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诗词(时间排序) 浏览量 鲜花数 炸弹数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3)   非马  所属诗集
  • 《新新闻诗》--给两个芝加哥小女孩

  • 为两个芝加哥小女孩写的两首小诗,英文版张贴于《新新闻诗》,2016年9月4日


    这是多年前因看到了芝加哥黑人区几乎每天都发生的悲剧而写成的。最近这悲剧似乎变本加厉,几乎每天都有无辜的居民因帮派争夺地盘发生枪战而伤亡,所以把它们寄给了这个专门发表同最新的新闻有关的诗网页。下面是这两首诗的中文版:


    <初潮>(MENARCHE)


    小女孩在路上被崎岖绊了一跤
    正巧碰上一颗呼啸而过的流弹


    红色的血潮汩汩自她尚未成熟的身体涌出
    渐僵的嘴还有话要问呼天抢地而来的母亲




    <跳房子>(HOPSCOTCH)


    又一个小女孩
    挡住了
    子弹漫游的方向


    血泊的人行道上
    围观者清楚看到
    小女孩嘴边
    压抑不住的胜利微笑
    她的双脚
    终於成功地跳入
    粉笔涂画的
    两个方格




    下面是《新新闻诗》NEW VERSE NEWS 网页的链接:

    TWO LITTLE POEMS FOR TWO LITTLE CHICAGO GIRLS by William Marr
    [url]http://newversenews.blogspot.com/2016/09/two-little-poems-for-two-little-chicago.html[/url]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5)   非马  所属诗集
  • 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 非马注: 欣闻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荣获本届诺贝尔文学奖,特地找出这些我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翻译的诗来读,觉得仍清新可喜,贴出来同大家共享.




    川斯绰莫(Tomas Transtromer)生于1931年。1954年出版第一本诗集《十七首诗》。在其后十五年当中又陆续出了两本诗集,但总共才不过五十多首。他在1968年出版了他的《回音与轨道》诗集。虽然产量不多,但仅凭最初的十七首诗,便足够被称为他那时代里最好的诗人之一而无愧。


    川斯绰莫曾在一个少年监狱里当了好几年的心理学家。他的诗境辽阔,来自各个心灵方位的意象交错汇合。由于这个缘故,他的诗有时显得多少带一点神秘性,但也因此显得深沉。最好的一个例子是〈徐缓的音乐〉,对立的人间意象与大自然意象的交错运用,达到了完美的境地。


    〈徐缓的音乐〉写一个长期伏案的公务员,终于等到了假日,来到户外。但他仍念念不忘那堆满卷宗的办公桌。想到多少人的命运在它上面被例行公事般做成决定,甚或爱莫能助,心情不免凛然如厚重的桌子般沉重起来。
    但既来到了户外,在宽阔的长坡上,便尽情享受,把人间的烦恼置诸脑后吧!却触目看到了暗色的衣服(天气仍冷?或穿惯了苦难的衣裳?)只好闭上眼睛,站在阳光里幻想自己被慢慢吹送向前,得到片刻的解放。


    即使在这幻想的解放里,仍有自悔(我太少来海边)及自慰(可现在我来了)的情绪骚扰。只有当他在退潮中看到有宁静背部的石子倒退着向他走来,他才得到真正的解放与快乐。大自然的安祥终于使他能够张开双臂坦然地迎上前去,无需闭上眼睛。



