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诗词(炸弹数量排序) 时间 浏览量 鲜花数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94)   王家新  所属诗集
  • 田园诗

  • 如果你在京郊的乡村路上漫游
    你会经常遇见羊群
    它们在田野中散开,像不化的雪
    像膨胀的绽开的花朵
    或是缩成一团穿过公路,被吆喝着
    走下杂草丛生的沟渠

    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它们
    直到有一次我开车开到一辆卡车的后面
    在一个飘雪的下午
    这一次我看清了它们的眼睛
    (而它们也在上面看着我)
    那样温良,那样安静
    像是全然不知它们将被带到什么地方
    对于我的到来甚至怀有
    几分孩子似的好奇

    我放慢了车速
    我看着它们
    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

                2004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57)   赵丽华  所属诗集
  • 写月亮的诗

  • 必须允许我有恍惚的时候。我悄无声息地混淆在人群之中。顺应、妥协、没有目标感。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在做什么。我爱着谁。只有诗歌可以叫醒和纠正我。



    ——赵丽华



    在我的诗歌中,月亮只是载体。载体,而已。虽然我不能说,我没有用月亮抒过情。其实月亮所有过的伤感,我都有。月亮所有过的洞见,我都有。而月亮的无奈与无言,我依然有,当我越来越拒绝用诗歌来表达的时候。



    ——赵丽华



    当你我逝去,月亮还在。



    ——赵丽华



    赵丽华诗歌

    (与月亮有关的旧作)





    昨天晚上我看到月亮



    昨天晚上我看到月亮

    它隐藏了太多的秘密

    秘密从内部将它拨亮

    没有秘密的事物注定是暗淡的





    月光如水



    夜里

    你睡不着

    你穿着睡袍来到窗前

    你抱着双膝晒了会儿月亮

    你感慨说月光如水啊

    你又感慨说照缁衣啊





    你终于决定离我而去
      
    夜深了
    月亮在更高、更冷的地方





    你的四周



    你的四周是无边无际的空白

    你的四周不出现抽象的花朵

    抬头看不到天空中的月亮

    你静静行走

    脚下没有实际的露水



    连雾霭和风都是淡的

    你在慢慢稀释掉周边的一切事物

    你在脱却臃陈

    你在逐渐隐身





    深大的月亮



    深圳大学的月亮

    像一个内心静美的女人

    默默看着一回、花间和我

    她也默默看着从其它地方赶过来的

    大草、羽毛、醇子、红孩、与或非





    或许机翼与翅膀的不同仅仅在于它的不扇动



    宋晓贤说:“诗人是天真之子。

    语出天然是最佳状态。”

    我读他这两句话是在5000米高空上

    夜色幽暗

    月亮沉静

    我右侧的机翼一动不动



    我的族类故事一
      
    她先是在海里
    后来爬上岸
    混淆在人群中
      
    一个警察
    正在把这群人分为
    能够变成动物
    和不能变成动物
    的两种人
    快轮到她了
    她飞快地逃出来
      
    她在奔跑的途中遇到一个能变成狗的人
    他们一起逃
    他们还一起跳入一片清澈的湖中
    她奇怪自己居然是一条
    在咸水和淡水中两栖的鱼
    后来他们在森林中迷路
    遇到能够变成植物的我
      
    后来我们结成团队
    一起嘲笑过一个变成低等爬行生物的人
    一个肮脏的蜥蜴
    龌龊极了
    后来还遇到一个能变成月亮的男孩
    他变成的月亮顶多能升到树梢那么高
    并且撑不了几分钟
    就掉下来



    广寒宫

    我们遇上了悲伤的生活
    但我们也得到了足够的安慰
    你擦着我的眼泪
    你说: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
    就是把这台拖拉机的柴油
    换成汽油
    这样它的震动就会小一些
    它喷出的黑烟
    也会少一些
    那样我们就可以开上它
    去广寒宫玩了





    月亮升起来了(二)
      
    月亮升起来了
    月亮不是被人吊上去的
    它看起来很从容
    一点也不急
    一点也不累
    一点也不勉强
    一点也不造作
    一点也不煽情
    一点也不难过

