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狂想曲


2016-05-19 21:31:51  陈敬听  所属诗集  阅读665766 】

100个   

【引子--沉重的黑夜,霓裳曲的笛声,融合于宁静之中。孤单里沉眠如僵硬大理石般的先知独孤雪,在遥远的深处被乐音激醒,他随这音符归来进入复活与重生。】



第一部分



夜晚。我从大理石深处苏醒出来,在一团火中狂舞,穿过停顿的时空,犹如一匹烈火双翅的飞马。大地升起了一片笛声,泼在我洁白无痕的身上,滚出一枚圆明之月。黑夜敞开,泛动着明灭的光点。追随花朵一般的音符,我奔驰在大理石的洁白之中,捡拾纷纷流泻的光辉。笛声灿烂,托着我向上飞去。



飞升,飞升!我是生命最高的种子,行走在众星明净的呼吸里,披着一朵轻悠的霓裳,在黑暗之中光华怒放。我是众神喜悦的美丽情人,以花朵和飞翔的心情,歌唱星星的童话与彩虹的预言,歌唱生命与尘土的痛苦亲密,沉醉于粉红幽香的风里。



柔情智慧的精灵,激昂骚动的天使,以及那些于黑暗中纯真的微笑,欢喜地迎接我的来临。天乐流水一般满载着花的翅膀,拥着我走进光辉的圣殿里。



他们说:“充满活力的多情忧郁的王子,你的到来如同百花之汁滴在干渴的嘴唇,你这双翅的烈火是宇宙鲜艳的智慧,把这神殿染满桃花的丽梦,许多空荡的胸膛涨满了热血,渴望你的亲吻,我们高贵的客人,你又带来了什么?”



我是洁白的石头,驮着沉重的钥匙,在黑暗的枝头寻求一种化蝶的方式,跟随天国的笛声,沉默的双眼在广茫里挣扎、突围。献上我灵魂之中高贵的黑色之莲,在我体中居住的众神和你们的儿女,同我合唱《石头到鹰的脱变》。



“我是孤独高傲的灵魂,在思索之中凝成了一块静止的石头,没有翅膀,没有欢笑。渴望飞升的痛苦和努力以及神圣的梦想,改造了它沉重的躯体与不变的姿势,在黑色的风里放出至高无上的光芒。脱落死去的欲念,复醒的血,长出锋利的巨喙击碎多层的硬壳;我的核裂出运行天宇的眼睛--鹰之眼,没有翅膀,没有欢笑;可是一束突来的喷动的活火,使所有的光辉启程而来。”



站在这圣殿,我飞舞的目光把这朵黑色之莲种在你们的额头,在我体中居住的众神以及你们的儿女,安静地等待梦之降临。



你们苍白的面颊、双眼和嘴唇,涌满了桃花之水。我已无法抑制喜悦的涟漪,旋动轻柔的霓裳,与笛声共舞。



亲吻我明亮的额头与烈火的嘴唇,抚摸我抖颤的灵魂和开满玫瑰的胸膛,在我体中居住的众神与你们的儿女,跟我走出冰冷的殿门,在明净的光线中飞升,到那比这里更辉煌甜蜜的荷池。



多么美丽的复活夜晚,众灵展出收拢多年的翅膀,翱翔在黑暗的光芒与柔美的笛声里,仿佛一群梦中的蝴蝶,与我闪熠的黑眼睛和歌:“至美至真的时光,雨水降临在待放的花蕊,溅起无数绚丽的彩虹;划过沉闷和黑夜的闪,活泼如同婴儿的笑颜,撒下一片革新的流火,导引我们向自由丰富的高点飞奔。”



失眠无梦的头颅离开了永恒的严冷,熄灭的心坛里血开始燃烧;鸽子在流淌的光芒中飞翔,关闭于玻璃和大理石深处的种子伸出它们粉红的嫩手和睁开希望的眼睛。广辽的夜色,梦在不断地绽开,静寂之泉发出清脆的乐音,打开怯弱的喉咙,一齐歌颂:“至高无上的光芒,至高无上的光芒,梦已来临了。苏醒的烈火在体中涌动。这至美至纯的夜晚开满了花朵。”



笛声中显现出孔雀彩色的羽翎,天门启开,月神的脸庞弹射着高傲的光辉,一切从静寂里开始欢歌与旋舞,漫天温柔的手臂和安详活泼的眼睛,仿佛无数洁白的天鹅在蓝色的湖中编写完美的舞剧。



