房里想着
    还在梦里等那走进梦里的人

    其实这种意境很优美
    尽管春风已站在了门口
    而让我们仍在过去的那本书里
    相互等着、盼着、多好啊!


    2011-2-10于西山小筑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自荐,请批

  • 评论(16)   非马  所属诗集
  • 海子 ——九寨沟游之二

  • 海子
    ——九寨沟游之二


    亲昵而虔敬
    他们把大大小小的湖泊
    统统称为海子
    海之子

    繁殖在高原上的
    海的儿子
    不,女子

    溶溶融融
    神圣不可沾污的
    生命之源

    为了人丁兴旺
    他们祈求雄壮的山峦
    日夜临幸
    并保护一尾尾鲜蹦活跳的鱼
    努力向源头游去

    附注:藏人把山水都当成圣物,可能同民族繁殖的神话有关。他们禁止人们在湖里及河里洗濯,更不许捕鱼。
  • 推荐理由:
    杜牧野--加精

  • 评论(17)   张祈  所属诗集
  • 政治诗研究

  • 政治诗研究

    张祈


    还是这样来说吧
    ——在许多情况下,
    政治

    诗是两种
    根本
    不搭调的东西。
    政治蔑视
    诗歌
    和那些
    写诗的人,
    政客们
    对付诗人
    的办法
    与对付老百姓
    与流氓的
    没什么两样。

    一个诗人

    或者
    不写政治诗
    也都
    无关紧要。
    因为
    这个社会里的人
    都已经习惯了
    转向
    逃避
    或犬儒
    ——有那么多事
    可以让一个人
    变得更加
    麻木和快活:
    比如绯闻、体育
    甚至厚黑学指标测试
    ——再说,
    一个人活着,
    也不能
    总和自己的身体
    与情绪
    过不去,
    你也不用
    总是考虑那些
    肉食者(现在他们
    应该改名
    叫官僚资本家)
    才有资格
    考虑的事情
    你大可以
    在轻松地浏览
    天气、影视
    股票、游戏
    和明星脸庞与身体的
    无限春光后,
    到某条
    庄重
    而虚伪之极的
    新闻后面
    轻松地
    打上三个字:

    X你妈。
  • 推荐理由:
    张祈--反讽的语调。

  • 评论(16)   非马  所属诗集
  • 憂鬱的情人節

  • 不景气的芝加哥天空
    越来越低迷阴沉
    严重的冬日忧郁症
    他听到心理学家在电视里大声警告

    他看到失业的悲剧男女
    熙熙攘攘挤进晚间新闻
    去听一个没失业的喜剧明星
    在豪华的夜总会
    免费为他们脱口
    做秀

    他看到年轻的情人们
    涌进大贱卖的超级市场
    去购买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精美包装的巧克力甜心
    以及现成印就的
    我爱你

    被裁汰多时的他
    却是怎麽都挤不出
    一滴苦笑
    再怎麽贱也卖不掉
    自己的不年轻
    从不景气的分类广告里抬起头来
    他猛然看到
    越来越低迷阴沉的
    妻子的脸
  • 推荐理由:
    张祈--新现实主义的写法。

  • 评论(8)   嘘堂  所属诗集
  • 猛虎集(噓堂自選詩庚寅卷)

  • 第七日

    流焰瀑騰哈利法,第七日晨啟銀匣。眾人巡禮斂白袷,旨酒葡萄薦安拉。海波既平可放鴿,鴿哨既遠海波閤。欲拾珊瑚與蜜蠟,鴿哨如波海如榻。榻上誰拭重樓甲,禁寺秘語固不乏。我昔曾瞻巴別塔,塔下無人應我答。日入日出夢交雜,天明且自啖羊胛。

    除日待客

    瓦釜文攻白肉脂,雪夜獨起辦除炊。高湯沸待吳鹽點,野筍焯將並鐵批。花謝尚期三島客,池清空養廿年龜。屠龍術自成虛話,老酒溫來莫急歸。

    觀《頤和園》後題

    蝶影翩翩圖破棺,春風二月倒春寒。磷光曝徹花飛鏡,白玉圍空雨撲欄。識我者誰前路在,傷心人幾細腰完。城頭黛色凝膠片,研作金粉舊樣看。

    東海

    死不得葬東海,東海水深。生不得居東海,東海欲焚。海且可焚,況人無根。天且如堵地無門。人不恤我我曷告,福如東海海揚塵。

    山水游金剛台國家地質公園袖數石歸暇於花鳥市場購陶池一大只文竹榆苗各一小株掘土敷苔制為景藝以自娛時忘齋小友自金陵來訪遂為營造陪同焉

    山水可邁時已逾,腳筋不復當年健。唯袖數石歸我堂,雲壑破碎時一驗。灰頁雞骨才盈尺,我與我語亦睥睥。植盆敷苔綠藹如,倖存方寸生意耳。眼中望望蒼岩峻,纖筇細若年華遁。居然翠節亦英挺,揮鍛風其相與振。自笑大言妄及古,何人堅臥堪為伍。再補小山兩三停,茅舍蟻穴值春雨。榆根雖淺枝虯曲,指掌之間勢莫沮。東海扶桑未便尋,雞黍聊復慰老圃。金陵來客陪營造,煮茶長夜論大道。縮入此盆亦爾爾,土人摶土期創造。

    上感

    樓下桃僵又李謝,彤光委蛇粉白殆。輕寒如賊頻往來,上呼吸道遂一壞。咳天唾地夜無寐,玄言未展出清涕。恨無侍兒捧痰盂,格格之物塞胸臆。中山有鳥曰反舌,蜂身枝尾善呼鼓。南方佳人正反顧,宴未終席作疾舞。我欲和歌薦金簋,玉山斜抹入紅淚。生殺消息在掩口,春風不赦匪我罪。