    月上西楼
      
    我坐在阳台上搅豆豉
    白衣素手
    整个阳台都是
    酵发黄豆、鲜花椒、杏仁、花生米
    和西瓜汁的味道
    有仙女的味道
    有月亮的味道


      
    月亮



    到了这时候,她终于静下来了

    月亮从她的左肩移到她的右肩

    月亮还洗着阳台上的大理石柱以及她身上的污垢

    月亮也洗着众多不说话的事物……

    一棵半夜不眠的树也有着自己的冤屈

    它最终在月亮的清洗中静了下来

    它还把叶片上的阴影抖落到冰凉的水泥地面上

    她目测了一下这些摇摆的叶片到水泥地面的距离

    比自己温暖的肉身到水泥地面的距离要稍近些

    ——不足十米,它横过来

    恰好是一条熙来攘往、车流如织的马路的宽度





    晚上九点
      
    晚上九点
    应该是睡觉的时间
    或者是看书、看电视、上网、打游戏
    ……的时间
    或者在床上起腻的时间
    如果你有一个爱人。
      
    晚上九点
    是晚上八点到十点之间的
    必经之路
    是一条越来越昏暗的走廊
    是一条狭长的单行线
      
    晚上九点
    这个可疑的时间
    我能在哪儿呢?
    月光的滑梯放了下来
    我还不想爬上去
    我还不想这么快的飞走!
         



    月亮的虚无与绝望





    今晚我看到月亮的时候它不是圆的

    这是2007年4月11号的月亮

    它单薄、持重

    像是被深深伤害过

    像是厌倦或者是累了

    我敢保证此刻它单纯靠自己的力量不足以

    攀上这棵樗树树梢的话

    它就会一头栽落下来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32)   赵丽华  所属诗集
  • 喜儿嫁给黄世仁后

  • 喜儿嫁给黄世仁后,老黄很激动,把老岳父杨白劳的农业税免了。

    喜儿和黄世仁的婚礼特隆重,特奢华,特风光,特显摆。

    喜儿不扎红头绳了,发卡都改用she~s的。

    过去弄块布做包袱皮,如今的背包不是LV,就是Dior。



    北方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喜儿的生活把女友们羡慕的不行不行的。

    她们纷纷表示:嫁人就嫁黄世仁。

    于是,骑白马的王子和骑白马的唐僧终于过时了,

    嫁给开宝马的黄世仁成为一种新的潮流风向标。



    影视明星们走在潮流最前面,

    她们挤走了黄世仁的前妻,纷纷嫁给了黄世仁。

    连体育明星们也互相攀比,既要当冠军,又要嫁富豪。

    据说有的球星本来有个挺好的大春哥,硬是被嫌贫爱富的妈妈逼着嫁了个黄世仁。



    黄世仁娶了喜儿后都会老夫聊发少年狂折腾几天,后来新鲜劲儿过去,就找别的丫鬟了。

    大户人家是非多,黄世仁他妈不好伺候,喜儿郁闷久了,江湖就会传出某明星复出的消息。



    解释一下:



    十四行诗,又译“商籁体”,为意大利文 sonetto,英文Sonnet、法文sonnet的音译。欧洲一种格律严谨的抒情诗体。最初流行于意大利,彼特拉克的创作使其臻于完美,又称“彼特拉克体”,后传到欧洲各国。由两节四行诗和两节三行诗组成,每行11个音节,韵式为ABBA,ABBA,CDE,CDE或ABBA,ABBA,CDC, CDC。另一种类型称为“莎士比亚体”(Shakespearean)或“伊丽莎白体”,由三节四行诗和两行对句组成,每行10个音节,韵式为ABAB, CDCD,EFEF,GG。



    今天我在线敲着玩,正好敲出十四行,那就算是我的十四行诗处女作吧。按照韵式分析,貌似是“莎士比亚体”(Shakespearean)或“伊丽莎白体”。不是我恰好名叫赵丽华,就一定要写什么梨花体,我想写什么体就什么体!至于内容,我没有针对哪个具体个人,请不要对号入座。我仅仅想记录下古旧的婚嫁观如何被新的婚嫁时尚所取代,而恰好用上了这种古旧的文体。如此而已。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34)   雪马  所属诗集
  • 骨头会烂的

