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诗词(时间排序) 浏览量 鲜花数 炸弹数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8)   嘘堂  所属诗集
  • 猛虎集(噓堂自選詩庚寅卷)

  • 第七日

    流焰瀑騰哈利法,第七日晨啟銀匣。眾人巡禮斂白袷,旨酒葡萄薦安拉。海波既平可放鴿,鴿哨既遠海波閤。欲拾珊瑚與蜜蠟,鴿哨如波海如榻。榻上誰拭重樓甲,禁寺秘語固不乏。我昔曾瞻巴別塔,塔下無人應我答。日入日出夢交雜,天明且自啖羊胛。

    除日待客

    瓦釜文攻白肉脂,雪夜獨起辦除炊。高湯沸待吳鹽點,野筍焯將並鐵批。花謝尚期三島客,池清空養廿年龜。屠龍術自成虛話,老酒溫來莫急歸。

    觀《頤和園》後題

    蝶影翩翩圖破棺,春風二月倒春寒。磷光曝徹花飛鏡,白玉圍空雨撲欄。識我者誰前路在,傷心人幾細腰完。城頭黛色凝膠片,研作金粉舊樣看。

    東海

    死不得葬東海,東海水深。生不得居東海,東海欲焚。海且可焚,況人無根。天且如堵地無門。人不恤我我曷告,福如東海海揚塵。

    山水游金剛台國家地質公園袖數石歸暇於花鳥市場購陶池一大只文竹榆苗各一小株掘土敷苔制為景藝以自娛時忘齋小友自金陵來訪遂為營造陪同焉

    山水可邁時已逾,腳筋不復當年健。唯袖數石歸我堂,雲壑破碎時一驗。灰頁雞骨才盈尺,我與我語亦睥睥。植盆敷苔綠藹如,倖存方寸生意耳。眼中望望蒼岩峻,纖筇細若年華遁。居然翠節亦英挺,揮鍛風其相與振。自笑大言妄及古,何人堅臥堪為伍。再補小山兩三停,茅舍蟻穴值春雨。榆根雖淺枝虯曲,指掌之間勢莫沮。東海扶桑未便尋,雞黍聊復慰老圃。金陵來客陪營造,煮茶長夜論大道。縮入此盆亦爾爾,土人摶土期創造。

    上感

    樓下桃僵又李謝,彤光委蛇粉白殆。輕寒如賊頻往來,上呼吸道遂一壞。咳天唾地夜無寐,玄言未展出清涕。恨無侍兒捧痰盂,格格之物塞胸臆。中山有鳥曰反舌,蜂身枝尾善呼鼓。南方佳人正反顧,宴未終席作疾舞。我欲和歌薦金簋,玉山斜抹入紅淚。生殺消息在掩口,春風不赦匪我罪。

    考古8

    夜靜時罔待,夜長春雨疏。面壁如崖岸,斯人渺燧初。影投岩上畫,憶逐水草居。擊銅鼓有芒,歷歷舞神墟。朱紋猶夔立,浮響尚徐徐。渙漫何不等,彼在我無餘。

    狎邪行

    寶鏡撲碎不可存,一角餘光密而溫。暮雨空街復濕腳,輾轉霓虹夜移樽。飲者靡靡歌者老,十八娉婷各挽腰。榻軟燈柔水晶盞,白玉牙籤紅櫻桃。噙送自橫眼波遠,空街零雨眉半彎。酒沫金黃曷所吝,出身淮北與淮南。鬢香漸亂曲轉勁,起來獨自舞巫雲。三尺几上杯暫撤,鼓栗蛇褪展胡裙。裸足天成如雪潑,烏絲慢搖影婆婆。淮南女兒豈辭醉,閃閃新蝶翅翻梭。新蝶老死沉腐水,寶鏡撲碎舊時灰。惜取眼前人何在,執子之手且追陪。

    古意

    六月酒徒例尋歡,一日二日佩峨冠。相逢深揖都無語,各頌離騷各望天。三日美人起遲暮,劍器猶能動紅氍。青碧山水畫屏裏,江北江南聽鷓鴣。簾櫳半卷期嘉會,疑雲譎雨夢初回。赤豹來從靈旗滿,不死藥成寄與誰。喧笑在耳歸緩緩,子夜歌中醉闌珊。明日明日復何謂?翅膀折斷彼得潘。

    九一八祭

    东海深,岁在甲午,沉戟。岁在辛未,白山黑水易辟。岁在丁丑,天皇赫斯怒,尽驱其貊,食人,灭国。乙酉,天狼星匿。兹垂八十载矣,庚寅,复用祭,诏尸而举角。于天求其魂,于地祝其魄。三日齐,不见所祭。神之不至,以牲弗备。噫,方迎于东海,东海深,戟犹沉,有鱼钓不得。

    四十自壽

    秋光偏暖水橫津,蟹子將肥晚半旬。漫紮麻繩防失腳,閑撈家鯽供批鱗。蔥花細碎青如野,几案頹唐老畏人。說劍談經誰是客,瓶中楊柳座上塵。

    雪至

    雪至便呼友,亂霰如談絮。來者猶未來,彤雲輸歲帑。暗巷光璨璨,杯酒欲傾吐。炭火時時添,狗肉炙一釜。來者抑何言,謝以無聊語。碗盞尚潔淨,勞生或不辱。俄聞鄰家子,出門共喧鼓。簸弄投影機,擘空放歌舞。憑窗看壁影,斑斑似猛虎。其形差已成,我目忽已瞽。蹇足誰可前,雜花發隴畝。

    鷓鴣天賀青娘芳誕

    半枕櫻花入遠槎,分香小字月初華。聽留春社三分雨,細煮江汀一碗茶。
    燈欲靜,夢還斜。吳山越水正清嘉。誰憐海上風波渺,為乞麻姑碧玉爬。

    後記:青兄,才女也,說部新銳,留學京都。余交識於豆瓣。近值詩集將梓,書名題簽闕如,擬集宋版字,乃冒昧求助。兄但言可於圖書館代查,不敢諾。越一日,即以日版善本《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中相關字圖相饋。余深感念,而無以答。適逢兄芳誕,惟聊寫數韻為賀云。

