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诗词(时间排序) 浏览量 鲜花数 炸弹数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26)   杜牧野  所属诗集
  • 谁走的最远谁就是成功者

  • 谁走的最远谁就是成功者

    我记得在参加2004年《诗刊》举办的“第二届春天送你一首诗”大型公益活动时,叶延滨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在现代诗歌发展日益多元的今天,无论用何种方式创作,谁走的最远谁就是成功者……”当时我们为此发言报以热烈的掌声。所以我认为:无论你写的有音乐感也好,押韵也好,无乐感不押韵也好,这个派那个派这个山头那个山头也好……但是,归根结底只有一点,那就是“谁走的最远谁就是成功者……”。
    甲乙两位农民进城赶集,甲当时有事不能回去,于是买了两把麻花请乙稍给自己的孩子,乙说我不认识你的孩子呀!甲说进村后你看见长得最漂亮的那个肯定是我的孩子。于是乙回去后把麻花给了自己的孩子。为什么呢?因为在他眼里自己的孩子才最漂亮了。这个故事说明了一个很朴实的道理,那就是谁都觉得自己的最棒、最好。但是有时候这种自以为是也是很害人的。例如写诗评诗,谁都不能把自己的“自以为是”强加于人,尽管有些“自以为是”是善意的、创新的、有建设性的,那也只是自己的“自以为是”啊!就像我推荐诗词一样,觉得还行,但要给些建议要大一些改动,那就不提建议了,一个“荐”字权作鼓励罢了;觉得好,但有些瑕疵,就指出来;觉得确实好,但有一点瑕疵,那就非求作者改过不可。既究这样,我也有时觉得自己有些太自以为是了。因为作者有作者自己的想法和意志,你觉着这样不行那样不好而人家说我觉得好就行,不是吗?还有些欣赏角度、思想情感、经历经验、创作手法、背景底蕴、文字功底、感悟能力等等层次不同的因素存在,好复杂唻。
    我的原则是:人活着都不易,能在一起写诗作诗友这是人生一大快事,因此就不能相互伤害。有时候为了不同观点争鸣是很正常的,但为了博出位博出名故意引人注目而伤害别人那就不地道了。还有些诗写得不怎么样脾气却日渐增长,不被推荐了就到处发牢骚扔炸弹,可扔炸弹他却指不出人家作品的真正缺点,只一味驴唇不对马嘴的乱评。所以我说:“亲爱的,你能真的被称为诗人吗?你能真正成为诗人吗?”因为“诗人是善良的啊!”
    所以我说:亲们!写诗就像走路,同在一条路上,但有些人走了很远,有些却走不远。所以无论你写古体的现代诗,还是写现代的现代诗,也无论你押韵与否,无论用任何方式,只要你走的最远,你就是:看到这个世界上最多风景的诗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多的风景把你当成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看过并记住的诗人”
    话有很多啊!但要自己好好思索感悟的,人生就像一场戏,有些东西真是悟出的而不是说出的,说一万句废话还不如悟一字真言………………



    说明:
    本来,这几行文字是刚才在诗人茉莉的空间里当作评论要贴出的,但越写好像越罗嗦了,于是就剪切下来,专门当一篇随笔杂谈正式发在我的博客,由于只半小时左右草就,又未加以修改,不当之处请朋友们指正!与朋友们共勉!


    2014-09-12 22:46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上来请大家批评!

  • 评论(5)   徐晋如  所属诗集
  • 四项基本原则识别国学骗子

  • 又一个国学骗子轰然倒塌。

    在缙云山李一道长被《时代周报》打回原形之前,我从未听说过世上还有这等能倾倒王菲、忽悠马云的“大师”级骗子。

    从文怀沙到南怀瑾再到翟鸿燊再到张悟本再到李一,国学骗子一茬接一茬,有运气不好被打回原形的,有运气超佳至今仍在吹嘘蒙骗的,国人却乐而不疲,像八十年代一篇杂文说的那样,中华民族“骗不乖”、“热不醒”。

    但是难道就没有一个办法,教导民众如何去辨别伪国学大师?