    <徐缓的音乐>


    大厦今天不开放。太阳从窗玻璃挤入
    照暖了桌子的上端
    坚固得可负载别人命运的桌子。


    今天我们来到户外,在宽阔的长坡上。
    有人穿暗色的衣服。你要是站在阳光里
    闭上眼睛,
    你会感到像被慢慢地吹送向前。


    我太少来海边。可现在我来了,
    在有宁静背部的石子中间。
    那些石子慢慢倒退着走出海。



    <被屋顶上的歌声唤醒的人>


    清晨,五月雨。城市静寂
    如牧羊人的茅屋。街道静寂。而
    天空上一只飞机的马达在隆隆蓝绿──
    窗户敞开。


    叉开四肢睡着的那个人的梦
    在那一刻变成了透明。他转身,开始
    摸索他知觉的工具──
    如在太空。



    <挽歌>


    我打开第一道门。
    那是个阳光照耀的大房间。
    外头一辆沉重的汽车经过
    使瓷器微微颤动。


    我打开第二道门。
    朋友们!你们喝一点黑暗
    显显形。


    第三道门。一间窄小的旅舍房间。
    可看到一条小巷。
    一盏街灯照在沥青上。
    经验,它美丽的熔渣。



    <轨道>


    清晨两点:月光。火车停在
    野外。远处小镇的灯光
    在地平线上冷冷地闪烁。


    如同一个人深深走进他的梦
    他将永不会记得他到过那里
    当他再度回到他的房间。


    或者当一个人深深走入病中
    他的日子全成了几粒闪烁的火花,一群,
    微弱冷漠在地平线上。


    火车完全静止不动。
    两点钟:皎洁的月光,几颗星星。



    <启应祷文>


    有时我的生命突然在黑暗中睁眼。
    感到群众盲目地推挤
    过街,兴奋地,向着某个奇迹,
    而我留在这里没人看见。


    有如一个小孩在恐怖中入睡
    听着自己的怦怦心跳。
    许久许久,直到清晨把光插入钥孔
    打开黑暗的门。



    <名字>


    我开车开得倦了便把车子开到路旁的一棵树下。蜷伏在后座上睡着了。多久?几个钟头。黑暗来临。
    突然我醒来,不知道我是谁。我完全清醒,但没有用。我在哪里?我是谁?我刚从后座上醒来,在惊悸中腾突有如一只麻袋里的猫。我是谁?
    经过一段长长的时间,我的生活回到我的身上来。我的名字走向我像一个天使。在城堡墙外,一只小喇叭大鸣(有如在李欧娜拉序曲里),而来救我的脚步声急急促促地走下长阶。是我来了!是我!
    但不可能忘却在空无一物的地狱里挣扎的那十五秒钟,在离灯光幽暗的车辆疾驶而过的公路几尺远的地方。



    <雪融时,1966>


    大量的水降下,水吼,古老的催眠。
    水漫过汽车坟场──它在面具后
    闪耀。
    我紧紧抓住窄桥。
    我在一只大铁鸟身上航过死亡。



    <有时候>


    沼泽地上的那棵矮松昂着头:
    一块黑抹布。
    但你看到的无法同根相提并论,
    那扩张的、暗中摸索的、不死的或半
    不死的根系。
    我你她他也把根伸出。
    在我们的共同意志之外。
    在城市之外。


    雨水自乳般苍白的夏日天空滴落。
    有如我的五官被连到另一个生物身上
    它同那个一圈圈绕着跑道的白衣跑者一样
    顽固地奔流当夜色随雾气迷蒙来临。



    <快调>


    度过了一个黑色的白天,我弹奏海登,
    感到些许温暖在我手上。


    琴键屏息以待。仁慈的琴槌击下。
    琴音生气勃勃,青绿,充满静默。


    琴音说自由存在
    有人不向凯撒纳税。


    我把手插进我的海登口袋
    装得像个冷静不在乎这一切的人。


    我举起我的海登旗。信号是:
    「我们不投降。但要和平。」


    这音乐是一座矗立在斜坡上的玻璃房子;
    石头纷飞,石头滚动。


    石头直直滚过房子
    每片玻璃却完好如初。



    <呼吸空间七月>


    那个躺在大树下的人
    同时也躺在上面。他伸展出成千的小枝桠。
    他来回摆动,
    他坐在弹弩椅上慢动作地向前冲。


    那个站在码头上的人对着水挤眉弄眼。
    海的码头比人衰老得快。
    他们的肚子里有银灰色的柱子及圆石。
    耀眼的光直直驶入。


    那个整天驾一艘无篷船
    在闪光的海湾里移动的人
    终将在他蓝灯的光影里睡去
    当岛屿在地球上爬行如一群飞蛾。



    <水手的故事>


    荒凉的冬日海用沙丘
    同山相连,毛灰灰
    蹲踞着,
    蓝过一阵子之后好几个钟头浪苍白
    如山猫,试图抓住沙砾的崖岸。


    在这样的日子里破船离开海去找
    它们的主人,被市嚣所围困,溺毙的
    水手们吹向陆地,比抽管烟还优雅。


    (在极北边真正的山猫在散步,带着利爪
    及梦眼。在极北边那里日子
    无日无夜地活在深坑里。


    那里唯一的生还者坐在北极光的
    炉边,听来自冻死者的
    音乐。)



    <四散的聚会>


    1

    我们收拾好我们的房子让人参观。
    访客想:你们过得好。
    贫民窟必定在你们的心中。


    2

    在教堂内,石柱与地窖
    白得像石膏,包在
    信仰的断臂上。


    3

    教堂里一只捐献盘
    缓缓腾空
    在座位间飘荡。


    4

    但教堂的钟进入地下。
    它们挂在大水沟的管子里。
    我们走一步,它们便响一下。


    5

    梦游者尼可丁玛斯正在去那个地址的
    途中。谁有那地址?
    不知道。但那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一个死亡之后>