我引领着体中的众神和他们的儿女,遨游宇宙广茫的海洋,喷薄的光芒和繁花一样的笛声倾泻一片嫣红的瀑布。



我举着洁白的宝剑,扇动烈火的双翅,高临于黑暗之上。



我在你们的额头行走,我脚步中飞扬着尘土的芬芳,体中的众神与你们的儿女,我像热情的酵母在你们的体中繁殖光芒;你们高歌的眼睛游龙一样卷起浪花,拍打着我飞驰的躯体,犹如恋人娇嫩的拥抱。



最有梦和智慧之光的凤凰从剑锋上脱影而去,直冲天轴,高昂地啼啭,俯冲而下,天空幻踩闪闪,她绕着我飞扬的长发飞翔,如檀木上汹涌的火焰,把我的灵翼照亮。



我在你们的胸膛舞蹈,像无忧的梅花鹿种植春天的雷声,你们的积雪熔化奔流成一群游鱼和音符。你们坚硬的外壳开裂,喷发着熔浆,壮丽如同野牛飞腾,生命的板块不停地撞击着,死水蒸发成一片金边灿烂的云霞占据了天空。你们的眼睛高高地运行,如得胜地翅膀在迎风醉游。



我烈火熊熊地双翅与凤凰比翼齐飞,天河的清波在剑芒下开裂。宇宙的旷野,星辰挂在无形无影的枝端奏着扁钟圣洁的天乐。我的思维伸出章鱼的巨足,直抵宇宙的心脏,吮吸精华的灵露,现出本色的桃红,犹如一位美丽的女郎脱去了素衣在辉华溢荡的池中戏水。



我沿着你们的四肢散步,火热的双足烙烤着你们麻木的神经,自由地欢笑,有生以来的忧郁消散干净。你们复苏的四肢,犹如拔节的春草,狂风和水在里面轰鸣。体中的众神与你们的儿女,驱赶血中可爱的蛇,随着你们的触摸,让它们爬到葡萄的架上用火焰的舌信亲舔我的目光。



我是岁月中残存的敏感的种子,在你们的血肉中着床,开放活性的梦絮。温和的夜色把那宝血渗进我的苍白,点燃灵性的灯盏,待嫁的烦恼安静于光芒缭绕的芳香。我已是征战的骑士,在硝烟里恢复了荣耀;高傲微笑的滴血的伤口,闪着电光,照亮了一条霹雳与智慧之道。



我在你们的长发上奔跑,如烈性的角马寻找黑郁的草原,你们刮起狂烈的飓风,敲击在我的身上。喷着流火的双翅,踏云无影的脚步,惊起停栖在你们发丛的群鸟;它们鼓翼纷飞,猎猎作响,转动着双眼;红光浮动,慢慢扩展,落下花瓣雨,铺满了你们的长发。在我体中居住的众神与你们的儿女,等待的寂寞把希望捏成了露水;我的翅膀拂过这里,让它们升腾为歌手的脸庞;在朦胧之中我用明亮的眼睛吟唱:你们藏在深处的羞涩不安的触觉。



我在沉默地奔跑,仿佛电光滑过你们关闭地门扉。黑色的夜中,心荷开放,我温柔地立在你们地窗前。鸣蛙欢乐的声音从你们的发丛中悄悄溢出;醒来了,你们走在芳香的花蕊之上,伸出洁白的双手拾起我的蹄声,一同合声赞颂:“梦的种子从天上降落,把一切欢乐安装在我们的身上。”



我脱离了沉重的引力和宇宙实现了对接。我越过长长的甬道出现在钻石的塔前,时间从里面流出少女的歌声:“你从沉思中结出成熟的孤独,在我的花园里,你的脚步已谱成了乐曲;你最先窥见了我光芒的躯体和乳房,会停止一切的干渴。”



我飞进你们的瞳仁中,如归鸟寻找黄昏的窝巢;这夜色中落花的世界,长满醉酒的嘴唇亲吻心灵摇晃的灯盏;沉默的灵蛇从岩石的缝里探出头颈,吞吐着发抖的光芒。我游翔这无边陌生的宇宙,用剑戮穿封闭的天河,倾泻的洁水像雷声一样不可阻挡卷走了垃圾和迷濛。众神与你们的儿女,我已看清你们的血管流淌着无声的歌。你们痛苦的思索挂满了闪烁的星辰。黑暗慢慢消融,光明掀下脸上的薄纱,赐给我娇嫩的秋水。