    附白话诗十首——

    “飲宴結束……”

    飲宴結束,十一點,豁了小口的青瓷盤
    還在骨頭和魚刺的狼籍中佔據桌面。
    小半瓶紅酒靠著桌腳發呆,意猶未盡的
    男人們繼續交談,嚼著去年的茶葉。

    “像等待愛情一樣等待革命”,她說,
    胸中總是有團火,沒辦法,熄滅。
    她脫下立領藍呢大衣,露出黑絲迷離的禮裙,
    仿佛感受著奔向西伯利亞苦役的心顫。

    她的右首,更小點的姑娘沉入思索,
    陷在小圈子的古怪話題裏像聲輕歎——
    “如果……理念……現實……是否更痛苦?”
    我能察覺到她白皙面龐上露出的關切。

    就象露珠,或者還未墜地的初雪,
    一張嶄新完好的存單,從未被人拆借。
    像嗎?十二月党人的妻子?襯托聖像的光環?
    或曾被印刷傳閱的那些書簡和畫卷?

    男人們的話題大而無當。‘我們去唱歌吧”,
    重新扣上的藍呢大衣。黑夜的輪盤。
    零下兩度,星光蜷縮。“伽利略的錯誤在於,
    事物運動的基本方式是圓周,而非直線。”

    “還在下雪時話就已說完”

    還在下雪時話就已說完,
    你不允許我們間有低級的神祗。
    不允許悲傷,墜落,或者溶解,
    要一直豎起遠舶的高桅。

    而另一個你卻在旁默默悲傷,
    指責我擺脫不了韻腳的限制。
    林中幽藍,螺紋狀的天火閃爍,
    虛汗打濕了鋪著薄被的竹席。

    最後寫下的卻最先忘記。
    我想哭泣,為夢境嘖嘖稱奇。
    太多的詩句隨著冰渣濺起,
    而那車輪,仍令我們躲閃不及。

    便如夢中,我見到本精美之書,
    只在楣頭有兩三行字跡。
    可是今天,大雪已把全城封凍,
    你又怎能給出線與塊的距離?

    “這個冬天發生的事只有一件”

    這個冬天發生的事只有一件,
    但我想不起是雪,還是睡眠。
    銀白色的粉末正在把一切湮滅,
    夢的柔軟屍身還在緩步向前。

    被覆蓋的足跡,又被重新踏出,
    哪一小塊地能真正變成荒原?
    肆無忌憚的爆竹響了整整一夜,
    給生凍瘡的耳朵抹上粗鹽。

    樓房端莊,而路燈卻淫蕩,
    用黃檸檬般的氣味與雪周旋。
    可是,我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
    你要將我留給時間,還是語言?

    “我說:我想你”

    我說:我想你。
    像想著純藍的酒精。
    像看見早點鋪的黎明,
    飽滿的包子和春餅。

    計程車司機搖搖頭:
    不用停,鋪子還沒開張。
    可我看見爐灶已經燒紅,
    茶葉蛋的殼兒微黃。

    春天的野菜在哪兒?
    大師傅撮著手惆悵。
    一直向前。右拐。
    世界在熟悉的三樓搖晃。

    淡紫的床單剛剛換過。
    天際線劃出一道沮喪。
    十塊錢就走了六公里,
    我把錢付在曙色之上。

    “沉重的春天有何風範?”

    沉重的春天有何風範?
    我懷疑這是次虛無的遠足。
    柔軟的江南浸在雨裏,
    空山,空水,欸乃複何如?

    脫韁的瀑布一折再折,
    野水用飛沫打濕了地圖。
    而在夜裏,馬蘭頭新綠,
    寂靜地等待清晨的庖廚。

    白梅初發,停留在遠處,
    在黑暗裏積攢發亮的露珠。
    直到昨天,聽到一個死訊,
    我才明白歎息是何等突兀。

    沉重的春天有何風範?
    誰能總結這次虛無的遠足?
    你的死,使我逼近自己——
    逼近山水,空雨,空廬。

    “沒有你,我只剩下詩歌”

    沒有你,我只剩下詩歌,
    鐘擺停在最狹小的縫隙。
    被漂白的黎明並未到來,
    那道縫隙也無人窺及。

    一如既往,我整夜未睡,
    盯著那縫隙,無法告退。
    上面是屋頂,下面是軟床,
    我不知怎麼擺放那個上帝。

    我想請他給我些靈感,
    可是他說:“你太過傲慢——
    那道窄縫就是我的真身,
    你卻整夜地將它擠佔。”

    “那你去死吧”,我憤怒,
    “你從未給我些許愛護”。
    於是,我死了。整個地
    嵌進了那道縫隙的內部。

    “黎明來了,我才回到黑暗”

    黎明來了,我才回到黑暗。
    年輕時,我不知道黑暗的語言
    可以像每年被修剪一次的法國梧桐,
    一直靠粗大的根須纏繞天空。

    緊湊,是我的護身符。
    尺蠖在春夜裏前進,就如盲目
    而沉定的將軍無視泥土下的騷攘,
    無視蟻群已開闢了新鮮的戰場。

    那些,它們……和死亡無關的記憶。
    死亡只在有顏色的地方才被代替。
    可我的街道還不夠暗。還有光線
    試圖投向岩石,堡壘,細紗的窗幔。

    我的海岬遠離海。我叫不出
    自己的名字,以至當一個神默默細數
    他砍下的樹枝、喝下的苦酒時,
    我的表情無異白癡。

    這就是果實為何必須摘走。
    黑暗的香味越被輕視,我就越烏有。
    這就是為何海遠離海,懺悔遠離懺悔,
    黑暗的香味,也一直遠離讚美。

    “鬼節的晚上,沒有客人”