    一度有一个震动
    在它的后面拖了条长长的发光的彗星尾。
    它使我们留在屋内。它使电视的画面模糊。
    它凝结成电话线上的冷滴。


    你还是可以在冬日下踩着雪屐慢慢
    滑过还有几片叶子的丛林。
    它们有点像旧电话簿上撕下的纸页。
    名字为寒冷所吞噬。


    能感到心跳仍是一桩美丽的事
    但常常影子似乎比躯体本身还真实。
    武士看起来无足轻重
    在他黑龙的盔甲前面。



    <半完成的天堂>


    懦怯突然在半空中停住
    焦虑突然在半空中停住
    兀鹰突然在飞行中停住


    急躁的光走入空旷,
    连魔鬼都停下来喝一杯。


    而我们的画见到了天光,
    冰河期画室的红兽。


    所有的东西都开始张望。
    我们成千地走进阳光。


    每个人是一扇半开的门
    里面是为人人的房间。


    无际的田野在我们底下。


    水在树丛间闪烁。


    湖是地球的窗。



    <市郊>


    穿着土色外套的人们从沟里爬出。
    这是个过渡的地方,僵局,既不乡村
    也不城市。
    地平线上的大吊车想奋然一跃,却
    遭时钟反对。
    散置的水泥管用冰冷的舌头舔着光。
    修车店占据了老谷仓。
    石头的投影尖利如月球的表面。
    而这些工地不断地扩张
    像用犹大的银子买来的土地:「一块
    用来作陌生人坟场的田野。」




    <一对佳偶>


    他们把灯关掉,白灯泡炽燃了
    一下便溶化,如药片
    溶入一杯黑暗。然后升起。
    旅馆的墙壁冲入天空的黑暗。


    他们的动作柔缓了下来,他们入睡,
    但他们最隐秘的思想开始汇合
    像两种颜色汇合且一起流动
    在小学生图画的湿纸上。


    黑而且静。但城市今夜显得更接近。
    窗户紧闭。房屋聚拢。
    它们挨肩站着屏息等待,
    一群脸无表情的人。



    <开放与关闭的空间>


    用他的工作,像用手套,一个人在触摸宇宙。
    中午时他休息了一下,把手套摆在架子上。
    在那里它们突然开始生长,长大得
    使整个房子从内部阴暗起来。


    阴暗了的房子站在四月的风里。
    「大赦,」草们耳语,「大赦。」
    一个小孩跑着扯一根无形的线直上天空。
    那里他荒谬的未来的梦比他的城镇还大,
    翱翔如矫健的风筝。


    往北一点,你从小丘上看到枞树的蓝席
    在它上面云的影子
    不动。
    不,它们在移动。



    <哀歌>


    他放下笔。
    他躺在那里不动。
    他躺在那空无一物的空间里不动。
    他放下笔。


    这么多憋不住又写不出来的东西!
    他的身体因某些在远处发生的事而僵硬
    虽然那奇异的旅行袋搏动如心脏。


    外头,晚春。
    来自枝叶间的一声呼啸──是人还是鸟?
    而开花的樱桃树迎拥重卡车归来。


    几个星期过去。
    夜缓缓来临。
    飞蛾停落在窗玻璃上:
    来自世界的苍白的小讯息。




    <晨鸟之歌>


    我叫醒我的车子;
    花粉覆盖着挡风玻璃。
    我戴上黑眼镜。
    所有的鸟歌全变黑。


    这时候有人在买报纸
    在火车站
    离那部浑身红锈的
    大货车不远。
    它在阳光里闪耀。


    整个宇宙装得满满。


    一条冷长廊切过春暖;
    一个人匆匆忙忙走过
    诉说有人在总办公室里
    讲他的谎话。


    穿过风景的后门
    鹊鸟来到,
    黑与白,死神之鸟。
    一只山鸟飞来飞去
    直到整个景色成为一张木炭画,
    除了晒衣绳上的白衣服:
    一支帕勒斯特里纳的合唱曲。
    整个宇宙装得满满!