  • 骨头会烂的
    烂在花骨朵里
    做了隐士
    不过,还很怀念
    有血有肉
    包着皮
    到处乱蹿的日子
  • 推荐理由:
    admin --不错:)

  • 评论(30)   雪马  所属诗集
  • 《我想抱着女人睡觉》

  • 我想抱着女人睡觉
    什么也不做
    就这样安静的抱着
    黑暗里
    脸蛋贴着脸蛋
    呼吸贴着呼吸
    抱着幸福
    也抱着孤独
    什么也不说
    虽然身体陌生
    但可以慢慢抱热
    抱累了
    把头埋进对方的怀抱
    聆听心跳的距离
    就这样安静的抱着
    皮肤贴着皮肤
    温度贴着温度
    把世界抱在外面
    把身体抱成村庄
    直到抱成一堆白骨
    2003.7.6
    凌晨于麓山诗斋
  • 推荐理由:
    非凡--爱情缠绵,情深至极。特别是最后“把世界抱在外面,把身体抱成村庄,直到抱成一堆白骨”把爱进行了升华,达到了诗歌的高潮,给人思考爱是什么呢?什么是爱呢?推荐欣赏!

  • 评论(33)   雪马  所属诗集
  • 《我的祖国》

  • 我的祖国
    只有两个字
    如果拆开来
    一个是中
    一个是国
    你可以拆开来读和写
    甚至嚎叫
    但你不可以拆开
    字里的人们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天空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土地
    不可以拆开这两个字
    合起来的力量
    如果你硬要拆开
    你会拆出愤怒
    你会拆出鲜血
    2007/9/15
    于长沙火车站肯德基
  • 推荐理由:
    admin --感情真挚

  • 评论(16)   张祈  所属诗集
  • 狗年月

  • 狗年月


    狗年月是狗的年。
    狗年月是狗的月。
    在狗年月,小麦停止生长,田野稗草丛生。
    泥石流阻塞道路,一切通讯中断。
    在狗年月,灾难频发,谣言四起,报纸上印满悼词、声明和更正。
    狗年月的汽车在城市间四处运送骨灰和名字。
    在狗年月,监狱成为最雄伟的建筑。
    秘密警察成为惟一安全的职业。
    在狗年月里,雌性迷恋于金钱和房子、汽车:她们厌倦了抚养和生育。
    狗年月里,事实与真相成为禁忌,善被迫成为恶的仆从。
    狗年月是口罩、麻袋和电棒的岁月,
    是麻疯病、贪吃狂、告密者与侏儒症的岁月。
    这狗年月似乎漫长得永无尽头,以致于
    没有人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另外的日子。
    在狗年月,猪狗横行,它们用鬃毛和牙齿来发号施令。
    在狗年月,人成为屈辱的一个象征。

    2010-10-14
  • 推荐理由:
    张祈--一个诗人的愤怒。

  • 评论(30)   雪马  所属诗集
  • 《杀 猪》

  • 凌晨4点
    猪准时出场
    进入角色
    演绎死刑犯
    声音从细至粗
    再由尖变锐
    最后嘶哑
    戛然在6点
    6点半左右
    它们在菜市场
    已经卸好了妆:
    血干毛光
    骨肉分离
    2005.11.8
    凌晨于艺术村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39)   南华帝子  所属诗集
  • 南华帝子——采莲诗

  •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南。莲叶深处谁家女,隔水笑抛一枝莲。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东家莫愁女,其貌淑且妍。十四能诵书,十五能缝衫。十六采莲去,菱歌意闲闲。日下戴莲叶,笑倚南塘边。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水覆空翠色,花开冷红颜。路人一何幸,相逢在此间。蒙君赠莲藕,藕心千丝繁。蒙君赠莲实,其心苦如煎。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采莲一何易,驻马一何难,远山雁声啼不断,远浦行云白如帆。远钟一声催客行,远路漫漫俟客还。牵我青骢马,扬我柳丝鞭。踏我来时道,寻我旧时欢。回首望君已隔岸,挥手别君已泪潸。看君悲掩涕,看君笑移船,惘然有所思,堵塞不能言。