    鬼節的晚上,沒有客人,
    朋友們似乎都已死去。
    泡杯濃茶,天開始下雨,
    澆滅街邊輾轉的冥紙。

    誰在乎呢?他們不回來,
    這雨明天一樣會停止。
    施水者穿著明麗服色,
    在陰沉沉的市幌中頂禮。

    初秋的氣味如是而至,
    直到深秋對此感到不齒。
    那時,樹枝乾裂,花萎,
    從前的墓碑不再張嘴。

    “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傳誦……”
    ——讀《哀歌》致黃燦然兄

    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傳誦。
    那些語辭,已紮根在六月之後。
    那個六月,出奇地草長鶯飛,
    梨花開後,又開出了鐵銹紅的甲胄。

    那些野樹的名字已被忘記。
    那些炭化的年輪也顯得過於密集。
    那些相擁取暖的人呢?那些陌上人歸後
    遺棄的柴火,沉入一塊塊漂浮的飛地。

    那個時代的地圖舊了。於是
    一個半新不舊的詞產生:我們。
    但這個詞我們還用不好,一用就糟,
    就像奧林匹亞山上潰散的半神。

    作樂,習禮。日復一日的鬧市。
    面對黑夜,卻又發音含混,缺少準備。
    但親切的音調還是執意從別處傳來,
    讓我想起祖國,囚徒,詩歌及同志……

    那麼,這個晚上,碑座的齏粉上,
    僅僅一個抒情詩人還不夠。
    星光不夠,端坐而撣落的煙灰不夠;
    淚水不夠——心跳的聲音也還不夠。

    後記:
    十五年前客燕園,詩業少進,零稿散諸同好。俄黃燦然兄自港島饋所編詩刊一卷,名《聲音》,拙作赫然在焉。心頗異之,以江湖潦倒,天長道阻,竟不克通問。日月奄忽,近乃逢於網上。讀其《哀歌》七章,語極沉痛,如於虛空際奮搏浪椎,向泥犁獄起大寶幢,歎為稀有。紅羊劫深,舍心無筏。白玉樓高,彈指有應。因不避簡陋,和以短韻。是夕秋風肅,零雨飄,大千世界,一派茫茫然。

    “走進你的房間,茶還溫熱……”

    走進你的房間,茶還溫熱,你正說
    紀念離去的故人是件滑稽事。
    你談起要讀些古文,不可懶惰,
    要學古人每天擦拭地板、書架和桌子。
    我看不見你,只嗅到一種簡樸的香味
    散在那些詩句裏,比如——你說
    “在波浪之下,在波浪的下面
    一直匍匐著衰弱的故事人”,而未名湖
    的薄冰現在應該已經結上了罷,
    那些屬於你的人想已與你會合。
    在小山頂,在湖光的上面,這個春天將和你
    錯肩而過,就象死亡與詩那樣曖昧,
    令人感傷……是的,感傷有很多種,
    而死亡只是最簡單的一種,也最有力。
    你看,你的手藝還沒有完成,那些
    蘭色卵石樣的瓷磚是易碎的,要鋪滿新居
    的牆壁,還有待時日……但
    時間戛然而止了——“我說了,不要
    關注我了”。好罷,女詩人,剩下的時間
    都是你自己的了。你已經給了我們一個
    可以小坐之所,在我們倍感孤單的時刻。
  • 推荐理由:
    张祈--旧诗新诗俱佳。

  • 评论(14)   杜牧野  所属诗集
  • 祭 母 文

  • 祭 母 文




    公元二OO一年九月七日,乃吾母安厝之前夕,不孝男杜小牧率全家人等,虔具素酒牲醴之奠,致祭于先慈之灵前,吊之以文曰:天灰地暗,风凄雨冷。生死永诀,黯然伤神。不幸吾母,神赴瑶城。魂迷屺岭,泪哭无应。念吾母之教子也,极尽慈慧庄和。当众之幼且懵懂,非晓于大义之时也。或因足疾不能行,赖乎吾母负而至学;或有一恙,亟求医药于长者,告神灵于大庙,惶惶然守余旦暮。稍有愈,更以手加额、拊床而喜泣之矣。
    至乎幼少之年,吾父戍边,吾母竞以一己之力拉扯养育三子,辛苦操劳,勤俭持家,念吾兄弟三人之小弱,每每单力欲挣出困穷、且晨昏间不忘谆谆教诲吾等做人于程礼也。遂以羸弱之躯,独耕于吠亩,地至四亩,田至一升,夙兴夜寐,食不甘味,至乎十余载而不知内味,更无新葛之衣。常独于厨下而望子之甘食以为乐,岁末而为三子有新衣年屣以为喜,而学堂之中或赐予等奖状一二,吾母即悬之于堂而窃以为傲,以杜氏而或有望焉。及余之学小有成,更以半百之年而益地以耕,身披霜月,力资不辍。又明年,余仲见病,越年而未己,幸赖于天而既愈,吾母遂虔心向佛,朝夕供奉弗殆,非为己也。
    呜呼!吾母竟以吾兄弟之不孝而渐染沉疴,终至不起。缠绵床榻之际,形容枯槁,若将灭之灯火,尚思医药之费而拒诊,强作安然,受吾之传,欣欣谈笑,卒催余去而逝矣。哭天喊地,难留母存。南柯一梦,胡天负人。今之祭奠,薄酒微枕。黄钱数束,灵堂一栋。宝马一匹,箱架两笔。锦衣数套,玉食千盅。愿母品尝,九泉无凶。依我儿孙,护我家龛。千秋万代,人旺业盛。吾之不孝也甚,而母之义,当永生无报也!天乎!天乎!不佑吾母!母为子也,作尽牛马,而子又何堪!
    呜呼!慈亲见背,秋雨霏霏空垂泪;良母相弃,汉水滔滔尽含悲。斜阳脉脉水悠悠,是身归之路;人别莽莽,系魂安之所。山高路远魂若飞,关河阻隔入梦难!当此际,吾等唤母母不闻,抚母母不知,祭母母不至。黄鹤渺渺,慈母已登仙界去;昊昊长天,从此不见母音容!呜呼哀哉!伏维尚飨!