    考古8

    夜靜時罔待,夜長春雨疏。面壁如崖岸,斯人渺燧初。影投岩上畫,憶逐水草居。擊銅鼓有芒,歷歷舞神墟。朱紋猶夔立,浮響尚徐徐。渙漫何不等,彼在我無餘。

    狎邪行

    寶鏡撲碎不可存,一角餘光密而溫。暮雨空街復濕腳,輾轉霓虹夜移樽。飲者靡靡歌者老,十八娉婷各挽腰。榻軟燈柔水晶盞,白玉牙籤紅櫻桃。噙送自橫眼波遠,空街零雨眉半彎。酒沫金黃曷所吝,出身淮北與淮南。鬢香漸亂曲轉勁,起來獨自舞巫雲。三尺几上杯暫撤,鼓栗蛇褪展胡裙。裸足天成如雪潑,烏絲慢搖影婆婆。淮南女兒豈辭醉,閃閃新蝶翅翻梭。新蝶老死沉腐水,寶鏡撲碎舊時灰。惜取眼前人何在,執子之手且追陪。

    古意

    六月酒徒例尋歡,一日二日佩峨冠。相逢深揖都無語,各頌離騷各望天。三日美人起遲暮,劍器猶能動紅氍。青碧山水畫屏裏,江北江南聽鷓鴣。簾櫳半卷期嘉會,疑雲譎雨夢初回。赤豹來從靈旗滿,不死藥成寄與誰。喧笑在耳歸緩緩,子夜歌中醉闌珊。明日明日復何謂?翅膀折斷彼得潘。

    九一八祭

    东海深,岁在甲午,沉戟。岁在辛未,白山黑水易辟。岁在丁丑,天皇赫斯怒,尽驱其貊,食人,灭国。乙酉,天狼星匿。兹垂八十载矣,庚寅,复用祭,诏尸而举角。于天求其魂,于地祝其魄。三日齐,不见所祭。神之不至,以牲弗备。噫,方迎于东海,东海深,戟犹沉,有鱼钓不得。

    四十自壽

    秋光偏暖水橫津,蟹子將肥晚半旬。漫紮麻繩防失腳,閑撈家鯽供批鱗。蔥花細碎青如野,几案頹唐老畏人。說劍談經誰是客,瓶中楊柳座上塵。

    雪至

    雪至便呼友,亂霰如談絮。來者猶未來,彤雲輸歲帑。暗巷光璨璨,杯酒欲傾吐。炭火時時添,狗肉炙一釜。來者抑何言,謝以無聊語。碗盞尚潔淨,勞生或不辱。俄聞鄰家子,出門共喧鼓。簸弄投影機,擘空放歌舞。憑窗看壁影,斑斑似猛虎。其形差已成,我目忽已瞽。蹇足誰可前,雜花發隴畝。

    鷓鴣天賀青娘芳誕

    半枕櫻花入遠槎,分香小字月初華。聽留春社三分雨,細煮江汀一碗茶。
    燈欲靜,夢還斜。吳山越水正清嘉。誰憐海上風波渺,為乞麻姑碧玉爬。

    後記:青兄,才女也,說部新銳,留學京都。余交識於豆瓣。近值詩集將梓,書名題簽闕如,擬集宋版字,乃冒昧求助。兄但言可於圖書館代查,不敢諾。越一日,即以日版善本《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中相關字圖相饋。余深感念,而無以答。適逢兄芳誕,惟聊寫數韻為賀云。

    附白话诗十首——

    “飲宴結束……”

    飲宴結束,十一點,豁了小口的青瓷盤
    還在骨頭和魚刺的狼籍中佔據桌面。
    小半瓶紅酒靠著桌腳發呆,意猶未盡的
    男人們繼續交談,嚼著去年的茶葉。

    “像等待愛情一樣等待革命”,她說,
    胸中總是有團火,沒辦法,熄滅。
    她脫下立領藍呢大衣,露出黑絲迷離的禮裙,
    仿佛感受著奔向西伯利亞苦役的心顫。

    她的右首,更小點的姑娘沉入思索,
    陷在小圈子的古怪話題裏像聲輕歎——
    “如果……理念……現實……是否更痛苦?”
    我能察覺到她白皙面龐上露出的關切。

    就象露珠,或者還未墜地的初雪,
    一張嶄新完好的存單,從未被人拆借。
    像嗎?十二月党人的妻子?襯托聖像的光環?
    或曾被印刷傳閱的那些書簡和畫卷?

    男人們的話題大而無當。‘我們去唱歌吧”,
    重新扣上的藍呢大衣。黑夜的輪盤。
    零下兩度,星光蜷縮。“伽利略的錯誤在於,
    事物運動的基本方式是圓周,而非直線。”

    “還在下雪時話就已說完”

    還在下雪時話就已說完,
    你不允許我們間有低級的神祗。
    不允許悲傷,墜落,或者溶解,
    要一直豎起遠舶的高桅。

    而另一個你卻在旁默默悲傷,
    指責我擺脫不了韻腳的限制。
    林中幽藍,螺紋狀的天火閃爍,
    虛汗打濕了鋪著薄被的竹席。

    最後寫下的卻最先忘記。
    我想哭泣,為夢境嘖嘖稱奇。
    太多的詩句隨著冰渣濺起,
    而那車輪,仍令我們躲閃不及。

    便如夢中,我見到本精美之書,
    只在楣頭有兩三行字跡。
    可是今天,大雪已把全城封凍,
    你又怎能給出線與塊的距離?