    当然有。下面的这套方法,即使你不是学界中人,无法通过学问的是非、深浅来判断,你也可以照方抓药,做出判断。

    一、违背生活常识者,必为江湖骗子无疑

    子不语怪力乱神,凡所宣扬的神功异能,显违生活常识者,必为江湖骗子无疑。

    二、无正当学历者,必为江湖骗子无疑

    中国进入现代社会,普通高等学校教育已非常普及,凡是没有正规高校学历的,必为江湖骗子无疑。要知道,中学那点东西是何等之简单,你连那么简单的东西都学不好,还可能理解得了精深的国学吗?

    三、有无数“兼职”、“客座”教授头衔却没有任何高校正式教职的,必为江湖骗子无疑

    其实你只要一考察,就会发现这些“兼职”、“客座”也大多是假的,少量真的,一定是那种烂学校。

    四、凡没有悲剧情怀,天天讲去除执著、要你养生的,必为江湖骗子无疑

    国学的本质是精英之学,是引导人心向上的学说。凡是那些以中庸之名,行乡愿之实,不是教你学成君子,而是要你学长生、学无生的,都是江湖骗子无疑。

    一般而言,掌握以上四大原则,国学骗子都无所遁形了。
  • 推荐理由:
    猎峰--文峰正

  • 评论(8)   非马  所属诗集
  • 哪里的诗人?

  •  

    一位以色列诗人最近在给我的电子邮件里问:「你自认为是中国诗人呢?或美国诗人?」他说他正在编译一本美国现代诗选,希望能选用我的作品,但需要先确定我的身份与归属。他不久前曾把在电脑网络上读到的我两首英诗翻译成希伯莱语,张贴在《来自地球的诗》网页上我的名下,同其它的英诗并列。 

    记得从前也碰到过类似的问题:「你是台湾诗人呢还是海外诗人?」 

    无论是从诗的语言、发表园地或读者群来看,我想我都应该算是台湾诗人。至少在早期是如此。 

    为一位作家定位,最简便的办法当然是看他所使用的语言。诗的语言应该是诗人的母语。但如果把母语狭义地定义为「母亲说的话」或「生母」语,那么我也像大多数从小在方言中长大、无法「我手写我口」的中国人一样,可说是一个没有母语的人。而从十多岁在台湾学起,一直到现在仍在使用的国语,虽然还算亲热,最多只能算是「奶母」语。等而下之,被台北工专一位老师戏称为「屁股后面吃饭」的英语,思维结构与文化背景大异其趣,又是在成年定型后才开始认真学习,则只能勉强算是「养母」语或「后母」语了。 

    既横行又有点霸道的英语,虽然不曾太对我板起晚娘面孔,但在同它厮混过这么多年以后,感觉上还是免不了有隔膜。伊利诺州前任桂冠诗人布鲁克斯有一次在给我的信上说我的英文诗「怪得清新」(refreshingly strange),我一直不知道她这赞语的背后含有多少贬意。有时候,「怪」是对习用语或俗语陌生或无知的结果,不是装疯卖傻故意作出来的。像有一次我在诗人工作坊的聚会上朗读我这首《拜伦雕像前的遐思》诗的英文版: 

    多少个年代过去了
    你就这样站着
    站在时间之流里
    这凝固的空间 

    那些被剥夺了一切的囚徒
    只能用灼热的目光
    炙烙暗无天日的牢壁
    一句句
    默默
    在心里
    写诗 

    但你有广阔的天空
    而飘扬的风衣下
    你少年的激情依然昂扬
    你扭头瞪视远方
    是缅怀过去
    抑瞻望未来 

    或者你只是在倾听
    你沉思默想的果实
    此刻正在金色的阳光下
    在一个爱诗者温煦的心中
    笃笃坠地 

    当我念到“and underneath your fluttering coat/ your youthful passion is still on the rise”(而飘扬的风衣下/你少年的激情依然昂扬)时,几位美国男女诗友笑成了一团。我莫名其妙地问他们怎么了?他们笑说没想到非马原来这么黄。我猛然醒悟,莫非他们习于把“on the rise”解释成「高高翘起」?老天爷!诸如此类的有趣又尴尬的例子,还有不少。 

    随着交通的发达,人类的流动性越来越大。今天使用华文的作家,可说已遍布全球。英文或其它语言的作家,情形也大致相似。所以仅用语言来归类作家,似乎已不切实际。语言是必需的、但非充分的条件。同样地,发表园地与读者群,也随着移民人口,有逐渐向各地扩散的趋势。因此我认为,用这些外在或客观的条件来决定一个作家的归属,不如用内在或主观的写作对象与感情来衡量,比较来得恰当。只是在人类社会已成为一个地球村、电脑网络四通八达的今天,一个作家注目关心的对象,恐怕也不可能再局限于一地一族或一国了。那么有志的诗人何妨大胆宣称:「我是个世界诗人」。何况人类之外,还有宇宙万物。或者我们竟可模仿刚去世的诗人商禽在<籍贯>一诗的结尾,轻轻且悠逸地说:「宇──宙──诗──人」。
  • 推荐理由:
    杜牧野 --大气,佩服!