    奇妙地感到我的诗在长大
    而我自己在缩小。
    它越变越大,取代了我,
    紧压着我,
    把我挤出窝巢。
    诗成。



    <独处>


    1

    就在这里,二月里的一个晚上我差点报销。
    我的车子在冰上打滑,斜向一边,
    到另一条车道上去。对面的车──
    它们的头灯──逼近来。


    我的名字,我的女儿们,我的职业
    滑脱出去,静静地落在后头,
    越来越远。我变成无名无姓,
    像一个学童在空地上被敌人围困。


    逼近的车辆灯光强烈。
    它们照着我当我转了又转
    轮子在蛋白般移动的透明恐惧里。
    秒钟延伸──制造更大的空间──
    它们变得像医院大厦一样长。


    感到似乎你可放松些
    偷一点闲
    在撞击来到之前。


    接着坚实的地面出现:一粒援手的砂
    或一阵神奇的风。车子稳定了下来
    摇摆着横过马路。
    一根路标冲过来,折断──铛的一声──
    飞入黑暗。
    一切静止。我坐在椅带里
    看有人踏漫天的雪而来
    看我成了什么样子。


    2

    我已在冰冻的瑞典田野里
    走了好一阵
    没见到一个人。


    在世界的其它地区
    人们出生,过活,死亡
    在一个不停息的人间挤压里。


    时时刻刻亮相──在
    万目炯炯之下──
    一定在脸上留下了痕迹。
    五官为泥尘所覆盖。


    低沉的声音起伏
    当它们分割
    天堂,阴影,沙粒。


    我必须独处
    每早十分钟,
    每晚十分钟,
    ──什么都不做!


    我们都在排队相互求救。


    千百万。


    一个。




    <在旷野里>


    1

    晚秋的迷宫。
    在树林的走道上一只被抛弃的瓶子。
    进去。树林在一年中这时候是冷清的弃屋。
    只有几种声音:如有人用钳子小心翼翼地
    在移动细枝
    或如一条铁铰链在粗树干里微弱地呻吟。
    霜向蘑菇吹了口气使它们委顿。
    它们看起来像是失踪者留下的衣物。


    黄昏早已来到。此刻该做的是走出去
    再找到陆标:田野里那架锈机器
    以及在湖那头的房子,一个红方形
    炽烈如金块。


    2

    一封从美国来的信又把我赶了出来,开始走
    过郊区的空街道在发光的六月夜
    在没有记忆的新生区,冷漠如蓝图。


    信在我口袋里。你狂乱暴怒走着,你是
    那种为他人的祈祷者。
    在那里善恶真有面目。
    对我们来说大部分是根源,数字,
    光影的交战。


    替他做死亡差使的人们不怕见日光。
    他们在玻璃办公室里统治。他们在
    明亮的太阳下团团转。
    他们在桌上倾身向前,向旁边看了一眼。


    远处我发现自己站在一栋新厦的前面。
    许多窗子在那里汇合成一个窗子。
    在里面囚禁着闪光的夜空,以及行走的树。
    那是一个无波如镜的湖,在夏夜里被竖置。


    有一阵子
    暴力似乎变得不真实。


    3

    太阳炽燃。飞机低飞
    投下了一个状如十字架的影子
    掠过地面。
    一个人坐在田野里拨弄着东西。
    影子来临。
    有几分之一秒他在十字架的正中央。


    我曾见过那十字架挂在阴森的教堂地窖。
    有时它像某种高速移动的东西的快照。
  • 推荐理由:
    张祈--诺奖诗人作品。

  • 评论(3)   非马  所属诗集
  • 美国诗人康尼兹的两首诗

  • 画像


    我母亲从未饶恕过我父亲
    的自杀,
    特别是在那样尴尬的时候
    在一个公园里,
    那春天
    当我等着出世。
    她把他的名字锁
    在她最深的柜子里
    不让他出来,
    虽然我能听到他砰砰捶响。
    当我从阁楼下来
    手里拿着一帧蜡笔画像
    一个宽唇的陌生人
    胡子耀武扬威
    眼睛深褐而镇定,
    她把它撕成片片
    没说一句话
    且重重掴我。
    今年六十四岁了
    我还能感到
    颊上的灼痛。

     
     
     
    画家


    他的画一年比一年阴沉。
    它们填满了墙壁,填满了房间;
    终于填满了他的世界━━
    除了他的自我陶醉。
    当声音消歇,他便跑去听
    莫扎特沙沙作响的灵魂
    不停地旋转。
    来来去去,来来去去,
    他踱着涂满颜料
    转一次身便缩小一点的地板,
    困在他庞大的虚空里,
    对着他的仇敌吼叫。


    最后他手里拿着一把刀
    在他浮夸的风景画框间
    为自己砍开一个出口。
    一线天真无邪的光,
    从他破碎了的宇宙罅隙
    倾注而入。

     
    作者简介:

    美国诗人康尼兹(Stanley Kunitz, 1905-2006) ,生于麻萨诸塞州,在哈佛大学受过教育,在哥伦比亚及耶鲁等大学教过书。曾到苏联及波兰当过文化交流学者。主编过耶鲁年轻诗人丛书。担任过国会图书馆的诗顾问(2000年美国桂冠诗人)。1959年得普立兹奖。翻译过苏联诗人叶夫图申科等人的诗。对于形式,他比同代的大部分诗人更热狂。在他的诗里,我们能察觉到一种白热的抽象感性,有如现代雕塑家用坚硬的金属,塑造出优美的形象,奇突地跃向纯粹之境,不容你不正视。
  • 推荐理由:
    张祈--这二首很有悲剧性的色彩。

  • 评论(11)   非马  所属诗集
  • 百分之八十三是垃圾

  • 这是几年前到芝加哥访问的美国前任桂冠诗人比利•卡林(Billy Collins),在被问到他对美国现代诗的看法时,半开玩笑说的话。

    他说他没真正研究统计过,但这似乎是个可靠的数字。正如他相信有百分之八十三的电影不值一看,百分之八十三的餐馆不值一吃一样,有百分之八十三的美国诗不值一读。

    但卡林斯强调的不是这负面的百分之八十三,而是那正面的百分之十七。

    「那百分之十七的诗,不仅值得一读,没有它们,我简直活不下去,」他说。

    这位在纽约一间市立大学教了三十二年英文写作的诗人,却没沾上丝毫的学院气。他通常从日常生活中的平凡事物出发--吃饱了意大利餐的肚子,邻居的狗叫,读者在书页边上随意写下的评语等等--然后把诗带入一个新奇神妙、感情激荡的境界。比如他在一首题为〈一顶帽子的死亡〉的诗里,写到他父亲那一代人所戴的帽子如何地过了时。然后他笔锋一转,写道:「现在我的父亲,在工作了一辈子之后/戴著一顶土帽,/而在它上面,/一个较轻的云天--一顶风帽。」几乎他所有的诗都用这种浅白得近乎口语的语言写出,使他在美国诗界以平易近人知名。他那三本由匹兹堡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诗集,到目前为止共售出了十万多册。在一个把诗人目为狂傲自大、他们难读又难懂的作品经常把读者搞得昏头转向的美国诗坛上,他无疑是个可喜的异数。

    他相信诗能把强烈深刻的乐趣,带给每一个敢于一试的人。在他担任桂冠诗人的任上,他推出了一个重要计划,是〈诗180〉,把他精选的180首美国现代好诗,每天一首,在全国各地的中学里播放。不分析研究,没有家庭作业、不考试,不打分数,只是听,只是享受。他相信这样也许能把诗的乐趣从枯燥的课堂及考试的压力下解放出来,让诗直接从耳朵进入心灵。这个180的数字,大略等于一学年的天数,但也含有把诗运扭转180度的雄心在内。

    「一个人在一生当中如能同一两首好诗接上头,打上交道,」他说,「将是乐趣无穷又受用无穷。」

    他把自己写的下面这首〈诗导读〉,为〈诗180〉打了头阵:


    我要他们拿起一首诗
    对著亮光
    像一张幻灯片

    或把耳朵紧贴著它的蜂窝:
    我说丢一只老鼠到诗里
    看它奔突寻找出路,

    或走进诗的房间
    摸索墙上的电灯开关。

    我要他们在诗的表面上滑水
    对站在岸上的作者名字挥手。

    但他们却要
    用绳子把诗绑在椅子上
    然后拷问它逼它招供。

    他们开始用水管抽它
    想找出它真正的含义。
  • 推荐理由:
    张祈 --愿每人都能写出那百分之十七。

  • 评论(3)   马永波  所属诗集
  • 在他死后 致休·麦克迪尔米德

  • 《在他死后》

    致休·麦克迪尔米德


    结果
    他扔出的炸弹
    竖起了建筑物:


    他喷出的酸液
    痛苦地打开了
    盲人之眼。


    渔夫
    从他污染的水中
    拖出得奖的鱼。


    我们吃惊地坐着
    享受他种植的
    邪恶词语的阴影


    政府下令
    每到他生日
    大家要观看
    两分钟的地狱。




    After his death

    for Hugh MacDiarmid

    It turned out
    that the bombs he had thrown
    raised buildings:

    that the acid he had sprayed
    had painfully opened
    the eyes of the blind.

    Fishermen hauled
    prizewinning fish
    from the water he had polluted.

    We sat with astonishment
    enjoying the shade
    of the vicious words he had planted.

    The government decreed that
    on the anniversary of his birth
    the people should observe
    two minutes pandemonium.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