    儿等痛泣,时辛巳年九月初七。



    说明:今天是母亲去世九周年之“忌日”。思前想后,母亲在世时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于是为缅怀已逝慈君,故将当年参考《婚丧金典》一书为母亲撰写的一篇“祭文”贴于博客,以示对辛劳一生、却过早撒手人寰的可怜母亲的深深怀念!真是:严亲早逝恩未报,慈母别世恨终天。/ 忆慈颜心伤五内,抚遗物泪洒两行。/ 慈母东来绕膝慕深萱草碧,彩云西去献觞悲断菊花黄! ……


    庚寅秋月 阴历二O一O年九月初七于落霞寨 杜牧野
  • 推荐理由:
    猎峰--孝达天下!可敬!

  • 评论(41)   木卉  所属诗集
  • 《咏杨梅》

  • 《咏杨梅》

    千珠紫钻一丹心,万树红霞百丈峰。
    白玉盘中簇圣火,夜光杯里抱仙翁。
    红泉汩汩酸甜味,清唾淙淙齿颊通。
    道尽稽梅天下好,几回梦入此山中。
  • 推荐理由:
    杜牧野 --好

  • 评论(46)   木卉  所属诗集
  • 《乡思》

  • 《五律.乡思》和荟珍堂主人、潭州雨梦、刘佑双、西山晴雪。

    塞北披新绿,江南春已深。
    堂前鸣雁鸟,樽底唤娘亲。
    驿路接天远,橘洲梦里真。
    乡情诗里赋,恩沐泣珠人。

    木卉原玉:《春思》

    白露为佳酿,红葩作美樽.
    举杯邀玉兔,俯首弄麒麟.
    燕地乡思客,秦池肠断人.
    愁言衰上鬓,怅惘又逢春


    恭录荟珍堂主人和玉《夜思》

    成功如玉露,勤奋作金樽.
    友来夸室雅,朋聚论儿麟.
    桃源品幽客,瀚海拾贝人.
    慎独柴扉掩,辜负五湖春.

    恭录雨梦君和玉:《遥思》

    巡天揽玉露,对月捧金樽。
    焉得邀诗友,相期咏凤麟。
    天涯沦落客,海内故乡人。
    莫漫愁衰鬓,秋光犹胜春。

    恭录刘佑双君和玉:《寄思》

    天露当新酿,和诗碰玉樽。
    良辰君咏凤,美景我吟麟。
    白首逢游子,红颜遇故人。
    莫愁秋满鬓,大地又回春。

    恭录西山晴雪和玉《夜和》

    皓月照倩影,清波漾驿津。
    闻歌怀故旧,起舞弄瑶琴。
    紫陌飘零客,京城寻梦人。
    休言霜染鬓,素手绣新春。

    恭录潭州雨梦君:五律《湘思》-和诗雨《乡思》
    网上见诗雨君《乡思》诗,不想又为荟珍堂主人,刘佑双君捷足先登,亦步韵和之:

    薰风吹野绿,归燕舞云深。
    诗里撷句秀,网中咏友亲。
    橘州嗟梦远,湘水蕴情真。
    我亦飘零久,感怀忆远人。


    恭录荟珍堂主人和玉:五律 和<<乡思>>
    湖湘五子联赋<<春思>>.<<夜思>>.<<遥思>>.<<寄思>>.<<夜和>>,今木卉君复和<<乡思>>,甚感欣悦.试步<<乡思>>原韵奉和以志之.

    尽道江南好,莺燕舞春琛.
    山岚蘅岳秀,水暖洞庭亲.
    朝思觉味淡,夜和见情真.
    京广蓉星客,五子故园人.

    恭录刘佑双君和玉:五律?和木卉才女原韵赠《诗词在线》诗友

    在线诗词好,春来景致深。
    天涯千里远,咫尺一家亲。
    朋内论诗雅,友间和韵真。
    高山流水响,原是梦同人。

    恭录荡起双桨诗友《咏诗词在线湖湘五友和诗雅事》

    湘人和雅韵,五友俱高才。
    璧玉争辉映,乡思暖素怀。
    诗成衡岳秀,律动橘洲台。
    我辈沙发座,兰花次第开。

    恭录夜镜君《文思》原韵和木卉《春思》

    《文思》

    诗雨自纯酿,词风满清樽。
    明空望月兔,静夜梦金麟。
    举杯邀文客,吟诗和友人。
    意境无白鬓,情怀共妍春。

    恭录夜镜君和玉:原韵《梦思》和木卉诗《乡思》

    花去吐叶绿,盛景留心深。
    遥居盼鸿鸟,平安报乡亲。
    欲面隔洋远,惦念见情真。
    思归寄诗赋,望穿织梦人。


    恭录赋诗横槊和玉:和木卉《乡思》及诗友雅和之篇有感

    (一)

    春绿江南岸,湘水感触深。
    橘洲咏壮志,平易倍感亲。
    清风遣雷公,理想主义真。
    缅怀寄诗赋,千秋一巨人。


    (二)

    诗雨落纷纷,
    喜气盈诗门。
    愿做浪上舟,
    横竖淡墨痕。


    (三)