青色的新芽爬过了沉睡,在绿色之中奔跑,渐渐远离冰冻的泥土升入天空。众神与你们的儿女,听见它们在震颤地呼吸?我解散心中地湿云给予快乐的翅膀,在热烈的火中超脱成永生的蝉,弹拨感动的琴弦和智慧的血脉。



夜中花开一样无影辉煌的心情,安抚着激昂的剑芒和双翅,我停止扇动,竖直地降落在你们赤色的河滩,许多天鹅举颈和鸣。凤凰收敛了光芒,归回剑锋。我坐在众神与你们的儿女的眼中,仿佛等待情人的花朵。



我乘着黑色之莲,沿着赤色的河流漂泊。我看见你们立在静谧的源头,默对四维。众神与你们的儿女,我把多年沉积的孤独撒在奔流之水,孕育了一群金色之鱼。多少繁华的码头与船只已化为烟云,寻找不到它们自怜的倒影。我无法忧伤的眼睛今日蒙满了雾气仿佛一对黄昏的太阳在流浪。



你们丹红的河水歌唱着奔向无色深深的大洋。我逆流远去,在一片猿声的叫啼里,越过荒野的弯道,停在痛苦的源头,你们的池中。我用平生美好的回忆和光辉的幻想,养出红色的浮萍在你们无梦的血里。你们解裂的泉眼悬在我的舌头上,仿佛永恒的乳房,不停地滴下生命之水,让我所有干枯地根系滋润复活。



我所歌唱的清贫的智慧和热情的思索被忙碌的世俗所排斥,但依然是许多脚步的星辰。世界需要的真是被世俗怀疑和拒绝的一些东西。我寻找那些已如候鸟迁飞的美丽的精灵,在黑暗的天幕呼唤。赤色的河水汹涌澎湃。莲花如舟载着我接纳最后一些纯洁之种,相信它们会结出百倍千倍万倍的饱满的果实。



我把祈祷和清馨溶入河水,把华彩与光芒倾进河水。众神与你们的儿女,这池溢满芳香的烈酒正不断地献出活力和热量,蒸发我四肢地寒气。与双眼翅膀合一,我的灵魂。撒下火焰点燃烈酒。带着黑色之莲在炎热的气流中飞升,穿过你们的眼泉,进到你们四季的风中。



我在你们的灵中飘荡,犹如满怀激情的求知者。宇宙是冰冷与火焰的蛋糕,无法平衡的力量在吞嚼着软弱的意志。当一切在解体中重构秩序,呻吟的将被欢笑的所取代,欢笑的将为沉思的所代替,尘埃之中奔走的时光沉默无言,谁能手持着玫瑰永不老去?谁能不断呻吟寄望怜悯的降临?谁能一直欢笑着而不凋谢?谁能坐在永生的宝座不被击碎?最后的静寂让给沉思。来自冰冷的归向冰冷,来自烈火的归向冰冷,所有脆弱和强大的心灵都要到严寒的磐石上筑巢。



众神与你们的儿女,什么是生命宝贵的血液?什么是灵魂永恒的花朵?你们只是在长歌:“一切都会如期降临。”我的伤口流淌的血液,被黑暗抹杀得一干二净。跌倒于泥土,我僵硬的躯体,在今夜让月光和笛声启动,复活心中的宝血与梦想。我歌唱舞蹈飞翔,举着高贵的花朵来到你们的深处。因为欺骗和罪恶,你们不想言论神圣的真谛,却说:“一切都渐趋消亡,诞生只为抓住瞬间的欢乐与梦想。”你们的冷漠是如此冰冷,让我满怀的深情像飞鸟一样消散,我复活却陷在痛苦里。



第二部分


接受夜色里飘荡着的启示,复活心中的鲜血浇育无梦之地。我渴望重生。一片粉红的花芽正从绿叶里探出嘴唇合唱:“喷薄的光芒和繁花一样的笛声,倾泻一片嫣红的瀑布;我们看见生命的光芒在流动,满天下着甘甜的乳汁;空中飘着甜蜜的芬芳,美丽的季节已经来临。”