  • 评论(37)   木卉  所属诗集
  • 走进崇高,从善小做起

  • 走进崇高,从善小做起


    近日,“中国首次走进崇高理论研讨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作为此会特别授权的宣传单位——《风云人物》杂志社,派记者对此次会议进行了全程跟踪采访,收集了大量关于“中国首次走进崇高理论研讨会”的资料和论文。并且,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就此专题来到走进崇高研究院与院长贺茂之将军及数名员工进行了探讨。
    与苍松翠柏互为掩映的“走进崇高研究院”,两扇国旗色的大门给人以庄严、崇高、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走进四合院,正前方,是原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部长迟浩田上将亲笔书写的院训:“走进崇高、拥有崇高”八个大字与红白相间的院徽相映成辉;拾阶而上,名人书法墨香四壁,字里行间彰显崇高风采。
    四合院不大,木制扶梯古色古香,上梯之时,不经意间俯首,栗色地板上竟人影憧憧;放眼四周,目之所及,纤尘不染;立于楼,凭栏瞰视,天井之中却是草木青翠,香气袭人。如此幽雅的环境,仿若世外桃源,却是人往如梭。不难看出,来此拜访贺将军的同时,也在接受崇高的洗礼。他们之所以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有一种崇高的精神和凝聚着中国五千年真、善、美的文明文化在吸引着他们。
    贺茂之院长是一位既有军人威严又有学者风度的将军作家,他身怀崇高之长者风范,在迟浩田将军的亲切关怀与支持下不辞劳苦、排除万难创办了走进崇高研究院。自建院三年多以来,贺将军呕心沥血,不计个人得失,全心全意为研究崇高、鼓荡崇高、践行崇高无私奉献。在我们的民族抗争与解放战争时期,忧国忧民的志士浩如烟海。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开始淡薄崇高、躲避崇高,甚至耻言理想、蔑视道德,像迟浩田将军、周克玉将军、贺敬之部长、李肇星部长及贺茂之将军等“走进崇高研究院”的前辈们,虽已归马放牛,过着海晏河清的和平生活,但他们仍然“后天下之乐而乐”,为了祖国人民进一步的“乐”而守望崇高。他们年高而德劭,仍老骥伏枥。正如曹操诗言:“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这里,凝聚了太多老一辈革命家的心血。迟浩田将军一直尽心竭力地关怀与支持贺茂之将军筹建“走进崇高研究院”的工作,并亲自为“走进崇高研究院”提写了院名和“走进崇高、拥有崇高”的院训作为勉励,还欣然担任了“走进崇高研究院”的总顾问,为“走进崇高”这一伟大壮举摇旗呐喊!此外,还有身经百战、屡建奇功的原总后勤部部长周克玉上将、原中宣部副部长贺敬之、原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同志等,革命前辈都给予了“走进崇高研究院”莫大的支持,并都担任了研究院的顾问。
    这里,积攒了太多的精神食粮。仅贺茂之将军个人出版的作品就十余部,如:长篇传记《张爱萍传》(上、下),散文集《慈母圣歌》、《感激》,中篇小说《县长罢官记》等等,每一部都展现着人类精神文明的崇高和感人肺腑的典型事迹。此外,由“走进崇高研究院”编辑出版的《走进崇高丛书》,分为“走近大师”、“走近将军”、“走近英杰”三辑,以其精彩、辉煌、震撼、动人的事例给予了社会丰富的精神给养。利用这些崇高理论和典型事例,把崇高所包容的一切大爱、小善,伟大、谦廉融入、渗透到平凡的实际生活之中去。使更多的人在崇高的感召下,以燎原之势把曾经隐匿于灵魂深处的崇高本质释放出太阳般的光辉。