    兰香入幽梦,
    绿云感触深。
    不敢高声语,
    恐惊诗仙临。

    2010年4月10日
  • 推荐理由:
    张祈 --感觉第一首最朴素清真。

  • 评论(39)   南华帝子  所属诗集
  • 南华帝子——采莲诗

  •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南。莲叶深处谁家女,隔水笑抛一枝莲。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东家莫愁女,其貌淑且妍。十四能诵书,十五能缝衫。十六采莲去,菱歌意闲闲。日下戴莲叶,笑倚南塘边。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水覆空翠色,花开冷红颜。路人一何幸,相逢在此间。蒙君赠莲藕,藕心千丝繁。蒙君赠莲实,其心苦如煎。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采莲一何易,驻马一何难,远山雁声啼不断,远浦行云白如帆。远钟一声催客行,远路漫漫俟客还。牵我青骢马,扬我柳丝鞭。踏我来时道,寻我旧时欢。回首望君已隔岸,挥手别君已泪潸。看君悲掩涕,看君笑移船,惘然有所思,堵塞不能言。

    江南可采莲,莲叶空田田,莫言共采莲,莫言独采莲,莲塘西风吹香散,一宵客梦如水寒。
  • 推荐理由:
    张祈 --对经典的重写,且能和谐如一。

  • 评论(8)   嘘堂  所属诗集
  • 谒洞山历代祖师塔

  • 涉涧听涧响,桥纪绍圣铭。光影投岩刻,斑驳似火耕。逢人问道路,蔽空野树横。飞拔皆数丈,森然立化僧。一围诸塔聚,错落见残棱。幽隙藏蝼蚁,犹说妙法城。山花独艳炽,刹那为我停。思维今何有,恍余呼吸声。砖石岂不朽,苔色与暮增。南无十方佛,驻此想永恒。
  • 推荐理由:
    张祈 --山花独艳炽,刹那为我停。思维今何有,恍余呼吸声。

  • 评论(3)   成志军  所属诗集
  • 浅谈律诗的分类与写作技巧

  • 律诗的分类与写作技巧,是本着艺术多元化的原则,和遵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以及“古为今用”的原则,对前人的创作成果进行挖掘和整理。这样就避免了抄袭、重复、模拟、复制常规性成熟的体制形式。
    我们应当用新的思维和发展的眼光,来看待传统的诗歌艺术。诗歌艺术的表现形式是多元的、个性的、审美的、包容的、创造的,不是专制的和独裁的。我们有些传统的诗词爱好者和“诗家”,总喜欢用常规性的思维来解释和解读非常规性的艺术形式,这样是费力不讨好的,到底是井蛙之见,目光短浅,缺乏对诗词艺术正确的深入的理解。下面就律诗的分类与写作技巧谈一谈自己的浅见。(注:这里的律诗特指五律和七律而言)



    一、律诗的各种分类



    按照律句的程度分为:1、古风式律诗;2、律体式律诗;3、拗体式律诗;

    按照律诗的构成分为:1、粘式律律诗;2、对式律律诗;3、混式律律诗;

    按照律诗的字数分为:1、五言律诗;2、七言律诗;3、五言排律;4、七言排律;

    按照对偶的奇偶分为:1、偶式律诗;2、奇式律诗;3、奇偶式律诗;

    按照用韵的形式分为:1、平声律诗;2、仄声律诗;3、转韵律诗;4、平水韵律诗;5、现代韵律诗;6、单韵部律诗;7、双韵部律诗;

    按照汉语的体系分为:1、古典律诗;2、现代律诗;

    按照创作的方式分为:1、集句律诗;2、创作律诗;



    二、律诗的构成与组合



    由于五言律诗和七言律诗的写作原理相同,这里不再细分,只举案例。要注意一点就是,律诗一般情况下是以四句两联为结构单位进行有效组合的。常规性律诗(律体式律诗)的组合规则通常是由两组正格的粘式绝句再进行有效的粘式组合;非常规性律诗包括拗体式律诗和古风式律诗。

    拗体式律诗的组合形式分为:粘式律结合法、对式律结合法、混式律结合法。拗体式律诗又分小拗和大拗;小拗通常是首联拗和尾联拗占多数。

    拗体式律诗的构成通常有以下几种:

    a、一二联对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b、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对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c、一二联混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d、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混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e、一二联混式结合+三四联混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f、一二联对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对式律结合法);

    g、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对式结合(对式律结合法);

    h、一二联对式结合+三四联对式结合(对式律结合法);

    i、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混式结合(对式律结合法);

    j、一二联混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对式律结合法);

    k、一二联混式结合+三四联混式结合(对式律结合法);

    m、一二联对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混式律结合法);

    n、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对式结合(混式律结合法);

    o、一二联混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混式律结合法);

    p、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混式结合(混式律结合法)。

    拗体式律诗与古风式律诗的区别,主要是看有没有律句成分。律句多的就是拗体式律诗,如果完全没有律句,那么就一定是古风式律诗了。



    三、律诗的写作技巧与案例



    1、一二联对式结合+三四联对式结合(对式律结合法)



    诗例:王融 临高台 (前四句平韵式+后四句平韵式)

    游人欲骋望,积步上高台。
    井莲当夏吐,窗桂逐秋开。
    花飞低不入,鸟散远时来。
    还看云阵影,含月共徘徊。



    2、一二联混式结合+三四联对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诗例: 王勃滕王阁 (前四句仄韵式+后四句平韵式)

    滕王高阁临江诸,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3、一二联混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诗例:崔颢 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4、一二联对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诗例1:杜甫 咏怀古迹

    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
    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
    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
    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诗例2:严武 巴岭答杜二见忆

    卧向巴山落月时,两乡千里梦相思。
    可但步兵偏爱酒,也知光禄最能诗。
    江头赤叶枫愁客,篱外黄花菊对谁。
    跂马望君非一度,冷猿秋雁不胜悲。



    诗例3: 刘长卿 上阳宫望幸

    玉辇西巡久未还,春光犹入上阳间。
    万木长承新雨露,千门空对旧河山。
    深花寂寂宫城闭,细草青青御路闲。
    独见彩云飞不尽,只应来去候龙颜。


    诗例4:钱起 赠阕下斐舍人

    二月黄鹂飞上林,春城紫禁晓阴阴。
    长乐钟声花外尽,龙池柳色雨中深。
    阳和不散穷途恨,霄汉常悬捧日心。
    献赋十年犹未遇,羞将白发对华簪。





    5、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对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诗例:司空曙 长安晓望寄程补阕

