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妙五:《红楼梦》之其芳若兰曹雪芹


2011-10-24 21:41:38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2636 】

50个   

探妙五:《红楼梦》之其芳若兰曹雪芹

刘萍、梁睿


本文题目 “若兰”,出自《红楼梦》中卫若兰这个人,小说第十四回有贵族公子参加秦氏送殡,有:“余者锦乡伯公子韩奇, 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请注意作者没有给陈也俊和卫若兰冠一个头衔。但通篇看去,既就是没有来者,如“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作者也不忘添一前缀,“缮国公诰命亡故”。就是说,陈也俊和卫若兰是本回唯一的一对例外。在八十回里,仅有第三十一回回后庚辰批有:“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湘云所拾之)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当今红学界一个普遍共识,就是卫若兰是一位王孙公子,史湘云的第一任丈夫,因故死去。一场梦幻后,湘云才和宝玉邂逅并结婚,基本认为这个宝玉就是曹雪芹。引用《红楼梦》三六桥本——即蒙人三六桥110回收藏本,里面也描述宝玉与湘云结婚。和张伯驹《风入松》中记载:“艳传爱食口脂红,白首梦非空。”笔者对此的探妙是:卫若兰就是隐喻曹雪芹。

首先是看第三十一回回后庚辰批的文字,仅写“若兰”两字,作者似乎是没有把此人看做一个外人。再看“若兰”名字的出处,这样是可以洞悉作者创作这一角色的隐含用意,见三国魏人阮籍诗云:“我心伊何?其芳若兰。”和三国魏人曹植《美女篇》诗云:“顾盼遗光采,长啸气若兰。”从这两人,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关联,就是曹雪芹,霑字梦阮,其中指的就是阮籍。第三回描述探春有:“第二个削肩细腰,【甲戌侧批:《洛神赋》中云“肩若削成”是也。】……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可以看出这段文字是借鉴了曹植《美女篇》写法,而甲戌侧批提到的《洛神赋》同样出自曹植。曹子建也是《红楼梦》一二回里提到之人。对应脂批的“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这样一段文字。曹雪芹刚好还有“芹圃”一号。关于“金麒麟” 的由来,可见张云章贺曹寅得孙男而作的“闻曹荔轩银台得孙却寄兼送入都”诗,“天上惊传降石麟。”此孙为曹雪芹之堂兄,诗中的贾兰。“石麟”和“金麒麟”异曲同工,为隐喻一个人,同样也是曹雪芹。

《红楼梦》是一部充满谜团的鸿篇巨著,真事隐之谜,谁是作者之谜,曹雪芹是何人之谜,众说纷纭。关于曹雪芹这个名字,直到现在尚未从任何一种可靠的历史文献中,寻觅出有关其记载。从一致认为的,他是江宁织造曹寅支家族谱牒上,没有找到其踪迹。如今,据以了解他的身世概貌的一些线索,仅仅是《红楼梦》第一回的一段文字及《石头记》中批注、和他的几位朋友留下的几首题赠或悼念他的诗篇,以及偶尔提到他的零零星星的文字。比如,曹雪芹最要好的朋友张宜泉的诗注里所说:“姓曹名霑,字梦阮,号芹溪居士,其人工诗善画。”又说:“其人素性放达,好饮又善诗画,年未五旬而卒。”明义的《题红楼梦》组诗小序中说:“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作见其钞本焉。”在敦诚《寄怀曹雪芹霑》中,有注云:“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 西清《桦叶述闻》中有:“《红楼梦》始出,家置一编,皆曰此曹雪芹书,而雪芹何许人,不尽知也。雪芹名霑,汉军也。其曾祖寅,字子清,号楝亭,康熙间名士,官累通政,为织造时,雪芹随任,故繁华声色,阅历者深。然竟坎坷半生以死。”

