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 狗狗 猫咪》


2020-02-27 09:13:21  慧越  所属诗集  阅读142 通过手机发表

00个   

《主人、狗狗、猫咪》
乡下家里养了两只罗威纳工作犬,一只母的,一只公的。之前,还有一只,刚刚出生中华田园犬,随着拉黃沙的农用车,也跑来凑热闹。过了二年,又来了一群流浪猫,其它都跑了,唯独留下一只小精灵,后来才知道也是只母猫。
留下的小猫,每天踱着悠闲步子,在院里面散步。十分粘人的,脚跟脚手跟手的,坐下来就爬到人身上,也蛮乖巧的,给它取名叫"王小咪"。一个月定期回来山城两次看望父母,接着,到乡下会见它们。大多数时候是却师傅带着它们,平时都是吃猫粮或狗粮,从幼年粮直吃到成年粮,鱼塘钓到大鱼和鱼网下到刁子鱼,总是少不了它。小猫也渐渐长大,时间不短了,也带出感情。去年夏天生了五只小猫,五颜六色的,个个都精怪的很,朋友圈还有要收养的。满月以后,又到乡下会见它们的时候,却只剩猫妈和唯一最机灵小花猫,可不久,猫妈不见了,可能被村民设下的卡笼子卡死在荒野。还有中华田园犬叫"花花",也生了四只可爱的小狗,眼花缭乱的,大部分送人了,其中一只在门口被过路车压断双腿,去宠物医院检查,结论终生残疾,艰难抉择后,拜托医院安乐死。"花花"后来又生了一窝就结扎了,命运也不太好,据说被盗狗贼在串门的路上毒针命丧黄泉,它在的时候,主人的车几公里外,它都能听到,摇头摆尾起身迎来,随后,守在大门口到日落西山。王小眯"的离开,"花花"的失踪,着实让主人伤心难过了好一阵子。上前年罗威纳犬叫凯萨,公的,肝硬化腹水,到城里医院看了,又上襄阳下汉口,最后还是没有挽留住,医生建议安乐死,埋在襄江边。后来的顶替凯萨的,和凯西生活一起,生下五小崽,夭折一个,余下生龙活虎的。其中一只被它不懂事的父亲咬成重伤,经过精心治疗,它也顽强,取名叫"小强",与它的小伙伴分开养伤,抗击疫情防控期间,与家人一起生活,带来了不少欢乐。这次疫情太长,狗粮和猫粮几乎断炊了,主任自制粮食和求救朋友圈,终于得到圆满解决。想起远在武汉家的"苏小咪",独守空房,心里很难过,猫咪曾经跟随主人辗转南北,已经连续十年之久的陪伴。今年从腊月三十,又到正月十五,至今让人十分牵挂,特殊时期封城设卡,被隔离在乡下,幸亏贵人搭救,备足了粮食和水,可以再挺一个月,希望疫情好转起来。留守的萨摩耶叫"巴博"也跟望德妹妹回了老家,已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前天还洗了澡,听说一直在床上睡觉,老毛病犯了,早些年跟主人抢枕头睡觉,疫情过后还是要纠正过来。实际,过去对狗和猫并不是说很喜欢,记得朋友的狗子走了,两口子抱起来痛哭,要跟着它一起去,作为笑话讲了多年。但是接触时间长了,它们常常以向主人摇尾乞怜而受到怜爱,它们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相交流,心软和自责,让人更加受不了,仿佛说,主人就是它们的唯一。农村也流行一句话,猫来富狗来穷,正好不穷也不富,刚好融合。何况它们各自都有自己职场,凯萨、凯西每天风餐雨宿,守护着家院,因为狗吠,盗贼也逐渐离开农家小院。"王小咪"的后代每夜也蹲在仓库,保护粮食,因为猫咪叫,老鼠不在那么容易猖狂。主人的吉他弹唱无人听,"苏小咪"和"巴博"却是忠实粉丝,寂寞时带来喧闹,冷清时带来惊喜,它们的娇小和谄媚永远是人的最爱。猫咪和狗狗,狗狗和狗狗,总是争宠,有时甚至一步一滴血,但是总不能一条路走到黑,在不丧失原则和降低地位的基础上,于是各自选择避让,从此和谐相处,天下太平了。
经过妥协猫咪和狗狗,狗狗和狗狗,都可以相处悠闲踱步、玩耍,愉快的过着幸福生活。猫咪和狗狗都能做到,人为什么解决问题,非要争个面红耳赤和头破血流呢,俗话说得好,退一步海阔天空。

2020年2月26日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