    这里,倾尽了太多的无私奉献。“走进崇高研究院”以崇高的形象和公益事业的善举挂牌成立。国家给予了理论和舆论上的大力支持,但经费却是自筹的。这里的院长和副院长是真正意义上的义工,他们不仅没有工资,还要为研究院的生存拉赞助。拉到的赞助口袋里不仅落不下一分钱,当研究院“帐上羞涩”时,贺院长还要拿出自己的存款为研究院交房租以及其它费用开支。以贺将军的资历和工资,大可以躺在功劳簿上安度晚年,享受天伦之乐。可他没有,他把毕生的精力倾其所有地交给了伟大的“崇高”事业,甘愿做一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这里,融入了太多的高尚情感。崇高是一种美德,美好的东西一旦得到认同就会被向往。因为,“走进崇高研究院”的前辈们身体力行,把崇高的美绽放到了爱的极限。因此,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他们的身边聚集了一支优秀的团队。他们只领取微薄的工资作为生活费,而付出的却是对“崇高”事业无怨无悔的奉献精神。在这里工作的人,个个都是顶梁柱,没有职位高低,只有分工不同。如果说,院长和副院长是如假包换的义工和花匠,那么,主任和员工就是不折不扣的服务员和卫生员。他们的工作作风是,一专多能,一职多行,一材多用。为了“崇高”事业节约每一分钱,做好每一件事。一个春天般的微笑、一杯沁人心脾的茶、一件感人的善事、一滴大海的恩惠,为社会、为国家建立一个展示崇高的窗口。
    这里,有太多的感动。员工们说,“迟副主席与贺院长有太多令人感动的地方。譬如说,他们把家乡亲人和朋友送给他们的东西都拿到研究院来与大家一起分享,甚至,包括儿女孝敬给他们的、他们认为好吃的食品也拿来与大家一起同乐。为了勉励员工们更加充满爱心、充满激情地去工作,迟副主席隔段时间就会来研究院和员工们一起谈心、一起工作。研究院的老人们都时候把我们记在心里,与我们同忧同乐。”尽管如此,可贺将军总是认为自己还做得不够,他满脸愧意地说:“我的员工们跟着我太清贫,我只是想用一种虽然微不足道,但充满感激之情的情感去温暖他们,去传递一种牵挂、一分歉意,让他们拥有一个宽松而愉快的心情去工作。我肩上的担子很重,我的员工们有的要养家糊口,有的要结婚生子,我不能让他们跟着我一辈子清贫,我要想办法给他们一个光明的前途。”说到这里,将军的眼眶红了,这分明是在说:“我要给我的孩子们一个光明的前途。”谁说英雄无泪?谁言英雄气短?将军也有儿女情长!
    “一个光明的前途!”什么是光明的前途?我想,等这个世界充满爱的时候、充满崇高的时候,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理论来自实际,行为诠释理论。“走进崇高研究院”从实际中凝聚种种大爱来充斥空虚的理论,再把得到充实的理论用行为释放到生活中去。这种良性循环,在“走进崇高研究院”得到充分的显示。工作环境清静雅致给人以美的享受;员工彰显崇高的风采;领导释放博爱的情怀。
    整个探讨中,贺将军围绕“崇高”这个话题言辞恳切,对种种社会现象剖析透彻,例证“崇高”对现代社会乃至未来世界的重要性。谈到崇高的普及性,贺将军说:“崇高,并非高不可攀。就像佛家所言‘佛在心中’一样,崇高也在你、我、他的心里。孟子的‘人之性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只要不是魔鬼式的人物,一般人心里都有其真、善、美的因素”。 《菜根谭》有云:“人人有个慈悲心”,也就是这个道理。其实,每个人都具备崇高的本质,只是有些人用自己的行为把一种崇高的精神表现出来,而有些人压抑了崇高的本性却放纵了丑恶而已。因此,善与恶,崇高与卑劣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贺将军还侧重谈到:“崇高,并非英雄、伟人的代名词,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走进崇高、拥有崇高的精神和‘位卑未敢忘国忧’的境界。我们要把‘崇高’植入广大人民群众的心里,从社会每一个细微的分子中体现出崇高的价值。”字里行间、言谈举止,贺将军无不透露出向社会民众呼吁真、善、美的殷殷之情。