    迢递山河拥帝京,参差宫殿接云平.
    风吹晓漏经长乐,柳带晴烟出禁城。
    天净笙歌临路发,日高车马隔尘行。
    独有浅才甘未达,多惭名在鲁诸生。



    6、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诗例:黄甫曾 早朝日寄所知

    长安雪后见归鸿,紫禁朝天拜舞同。
    曙色渐分双阙下,漏声遥在百花中。
    炉烟乍起开仙仗,玉佩成行引上公。
    共荷发生同雨露,不应黄叶久从风。



    7、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对式律结合法)



    诗例:黄甫曾 秋夕寄怀契上人


    已见槿花朝委露,独悲孤鹤在人群。
    真僧出世心无事,静夜名香手自焚。
    窗临绝涧闻流水,客至孤峰扫白云。
    更想清晨诵经处,独看松上雪纷纷。


    8、一二联对式结合+三四联粘式结合(对式律结合法)

    诗例:李白 登金陵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9、一二联粘式结合+三四联混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诗例:郭振 塞上


    塞上虏尘飞,频年出武威。
    死生随玉剑,辛苦向金微。
    久戍人将老,长征马不肥。
    仍闻酒泉郡,已合数重围。


    10、一二联混式结合+三四联混式结合(混式律结合法)

    诗例:王维 终南别业 (古风式律诗,大多数为拗句)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11、一二联混式结合+三四联混式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诗例:李白 夜泊牛渚怀古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 (一二联与三四联结构重叠)
    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
    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
    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



    12、首联拗体绝句组合+尾联粘式绝句结合(粘式律结合法)

    诗例:李商隐 二月二日

    二月二日江上行,东风日暖闻吹笙。 (二月二日江上行,为孤平)
    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
    万里忆归元亮井,三年从事亚夫营。
    新滩莫悟游人意,更作风檐夜雨声。



    13、七律部分重字韵

    诗例:杜荀鹤 自叙

    酒瓮琴书伴病身,熟谙时事乐于贫。
    宁为宇宙闲吟客,怕作乾坤窃禄人。
    诗旨未能忘救物,世情奈值不容真。
    平生肺腑无言处,白发吾唐一逸人。
  • 推荐理由:
    张祈 --很好的知识讲座。

  • 评论(20)   徐晋如  所属诗集
  • 我为什么要彻底否定新诗

  • 士先器识而后文艺——专访徐晋如

    徐晋如,字康侯,号胡马,江苏盐城人也。诗人、学者、保守主义思想家。已出版《胡马集》、《红桑照海词》、《人苏世——北大第一保守派思想文录》、《禅心剑气相思骨——中国诗词的道与法》(第一版原名《大学诗词写作教程》),另有《高贵的宿命》、《忏慧堂集》、《二十世纪诗人征略》、《孔子的真精神》、《中国现当代历史反思》等著待梓。



    采访者:钧风

    采访时间:2009年8月



    钧风:在当代诗坛,您是一个奇迹。从2001年秋天以后,您就再也没有创作过一首诗,但您却依然是当代诗坛绕不开的一座大山。无论是欣赏您还是仇恨您的人,都无法漠视您的存在。有人认为这是因为您善于炒作,是“行为艺术家”,还有人说没有新的作品就不配再称作诗人,不知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胡马:多年以来,我一直不喜欢别人称我为诗人。这种心态的形成,最直接的原因是诗人一词已经被那些既没有知识,也没有理想和廉耻的写“新诗”的人们所玷污,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我认为我应该做一个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君子,而诗人都是些不能立德立功立言的loser(很抱歉我认为loser无法用中文传神地译出来,所以只能用英文表达),诗什么也改变不了,诗的本质就是发牢骚。不过近来我的看法有了变化。2000年,我在拙著《缀石轩诗话》中说:“杨云史圻自叙行状,谓‘我少年时,闻有诗人我者,则色然怒。今闻之则欣然喜’。余自去秋以来,渐了此意境。”其实当时我并不真的理解杨云史的话。我其时正面临着人生的第一次迷惘,我以为杨云史的意思是,少年心事当拿云,总认为自己什么事都能做好,及至中年,碰的壁多了,发现自己只有碰壁的副产品——诗——值得骄傲,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嘲。时至今日,我才终于明白,杨云史的话不是自嘲,而是一种冷峻的自傲。在他的心里,诗人意味着那些不同流俗,不肯随世俯仰的人,意味着拒绝卑贱地生活的人;诗,意味着对高贵的信仰,意味着对理想的执著。诗人是哀乐过人的理想主义者,钟敬文先生说,诗人的敏感使他很容易就发现真理,而他的真诚又使得他敢于宣布它。所以诗人往往走在时代的最前列。正是在这意义上,我愿意成为一名诗人,而也的确是一名诗人。



    钧风:网上有署名“罗贯中”者,著《网络诗词之三国群英传》,点您为“虎牢关名将华雄”,评语曰:“徐晋如初入网络,睥睨诗坛无人,乃洋洋于当世第一之名。宛若华雄于虎牢关连斩数将,足令诸侯失色。”很明显是针对您曾说过的“当代诗写得最好的是您本人”这句话,时隔多年,您现在还是这样认为吗?如果观点已有改变,那您认为当代词写得最好的是谁?为什么?