圆月坐在天庭的中枢,光辉四射;夜色披着薄而透明的婚纱,笛声在空中盛开,吹过的风柔蔓柔蔓。广袤的大地,行走在甜梦中的生灵吮吸着辉煌的光明,笑颜如五月的仙桃;徘徊的泪水闪烁着宝石的光泽,白昼里惊恐蛰伏的言语和行为获得赦免,自由地表达内心的渴望,没有眼睛导航的脚步奏着更豪壮的乐曲,踏过围墙陷阱流水火焰,到达无极之无极。



我走在洁净的光线上,唱所有应该高唱的歌,赞美一切应得赞美的风景。笛声把天幕拉开,一束灿烂的光芒射向我的心野,我看见自己的灵魂在绚丽的火焰中渐渐发光而飞出一群鼓翼的重生之鸟。



这群重生之鸟在天空里鸣唱:“被亵渎的真是渴望的泉水,日夜从你们的体中流过,倾泻在闪动着败坏或善美的眼睛前,但那逐渐僵硬的心接不到半滴琼液。当所谓的权力把黑暗赐给你们之时,你们匍匐着赞美;当所谓的叛逆挖掘出光明之火时,你们在惊慌中逃亡。再没有伊甸园与生命树,烈火旋转的神剑也完成了使命。你们的生存依赖不安的幻想与艰辛的挣扎,慢慢地回归到静寂的巢里,等待复燃的枝条伸出疯狂之爪拍打你们。世界将脱下旧衣换上新服,你们这些过客眼望何处?许多的美与其皮肤下的丑陋呈现同种的格调。你们所寻求的平衡的停顿,如一群活泼的飞鸦分割了天空。从杂乱中爆发的光芒将照亮许多阴暗的角落,所有的季节被逼迁入新的秩序。你们必须承受痛苦和徘徊,等待新的众神在花朵中重生后,一切真正的喜悦和光明就降临。”



也许我不能眼见喜悦和光明的来临,岁月的车辆无法载着我驶向灿烂的站点。今夜我被亵渎的泉水,反射着宇宙清澈的光辉,仿佛一条夏季爬游兴奋的蛇。令我感动的音符挂满流动的光线,让我的脚步随意轻奏。我如同走向春天的桃园,将在一片彩蝶绕萦的裙衣旁,把一枚水珠般的心放在爱人她初荷一样的眼前。



这群重生之鸟飞落在我燃烧的灵魂之坛,鼓翼鸣啼;火焰无比旺盛,一群发出紫光的神从重生之鸟的身上升起无比美艳。这群重生的众神伸出光华溢荡的手,把我沉睡的歌从心湖里捞起放入空中;用明媚的目光抚干它的翅膀。在这明丽清净的夜晚,应让我领唱:



“我的美神,你洁白的手掌带着火焰按在寒土,火焰就变成满地的杜鹃;你种下的心长出瑶草,开出永恒无期的思念。”



“你从浴盘抖落泡沫赤裸站起,用婀娜如雾的柔情涂在我忧郁的伤口;我的美神坐在那朵浪漫的轻云,飞过我空白的天空。”



“你从梦的光芒中降落,在夜色的衣裳上独自游行,追捕着拒绝你的那些灵魂。你是孤独的牧者,牵引众生去那欢乐的桃园。”



“落花与浮云之中布满你热烈的目光,带着复兴与重生的烈火,举起粉红之剑刺杀麻木的胸膛,挑破冻脆的脉管让它流出光辉开出红艳的花朵。你从等待的闺帐中出来,寻找土壤,播种爱情与希望。”



“你从愤怒的雷声中飞来,那些躺着的行走的盐柱正以你的名义在行骗,设满枪口的巷陌惊惶地注视着你的来临。”



“你来了,没有翅膀,没有影子,瓦解了一切围墙陷阱武器;你欢笑的声音在四处发出,围剿了企图奔逃的灵魂,你以捕杀的方式毁灭陈朽的一切。你坦露着光辉的躯体,乳房高挺,让雪白的汁液滴流;你用处子的情怀和神圣的汁液使尘土成为生命,再生在你脚步中的万物于粉红的光辉里跳跃。”