    江南可采莲,莲叶空田田,莫言共采莲,莫言独采莲,莲塘西风吹香散,一宵客梦如水寒。
  • 推荐理由:
    张祈 --对经典的重写,且能和谐如一。

  • 评论(15)   非马  所属诗集
  • 映像

  • 我们当中谁没有下面这经验:你深夜回家,充满了对世界及对你自己的厌恶一种被
    布洛克完美地表现在下面诗行里的感觉:


    在路上遇到一个行人
    你转头向他脸上吐口水
    而停住因你惊觉
    他眼里有同样的欲望。



    这是俄国诗人叶夫图先寇的诗集《从欲望到欲望》引言里的开头片段。这本我在八
    十年代初期译介的诗集,引发我后来写了一首叫〈映像〉的诗:



    我在镜子前面
    对着影子龇龇牙
    吐吐舌头
    影子也对我龇龇牙
    吐吐舌头



    我在匆忙的街上
    对一个踩了我一脚的行人
    狠狠瞪了一眼
    他也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在宁静的夜里
    向天上的星星眨眼
    星星也向我眨眼



    我在露水的田野上
    对着一朵小小的蓝花
    微微点头
    小蓝花也在风中
    频频对我点头



    今天我起了个大早
    心情愉快地
    对着窗外的一只小鸟吹口哨
    小鸟也愉快地对我吹口哨



    我此刻甜蜜地回想
    昨夜梦中
    那个不知名的小女孩
    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是她还是我
    先开始的微笑



    环绕在我们的四周,是一面面镜子,忠实地反映并辗转传播我们的喜怒哀乐。一个
    祥和礼让的社会,说不定便来自一个单纯的微笑;一个恶言相向的暴戾社会,可能便
    是由一个鄙夷的白眼所引起。「成群青蛙跳入/当它们听到一只青蛙/扑通哗啦」
    我想起了我多年前翻译过的一首日本俳句。
  • 推荐理由:
    张祈 --很有意思的一首诗。桥上看风景,风景也看我。

  • 评论(9)   非马  所属诗集
  • 动物系列——山羊1

  • 夜观天象
    在山巅
    光秃秃的巉岩上

    奎星犯太白
    不利于西川
    可怜的是我们这些无辜的牛羊
    又要跟着遭殃

    在山巅
    月黑风高的巉岩上
    一个飘着银须的老者
    因识破天机
    而咩咩大哭
  • 推荐理由:
    张祈 --诗里有深深的忧伤。

  • 评论(19)   张祈  所属诗集
  • 庞德《在一个地铁车站》的翻译与解读

  • In a Station of the Metro
    Ezra Pound


    The apparition of these faces in the crowd;
    Petals on a wet, black bough.



    在一个地铁车站
    埃兹拉/庞德

    张祈 译


    人群中这些脸庞的幻影;
    一枝潮湿、黑色树干上的许多花瓣。




    背景资料

    庞德自己曾在1916年写道:“三年前在巴黎,我在协约车站走出了地铁车厢。突然间,看到了一个美丽的面孔,然后又看到一个,然后是一个美丽的儿童面孔,然后又是一个美丽的女人。那一天我整天努力寻找能表达我感受的文字,我找不出我认为能与之相称的、或者像那种突发情感那么可爱的文字。那个晚上……我还在继续努力寻找的时候,忽然我找到了表达方式。并不是说我找到了一些文字,而是出现了一个方程式。……不是用语言,而是用许多颜色小斑点。……这种‘一个意象的诗’是一个叠加形式,即一个概念叠在另一个概念之上。我发现这对我为了摆脱那次在地铁的情感所造成的困境很有用。我写了一首30行的诗,然后销毁了,……6个月后,我写了一首比那首短一半的诗;一年后我写了下列日本和歌式的诗句。”


    译后:

    作为一首意象主义的代表作,这首诗得到了许多人的喜欢和称赞。从目前国内的译本看,也是一首译本相对较多的诗。
    尽管庞德也曾指出,翻译是在新的语言系统的再创作,但是他个人的诗歌原则最好也能在中译本中体现。由于本诗加上标题只有三行,可以进行较细致的分析。
    首先是标题,很多译者心中出于对汉语习惯的尊重,将这首诗的标题译为“地铁车站”而忽视那个量词和最前面的介词。我认为这是值得考虑的,因为在这样的一首诗中,任意一个词的忽略都会对读者正确或者说是更好地理解这首诗带来麻烦。诗题中最后的单词除简单的地铁译法外,也有巴黎地铁、伦敦地道等类似的解释,但我认为还是不要把地名放进诗题,因为那样做的结果一是加长了诗题,二是把本来的一个词变成了译后的两个词。对于这首短诗,我想最好还是采取“逐字对译”的原则,所谓无一字无来处,因为庞德写这首诗,已经经过了多次精减,这些留下的,已经是无法或者不能够再省略的。很多译者校对自己译文通常采用的一个办法就是,将已经译好的诗译回,如果在译回的文本中,和原作有比较大的出入,那就说明最初的翻译可能存在问题。
    再看诗的正文,从整体看,这首诗由二行,也是由两句话构成,中间有一个分号,这说明这第一行和第二行之间是一个并列式的结构。再仔细读就会发现,诗的第一行和第二行事实上也可以分别看成是两个复合式的名词,即“幻影”和“花瓣”,这两个名词是并列式呈现,而并没有强调其因果。根据以上分析,我个人的看法是,首先在句式上,要译成两个并列的句子,其次是不宜过分告诉读者其间的关联,比如有的译者把第一行译为“幻影在人群中闪现”一类,由于这个“闪现”的动词性强调,就已经改变了原诗的句法和整体结构,虽然这样的译法可能会对读者理解诗有一点类似指路的好处,但这首诗的根本魔力却在于不给读者指路。
    下面进行分行的研究。第一行的难题主要在于关键词apparition。这个词大体有幽灵、魅影,幻影等几种译法。但在中文里,前面两个词都是和鬼有点关联,有阴森丑陋一类联想会让人感觉稍微不适。从庞德的自述中看,他在地铁中看到的是“美丽的脸庞”,因此,我认为取稍中性的幻影更保险些。至于脸的美,则由后面的“花瓣”一词来担当。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原诗中这个“幻影”放在句前是起强调、引起读者注意的作用,但译为中文后,这个词不知不觉地到了句子最后,其实这首先缘于Of的存在,同时也符合中国古典诗的重音和感受。
    再说第二行,这一行的关键还是在核心词Petals上。很多译者强调了花瓣是复数,但表现复数的方法却很不相同。有的用很多、许多,有的用点点、朵朵、片片,在中文中,花瓣这个词的复数表达一般只有用很多、许多来说,有人曾创造性地用“花瓣们”来表达这一复数,感觉很搞笑。按照庞德朴素的要求,我认为这里最好还是不要用那些“点点朵朵片片”,因为原文中并没有说清那花瓣的形状,也不打算对花瓣的形态进行更多的渲染。另一个词是在于“树干”的译法,这个词可以是大树的主干,也可以是大树枝。我个人感觉,如果是说的一棵大树的主茎干,可能这里就不用加量词了,所以我想这个树干应该是树上面的不是太粗的那种。另外就是量词的翻译,是一条还是一个,我最后选择了一枝,是为了弥补“树干”本身在形象方面的不足,另外在古诗中也有“一枝红艳”的用法。再有就是中间两个形容词,我的感觉就是简单直译,不加别的装饰性的东西。从音节上讲,单音节的湿和黑感觉过于急促,最后选定的是潮湿和黑色。
    最后说一下韵,这二行诗是不押尾韵的,译者也就不需要再凑这个韵;在第二行中,“树干”和“花瓣”形成一个行内的韵,这大约也足够带来声音方面的效果。


    庞德《地铁车站》的18种译文


    1.在地铁站
    人潮中这些面容的忽现;
    湿巴巴的黑树丫上的花瓣。(罗池)
      
    2.地下车站
    人群中幻影般浮现的脸
    潮湿的,黑色树枝上的花瓣(钟鲲)
      