下面重点探妙曹雪芹就是曹天祐。
据五庆堂《重修辽东曹氏宗谱》记载:“十三世,顒,寅长子,内务部郎中,督理江南织造,诰封中宪大夫,生子天佑。十四世,天佑,颙子,官州同”。 另据《八旗满洲氏族通谱》记载:“曹天祐,现任州同”。 这里的《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于雍正十三年(1736年)十二月开始修撰,乾隆九年(1744年)十一月刊行。一种认为,《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只记有职之人,不记无职之人。但曹雪芹在敦诚《寄怀曹雪芹霑》和西清《桦叶述闻》中都明确注云雪芹曾随任其先祖之织造。至此应明确雪芹的确为曹寅之后人,而不是曹寅支以外的另有其人,且为曹寅之孙辈。至于“随任”,首先肯定曹雪芹也是有职之人。当然“随任”不一定必须是同一时“随任”, 就是继承织造这个行当,可能就是分管织造方面之任并且在京,级别部门不同而已。第三十二回有:话说宝玉见那麒麟,心中甚是欢喜,便伸手来拿,笑道:“亏你拣着了。你是那里拣的?”史湘云笑道:“幸而是这个,明儿倘或把印也丢了,难道也就罢了不成?”宝玉笑道:“倒是丢了印平常,若丢了这个,我就该死了。”就是暗示雪芹后来因故被罢了职。从年龄上看,曹雪芹和曹天祐是相符的。据康熙五十四年(1715乙未)三月初七日曹頫的奏折说:“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恐长途劳顿未得北上奔丧。将来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可以肯定,曹天佑是1715年出生,乙未年属羊,遗腹子。
据《石头记》甲戌本•第一回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这里的 “壬午除夕”是指乾隆二十七(1762)壬午年,如果曹天祐就是曹雪芹,年龄也就是四十七岁,正符合张宜泉的诗注里说曹雪芹,“年未五旬而卒。”笔者认为:张宜泉诗注里的“姓曹名霑,字梦阮,号芹溪居士”是雪芹落魄以后所用之名。从曹天祐到曹雪芹,理解名字的含义也是如此。曹雪芹和脂砚斋、畸笏叟、梅溪等都是化名,是非正式“注册”的一套名字。

但在《鹪鹩庵杂诗》中所载敦诚《挽曹雪芹》诗两首有:

四十萧然太瘦生,晓风昨日拂铭旌。
肠回故垅孤儿泣(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泪迸荒天寡妇声。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欲有生刍吊,何处招魂赋楚蘅?
开箧犹存冰雪文,故交零落散如云。
三年下第曾怜我,一病无医竟负君。
邺下才人应有恨,山阳残笛不堪闻。
他时瘦马西州路,宿草寒烟对落曛。

在《四松堂集》中标注为甲申(公元1764年),由敦诚所作的又一首《挽曹雪芹》诗:

四十年华付杳冥,哀旌一片阿谁铭?
孤儿渺漠魂应逐(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新妇飘零目岂瞑?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惟有青衫泪,絮酒生刍上旧坰。

这里令世人不解的是,这两首诗中“四十萧然太瘦生,晓风昨日拂铭旌。”和“四十年华付杳冥,哀旌一片阿谁铭?”一般认为这是指曹雪芹,但怎么曹雪芹又成了四十岁而卒了,这怎么也靠不到 “年未五旬而卒”?由此又引起红学界纷乱的猜测。