    陆游的“位卑未敢忘国忧”同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异曲同工。其意为:虽然自己地位低微,但是从没忘掉忧国忧民的责任,它的主旨就是热爱祖国。它总结了中华民族热爱祖国的崇高精神,揭示了人民与国家的血肉关系。它所代表的是一种民心。孔子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三十余年,国民经济迅猛增长,可谓是日新月异,翻天覆地。但同时,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下也滋生了许多贪污腐败、行贿受贿、权钱交易、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嫉妒贪婪等弊病。因此,贺将军呼吁社会民众发扬和铸造真、善、美的崇高精神是当今重中之重。崇高不在大小,只要立足自身的岗位辛勤工作,多奉献,不添乱,就是爱国,就是忧国,就是崇高。崇高的精神亦有不同表现,创造物质财富、精神财富,捍卫民族尊严,为国争得荣誉,维护祖国统一,发扬民族美德,等等都是值得赞美和发扬的崇高精神。
    “我们要把崇高植入广大人民群众的心里,要从社会每一个细微的分子中体现出崇高的价值。”也就是说:走进崇高,要从善小做起;要从提高国民的精神文明素质和涵养做起;要从社会每一个细小的微分子中去体现;要把每一件小善作为崇高的星火去燎原整个社会。
    我国东晋史学家裴松之的著作《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中,刘备临终前对其子刘禅的遗诏中说道:“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他劝勉刘禅要进德修业,有所作为。好事要从小事做起,积小成大,也可成大事;坏事也要从小事开始防范,否则积少成多,也会坏大事。所以,不要因为好事小而不做,更不能因为不好的事小而去做。小善积多了就成为利天下的大善,而小恶积多了则“足以乱国家”。这位一生戎马的政治家所说的话,虽然,已过近千年,但是,它的哲理并没有消失。
    一日上街,远远地看到一对情侣把一个矿泉水瓶弃于人行道上扬长而去。刚好,一对母子经过,孩子蹲下小小的身体捡起矿泉水瓶向垃圾箱走去,却被母亲拉起就走,并抢过孩子手中的矿泉水瓶狠狠地扔回人行道上。孩子被母亲吓哭了,母亲蹲下身子“语重心长”地教育孩子说:“宝宝,地上的矿泉水瓶是肮脏的,你捡了之后,手上就会沾染细菌,宝宝用手拿东西吃的时候就会把细菌带入嘴里,再由嘴吞进肚子里,细菌就会在肚子里繁殖,然后,宝宝就会生病,就会肚子疼。”孩子觉得母亲的话有道理,肚子疼肯定不好,但还是心存疑惑,于是,问母亲:“妈妈,学前班的老师说,人人要注意环保,不能随地乱扔东西,看到路边有丢弃的矿泉水瓶和易拉灌之类的东西要捡起来扔进可以回收的垃圾箱里。”母亲回答说:“正因为人人要注意环保,所以环保的人很多,你不捡,别人会捡,你捡了也没人知道,真是傻孩子,走吧。”孩子边走边沉思。一会,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伸手捡起了矿泉水瓶扔进随身背着的蛇皮袋里。又听孩子母亲说:“宝宝,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将来就会和这位脏老太婆一样捡矿泉水瓶子,吃垃圾箱里捡的脏东西。”
    无须解释,但凡有一点基本道德知识的人都会明白,在这样的母亲教导下成长的孩子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目睹此事,当场无语。但并不是因为我们中国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明文化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此种行为和教育方法,而是因为,如此自私、愚蠢、无知的思想竟然“理直气壮”地存于当世,且呈蔓延之势而感到无奈,甚至,为无以用语言表达其伟大的“母亲”这两个字而感到羞愧。虽然,在常人看来这只是一件小事,但以小见大,在整个社会背后还隐匿着千千万万这种“小事”,甚至,比这更为卑劣千万倍的行为也屡见不鲜,小至危害社会,大至危害国家。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就是这个道理。因此,我们不能忽略身边的每一件小事,防范于未然从小恶开始,走进崇高从小善做起很重要。