    “這個冬天發生的事只有一件”

    這個冬天發生的事只有一件,
    但我想不起是雪,還是睡眠。
    銀白色的粉末正在把一切湮滅,
    夢的柔軟屍身還在緩步向前。

    被覆蓋的足跡,又被重新踏出,
    哪一小塊地能真正變成荒原?
    肆無忌憚的爆竹響了整整一夜,
    給生凍瘡的耳朵抹上粗鹽。

    樓房端莊,而路燈卻淫蕩,
    用黃檸檬般的氣味與雪周旋。
    可是,我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
    你要將我留給時間,還是語言?

    “我說:我想你”

    我說:我想你。
    像想著純藍的酒精。
    像看見早點鋪的黎明,
    飽滿的包子和春餅。

    計程車司機搖搖頭:
    不用停,鋪子還沒開張。
    可我看見爐灶已經燒紅,
    茶葉蛋的殼兒微黃。

    春天的野菜在哪兒?
    大師傅撮著手惆悵。
    一直向前。右拐。
    世界在熟悉的三樓搖晃。

    淡紫的床單剛剛換過。
    天際線劃出一道沮喪。
    十塊錢就走了六公里,
    我把錢付在曙色之上。

    “沉重的春天有何風範?”

    沉重的春天有何風範?
    我懷疑這是次虛無的遠足。
    柔軟的江南浸在雨裏,
    空山,空水,欸乃複何如?

    脫韁的瀑布一折再折,
    野水用飛沫打濕了地圖。
    而在夜裏,馬蘭頭新綠,
    寂靜地等待清晨的庖廚。

    白梅初發,停留在遠處,
    在黑暗裏積攢發亮的露珠。
    直到昨天,聽到一個死訊,
    我才明白歎息是何等突兀。

    沉重的春天有何風範?
    誰能總結這次虛無的遠足?
    你的死,使我逼近自己——
    逼近山水,空雨,空廬。

    “沒有你,我只剩下詩歌”

    沒有你,我只剩下詩歌,
    鐘擺停在最狹小的縫隙。
    被漂白的黎明並未到來,
    那道縫隙也無人窺及。

    一如既往,我整夜未睡,
    盯著那縫隙,無法告退。
    上面是屋頂,下面是軟床,
    我不知怎麼擺放那個上帝。

    我想請他給我些靈感,
    可是他說:“你太過傲慢——
    那道窄縫就是我的真身,
    你卻整夜地將它擠佔。”

    “那你去死吧”,我憤怒,
    “你從未給我些許愛護”。
    於是,我死了。整個地
    嵌進了那道縫隙的內部。

    “黎明來了,我才回到黑暗”

    黎明來了,我才回到黑暗。
    年輕時,我不知道黑暗的語言
    可以像每年被修剪一次的法國梧桐,
    一直靠粗大的根須纏繞天空。

    緊湊,是我的護身符。
    尺蠖在春夜裏前進,就如盲目
    而沉定的將軍無視泥土下的騷攘,
    無視蟻群已開闢了新鮮的戰場。

    那些,它們……和死亡無關的記憶。
    死亡只在有顏色的地方才被代替。
    可我的街道還不夠暗。還有光線
    試圖投向岩石,堡壘,細紗的窗幔。

    我的海岬遠離海。我叫不出
    自己的名字,以至當一個神默默細數
    他砍下的樹枝、喝下的苦酒時,
    我的表情無異白癡。

    這就是果實為何必須摘走。
    黑暗的香味越被輕視,我就越烏有。
    這就是為何海遠離海,懺悔遠離懺悔,
    黑暗的香味,也一直遠離讚美。

    “鬼節的晚上,沒有客人”

    鬼節的晚上,沒有客人,
    朋友們似乎都已死去。
    泡杯濃茶,天開始下雨,
    澆滅街邊輾轉的冥紙。

    誰在乎呢?他們不回來,
    這雨明天一樣會停止。
    施水者穿著明麗服色,
    在陰沉沉的市幌中頂禮。

    初秋的氣味如是而至,
    直到深秋對此感到不齒。
    那時,樹枝乾裂,花萎,
    從前的墓碑不再張嘴。

    “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傳誦……”
    ——讀《哀歌》致黃燦然兄

    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傳誦。
    那些語辭,已紮根在六月之後。
    那個六月,出奇地草長鶯飛,
    梨花開後,又開出了鐵銹紅的甲胄。

    那些野樹的名字已被忘記。
    那些炭化的年輪也顯得過於密集。
    那些相擁取暖的人呢?那些陌上人歸後
    遺棄的柴火,沉入一塊塊漂浮的飛地。

    那個時代的地圖舊了。於是
    一個半新不舊的詞產生:我們。
    但這個詞我們還用不好,一用就糟,
    就像奧林匹亞山上潰散的半神。

    作樂,習禮。日復一日的鬧市。
    面對黑夜,卻又發音含混,缺少準備。
    但親切的音調還是執意從別處傳來,
    讓我想起祖國,囚徒,詩歌及同志……

    那麼,這個晚上,碑座的齏粉上,
    僅僅一個抒情詩人還不夠。
    星光不夠,端坐而撣落的煙灰不夠;
    淚水不夠——心跳的聲音也還不夠。

    後記:
    十五年前客燕園,詩業少進,零稿散諸同好。俄黃燦然兄自港島饋所編詩刊一卷,名《聲音》,拙作赫然在焉。心頗異之,以江湖潦倒,天長道阻,竟不克通問。日月奄忽,近乃逢於網上。讀其《哀歌》七章,語極沉痛,如於虛空際奮搏浪椎,向泥犁獄起大寶幢,歎為稀有。紅羊劫深,舍心無筏。白玉樓高,彈指有應。因不避簡陋,和以短韻。是夕秋風肅,零雨飄,大千世界,一派茫茫然。

    “走進你的房間,茶還溫熱……”

