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诗的情与景


2017-12-05 17:04:49  汤树强  所属诗集  阅读195 】

50个   

谈谈诗的情与景
文/汤树强

情与景,是诗的两大构成要素。两者一虚一实,相互依存,相互作用,水乳交融。它们的结合状态,是诗的表现形式,是诗的艺术美的体现。可以说,诗的创作过程,实质上是情与景两者关系建立和交融的过程。
在情与景的关系中,情处于主导的地位,起着统率的作用。情指导着景的生成,规定和影响着景的状态。
情与景关系的建立和交融,集中反映在诗创作过程的三个阶段,即:意象创造、意景合成和意境营造。下边,以李清照的词《如梦令 . 懒起》为例,对三个阶段情景关系的建立和交融加以具体的分析: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一阶段,意象创造。
意象,是情与景结合的单个、最小单位。它也是诗语言的基本单位。意象创造在于建立情与景最基本、最简单的关系。主要特征:
(1)每个意象都具有一个可感的“生活图象”(即客观事物和现象的形象)。如例词中的雨、风、睡、酒、卷帘人、海棠、绿、红,等等。所谓“可感”,就是这些图象都能为人的感官所感觉到的。如雨点、风声,都能为人的视觉、听觉感觉到。
(2)这些“生活图象”都是经由诗人精心、着意筛选出来的,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透露出诗人的情感喜好,从而为情与景的结合提供了可能的意向。
(3)每个“生活图象”都呈现出特定的状态。如“雨”的状态是“疏”,“风”的状态是“骤”,等等。这些状态都是运动、变化着的,都能以各自个别的属性剌激人的相应的感官,引起不同的感觉。如“疏”,反映出雨的密度;“骤”,反映出风的力度,等等。
(4)感觉,是人的心理活动的源头和胚芽,在形成情感阶段中,它更偏重于生理上的反映。这一特征决定了意象在诗中,它是单个、瞬间出现,情感因素和性质是朦胧的、漫散的、极不稳定的。但是,感觉是情感产生的必经的门槛,随着感觉的产生,意象为情与景建立起最简单又是最基本的关系。
第二阶段,意景合成。
意景,是由两个或多个意象(包括意欲、行为)组合而成的。意象是单个的“生活图象”,只是孤立的、瞬间的显现;而意景,则是小片断式的(瞬间、短暂、不大稳定的)“生活情景”,它是意象群的连接、联动。主要特征:
(1)意景中的各个意象(包括意欲、行为)有着内在的联系,意象群在组合中呈现出有序的运动、变化,成为相对独立的、片断式的“生活情景”。诸如:
“昨夜雨疏风骤”:三个意象组合,令“夜”、“雨”、“风”,合成为一个“风雨交加之夜”的情景。
“浓睡不消残酒”:两个意象组合,令“睡”、“酒”,合成为“诗人夜来饮酒太多,以至沉沉睡着,及至清晨醒来,酒意仍未全消”的情景。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两种行为、两个意象,令“卷帘人”、“海棠”,合成为“诗人询问雨后海棠状况,一问一答”的情景。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三个行为、意欲,两个意象,令“知否”、“绿”、“红”,合成为“诗人对侍女漫不经心回答的怪责,及对雨后海棠的遭遇的测想”的情景。
意象经过一串一串的组合,合成为一节节的“生活情景”。于是,诗中的景物活动了起来,连贯了起来。
(2)意象组合成“生活情景”,对情景结合产生了相应的影响:一方面,由于在“生活情景”中,多种感觉(包括意欲、行为)综合起来,会引起人相应的生理和心理反映。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上称为情绪。情绪,是感觉过度到情感的一个中间环节,它对于情景结合,较之意象,无论在范围、程度上都大大地跨进了一步。另一方面,多种感觉(包括意欲、行为)组合到同一情景下,令各意象的感觉由漫散、无序趋向集中、统一,对情感的指向性也由朦胧渐趋清晰,令情绪的质的规定性也明确起来。诸如:
“昨夜雨疏风骤”,表面看来似乎纯自然现象,事实隐约透露出诗人烦燥、不安稳的情绪。
“浓睡不消残酒”,借酒浇愁,酒意未消,愁愈加愁,诗人明显表现出忧愁的情绪。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不敢面对雨后海棠的状况,但又急切想获取真实的信息,但得到的却是漫不经心的回答,诗人心中充满着相当复杂、隐忧、埋怨的情绪。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对于侍女的回答,诗人终于忍不住连声指责和更正,更直接、不容置疑地道出雨后海棠的预测境况,直接渲泄了诗人忿怨、哀伤的情绪。
从以上分析看出,意景的合成,实现了感觉向情绪的转化,为诗的整体的情景交融,提供了条件,作好了准备。
第三阶段,意境营造。
意境,是由系列的“生活情景”排列、组合而成的“生活场景”(即相对完整、稳定的生活片断)所呈现的环境氛围和时空态势。它是系列“生活情景”综合、互动的结果。主要特征:
1、意境,是按照诗所描写的生活情节,进行排列、组合,以形成一个有序的、相对完整的“生活场景”。例词在意境中所显示的是“诗人整夜不宁牵挂雨中海棠状况”的“生活场景”。
2、当各个“生活情景”排列、组合成“生活场景”时,各“生活情景”的情绪随之进行叠加、综合、互动、谐振,情绪不断增强,指向性逐渐汇集、统一,并趋于相对稳定。此时,这种心理状态从情绪转化为情感,情与景,在整体上,在真正意义上达到了相互交融。在第二阶段中,例词各个“生活情景”都表现出相应的情绪,进入意境后,诸情绪汇拢、叠加,最后转化为一种共溶的情感:忧怨。既忧虑风雨摧花,又埋怨无力防御,埋怨侍女情感淡薄。
3、“生活场景”的形成,让情与景的组合产生了整体效应和质的变化:一方面,“生活场景”的状态,在整体上形成了一种环境氛围或时空态势。环境氛围,具有向内的凝聚力,能把人们的神思吸引进来,导入到更为深邃、精微的沉思、冥想的境界。时空态势,具有向外的扩张力,能让人们的神思飞驰、飘荡到更广阔、磅礴、邈远的领域、空间、世界。穿透性和辐射性,正是意境的奇幻、迷人的魔力所在。另一方面,“生活场景”所蕴含的情感,随着情感的深化,让人们从中感悟到情感所隐含的指向性和目标性,于是,情感也从原先的个性化、特殊性,延伸、扩展为共性化、普遍性。当人们有意识地把这种转变态势不断地向纵深推进时,最终会发现,情感的目标会聚焦到人性上,人性的真、善、美上。真,是客观实在;美,是表现形式;善,是人性的最高目标和归宿。善的具体体现是爱,它是善的聚焦点,是情感美的内核。由此观之,在诗中,爱的展示、张扬,是诗的意境、诗的艺术性的最终体现。在例词中,营造了一种清冷、寂寥、惶乱的环境氛围。在情感方面,表面看来,是一种惜花的忧怨情感,但我们同时看到,这是诗人对美好事物会遭到无情的摧残的忧伤情感,也是人性中热爱美好事物的珍贵情感。在意境中,情感得到了升华。
4、在意境营造中,诗的音律,在形式上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一方面,意境的环境氛围和时空态势的营造,与诗的语言的音韵高低、亮暗、缓急、长短等形成的节奏有着密切的关系。另一方面,人们在抒发情感时,在生理和心理上会形成一定的节奏感;同样,语言音韵的节奏感,也会对情感的抒发产生直接的影响。在诗的音律体系中,语音的平声和仄声,是形成节奏感和音律的一对最基本、最重要的矛盾。由于汉语语言的习惯,双音节词是人们日常语言交流的主要方式,故“两平两仄”的语言交替互换形式,就成为了构成音律体系的细胞和主要模式。另外,语句字数的多少,以及句与句之间,特别是字数不等的句与句之间的连接、组合,也形成了诗的长短交错的节奏感。我国古诗词格律,正是依据以上原理创造出来的。
谈到诗词格律,这里多讲一下。诗词格律是古代诗人在推进和实现诗的音乐化方面作出的重要贡献和取得的巨大成果,它在指导创造诗词音乐美中,曾经并继续起着重要的作用。当然,诗词格律也有它的局限性和不足。由于它的定型和固化,当人们依照格律进行诗词创作时,情感的抒发会受到格律节奏的影响和制约,而这种制约,有些时候不一定与诗词反映的生活实际完全吻合、相符。这种情况在律诗中表现尤为突出。特别是律诗中间的两联,制约更甚。为此,当人们未能有充足能力驾驰这些格律条规时,往往会出现削足适履的弊病。这说明,改进、完善已有的诗词格律,仍有较大的空间。正是这个原故,在选择诗律词谱时,要精心筛选,力求节奏尽量与诗词的内容同步、切合。对于因内容需要,个别出律的情况,我认为,只要不违反“两平两仄”交替互换原则,应该采取宽容的态度,因为形式终究是为内容服务的。例词在词谱的选用和词律驾驰中,表现得十分娴熟和妥贴。《如梦令》的文字结构是六六七二二六体式,一般来说,凡两字结尾的句子,气势比较急速;三字结尾的句子,气势较为舒缓。词中的第一、二、四、六句都描写的是诗人烦燥的状态;而第三句,是诗人对雨后海棠的状况虽然已感到不好,但仍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从侍女的口中得到一点安慰,故放缓口气询问侍女,采用了七字句。第五句巧用了词谱的双叠字,“知否?知否?”,显出诗人询问的急迫、加重的语势。词谱的格律,对例词的成功创造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
诗的意境,是诗的各构成要素(包括语言、音韵、意象、意景、意境、意蕴等)和谐组合所呈现的综合状态,也是情与景高度交融的状态,是诗的艺术性的集中体现。因此,营造诗的意境,是诗创伤的最核心的问题。

谈谈诗的情与景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刘文川 182.129.6.192     2017/12/5 22:39:02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妙论,学习了。受益!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