“你从朦胧破碎的杯中升起,以我的喉咙歌唱简单的渴望。你挤出鲜血涂在我的头额,美之神,我的脉络因你的血闪电般奔跑。我扩张的心野有你呼吸形成的风,有你眼睛生殖出的艳丽的太阳,有你泪水挥洒下的雨水。”



“我在你乳房的深处,找到桃花遮掩的泉眼,用破碎之杯盛接一珠火焰之汁,倾进我漂满冰峰的血液。简单的渴望是在你的掌中和嘴唇上行走,在你春天般美丽忧郁的四肢和躯干上行走;渴望坐在你仙桃般的乳房之顶,观看青鸟从天上慢慢降落,带火的巨龙从天上慢慢降临。”



我所歌唱的是这大地渐渐消失的美丽,残存的根茎正与岩鼠作一场艰辛的决斗。我需要安慰的力量和希望之光。今夜,我从火中突围出来,蝙蝠一样跳着圆舞,沉醉于没有回声的风里。



“从源头的黑水踏歌而来的光明之神,提着一个金色的桶子,不停地泼下光明的汁液和锋利的花瓣。你走过喧闹的枝叶,把眼睛凝于天空,俯视我变色的躯体和憔悴的心情。我高傲的头额被这花瓣割出一串串激动的音符,夹带着不可熄灭的火苗在哭泣。你美丽的脸庞涂着冷峻的霜色,你把不多的撒下种子要赐给那些绝望的耕者,可是空中布满灰色的鸟群抢食了所有。光明之神,你是这样美丽和冷漠,我仍要歌唱你溢光的眼睛与撒花的手指。变迁的时光将割杀所有青春的藤枝,我空茫的理想却不会老去,载着你的光芒和我的灵魂。”



“我仰望你的脸庞,仰望你的眼睛,我崇敬的神灵,你不喜欢我们形式的赞美,你使那看见你的生命失眠,让他们渴望的羊群在荒芜里走失。静默里,你听见忧郁低微的祈求从大地飞到你的耳旁。你痛恨那些虚假、狡诈、怯弱的,讥笑眼中爬行个、滚动的石砾。你说:都归到原态,你们不需我的汁液和花瓣,你们都相信战胜饹他人就获得一切。”



“我不敢亵渎你的光芒,光明之神,我灵魂的灯盏和生命之饼。让我喝上你的汁液,戴上你的花冠;免去我的饥渴和贫瘠,我高声地祈祷,光明之神,复明我的眼睛。我惧怕又喜悦那锋利的花瓣,我在你的池中淋浴,如同一只迁徙许久的天鹅,到了温和的水乡和阳光溢荡的湖滩。赞美你,光明之神。”



“从源头的黑水踏歌而来的光明之神,提着一个金色的桶子,不停地泼下光明的汁液和锋利的花瓣,像一只洁白的狮子,怒吼或是微笑都显出同样的力量。”



“光明之神,今夜你大放光芒,坐在清辉的环中,运行于我的头额外围,你的眼睛像金色的苹果和疾飞的箭镞。我的心野上奔驰的风夹满了笛声,你沉默的光芒淹过我混杂的思维如举行一次火的洗礼,征服了我冰冷的灵魂。得胜的光明之神,在黑夜之中发光,至高无上。”



我在灿烂的设想里枯烂了种子,季节欢笑着踏过我的眼睛,我呼唤它们,它们却悄然来去抽打我的心灵。今夜,我跪在自己的失落里,托着一把将死的种子,等待你的来临,我生命与春天的神。



“今夜你乘光与乐音而来。我打开了所有的门窗,伟大的生命与春天的神,你温和的体息驱赶了房中的湿冷;让我毫无惧怕地伸展四肢,触摸渴望的一切。我的舌头吮吸着你的泉水,我的脸颊轻偎你的衣裳。我像一头幼小的鹿儿欢天喜地,来回奔跑,跟着你的歌声。”



“你使我将死的种子开出花朵结出果实,你让我的河道生满了鱼群,你使我干涸的井涌满了清水,你让我的歌儿不再忧伤无力;接受你赐给的笑容和烈火,以明净欢乐的心情补写缺漏的诗篇。”



“你以力量击败所有的抵抗,把甘甜的雨水和芬芳的风撒下,叫所有的生命站起奔走,一同歌颂那心中嫣红美丽的活火。”