    走進你的房間,茶還溫熱,你正說
    紀念離去的故人是件滑稽事。
    你談起要讀些古文,不可懶惰,
    要學古人每天擦拭地板、書架和桌子。
    我看不見你,只嗅到一種簡樸的香味
    散在那些詩句裏,比如——你說
    “在波浪之下,在波浪的下面
    一直匍匐著衰弱的故事人”,而未名湖
    的薄冰現在應該已經結上了罷,
    那些屬於你的人想已與你會合。
    在小山頂,在湖光的上面,這個春天將和你
    錯肩而過,就象死亡與詩那樣曖昧,
    令人感傷……是的,感傷有很多種,
    而死亡只是最簡單的一種,也最有力。
    你看,你的手藝還沒有完成,那些
    蘭色卵石樣的瓷磚是易碎的,要鋪滿新居
    的牆壁,還有待時日……但
    時間戛然而止了——“我說了,不要
    關注我了”。好罷,女詩人,剩下的時間
    都是你自己的了。你已經給了我們一個
    可以小坐之所,在我們倍感孤單的時刻。
  • 推荐理由:
    张祈--旧诗新诗俱佳。

  • 评论(27)   杜牧野  所属诗集
  • 春声一片——贺新年

  • 春声一片


    雪大下着,而内心已是春声一片
    灯独亮着,室内却有了你的温柔
    暖洋洋的电话铃声犹如鸟鸣犹如福音
    爱情的眼睛闪烁,眨巴,毛绒绒的
    仿佛穿越千万座大山扑面而来的春风
    带着体香的热乎乎的祝福和关心:
    亲爱的你还好吗!兔年扎西德勒!
    雪大下着,从旧年下到新年了
    雪下到新年了还愉快地下着
    亲爱的!裹紧棉衣,打开大门,雪
    还大下着,而内心已是春声一片啊


    2011年春节于西山小筑
  • 推荐理由:
    杜牧野--祝福诗词在线和各位朋友们新春愉快!合家欢乐!万事如意!

  • 评论(13)   李浔  所属诗集
  • 李浔2010年的诗(40首)

  • 李浔2010年的诗(40首)




    春天里的牙医


    面对春天 你就像一个牙医
    小镜子 钳子 消毒水你全带齐了
    没有人会蛀坏这个季节
    不会 浇花的人都排上队了
    远处的那株桃真有耐心
    一朵 一朵地开 还有人更有耐心
    中午了还是没有开窗
    这样的季节里 美是有距离的
    把花当成紧扣内心的钮扣
    心还会怒放吗
    面对这样的春天 承受美景
    你只能当一名不合时宜的牙医
    2010-1-3


    战争片角色


    战争片正在放映 血流了一半
    配乐的声音经常有表现句号
    比你轻微的鼾声响了些
    从走进影院开始 我一直在你身边
    坐久了 陌生得有点熟悉
    你肯定含过凉糖 我喜欢薄荷的味道
    喜欢 越来越含糊的想法
    譬如十年前的那只戒子
    我还喜欢这种光彩依旧的颜色吗

    战争片还在放映 那个主角
    漂亮的让人忘记了演戏
    忘记战争 流血 甚至可亲的妻子
    银幕上翻译的字幕淡进淡出
    陌生的语言犹如邻家姑娘的私语
    战争片放映终于进入尾声 血已很少了
    你醒了 左臂碰动我的右臂
    我也在左右为难中结束了我内心的战争
    这一切和战争片无关
    和你呢 我不知道
    2010-1-7



    省内省外


    你疲倦了 只看比脚大一点的地方
    手脚无力到没有了真相
    失眠都长出了叶子
    省内 那里的心和脾气
    像马车一路风尘赴赴
    沿着自已的来路 有血有肉走
    一路的经历都偏爱陌生
    偏爱 连母亲都认不出容貌
    省内只能疲倦 让皮下组织松驰
    酸痛 甚至伤筋动骨
    让越来越圆的想象
    一点一点泄气 破灭

    你觉醒过来 想到省外
    到省外去看看不一样的山和水
    看看花草都偏深的长势
    省外 那里的人间烟火
    却陌生得心平气和
    车一直在开 有山有水的开
    窗外的风景都偏爱速度
    偏爱 连庄子都追不上的场景
    省外只能兴奋 让影子像鸟飞翔
    鸟瞰 甚至腾云驾雾
    让没有枝杈的木棍
    一天一天长出翅膀
    2010-1-27



    雨中的米沃什


    雨还是下了 想回家看米沃什是不可能的
    雨水打湿泥土的味道
    让我想起老家稻田里的初恋
    我没有伞 多年前也没有
    只能在别人的屋檐下 小心翼翼看雨
    看自已被雨淋湿仍想着米沃什

    米沃什 波兰的雪比雨多
    我知道你也在别人的屋檐下想着波兰
    想着雪比雨要温暖些
    雨还在下 屋檐上淋下的水没有诗意
    有点严肃 像日报头版上的标题
    米沃什还在我家里 雨还在下
    2010-1-15


    讨厌改变习惯


    我不喜欢麻雀 这是它的学名
    我习惯叫它小鸟
    这种态度由来己久 就像用手挥赶它们
    挥了那么多年了 手势熟练
    现在我想改变这个习惯
    或高或低或快或慢 但麻雀
    不 是小鸟 它还是这样飞着
    我酸痛的手挥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它有点像麻雀飞行的弧度
    2010-3-15



    钉子

    无力的钉子 在地上多么像一粒粒种子
    它们会发芽吗
    你的疑问就是一只钉子

    榔头 把钉子敲进墙面或木头的瞬间
    你应该记得这沉闷的声音
    这是强行进入的行动
    是思想和行动结合的声音
    尖锐的钉子在里面己见不到光了
    没有光明的钉子 挤在陌生的地方
    仍然钉牢了尖锐的初衷
    但谁都不知尖锐是什么模样了