    不久前,我读到一条消息:新加坡8万名一二年级的中学生参加了一个特别的活动。他们每人拥有一本名为“日行一善”的小册子来记录自己所做的小小“善行”。如果,一年之中积攒了80个“小善”,便可获得一枚铜质微章。获得微章的孩子受到了鼓励,那佩戴于胸前的闪闪发光的微章既是一种荣耀,同时,也是一种时刻提醒他处处“与人为善”的鞭策。
    作为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我们的学校里、家庭中,是否也该增加一些鼓励孩子们“日行一善”的方法呢?唯物的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的发展都是由量变引起质变的。”裴松之的《三国志》:“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秦国丞相李斯的《谏逐客书》:“泰山不拒细壤,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这些话之所以流芳千古,正是因为符合了这一客观真理。
    《三字经》里讲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意思是说,人在刚出生时,本性都是善良的,性情也很相近。但随着各自生存环境的不同变化和影响,每个人的习性就会产生差异。
    确实,如上综所述,如果,那位母亲换一个角度处理孩子捡矿泉水瓶的事情,那将是怎样一种结果呢?
    假如,当孩子捡起矿泉水瓶的时候,母亲向孩子投以赞赏的目光和鼓励的微笑,然后,带着孩子追上那一对情侣,那对情侣在孩子清澈的眼神里、在单纯看似善小的行为里将无地自容。我们相信,在孩子的行为教育与熏陶下,这对情侣,也许,不会有孩子一样的举动,但以后不会再乱扔垃圾,至少,在扔的时候会想起孩子自豪的眼神和孩子小手上握着的矿泉水瓶。而这孩子的成长历程也会随着母亲教育方法的改变而走进更加崇高的思想境界。
    又假如,当老人捡起矿泉水瓶扔进随身背着的蛇皮袋里时,如果,母亲教育孩子尊老爱幼,长大后去承担一种社会责任,诠释古人:“百善孝为先”的道理。那么,所得到的结果肯定是这个社会少了很多流离失所的老人,增添更多天伦之乐的幸福。
    因此,同样具有善良秉性的人,随着客观环境的改变,人的主观思想意识也会改变,不一样的生存环境造就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教育氛围成就不一样的思想境界,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习性就会大有差异。看似一件很小的事情,处理的方法不同,其结果却天冠地屦,所以,事无巨细,一滴水能反映太阳的光芒,即便是在小善、小恶面前,我们也要做一个从善如流的人。
    走进崇高,从善小做起。正如贺将军所言:“小善能反映一种崇高的境界,小善积多了就是大善。”只要把这种思想植入广大人民群众的心里,崇高就会离我们很近,崇高就会唾手可得,崇高就不会高不可攀。
    “崇高”在《辞海》里,只是一个同义副词,它们互为衬托某种高度,但并不是高不可攀的意思。我们现在,把“崇高”作为真、善、美的代名词,因此,“崇高”不分大小、长幼。“拥有崇高”,看似是一种遥不可及的精神境界,其实,要拥有它并不难,如果人人把崇高当成一种信仰,从小善做起,从小做起,他必将成为一个崇高的人。“崇高”是一片肥沃而广袤无际的土壤,在这片土壤上茁壮成长的人,必将成为一个崇高的人。
    周恩来总理说过:“任何新生事物在开始时都不过是一株幼苗,一切新生事物之可贵,就因为在这新生的幼苗中,有无限的活力在成长,成长为巨人,成长为力量。”走进崇高!唱响崇高!这一老调新谈的话题,在“中国首次走进崇高理论研讨会”上,作为一个新的课题,以一种崭新的精神风貌走进社会、走向世界!并会成为一种力量的象征,以巨人的姿态屹立在世界人民心中。
  • 推荐理由:
    紫色诗雨 --呼吁整个社会发扬真、善、美的崇高精神,积极响应迟浩田将军“走进崇高,拥有崇高”的号召!

