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五题


2010-04-04 12:46:22  沈方  所属诗集  阅读5926

110个   

在平湖乍浦港


杭州湾的海面展开在想象中,
我改变不了月亮围绕地球,
不过是周期性变化偶然发生的小浪花,
即使我沉思,像滩涂上的贝壳。

自然力的声音充满我,此起彼伏,
天空下面,船只移动,
不可能带走潮汐,在其它地方涨落,
只有我的心上升,成为云彩。

当我成为港口栈桥上的匆匆行人,
跨海大桥正在连接唯一的时间和唯一。
我对乍浦港六百年历史的认识
同样是对于自己的认识。

没有现实就没有我的脚步,
没有历史,我的内心就没有回声。


2005-8-17




在王国维故居


他们三五成群,在门口拍照留念,
而大师的形象深藏在白色大理石中,
戴着二十世纪初的眼镜,瘦瘦的脸更加抽象,
不肯定也不否定。
钱塘江潮水在海塘外面,不属于我们,
但永远在我们内心浩浩荡荡。
水田,桑地,多少人走过的乡村小路,
除了秋天,还有天涯和远眺。
一个人悄悄进门,独自登上小楼,
从无我之境坠入有我之境,
风中不见燕子,也无心说出细雨和鱼儿,
人间的三种境界恍惚在眼前。
天井,磨房,灶间,书房,卧室,
楼梯口的小窗,或许在打开时并不给人看。
而后院的古井,
一百多年前就已蓄满此刻的井水,
照见天上的白云。

2007/10/3




在平湖游李叔同纪念馆读悲欣交集


弘一大师的肉身刻在石头上,
他的慈悲像远古之井水,
洗去了我们的灰尘。
在这个夏天,
我们后退几十年,
甚至一百年。

老式厢房和乡村生活,
是忧郁的,
楼上的叹息听不到了。

“又有一把洋伞,也是民国初年买的。”
他说这话,已经民国二十五年。
过去的码头,先热闹后冷落,
几只麻雀,小花小草,
而我们都不能做他的前身。

抄录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他的目光
投向圆拱桥的弧线,
一朵莲花在水面。

人生为了种植,
善根的枝叶在来生搭建绿荫,
佛也为比丘穿针引线,
所以“悲欣交集”,无牵挂,无贪恋。
“长亭外古道边”,往生的背影飘然,
泛黄的黑白相片如同白日梦,
只有他知道梦的影子
比真实更像竹竿。

这也是应该爱惜的福气吧,
自从“索性做了和尚,”他只说
佛法不是哲学。

2005




在嘉善听田歌




仿佛在田埂上,
回头就能看见油菜花。

桑树的绿枝随心所欲,
青蛙在荷叶上,南瓜藤描述心事。

邻居大婶放下手中竹篮,
纺车的旋律流动在雨水的节奏中。

稻谷堆放在风车旁,
蚕豆花像表妹们的眼睛。

悲与喜近在咫尺,从一个分离出另一个,
陌生的事物犹如永恒的回声。

仿佛端出一碗温热的米酒,
我的孤独中弥漫水蒸气。

2007/10/9




午夜在乍浦港喝啤酒


炮台一声不响,
带鱼像旗帜飘带,
在零碎片断中放入红辣椒,
也是多情。

花生米不是火枪子弹,
一颗颗吞进肚皮,
世界缩小了,
但仍然大而无当。

瘦有小的理由,胖有肥的意义,
赤膊的我叫沈方,
水落石出的你叫柯平,伊甸,
梁晓明,邹汉明,薛荣,张典,
陈剑冰,沈健……

喝啤酒喝掉时间的泡沫,
喝光自己不等于喝光其他。
午夜冒充黑社会,但黑社会并非本身黑。
黑有黑的道理,狗叫也有道理,
柯平给狗发短信,难道没有道理。

照明是道理,捅破的黑是道理,
北回归线与北纬多少度重合
当然有道理,
群体与个体的矛盾,也有道理。

伊甸说“北回归线我看过,没有花头。”
那好,罚酒一杯。
因为多层含义的午夜不是未来的午夜,
午夜的含义不仅是午夜。


2005-8-18




推荐语 张祈:生活的日常与顿悟。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荟珍堂主人 118.249.2.92     2010/5/28 8:37:14     4 楼
  • 送了4朵鲜花
    有生活情趣.
  •   emondsu 221.6.235.226     2010/5/15 22:28:49     3 楼

  • 这个家伙快出来了
  •   匿名网友 60.171.44.180     2010/4/16 13:57:05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19.82.149.194     2010/4/4 20:56:31     1 楼
  • 送了2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