    是的 你尖锐惯了
    那颗坚强的心 是谁把它削尖
    又是谁把它敲进了有血有肉的身体
    2010-9-30


    河水

    这是四季 河一直在流动
    谁都不知它的意图
    无论是承载的船 还是流失的沙
    水 是没有痕迹的
    你在河的表面只看见方向和倒影

    在河边站久了 鞋是湿的
    湿 仅仅是开端
    水打湿了平静和汹涌
    你看见水在结冰 在逐步坚强
    这时你也看见了水的痕迹

    在河里 让水感觉你的体温
    你上岸的瞬间 水是凉的
    这是河水 你抒情的时候
    也可以在适当的时候
    让鱼吃下一万朵浪花
    2010-9-15



    克什米尔


    克什米尔的石头被风吹瘦了
    冬不拉琴声 路 雪莲都瘦了
    鹰在头顶 枯草排着队
    走向骆驼走过的戈壁
    这是适合浪子回头的埸景

    别再说宝石和星星
    在克什米尔 家才是晶莹的
    那双分开现实和浪漫的手
    紧握着水袋 叮咚作响
    水 很久没有这样宏响的声音了

    克什米尔 不会在石头上开花
    不会看不到自已单薄的影子
    如果你看到羊 它的叫声会让你想到
    你的家只是一双疲倦的旧鞋
    在克什米尔 鞋带始终是开花的
    2010-9-2



    风景


    下午的风在摇晃 移动的村庄
    一点一点沉在树的后面
    画画的人 呼吸是散开的
    抖动着没有体温的原谅
    你眼里的草 从不读诗
    从不会告诉任何人
    绿 是在不分昼夜得爬树

    这应该是有着一张大嘴的季节
    露着雪白的牙齿 在到处奔走相告
    为什么是这样的
    山是棕色的 风是白色的
    去年的干草堆仍然是绿色的
    下年的风 吹走了阴和阳
    画画的人看见那只松果
    有了厚厚的外套
    2010-9-7



    肉身西行


    你想西行 走在鹰看得见你的地方
    八月的烈日没有倒影
    汗水也没有倒影 只有体内的味道
    你在西行 菩提树在一路西行
    风在追赶无色的山水
    现在你不需要 为了生存的季节
    不关心有人在说你 看你
    你不会留下脚印 不会用高低的角度
    去采摘那些幸福的果子
    你在西行 汗珠里的虹在一路西行
    菩提树下 风吹走了芸芸的人和物
    2010-8-14



    补丁


    你曾经有辽阔的胸怀 装下过
    所有的风吹到过的叶子
    陌生的鸟记下了你的秘密
    而熟悉你的树却忘记了你的承诺
    这还是你的辽阔的胸怀吗
    当然不是 它只是你曾穿过的外套

    许多年来 种树的人在种树
    打铁的人仍然敞开胸膛打铁
    那个喜欢流水的女人 一直没有回来
    你站在原地 没有窗子 没有流水
    从春天到秋天 一直在找补丁
    一块蓝色的 钉在胸口的的补丁
    2010-8-13





    阻挡河的手随时会干的
    这个春天也会干的 看看河岸上
    那个没有劳动工具的读书人
    他朗读 子曰 滔滔不绝
    两片嘴唇全是鱼和熊的名字
    春天是不穿鞋的 种子也是
    雨淋湿了歌 在河里被浣成纱
    这个村子打碎了太多的水罐
    酒落一地的水 始终没有说话
    这个无声的春天 滑滑的
    像一条泥鳅 从村东滑到村西

    他始终在河边朗读 子曰
    流水把天空都装走了
    每读一个字 像打一个木桩
    这个村子告别小鸟 野鸭 原生态
    告别与生俱来的日出和日落
    河是不穿衣裳的 天空也是
    落花飘在河面 让橹声有一些色彩
    村子蹲在春天很久了
    像一只母鸡告别嘻戏的童年
    拍打着翅膀寻思一日三餐的生计
    在春天 在这样一个地方
    子曰 随流水流得无声无息
    2010-8-17



    怀念的人

    怀念昨天的人 带上教堂的钟声
    走上舌头开花的日子
    他想说 有过认真的幸福
    有过干净的手和路
    现在 所有的人都在聆听
    把肩慢慢靠在他的影子上
    想象让幸福紧靠在一起
    怀念昨天的人 是一个不幸
    走在最前面的仍然是昨天
    一路上他看见了竖碑立传的往事
    这些荣耀像土堆上的草青了又黄
    怀念昨天的人 带着微笑
    在幸福里走了回去
    头顶的太阳或月亮
    照见的全是模模糊糊的影子
    2010-8-19



    站起来


    平放的凳子 平放的床 平放的碗
    让那个人坐得稳当 睡得踏实 吃得实在
    但他站着的时候 总想着有平躺的日子
    那个人一直在想 平放的事物会不会有根

    那条河己很久没有站起来了
    瀑布一样 让石头圆滑 让鱼没有退路
    让人知道最软的水也有高低
    站起来 那枝笔就是树了
    他写下的每一笔都是漫长的根须
    他想 如果把平放的爱 竖起来
    会不会捅破那块好看的薄云
    2010-8-22


    金芒果

    云已经回家了 天是空的
    你曾经的私心杂念也是空的
    那么 我们还是回到没有浪漫的日子
    品尝芒果单纯的甜味
    金芒果 有着千里之外的习惯
    喜欢热带雨林 喜欢心血来潮的烈日
    更喜欢朗朗上口的有鼓相伴的民谣
    而这一切都在阵雨中有了许诺

    现在天是蓝的 读过的唐诗也是蓝的
    你在一片蔚蓝蔚蓝的日子里
    芒果是金色的 没戴戒子的手是金色的
    金芒果 甜也是金色的
    既然是这样的结果 那么
    我们就用幻觉的的力量
    像芒果一样单纯的甜一遍
    2010-8-11