    3.地铁车站
    人群中这些脸庞的幻影;
    潮湿又黑的树枝上的花瓣.(成婴)
      
    4.在伦敦的地铁车站里
    这些脸的幻影在人群中,
    一条潮湿的、黑色枝干上的点点花瓣。(李德武)
      
    5.地铁车站
    人群中这些面庞的闪现;
    湿漉的黑树干上的花瓣。(赵毅衡)
      
    6.在地铁车站
    这几张脸在人群中幻景般闪现;
    湿漉漉的黑树枝上花瓣数点。(飞白)
      
    7.地铁车站
    人群里忽隐忽现的张张面庞,
    黝黑沾湿枝头的点点花瓣。
    又:
    人群中这些脸庞的隐现;
    湿漉漉、黑黝黝的树枝上的花瓣。(裘小龙)

    8.在一个地铁车站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一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
    又:地铁车站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枝条上朵朵花瓣。(杜运燮)
      
    9.地铁站里
    出现在人群里这一张张面孔;
    湿的黑树枝上的一片片花瓣。(张子清)
      
    10.在一个地铁车站
    这些面孔似幻象在人群中显现;
    一串花瓣在潮湿的黑色枝干上。(江枫)
     
    11.地铁站上
    这些面庞从人群中涌现
    湿漉漉的黑树干上花瓣朵朵(郑敏)
      
    12. 人群里这些脸忽然闪现;
    花丛在一条湿黑的树枝。(流沙河)
      
    13. 人群中,这些面孔的鬼影;
    潮湿的黑树枝上的花瓣。(余光中)
      
    14. 人群中千张脸空的魅影;
    一条湿而黑的树枝上的花瓣。(洛夫)
      
    15. 这些面孔浮现于人群;
    花瓣潮湿的黑树枝(颜元叔)
      
    16. 在群众中这些脸的魅影;
    花瓣在一根濡湿的辚树丫上(李英豪)
      
    17. 在这拥挤的人群里这个美貌的突现;
    一如花瓣在潮湿里,如暗淡的树枝(周伯乃)

    18.人群中一张张魅影的脸孔
    湿黝枝干上片片花瓣(张错)
  • 推荐理由:
    张祈 --意象派诗歌的翻译角度。

  • 评论(39)   非马  所属诗集
  • 漫谈小诗

  • 不只一次,好心的诗评家及诗友,在赞扬几句我的诗作之後,会加上这样的话:「你的短诗是写得没话说的了。能不能显一手你的长诗才能给我们开开眼界?」他们的话常使我哑然失笑。

    如果我的小诗已很好地表达了我所要表达的,我干吗要把它掺水拉长?如果我连小诗都写不好,谁还有胃口读我的长诗?

    长诗的时代老早过去了。像《伊利亚德》丶《奥德赛》以及《失乐园》那样的长篇巨构,在今天一定可找到更合适的形式与媒介(比如小说及电影)。我们的老祖宗老早便给我们做过示范,短短的五言七言,便能塑造出一个独立自足丶博大深邃的世界。何况还有更现实的考虑:现代人的生活那麽紧张,时间被分割得那麽厉害,谁还有闲功夫来听你罗嗦?

    我最近为了编一本选集,检视了自己所有的诗作,竟发现越是短小的诗,越能激荡我自己的心灵。这其中的道理,我猜是由于文字空间的减少,相对地增加了想像的空间,因而增加了诗的多种可能性。

    我相信小诗是世界诗坛的主流,如果不是目前,至少也是不久的将来。『芝加哥诗人俱乐部』的一位诗人在读了我的英文诗集《秋窗》後写信给我说:诗本来就该如此。我猜她指的便是小诗的形式。

    谈到诗的形式,我想顺便说几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麽今天还有诗人在那里孜孜经营并提倡固定的诗形式。几年前诗友向阳热衷于试验他的十行诗,我便写了下面这首<十指诗>调侃他:

    如果诗是手指
    诗人便可买一双
    精美合适的手套
    给它们保暖
    这样

    诗人便不用担心受凉
    不用对着手里一大堆
    忽长忽短忽粗忽细
    忽多忽少忽有忽无的诗思
    徬徨

    并提过这样的问题:「如果九行便能表达诗思,是否要凑成十行?反之,如果非十一行不可,是否要削足适履去迁就?」对于我,诗是艺术。多馀或不足都是缺陷,都会损害到艺术的完整。