    胡马:我以为诗所能达到的高度是诗人人格的高度,也即古人所说的,士先器识而后文艺。我对自己作品的自信,基于对我的理想和我所从事的事业的自信。“当代诗写得最好的是我本人”这句话现在看来是不够精确的,因为我的诗不能用好与不好来评价。好与不好,只能评价写诗的人的诗,不能评价诗人的诗。



      钧风:您的诗学观,集中体现在您正在连载的《国诗答疑录》中。您的观点,令很多人若受电然,当然也令更多的人难以接受。用个时髦的词说,您的观点很“雷”。比如您把王维开除出诗人之群,您认为苏轼黄庭坚的诗都是最差的。那么在您看来,成为一个诗人应该具备怎样的条件?您最推崇的诗人是哪些人?

    胡马:诗必是激情的喷发,无激情便无所谓诗。王维、苏轼都是散文家,不是诗人。黄庭坚诗基本无情可言,更不要妄想从山谷内外集中找激情。人们之所以觉得我的观点很雷,那只是因为大多数人习惯于不去思考。在我看来,哀乐过人是诗人最主要的天赋,故千古诗人,自当以屈子第一。



    钧风:屈子以外,您还喜欢哪些诗人?是什么原因令您对近代诗情有独钟而对最负盛名的唐宋诗“多不寓目”?

    胡马:所有的有着真诚而激烈的心灵的诗人我都喜欢,但有一个前提,这个诗人的真诚和激烈不能基于怨恨,而是得基于爱。于唐我最爱太白,次为杜、韩、义山,宋则荆公、后山,金源则为遗山,明人则最喜陈子龙、王船山,清诗人当然最喜欢郑子尹,也爱定庵。近世诗家,陈宝琛、丘逢甲、沈曾植、杨云史、王伯沆、胡小石、黄节、陈寅恪、潘伯鹰、洪漱崖……多了去了。但我不喜欢陈三立。在读陈三立的诗时,我赞同胡适之的观点:不能感人。陈三立的诗不能感人,做的成分太多了,不是自然喷发而出的。

    我尤爱近代诗,因为从文化传统上说,我们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与近代以来的传统一脉相承,而与唐宋的传统已经相隔殊远。读近代诗,更多情感上的共鸣。尤其是我从近代诗家的作品中,读出了和我一样的绝望与呻吟。从诗艺的角度说,近代诗更有集大成之概。这一点更难与浅人言之。



    钧风:在网络、平媒上的您,言辞激烈、狂傲不羁,令人觉得不可接近。但是接触过您的人很多都认为您是一个亲切风趣、热情而有礼的人。您如何解释出现在自己身上的这种差异?

    胡马:对于我的很多观点,有一个更加常见的评价:偏激。如果真诚和深刻就是偏激,好,那我承认我就是最偏激的。我从未放弃对爱的信仰,所以我对于卑贱、乡愿的仇恨也是一以贯之。我对卑贱、乡愿的刻骨仇恨,正是基于我对生命的挚爱。不同品格的人,感受到不同侧面的我,不是很正常吗?



    钧风:您的《大学诗词写作教程》由于提倡向古代士大夫学习高贵的人格与高雅的审美情趣,很为一些人攻讦。有一些号称娱乐派的网上诗人,称您为“徐士大夫”,或者叫作“士大夫同学”,您如何看待这一称呼?

    胡马:我的至友阿渐说过:“吾未见仇恨专制如仇恨高贵者也!”奴隶最仇恨的,不是专制者,不是奴隶主,而是有着高贵品行的人。我对高贵和高雅的坚守,对于知识和美德的推崇,照出了他们的卑微可笑,照出了他们生命的毫无价值,这必然会引起他们的刻骨仇恨。要知道,这是一个民粹主义盛行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根本特征,就是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安于无知,安于卑贱,以有用价值取代生命价值。这既是孔子所说的“礼崩乐坏”之世,也是马克斯·舍勒所说的“没落”。我生在这个时代,就有责任引导人心作向上之努力,卑贱者的仇恨,更加给了我前行的勇气。称我为“徐士大夫”,或者“士大夫同学”,更加给了我坚持信仰的力量。



    钧风:的确,从您出道以来,公共舆论对您的辱骂就从未止息。我听说多年前就有一位社科院的老先生写信到某杂志社痛骂您,又听说北大历史系一位老先生打电话到中文系痛骂您。近两年网络力量越来越强大,您似乎不是作为一名互联网意见领袖,而是常常作为大多数人的对立面而存在。从反于丹到揭文怀沙,再到批驳2009年湖北省最牛高考作文,您总是网络暴民众矢所集。这其中的缘由,您有没有思考过呢?

    胡马:很简单,因为我在批倒他们的偶象时,隐含着对他们的无知和浅薄的真相的无情揭露。叔本华说,人们可以承认别人在任何方面的优势,惟独不肯承认别人在思想上的优势。这话也可以反过来说。人们可以承认自己在任何方面的劣势,惟独不肯承认自己在思想上的劣势。作为哲人,我明白揭露别人的无知浅薄会引起多大的仇恨,但作为诗人,我的真诚又使我不得不去做让暴民们仇恨的事。也许哪天我不再是诗人,我就可以做到知而不言,然而,会有那一天吗?



    钧风:从前苏轼读书,有所谓“八面受敌”的读书法。我觉得您的诗学观也是在“八面受敌”。一方面,您对以中华诗词学会为代表的“主旋律派”大加伐挞,另一方面,您又痛斥书生霸王之流的“新国风”,但这两者之间,看起来相距很远啊。

    胡马: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我的一贯之道,便是崇雅反俗,崇尚高贵,反对卑贱,崇尚自由,反对奴役。以中华诗词学会为代表的“主旋律派”提倡声韵改革,提倡所谓的大众化,和书生霸王辈的“新国风”,它们有着同样的源头。文艺绝不能为除了诗人自己的心灵以外的任何东西服务。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高贵人格的基础。没有这两样东西,腔子里就空荡荡地,也就免不了要干出巴结老牌文化流氓,奔走于退休权贵门下的猥琐事来。



    钧风:您除了在诗词界内部主动树敌,更对新诗持彻底否定态度。那么,该如何评价新文化运动以来新诗与旧诗的成就呢?