    台风季节


    沙丁鱼被端上餐桌的时候
    海潮巳退去很长时间了
    台风 有时会像一只手掌
    忘记抚摸的时候 出掌如风
    我 一个习惯台风的男人
    喜欢虚构安静的模式
    让风在不断调色中凝固 让恐惧
    可以随时合上情节的封面
    这也许是我理想中有伸缩的生活

    但秋天是靠台风抹干净的
    你的眼泪不擦也没关系 台风季节
    谁都不会计较泪多泪少的事情
    我 一个看惯海的男人
    知道浪和礁石的暖昧关系
    而且道听途说了有关乘风破浪的事迹
    台风吹倒了电线杆子 吹倒了
    本来要倒下的人或事
    我想 如果大海没有了风
    是否不会再有人和桅杆?
    2010-8-1




    清净

    佛性常清净
    何处染尘埃


    荷 在院里的池内清净
    那块变白的假山石 见过了太多的月光
    梦在轻轻绕梁 系一个软软的活结
    纤着耳朵听不到的心情
    夜已深了 灯在和衣睡觉
    梦醒时分 落下的花是一种心境
    心太软 清和浊
    是一个少女早熟的预感
    沿着台阶走进荷花盛开的季节
    人和佛都在菩堤树下
    看云 听鸟鸣发芽
    让门始终开着 随着清风远行
    在来来去去的路上留下无名的石头

    2010-8-3



    雨蛙

    守着宽大的叶子 却有小小的秘密
    亚马逊河的雨终于有了烦恼
    失眠 失眠 这哗哗作响的雨季
    打湿克制了一季的独木舟
    在陌生的河湾上 雨追着绿色的耳朵
    追着没有邮戳的问候 而雨蛙
    无论有多远都能听见这落款的日子
    现在巳不存在渴望了
    采摘果子的手 像雨蛙一样粘在树枝上
    在亚马逊河的两岸 雨蛙的歌唱
    一浪高过一浪的节奏又宽又沉
    雨蛙是搬不动自已的赞歌的
    2010-7-7


    不会爬树的人

    你看见不会爬树的人
    在树下看树 在不关心结果的树下
    看树叶落了一地
    这是桉树 清凉甚至可以醒脑
    不会说话的桉叶
    它只想让你尝尝粮食之外的味道

    你知道树己经长大
    每年还会落下一堆树叶
    拣树叶的孩子早巳走了 桉树下
    少了一个不会爬树的人
    没爬过树的人 现在都在走木头楼梯
    体会着在木头上登高的感受
    2010-7-1




    重庆火锅


    爱过的人 都该去吃重庆火锅
    在花椒和芝麻的陪伴下
    尝尝辣椒塑造的品味
    出汗 够味 在阴阳锅前
    爱 都有一种狠劲

    雾中的重庆 在朝天门码头上
    是看不见远去的长江的
    比雾更暖昧的花椒
    会轻手轻脚领着你来到这里
    阴阳锅 这红与白的风景
    使我们找到彼此的感受
    在沸腾的阴阳锅中
    看曾在草原上奔跑的牛羊 渐渐成熟
    2010-7-21


    抬头看天


    从故乡开始 你一直在走
    看路走到了天边
    为了路 你用锄头挖过
    用耐磨的手掌打磨过去天边的路
    路边的草 高过路 漫淹了你的脚印
    人非草木 向上 只能靠登上台阶
    在不平的路上看天是需要勇气的
    抬天看天 这是天鹅飞过的天空
    你也想走走这高贵的路程

    所有的树草都在接近天空
    你走在这样的路上 心才有高低
    你一直在走 看路走到了天边
    才知路是没有高低的 天也没有
    高和低只是一架梯子
    在路的尽头 抬头就变得奢侈了
    天 是明月呢喃的碎片
    天 是野心奔跑的广场
    天 只是黑和白的二只眼睛
    2010-7-26


    口香糖

    你无聊的时候会掸掸上午和下午
    这是你渴望的没有别人意思的习惯动作
    无聊是没有假牙的 可以认真咬咬口香糖
    咬咬这块芬芳的橡皮
    再咬也不会咬到别人的痛处

    这是个人营造的的氛围 但有着共性
    有着传统 谁都会认识奶瓶上的橡皮
    它有着母爰一样的韧劲
    这不是唯一的无聊
    不想说话的时候 请咬咬口香糖
    像过去咬耳朵一样小心咬咬
    2010-7-17






    你没看见一只蚂蚁也会飞翔
    但知道一粒尘埃
    会沿着人的气息准时到来
    生命就是呼吸 气息
    循环在一株小草的四季

    空 门还开着
    另一些话已经说完
    空 永远是敞开的
    留给了不会紧握的手
    你在密集的想象之后
    耐磨的手掌终于摸到了
    已蛀空的时光
    2010-7-23





    清晨短句

    有些房子只比花高了一点
    有些人 只看窗外的旱晨
    对树微笑 对远去的路微笑
    屋顶上没有好看的炊烟
    今年的果子 没有水份
    河比云还要懒散
    有些人只比树矮了一点
    有些蚂蚁 只跟随疲倦的脚印
    此刻 风是吹不动耳朵的
    想象没有边框 没有开关
    花说 香是不会走散的
    树说 叶是花的眼泪
    你说 你就说吧
    有些事只比手指细长一点
    2010-10-11

    路遇


    你巳走出了一步 天是蓝的
    你走了一天 天仍然是蓝的
    太蓝的天 蓝得有点可疑
    现在你不会想象 不会边走边唱
    不会再去寻找精致的台阶
    路边 只有陌生的村庄
    那株耐旱的枣树却有着硕大的果实
    你一直走在“天是蓝的”路上