    顺便也谈谈诗的押韵问题。诗的韵律应该是无形的丶内在的丶随着诗情的发展而起伏游动的。缠足也许还能满足今天某些人的审美需要,我们也无需去干涉或禁止。但毕竟这是个自由开放的时代,我们还是撒开我们的天足,无拘无束地走我们的大路吧。

    一位美国诗评家在《芝加哥论坛报》上谈到我的诗时说:『没有比非马的诗更自由的了,但它自有严谨的规律在。』毕竟,自由不等于放任。而一首诗的内容决定了它的形式。千变万化的现代生活内容需要有千变万化的诗形式来配合丶来表现。我们没有理由要局限自己甚至僵化自己。

    回到小诗上面来。一九八五年五月五日《文学界》(现已停刊)在台北举办了一个「非马作品讨论会」。会上,诗人兼诗评家林亨泰在听到一位诗人希望非马『能够写出更庞大的作品』的发言後,说了下面这段话(见《文学界》第15集):

    「我觉得非马的诗并不短,如果把它的题目都去掉,然後编成1.2.3.4....。他的一本诗集可以变成一首诗,那麽便可变成很长的诗了。这只是编辑丶整理的问题。可以说他的诗还没写完,只是一段丶一段,一首庞大的诗还继续不断地在写。」

    这样高瞻远瞩的知音,常使我温润感念。我希望我的每一首诗,都是我生命组曲里一个有机的片段,一个不可或缺的乐章。

    在诗空撒上几颗星星,是作为诗人的我的责任。至于它们之间的关系与运行,我想还是让天文学家或诗评家们去发现去观察去归纳吧。
  • 推荐理由:
    张祈--很有道理。

  • 评论(14)   余丛  所属诗集
  • 早秋

  • 早秋
    □余丛

    花魁持久声,
    叶落又伶仃。
    一雨含秋事,
    三蝉抱树鸣。

    1991.9.11
  • 推荐理由:
    张祈 --喜欢三四句。

  • 评论(28)   北岛  所属诗集
  • 晴空

  • 晴空

    夜马踏着路灯驰过
    遍地都是悲声
    我坐在世纪拐角
    一杯热咖啡:体育场
    足球比赛在进行
    观众跃起变成乌鸦

    失败的谣言啊
    就像早上的太阳

    老去如登高
    带我更上一层楼
    云中圣者擂鼓
    渔船缝纫大海
    请沿地平线折叠此刻
    让玉米星星在一起

    上帝绝望的双臂
    在表盘转动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9)   杨正刚  所属诗集
  • 我怎么会爱上你

  • 我怎么会爱上你

    我怎么会爱上你,爱上你的美丽。
    我赶着回忆,燃烧自已,
    不得不能没有你。
    我怎么会想念你,想念你的笑语。
    最真的相思,温暖了你,
    最美的花朵送给你。

    遇见你的哪天起,天空还在下着雨,
    我们好久不见,不小心就碰到你。
    这天叫人难忘记,我们相识在梦里。
    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天使在我们眼前飞来飞去。
    想要说声我爱你,是否你会把我想起,
    迷失的眼泪像风飘来飘去。
    让我陶醉在梦里,我也真的好想你,
    也不断的问自已,

    我怎么会爱上你,爱上你的美丽。
    我赶着回忆,燃烧自已,
    不得不能没有你。
    我怎么会想念你,想念你的笑语。
    最真的相思,温暖了你,
    最美的花朵送给你。
  • 推荐理由:
    张祈 --这首歌词光明、婉约而热情。

  • 评论(61)   陈先发  所属诗集
  • 《前  世》

  •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不必再咬着牙,打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他哗地一下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这情节确实令人震悚:他如此轻易地
    又脱掉了自已的骨头!
    我无限誊恋的最后一幕是:他们纵身一跃
    在枝头等了亿年的蝴蝶浑身一颤
    暗叫道:来了!
    这一夜明月低于屋檐
    碧溪潮生两岸