还有就是,没有被世人注意的,“晓风昨日拂铭旌。”和“哀旌一片阿谁铭?”――这又俨然是个豪华的送葬队伍,这和后句的“鹿车荷锸葬刘伶”天壤之别,反差极大。我认为这是世人的误解,这前两句说的,根本不是曹雪芹,而是他的亲姑表兄平郡王福彭卒时的送殡场面,一是写曹家昔日的尊贵和辉煌,二是比照之下更显雪芹死时的凄凉。三是感叹福彭死的太早,曹家失去了靠山而衰落,致曹雪芹落魄若此。诗中“李贺”暗喻福彭,据记载李贺他“细瘦”,童年即能词章,极似福彭;“ 刘伶”比喻雪芹。那么是谁当时为雪芹下葬呢?从上面敦诚诗中可以探妙,首先是曹雪芹的妻子“鹿车”,诗中“泪迸荒天寡妇声”和“新妇” 史湘云――小说批书人梅溪。诗中“牛鬼遗文”,是指空空道人畸笏叟,小说里属牛的妙玉,福彭的姨表妹,参加了福彭的葬礼,并留下了字文。“荷锸” 也是指妙玉。是姑表姐妙玉和妻子史湘云埋葬了雪芹,也告诉了二表姑脂砚斋。

在写曹雪芹的诗里提到福彭,类似写法张宜泉也有。如在张宜泉《春柳堂诗稿》诗七首:其七•伤芹溪居士

谢草池边晓露香,怀人不见泪成行。
北风图冷魂难返,白雪歌残梦正长。
琴裹坏囊声漠漠,剑横破匣影鋩鋩。
多情再问藏修地,翠叠青山晚照凉。

 诗中“谢草池边”典出南朝诗人谢灵运有“池塘生春草”的诗句。在《红楼梦》第十八回,有“谁谓池塘曲,谢家幽梦长”。而谢灵运暗喻的正是福彭。“谢草池边晓露香,”意思是曹雪芹因福彭庇护,自幼就是在这“秦淮风月”之地的“繁华”生活中长大的。

我同意这样一个分析成果:就是曹雪芹正如脂批所记"壬午除夕"和张宜泉所注“年未五旬而卒。”敦诚的确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得知雪芹去世,并参加雪芹的葬礼。敦诚作挽诗一的时间一定不是在"癸未除夕"期间,而是在之前的较早时间里后知道了雪芹的逝世。由敦诚在挽诗(一)中"他时瘦马西州路,宿草寒烟对落曛"的承诺来看,并结合脂批"壬午除夕"的时间记录,则可铁定推出:敦诚必将会在"癸未除夕"去雪芹坟前悼念。挽诗(二)必是最终定稿在了"癸未除夕"之深夜或稍后的甲申正月前几日。其实挽诗(一)中第二首诗正是对雪芹在天之灵的一种承诺。而在挽诗(二)最终定稿之时,敦诚已经实现了挽诗(一)中"他时瘦马西州路,宿草寒烟对落曛"的承诺,所以挽诗(二)中最后一句变成了"故人惟有青衫泪,絮酒生刍上旧坰。"因为承诺在此时已经兑现,很自然挽诗(一)中的第二首诗可以完全删除,丝毫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因为敦诚在此时已经完成了到雪芹的旧坟之前,补作生刍之吊一礼,不会再有什么遗憾了。所以,最终定稿的挽诗(二)变成了一首诗。

曹雪芹不是贾宝玉,他就是小说中的甄宝玉和卫若兰。第二十六回写冯紫英一段上有眉批云:“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结合冯紫英受伤,批语暗示了雪芹曾经参与了争斗。不排除护送妙玉湘云出逃,也就是第三十一回回目,“因麒麟伏白首双星”的原因。要说“麒麟”,简称“麟”,古籍记载与凤、龟、龙共称为“四灵”。是神的坐骑,被当作仁兽﹑瑞兽。常认为长颈鹿是麒麟的原型,是以鹿类为主,融合了牛羊、马的特点。在第四十九回写湘云:“腰里紧紧束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着鹿皮小靴:越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如此不就把湘云“兼美”成麒麟了吗?史湘云佩戴麒麟,是暗示了她的年龄,和曹雪芹同岁,属羊的。麒麟雄性称麒,雌性称麟,照应着本回湘云道:“走兽飞禽,雄为阳,雌为阴;牝为阴,牡为阳。怎么没有呢!”有流传的曹雪芹遗孀悼亡诗云:“不怨糟糠怨杜康,乩诼玄羊重克伤。”指的就是两个属羊之人。

