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不在,河不在.水碾河地名在


2018-03-14 09:52:08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280 】

00个   

碾不在,河不在.水碾河地名在

郑光福


顺东风路出成都东门,过点将台与一环路交口处,现在已是繁荣的商业中心,大型的成都艺术演出中心,成都饭店(已拆)花园饭店等也建在此。今宽敞笔直的公路干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行人络绎不绝;每到夜晚,华灯初放,霓虹灯闪烁,热闹非凡,一派现代大都市风貌在这里呈现。然而,这见不到一沟一水的地方地名却叫水碾河街。

无沟无河的闹市怎么叫“水碾河街”呢?我曾陪几位外地客人到成都花园饭店去吃饭住宿,当他们得知这地方叫“水碾河街”时,问我水碾还在吗?想看看。然而,那水、那碾已几经面目全非了。

我出生在距水碾河旁的望平横街54号,离水碾河不足一站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还是孩提时代,我常到水碾河玩耍,亲眼见过水碾河一带风光。记得过了点将台,这里是一片农田,一条约七、八米宽的河流从双林盘那茂茂密林中蜿蜒地穿出来,流向水碾处,溅起美丽浪花后,又唱着欢快的歌向九眼桥方向流去,归向锦江府河流水东去。昔日的水碾就在从城内出来过一环路的左边,之前是有名的成都饭店高楼处,可成都饭店今又扯了。碾于是有一座青瓦房建在河沟上,河里一年四季流水不断地从房屋下穿流而过,河中有一木制的大水轮,两边还各有两个小转轮在流水的冲击下不停地转动带动着石磨水碾,转声和涛声叽吱!叽吱!很远也能听到。常有附近的农民来此排队碾米磨面。文革初这座水碾还在呢。

别小看这水碾,它可是这一带唯一的一座小水碾哩,乡亲们是离不开它的。正因为如此,“水碾河”地名压过了它旁边那土堆,与三国有关的点将台和稍远点的万年场五显庙呢!以及双林盘等周围地名儿。儿时我爱游泳,加之母亲娘家又在万年场一带,我便自觉不自觉常常顺着那条河穿过双林盘、万年场、三道沟,即今天的沙河电影院前那条暗沟,现暗沟也没有了!也有一两次顺河穿过往上走到北门倒石桥,即今北门加油站,再往上走啊走,才发现水是由洞子口而来!从北向东南流经过来的,水主要用于这一带农田灌溉这便是当时水碾河的河。

至于水碾,古今不少传闻是蜀汉时代诸葛亮发明的。而水碾河的水碾呢?却是清代中叶的遗物,听父亲和老人们讲,解放前是一位叫林育青的人负责管理。七十年代末,河流上游被占用,河水几乎断流,自然水碾也失去了它的意义,但水碾磨房还在。1980年以后,水碾河一带粮田、菜地也变成了居民楼群,连当地农民也农转非农了,当地农民们为生存便自己建成一座大型综合农贸市场,取名为成都水碾河商场,也保留了水碾河地名,可今天那水碾河商场也又被址除了,因开发商们看中了这一带的热闹聚集人气。那河流上的碾子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而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初期便不知不觉中从此消失尽了。

河不在了,碾不在了,但水碾河的地名却保留下来。原为点将六队老住户,保和乡农机站站长,水碾河商场总经理疗朝君对我
说是因为这里保留有解放前那座水碾子,它当年的作用太大了,我们周围的农民都要在那里碾米、磨面。由于水碾名声大,我们建商场,菜市、旅馆怕别人找不到,便俗定俗成借“水碾河”之名,取:水碾河商场,水碾河农贸市场、水碾河旅馆等于此,我们都是见证人!他说这样取名,成都人一听就知道在哪儿了。

如今水碾河早已是今非昔比,人车繁华,竟还修建起下穿公路遂道!早已发展成为大都市东门的繁华地带。今天,尽管水碾河早已无河无碾,但水碾河一带却成文化遗产保留了下来。我生长在这一带,太熟悉它了,水碾河地名的发展是近五十年末发展变化最快的时期!也侧射了成都社会在这五十年发展变化最快!我今天写此短文虽是一个简单的地名变化保留下来的过程的记叙,但它却反映出一定历史时期的进展过程的痕迹。


(郑光福,男,1950年11月生,四川成都市人,汉族,大学文化。当过回乡知青,面房工人,教师,图书管理员,干部,记者等,获主任记者职称。著有《川西风情》《巴蜀留韵》《新闻采写三十年集》等专著。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历史学会会员、四川省民俗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市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成都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