  • 评论(11)   杜牧野  所属诗集
  • 杜牧野情歌的序言



  • 杜牧野



    序!有大序有小序,有名人序有普通序;大多序是评论式的、将作者和作品回顾展望式的、拔高式的……我自写的序就叫自序吧!说是叫序,其实叫杂谈或随笔更贴切妥当,然而这并不是很重要的啊!重要的是,先把它序下去!

    我的家乡在“太昊之治、伏羲生处”的仇池。仇池地处西北西南之间,属陇上之江南。这里除了是人文初祖的诞生地,还是神话传说“牛郎织女”衍生的源头。我们这里每年七月七日“乞巧”的活动已流传了一千多年;为此陇南西和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于2007年命名为“中国‘乞巧’文化之乡”。这里还是“秦”的发祥地;还有三国时孔明六出的“祁山”;魏晋时氐人杨氏曾建立了“仇池国”历经三百八十余年;其后诗圣杜甫在安史之乱时漂泊至此、留下了不少诗篇,流传最广的一首当属咏诵仇池的诗:万古仇池穴,潜通小有天。神鱼人不见,福地语真传。近接西南境,常怀十九泉。何当一茅屋,送老白云边。

    絮絮叨叨了半天,就为了简介我的家乡。为什么呢?我为我的文章作序,怎么不突出“我”,而要突出家乡?道理很简单,没有地球就没有“中土”,没有中土就没有陇南仇池我的家;没有家能有我吗?所以生于斯长于斯的我一直秉承着先祖创造并流传下来的各种文明;我不停地体验学习经历,不停地探索挖掘研究;我只是我的代称,如果我是人类的民族的先祖的文明使者,文化传承者,真善美的传播者,我是多么地自豪啊!我的生命在这块土地上是多么有意义!我寻找、发现、创作;我经验、抒发、传唱;现在如此,一直要如此下去……

    所以我只是小我的代称,我是为大我而生的,我是生我者的继承人,“我”是文明善良的情歌!

    序到此、插点小序曲吧,是关于姓氏的话题: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经历了“文字”的第一次创作和“发表”。当时正上高中、适逢暑假,家乡落霞寨的女儿们夏收刚一结束就张罗着“乞巧”活动,也是当时农村有文化的人太少,女儿们顺手就把我抓去给她们当了编导……

    那年落霞寨的“乞巧”节目在四邻八庄可说是耍尽了风头、博尽了彩头!观众们啧啧着问起来、落霞寨的女儿们总是这样回答:“那是在城里念书的我哥(弟)杜小牧编排的,怎么样!”甭提那一脸的得意劲了,就连我一暑假也是摇头晃脑一副自得模样。

    没成想有一天黄昏是我娘的一句话,便将我的自得刷拉一下从我脸上剥了下来。娘说儿呀,你的路还长着哩,才编了那么几个小段段就把姓啥都忘了?……

    是不是忘了呢?从89年第一篇处女作变成铅字,我就真把姓给忘了!每篇稿稿只署牧野二字。此后市县刊物上发了不少文字,但是不是“文章、作品”、还有待推敲。当然了,此意包括后来在省级以上所发的文字。为什么呢?是这样,这些年来由于我把三分之一的时间放在了读读写写上,没有给家里挣多少银子,所以老婆时不时也是拿娘的“那句话”噎我。

    举例说明:93年香港《诗双月刊》和台湾《笠》发了几首诗,当时工友几个和我都觉得很新鲜很了不起,然而我老婆却撇着嘴说:“咋、发了几句歪诗就把姓啥都忘了?看把你能的,能当饭吃那才是能哩,嘁……”

    是不是忘了呢?“发了几句歪诗就把姓啥都忘了?”忒伤人了这句话,这句话——忒伤人啦!尤其在《诗刊》这类的大刊物上发了文字后;尤其文字被“中国年度”选了啦、加入了省作鞋了啦、参加了几场不小的会会了啦、尤其尤其参加完会会回来后,朋友们尤其是异性朋友们打来电话时——“咋、发了几句歪诗就把姓啥都忘了?”……

    这句话,一定是不会忘了把自己从嘴唇里吐出来的啊!

    刚开博不久,但发现很精彩很无奈的世界更加无奈更加精彩已不突然了。牧野这个地名古来就有,令我突然的是这个名称有很多人在用,而且不单单是人,还有物。想来想去、我再也不能把姓给丢了,我不能把生我养我的老土地和西汉水、杜氏家族和娘亲、黄皮肤和黑眼睛给忘了啊!从此我就回归到杜牧野的身体和灵魂里来吧!

    一般的序、写到最后作者都要从上到下一层一层感谢先生老师领导朋友们,我这个没人帮忙出书的人要感谢谁呢?干脆就感谢给了我生命的娘吧!感谢养活了我的山和水吧!感谢滋养了我的这片古老的人类文明的发祥地吧!

    或者,只感谢“发了几句歪诗就把姓啥都忘了?”这句话吧!
  • 推荐理由:
    杜牧野 --毛遂自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