    风是应该的 吹动 掀动你的秘密
    路一直沉默着 也是应该的
    沉默只是一只没人理睬的哨子
    你一直走在“天是蓝的”路上
    一种颜色的路程 素描课刚刚开始
    你想到家 鞋带就松了
    曾经捆紧那条路的鞋带松得很蓝
    2010-10-15





    春天的叶子大大小小 深深浅浅
    现在 你开始数树上的叶子
    密集的读数 在树叶中穿来穿去
    这和风无关 和去年的冬天无关
    知了是夏天的 变色是秋天的
    结巴是冬天唯一动情的行为
    在春天 却不知春天的尴尬
    浓密的绿 会压得你的气息比叶子还薄

    你看见吃过叶子的瓢虫
    它们有许多脚 爬过许多树
    它们的翅膀只用来忽略停息的地方
    你终于在树叶的间隙找到了路
    找到了被露水喂饱了的旁观者
    这些场景 和数字无关
    你数读着叶子 春天还没有结束
    每一个读数却成了一枝有着浓密叶子的树
    2010-10-21



    兽医

    羊齿草在山的那边
    会感冒的小羊在山的这边
    感冒在追随吃素的细节
    你在草地上行走 草跟着你
    看西北风在逼退绿草的野心

    山边的风真大 但有些松
    山下的那个人点着了炊烟
    油菜花还要等二个季节
    现在从羊生病开始 只能
    从药罐开始 用药味弥漫在
    荡来荡去的牧羊小调中间

    你己经很久没读早报了
    没头条消息引火 药罐只能在慢火中煎熬
    你已经很久没见人了
    没人的日子里 你只能给羊治病
    2010-10-25


    没带硬币的人


    公交车上 投币箱里叮叮咚咚
    上站下站的间隙全是金属的声音
    没带硬币的人 路越来越硬
    被金属声包围的人
    头越来越薄 像一只硬币

    窗外是移动的街景
    走着看和站着看移动的街景
    公交车每站都停
    整辆车子全是金属的声音
    移动的街景 硬币的声音
    二块硬币可买走一段移动的街景
    2010-10-2




    卷尺

    你的身体在长高 不断地长高
    停息的时候 想象随着头发也在长高
    这剪不完的长势 少年 青年
    你附身细看身后的脚印
    没有一个是长满草的
    天是灰的 挥起的手是弯的
    火车到站 不用写信
    就看见有山有水的脸
    从远到近的表情再次有了速度
    时间有着长度 左和右也有着距离
    而路是没有时间的

    现在我终于走累了 年代就是那些碎石
    时刻硌痛我的鞋沿
    那些卷曲在树枝间的村庄
    小调比小草长得还低 左右摇摆着
    这也是认识的问题 是长和短
    远方的脸再次有了很近的表情
    你不必担心卷尺会吓坏距离
    卷起来的路程 会不会还有灰尘
    会不会 还有光润和粗糙
    2010-10-25




    过去的礼物

    你已藏好了礼物 那块积木
    无数次搭成桥的木头
    在箱底沉默了那么多年
    积木 奶声奶气的一块木头
    现在早已老气横秋 甚至有点顽固
    这是过去的礼物 干燥 孤独
    没有直接经受过黄梅季节
    送礼物的人 现在桥的那边
    桥在河上感受水的气息
    看水流走模糊的倒影
    礼物还在 就等积木的那个缺口
    许多年 搭成桥的木头始终缺少水份
    许多年 所有的陌生人
    都在用自语堵着那个缺口
    2010-10-30


    谦虚状态


    我要学习那只信封 习惯寂寞
    静静地躺在抽屉的一角
    学习它不会改变字迹 入木三分的样子
    蓝黑墨水 凌晨的色彩
    每一个标点是你走远的黑点

    我要学习那枝香 让人拿在手里
    点燃不能言说的祈祷
    学习它慢慢燃烧 散发干净的气息
    烟是青灰色的 清晨的色彩
    有形无形的愿想都在慢慢散开

    我要学习那块石头 坐在河边
    倒影中永远不会有你的影子
    水打湿了你 太阳晒干了你
    有人在你身上磨刀
    有树在你伤口上扎根
    你仍然用粗糙打磨柔软的水迹
    2010-10-1


    冬妮娅

    多少年了 雪一直在融化
    西伯利亚的铁路早已修到了家门口
    被寒风伤害过的白桦
    现在特别抒情 特别理解
    当年冬妮娅穿裘皮大衣的理由
    那个保尔 你看到了吗
    那么硬 那么凉 站成一尊花岗岩石的雕像

    风 是不会一直吹下去的
    经过风的冬妮娅
    仍在雪地上留下优美的脚印
    冬妮娅还在 还在向那枝草莓学习
    这个小资情调的人
    有理由做硬汉们身边的一条鱼
    多少年了 现在
    谁还在梦里偷读冬妮娅给保尔的那封信?
    2010-11-1



    树上的鸟儿

    在远离家乡和母语的地方
    叶子掉光了 才知你也是叶子
    树上的鸟儿 不知黄梅戏里也有
    我也早忘了老家后院的皂树上也有
    树上的鸟儿 可以是沉默的
    也可以是比叶子颜色更深

    树上的鸟儿
    虚伪的人在画翅膀 亲人在引火做饭
    现在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
    打开嗓子 不用换气
    不为了任何季节 尤其是紧盯着我的你
    树上的鸟儿 有人会说吵吵闹闹
    有人是悦耳的 树上的鸟儿
    在远离家乡的地方你就是我老家的邻居
    2010-11-13


    冬至

    窗外的月色在晃 满了是会溢的
    整个夜晚你一直在“满”中
    做梦或者失眠
    这是冬至 一年中最深的一天
    你终于跌进了随时会被晃出来的情节中