有记载,乾隆二十五年庚辰1760年,曹雪芹再婚,娶的新妇名叫许芳卿,还有记载:乡邻许芳卿,随父夷客金陵,美姿容,工诗善画,嫁一士人,家贫不习生事,治俾家言。后二年,不幸人卒,芳卿伤之,怀悼诗示。芳卿夫死后,贫无所依,余劝其归乡里终老。曹雪芹再娶的新妇许芳卿就是史湘云的原型。而文字中的“后二年,不幸人卒,”正是1762年,也正吻合前面的时间节点“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在敦敏《懋斋诗钞》抄本有:芹圃曹君霑别来已一载馀矣。偶过明君琳养石轩,隔院闻高谈声,疑是曹君,急就相访,惊喜意外,因呼酒话旧事,感成长句

可知野鹤在鸡群,隔院惊呼意倍殷。
雅识我惭褚太傅,高谈君是孟参军。
秦淮旧梦人犹在,燕市悲歌酒易醺。
忽漫相逢频把袂,年来聚散感浮云。

这首诗是乾隆二十五年庚辰(1760)敦敏在明琳的宅子中与曹雪芹相遇后记其事所作。诗中“野鹤在鸡群”表面上取“鹤立鸡群”之意,其实不然,这里的 “野鹤”暗指史湘云原型的曹雪芹再婚新妇许芳卿;“在鸡群”暗指脂砚斋和畸笏叟母女。就是指,小说卫若兰原型的曹雪芹曹天祐,和离散多年的史湘云终成夫妻,并知道她一直以来是和曹雪芹的姑妈表姐在一起。也就是说,曹雪芹去南方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二姑妈的脂砚斋,曹寅次女曹频和她的女儿,书中妙玉的原型,化名畸笏叟,还有跟随一起的梅溪史湘云徐芳卿。后句的“忽漫相逢频把袂,年来聚散感浮云。”暗指曹雪芹的婚事是由姑妈曹频主持,将离散多年的卫若兰和史湘云终成“白首双星”。小说《红楼梦》书名字的灵感,源自明末清初戏曲家李渔所著《梦中楼》(又名《巧团圆》),就是指曹雪芹这次南方之行。有脂砚斋写诗道:

南游踪迹事如何?
挑尽银灯感喟多。
脂墨亦如真血泪,
锦心绣口共研磨。

显然是脂砚斋、畸笏叟、梅溪等和曹雪芹在南方共同商讨《红楼梦》(《石头记》)一书。《红楼梦》第一回有
【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 式 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 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并题一绝云: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甲戌双行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

这两处批语,一定是出自畸笏叟妙玉。其文中“一芹”,指的是已经去世十年的姑表弟曹雪芹(1715乙未-1762壬午)。“ 一脂” 指的是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脂砚斋曹频(1693癸酉-1767丁亥前)。“是书何幸,”因为前面是假设句,所以是起码甲午年乃至丁亥年,书还未整理、批完。“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指的是畸笏叟妙玉(1709己丑-?)自己和姨表兄福彭(1708戊子-1748戊辰),就是空空道人和通灵石头第一回关于《石头记》的相约对话,他们也是小说主人公宝玉(之一)和黛玉(之一)。在该批语甲午年之前的丁亥年,参照第二十二回【靖藏眉批: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不怨夫!前批知者寥寥,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 ,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关于“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指的是王妃曹佳氏点戏,妹妹脂砚斋探春执笔事。“凤”是脂砚斋,癸酉年生属鸡,批语一般用“阿凤”称呼。 “ 凤姐”则是指福彭母亲---脂砚斋姐姐曹佳氏。黛玉的《葬花吟》是畸笏叟妙玉为绛珠仙子所作,“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符合黛玉(畸笏叟妙玉)《葬花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和明义《题红楼梦》绝句其十八之诗曰:“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查实  223.245.2.17     2011/10/29 22:03:30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