“你刮起刚烈之风,吹摇我沉睡的枝叶。我僵卧的蛇儿在梦中扭动,被激出深藏的活力,全身焕发着红色的光芒。爬到百花的丛里,生命与春天的神亲吻这蛇儿的头额抚拂它的身体,它仰望你的眼睛如同对太阳的膜拜。它在花蕊上爬动,粉嫩的骚动盘踞于全身,兴奋地伸缩,痛饮你的酒,带着不能控制的心情渴望成为一簇火朵。你使它的身体嵌满花朵,布满活力;它是你的孩子,生命与春天的神,它如此勇敢地爬游,永不停顿,在喜悦中颤抖。生命与春天的神,倾听我的赞美。”



“你在我的额头上行走,犹如锤子的敲打溅着火花,把我驱出哀伤的瞌睡;你如歌的身影飘过我的皱纹,撒下一阵雷声和雨点芳草与花朵在我的额头生长。生命与春天的神,双眼旋转着火焰。”



“你在我的四肢上行走,像游闯的闪烙过天空;我在惊恐中忘记了抵抗,敞开了一切,任你穿行。我的四肢在爆裂声里抖动通红像三春最艳丽的杜鹃,让你的赤足也沾满我的一片感动。生命与春天的神,双眼旋转着火焰。”



“你在我的胸膛上行走,我的心脏像荷叶上律动的露珠或一只幼鸟在鸣唱。你踹破我的躯壳,让碎片化为奔流的岩浆溅出火花,属于你的也将属于我。生命与春天的神,双眼旋转着火焰。”



“你在我的瞳仁里行走,像激情的花豹寻找孤独与无奈吞嚼,不灭的光辉显现着你的力量和荣耀。你不停地驱散、撕碎我眼中地乌云,欢笑着、呐喊着;你赤热的呼吸澎湃作响,像战争的号角,雄壮无比。生命与春天的神,双眼旋转着火焰。”



“你在我的血中行走,如同一簇怒放的朝霞,沿着我的脉管攀满了我的堤岸。我春风般的心情,长满了歌的翅膀,带着雷鸣欢乐地飞翔。生命与春天的神,双眼旋转着火焰。”



“你在我的灵中行走,百花之衣袅动,散出至高无上的芬芳,吸引我与你永生同行。你在我的生命之杯中添加一滴源头的香汁和一滴幸福的战栗。今夜,我忧郁的心野升起一群力量的飞鸟。生命与春天的神,双眼旋转着火焰。”



我的心坛上出来重生的新众神,伸出光华溢荡的双手,把欢愉和活力涂抹在我的身上。多么美丽的夜晚,在这无人的角落,我歌颂至高的理想,歌颂博大的光芒。



我是这夜晚中独行于时间羽翅上的新郎。赤裸着心灵充满着火焰与爱,是一位渴求灵性的行者,举着黑色的莲花,踏过恶之花丛,向伊甸园挺进。我将飘过你们的梦而去,打开肉体之门让所有的欲望飞出;它们在夜色里跳跃,无论是神圣的还是丑恶的,自由!彼此羡慕彼此交战。



我做一位看客绕着它们奔跑,在繁杂奔腾的火花里呐喊,直到一切都变成稀里糊涂。这时所有的绳子断了,地上有跌落的羽毛,天上将有飞翔的血滴。跟随我的是令我喜悦的部分,它们将在天空和大地扩散,小的成为生命之盐,大的成为灵魂的星点。



我犹如赌徒的心,祈求灵魂的暴富和感觉的纯粹胜利;抚摸这夜色中令我感动的光影,在梦幻里重现钻石的年华。我的心灵高居在粉红的水面上,统治漂泊的肉体,如火欢笑。



我是这夜晚中独行于水晶花园的新郎。赤裸着心灵充满着火焰与爱,伸出所有的触觉去试探、敲击。我是喜悦的,脚步却带着恐惧;在这博大的空间,生命如爬行的蚂蚁或是浮荡不定的尘粒。



我将被僵硬的风压死,来不及发出一声抗议。可我的头颅冒着火焰,顽强不屈,高唱心中激昂的情歌,眼睛在风里转动成跳舞的火球。生疏的光闪过水晶石散开幻像,有太阳乌云天使魔鬼花朵毒蛇。今夜,我是真正的新郎,应占有所有的欢乐和希望。我把芬芳的烈酒泼遍这花园,让水晶石在醉中说出答案;我将在这答案里找到桃花之门,把笑容和亲吻送给美丽的新妇。