    胡马:旧诗一名殊不允当。我更愿意把诗词曲等传统文体称作国诗。因为所谓的新诗,不过是裨贩西方的产物,是殖民主义的文体。我以为,更需要判断的是新文化运动的功过。我认为新文化运动事实上令得两样东西成为最主流的意识形态,一是殖民主义,一是民粹主义。这两个新传统,依然像阴云一样笼罩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头上。没有对于新文化运动的真切反思,我们民族的悲剧不会完结。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才对于新文化运动的产物,所谓的新诗,持彻底否定态度。

    我对所谓的新诗的否定,基于我的政治立场。至于对所谓的新诗的文学成就的判断,我想新文学研究学者的话更有说服力。谢冕认为,新文学传统之建立,“却是以与传统文化和文学经典的脱节为代价。新诗的建立便是一次惨烈的攻坚战。‘城破’之日,人们在庆祝新生的时候,同时发现了诗意、情趣和韵律的丧失。”寒山碧先生说:“中国新文学还不够成熟,在各种体裁当中,新诗尤其不成熟。新诗虽然是吹响‘文学革命’的号角,也出现过闻一多、徐志摩、艾青等名噪一时的诗人,可是一百年过去了,却没有留下多少首广为人们传颂的诗篇。中国的新诗从传统的五七言律诗绝句中破茧而出,可惜翅膀不够壮实,方向也欠明确,它从胡适的《尝试集》开始尝试,但经过近百年兜兜转转,直到今天仍然找不到出路,仍然在尝试中。”而新诗人高平,曾为甘肃省作家协会主席者,亦承认“在各种文学形式的群众调查中新诗得分最少”,又说,“如果你到农民中去朗诵新诗,看看有几个人相信你念的是‘诗’?”更进而申论:“在形式方面,它原本来自西方,属于移植之类,这就注定了它的先天不足。”新诗发展至今,徒以扭曲中国语言文字结构为能事,早成风雅之玷。尉天骢先生就极其尖锐地指出:“它们虽然用汉字书写,实际上却是不中不西的变体。它们不仅显示自己的深奥,更以诡异掩饰自身的无能,这真是中国文字、语言乃至文学、文化在‘殖民地’、乃至‘类殖民地化’下的大挫败,比起‘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带来更大的危机。”

    我师刘斯翰先生说,新诗中哪怕写得比较好的,将来最多也只有元人小令那样的地位。因为它是没有传统的。我完全赞同斯翰师的意见。



    钧风:是否正因为您意图接续五四前的文化传统,这才在高校推行诗教?

    胡马:我以为中国文化必须重新认识孔子,孔子学说,垂礽万世,是这个一百年来多灾多难的民族的惟一希望。我之在高校推行诗教,即是希望学生通过对国诗的研习,传承孔门士大夫的人格,进而理解、掌握、实践儒家的学说。孔门三教诗礼乐,诗教是最基本的。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请大家争鸣

  • 评论(14)   余丛  所属诗集
  • 早秋

  • 早秋
    □余丛

    花魁持久声,
    叶落又伶仃。
    一雨含秋事,
    三蝉抱树鸣。

    1991.9.11
  • 推荐理由:
    张祈 --喜欢三四句。

  • 评论(12)   西川  所属诗集
  • 把羊群赶下大海

  • 请把羊群赶下大海,牧羊人,
    请把世界留给石头——
    黑夜的石头,在天空它们便是
    璀璨的群星,你不会看见。

    请把羊群赶下大海,牧羊人,
    让大海从最底层掀起波澜。
    海滨低地似乌云一般旷远,
    剩下孤单的我们,在另一个世界面前。

    凌厉的海风。你脸上的盐。
    伟大的太阳在沉船的深渊。
    灯塔走向大海,水上起了火焰
    海岬以西河流的声音低缓。

    告别昨天的一场大雨,
    承受黑夜的压力、恐怖的摧残。
    沉寂的树木接住波涛,
    海岬以东汇合着我们两人的夏天

    因为我站在道路的尽头发现
    你是唯一可以走近的人;
    我为你的羊群祝福:把它们赶下大海
    我们相识在这一带荒凉的海岸。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赞!荐

  • 评论(16)   西川  所属诗集
  • 虚构的家谱

  • 以梦的形式,以朝代的形式
    时间穿过我的躯体。时间像一盒火柴
    有时会突然全部燃烧
    我分明看到一条大河无始无终
    一盏盏灯,照亮那些幽影幢幢的河畔城

    我来到世间定有些缘由
    我的手脚是以谁的手脚为原型?
    一只鸟落在我的头顶,以为我是岩石
    如果我将它挥去,它又会落向
    谁的头顶,并回头张望我的行踪?

    一盏盏灯,照亮那些幽影幢幢的河畔城
    一些闲话被埋葬于夜晚的萧声
    繁衍。繁衍。家谱被续写
    生命的铁链哗哗作响
    谁将最终沉默,作为它的结束

    我看到我皱纹满脸的老父亲
    渐渐和这个国家融为一体
    很难说我不是他:谨慎的性格
    使他一生平安他:很难说
    他不是代替我忙于生计,委曲逢迎

    他很少谈及我的祖父。我只约略记得
    一个老人在烟草中和进昂贵的香油
    遥远的夏季,一个老人被往事纠缠
    上溯300年是几个男人在豪饮
    上溯3000年是一家数口在耕种

    从大海的一滴水到山东一个小小的村落
    从江苏一份薄产到今夜我的台灯
    那么多人活着:文盲、秀才
    土匪、小业主……什么样的婚姻
    传下了我,我是否游荡过汉代的皇宫?

    一个个刀剑之夜。贩运之夜
    死亡也未能阻止喘息的黎明
    我虚构出众多祖先的名字,逐一呼喊
    总能听到一些声音在应答;但我
    看不见他们,就像我看不见自己的面孔
  • 推荐理由:
    张祈 --在无尽的时光中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