    在这样的夜晚 不看
    也会知道深是不用看的
    耳朵躲在声音的后面 想象
    成了一只年代己久的水缸
    冬至 你醒来时风已高了
    明天开始是否会吹皱一冬的屋脊
    2010-11-12



    离秋一尺

    今年的秋已解开了钮扣
    镰刀只有一尺 你离秋也有一尺
    你梦中的小桃红只认识春
    一寸 一寸 难熬的一尺

    现在你可以看看散步的瓢虫
    看看 它有理由慢慢地爬向
    近在眼前的果实
    一路上它看见紧张的大脚丫
    看见比飞鸟更乱的天空

    秋已熟悉汗珠 但不会
    写下自已的感动和渴望
    在秋天 你还很远
    离春却只有一尺
    2010-11-30


    我把风挽在头上

    风来的时候你没有看见
    风来到的时候 却挂在你耳上
    风是尖的 也是长的
    它挑着你走在难眠的路上

    风会播种 生根 开花 结果
    过去或者将来 风
    是这样的 不用点灯
    就会找到熟悉的面孔

    有人喜欢东风 有人
    独喜吹落耳朵的冷风
    而我经常把风挽在头上
    系一个好看发结
    2010-11-25


    推理


    我把这一切堆放在春天的椅子上
    让背后的树林和青草
    长满异议的颜色
    使所有的人成为与艺术接近的怪癖
    其实春天是一只箩筐
    谁都可以装下许多东西

    我曾用变通的行为 转移巧妙的探索
    让经验搁置在反潮流的目标中
    使批评成为审美的一种方法
    其实推理是一只手套
    谁都可以用它来接近平庸的事物



    《甲虫》

    你有着多彩的外套 和春天同样醒目
    从这棵树到另一棵树
    爬上爬下 用身上的斑点告诉我
    残缺的树叶是你一身的安慰
    我至今也没见过你的一颗乳牙
    整整一个花季 我更没看到过你的青春

    在这样的春天 你用坚硬的外壳
    抵挡着温暖又柔软的季节
    这是美丽抵抗美丽的场景
    作为旁观者 我可以看出
    你的美比春天硬 却比树叶软一点
    2010-6-27


    冷出来的东西



    门和窗却越来越紧
    冬天在慢慢敞开
    一切由于下雪变得干净起来
    不想看的地方 找也找不到了
    冬天 冷得有水的地方也生硬了
    所有的话像一段一段木头
    幸亏出门时带上了那条围巾
    我杷它围在听得见寒冷的地方
    围巾就这样 把冬天打成了结
    2010-5-11


    古铜钟


    你垂挂在那里 像敲钟人一样沉默
    你是在躲闪时间
    几百年了 你的钟声
    惊飞了那么多的鸟鸣
    又惊醒了那么多淡忘时间的人
    几百年了你逐渐暗淡的颜色
    比孤独更暗比固执更深
    唯有被敲响的地方
    是那么辉煌那么明亮
    2010-5-21
  • 推荐理由:
    张祈--很温暖的写作。

  • 评论(23)   杜牧野  所属诗集
  • 爱的轮回

  • 爱的轮回



    人生有几个轮回
    用十二年光阴作一轮回的话
    一辈子有几次爱情

    呜呼!第一轮回你是我的
    哀哉!第二轮回你是他的
    那么还有第三轮回吗?
    如果有,该是谁伏惟尚飨呢

    假如我没有来过
    这假如已经不能假如
    我不但来了而且经历越来越复杂
    想简单到没有来过已不可能

    等于把我已经死了
    其实啊这样最简单
    最起码再不会知道自己活着

    就为能活着而拿不起放不下
    而不能轻松愉快
    不能心胸豁达

    活着能和把我已经死了划个等号吗
    如果是彻底已死去的我
    还在这个世上活着
    嘿嘿,我会活得多亲善啊

    再不计较得失
    再不折磨爱情
    尤其是承载精神和灵魂的那些
    我喜欢过的血肉之躯

    甚至我再也不会折磨
    背叛过生命的灵魂
    从生命轨道上跑出去的精神
    尤其是爱的精神

    那么已知道死了的我
    活得多么自在多么信马由缰啊

    此刻窗外雪花飘飘
    快过年了我首先原谅我的孤独
    原谅我对你无尽的思念

    尤其原谅苦苦盼着你又怕面对你的那种
    彷徨心理。原谅突然而至又突然分离
    原谅轮回了十二年的第二次爱情
    终结或者继续

    哪怕我的落拓,寂寞,荒凉
    以及远走他乡的你的心……

    当然,当然了!
    这绝不是第一次轮回里
    我们用十二年的时间和针线
    苦苦注解和缝补生命的那种方式
    亦不是爱情生活的那支牧歌

    嘿嘿!你看把我死了
    我再活着多么亲切善良啊!
  • 推荐理由:
    杜牧野--我是毛遂,请朋友们点评!

  • 评论(11)   杜牧野  所属诗集
  • 亲 戚 路

  • 亲 戚 路


    亲戚来了,长精神的人来了
    大老远我就看到你的微笑
    素素的开着胡麻花的衬衫
    淡淡的风摆杨柳的裙子
    还有你身后轻轻跟着的水
    小小的叫饮马的那条河

    嘿嘿昨天还和我摘草莓的丫头
    今天就成了亲戚了
    仿佛还是童年在眼前啊
    青梅竹马的妹子

    一九八六年农历七月七
    乞巧的那个夜晚你把一枚杏子
    暗暗塞进我的手里时说的那句悄悄话
    你还记得吗?

    嘿嘿你看我傻不傻,明知故问嘛
    要是记得,现如今咋就成了亲戚了呢
    嘿嘿你不该忘了的妹子
    我到死都会记着的妹子
    就像眼前要走的这条
    长长的亲戚路一样……
  • 推荐理由:
    杜牧野--我是毛遂,请朋友们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