我敲遍了水晶石,没有一块发出友好的声音,它们满布着敌视和冷漠的色泽,也许它们会在我悲痛的时候才能坦露喜悦。今夜,我是欢乐的新郎,全身充满着力量和智慧。



我是这夜晚中独行于湿墨之上的新郎。赤裸着心灵充满着火焰与爱,我洁白之足是你所爱的,美丽的新妇,现在用它来证实我的纯净。



带火的双足在墨迹之上行走,我的血从脚板射出;我的新妇,我将如原样来到你的面前,双足雪白,红色新服没有黑斑;它们正如我的心地与热情,不改当初。



我从那墨迹之上走过,像水中的鱼儿不熄身上的鳞焰。我的新妇,我是你的磐石,你是磐石上面的丽房。



我是这夜晚中独行于紫色泉水中的新郎。赤裸着心灵充满着火焰与爱,这溶有天地精华的泉水浸着我的躯体;神圣的紫光绕着血脉运行,到达生命所有的角落,开出多彩的花儿。



这细小的泉水在这世界中,始终被阻断、被污染、被漠视,如此消瘦。今夜,我抚摸这柔美的泉水,轻轻地歌吟;在我的心里,这泉水是多么动人、圣洁。



我顺着泉水行走,来到它的源头,一个光辉四射的湖泊如梦中的天堂,那紫色的圣水源源不息。我陌生的新妇似天鹅在很远很远的湖里。天空飘下洁白的柔絮,把她装扮成美丽的圣女。



我是这夜晚中独行于青芽之旷野的新郎。赤裸着心灵充满着火焰与爱,它们在被践踏与被杀戮里茁壮成长,仿佛汹涌澎湃的潮水推向最高的顶点,然后怒放。我要歌颂的是它们,希望和梦想从来是在破灭时爆发出火花与绚丽,它们在沉重的折磨里坚信未来;泥土和它们的头颅从不屈服,生生不息,令一切仇敌胆颤。



今夜,它们在旷野上默默挺起,向天宇走去,举着青色锋利的枪头,我经过它们的身旁为它们感到骄傲。漫天的光辉,漫天的乐声,倾泻而下;到达我的心坛,让生命在颤抖中喜悦。



我是夜中独行的新郎,提着心灵的灯盏,前去迎接美丽的新妇一同归来。近在睫毛的旅途却如天际遥远,青芽满布的旷野伸向远方;我的新妇或许正在守候中瞌睡,今夜没有我敲门的声音。但我是新郎,定会来揭开你的盖头。



黎明前的黑暗淹灭我的眼睛,围杀燃烧的梦想。我正像那海浪上空的飞鸥,向明亮的区域和星点迁徙。黑暗延伸到脚下,仿佛天堂的黑金台阶,飞升,飞升,向多色的高处奔去。



我像闪走过,在天宇留下一条霓裳旋转的亮迹。我的歌声与笑容在世界的屋顶开放,活泼的思想挂在晨风里等待亲吻刚展的睫毛。



黎明割开黑暗流出七彩的血液,重描天庭的风景。我是那从笼中逃出的金鹿,在美与爱的理想原野中扬蹄;复活的肉体和重生的心灵,同奏永恒的梦想与喜悦的升腾;歌颂大地的花朵与活力的泉水,远离那些铁条和绳子,在不断飞升的震颤中脱落沉重。



破晓的流光鱼儿一般游闯,从天堂走来的云霞一脸青春的光辉。我在光芒和笛声里沸腾而重生的灵魂,等待旭日的亲吻,在最后的飞升里成为自由。



我是多么欢乐,如同凤凰扑向爱情的烈火;飞升,飞升,在太阳的拥抱中写出最后一朵燃烧的玫瑰。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北岛鱼 60.181.150.109     2016/5/22 16:11:43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送花
    佳作欣赏
    问好
  •   商君  60.181.150.109     2016/5/21 23:22:47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飞升,飞升!我是生命最高的种子,行走在众星明净的呼吸里,披着一朵轻悠的霓裳,在黑暗之中光华怒放
  •   商君  60.181.150.109     2016/5/21 22:43:15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飞升,飞升!我是生命最高的种子,行走在众星明净的呼吸里,披着一朵轻悠的霓裳,在黑暗之中光华怒放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