    只有一句尚未忘记
    她忍住百感交集的泪水
    把左翅朝下压了压,往前一伸
    说:梁兄,请了
    请了―――

    2004年6月2日
  • 推荐理由:
    张祈 --用新意象新视角重写经典爱情传说。

  • 评论(11)   非马  所属诗集
  • 百分之八十三是垃圾

  • 这是几年前到芝加哥访问的美国前任桂冠诗人比利•卡林(Billy Collins),在被问到他对美国现代诗的看法时,半开玩笑说的话。

    他说他没真正研究统计过,但这似乎是个可靠的数字。正如他相信有百分之八十三的电影不值一看,百分之八十三的餐馆不值一吃一样,有百分之八十三的美国诗不值一读。

    但卡林斯强调的不是这负面的百分之八十三,而是那正面的百分之十七。

    「那百分之十七的诗,不仅值得一读,没有它们,我简直活不下去,」他说。

    这位在纽约一间市立大学教了三十二年英文写作的诗人,却没沾上丝毫的学院气。他通常从日常生活中的平凡事物出发--吃饱了意大利餐的肚子,邻居的狗叫,读者在书页边上随意写下的评语等等--然后把诗带入一个新奇神妙、感情激荡的境界。比如他在一首题为〈一顶帽子的死亡〉的诗里,写到他父亲那一代人所戴的帽子如何地过了时。然后他笔锋一转,写道:「现在我的父亲,在工作了一辈子之后/戴著一顶土帽,/而在它上面,/一个较轻的云天--一顶风帽。」几乎他所有的诗都用这种浅白得近乎口语的语言写出,使他在美国诗界以平易近人知名。他那三本由匹兹堡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诗集,到目前为止共售出了十万多册。在一个把诗人目为狂傲自大、他们难读又难懂的作品经常把读者搞得昏头转向的美国诗坛上,他无疑是个可喜的异数。

    他相信诗能把强烈深刻的乐趣,带给每一个敢于一试的人。在他担任桂冠诗人的任上,他推出了一个重要计划,是〈诗180〉,把他精选的180首美国现代好诗,每天一首,在全国各地的中学里播放。不分析研究,没有家庭作业、不考试,不打分数,只是听,只是享受。他相信这样也许能把诗的乐趣从枯燥的课堂及考试的压力下解放出来,让诗直接从耳朵进入心灵。这个180的数字,大略等于一学年的天数,但也含有把诗运扭转180度的雄心在内。

    「一个人在一生当中如能同一两首好诗接上头,打上交道,」他说,「将是乐趣无穷又受用无穷。」

    他把自己写的下面这首〈诗导读〉,为〈诗180〉打了头阵:


    我要他们拿起一首诗
    对著亮光
    像一张幻灯片

    或把耳朵紧贴著它的蜂窝:
    我说丢一只老鼠到诗里
    看它奔突寻找出路,

    或走进诗的房间
    摸索墙上的电灯开关。

    我要他们在诗的表面上滑水
    对站在岸上的作者名字挥手。

    但他们却要
    用绳子把诗绑在椅子上
    然后拷问它逼它招供。

    他们开始用水管抽它
    想找出它真正的含义。
  • 推荐理由:
    张祈 --愿每人都能写出那百分之十七。

  • 评论(21)   陈先发  所属诗集
  • 硬壳

  • 诗人们结伴在街头喝茶

    整整一日

    他们是

    大汗淋漓的集体

    一言不发的集体

    他们是混凝土和木质的集体

    看窗外慢慢

    驶过的卡车

    也如灰尘中藐视的轻睡



    而弄堂口

    孩子们踢球



    他们还没恋爱和乱伦

    也未懂得抵制和虚无

    孩子们

    你们愿意踢多久,就踢多久吧

    瞧你们有

    多么出色多么冷漠的旁观者



    某日形同孩子

    肢体散了又聚

    对立无以言说

    晚风深可没膝

    只有两条腿摆动依然那么有力

    猜猜看,他们将把球踢往哪里?





    2010年1月
  • 推荐理由:
    张祈 --对诗人与诗歌意义的质疑与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