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在风中飘荡


2017-02-01 13:55:14  蔡均明  所属诗集  阅读1496 】

00个   

《答案在风中飘荡》
文/荒杨

飘呀,荡呀
飘荡在淡蓝色的天空
是一缕尚未散尽的硝烟
它在暴动,在不安
还在当今时代的枪口停留
有形或无形地渗入了生活,弥漫着世界
迫使世界唤出了自己的主题
继续飘呀,继续荡呀
蓝色的海风快带来白色的天使吧
把他们驱走,再送予感化吧
—这里太多血泪在降落了
那块神圣的土地都即将被淹没
—这里太多眼睛在呐喊了
那飘荡在风中的答案不断被呼唤

大洋想要岁月的风平浪静
遥远的西方却不断吹来冰冷的风
让海洋和里面的居民皱破了眉头
掀起了动脉血液的狂浪,在沸腾
在时间的长河里,将一个个坟墓清洗
大陆也想要后半辈子的平安无事
捣蛋的孩子却把泥土一层又一层地剥开
分享或独吞里面所谓的宝藏与精华
(就连最后的最后那一点点微粒都不放过
—如饥饿的豺狼将新生的婴儿完全吞食)
那么的幼稚,那么的可笑,那么不懂得珍惜
竟然想将自己的母亲慢慢安葬在宇宙的棺木
无疑,答案在风中飘荡,在晴日暖风中飘荡

无数双手无数次地伸向高空
在每一个终将能黎明的地方
迎来一只又一只白色的圣鸟
祈祷它们能够衔着橄榄枝条
再展翅飞向高空,飞向和蔼的地球
代表世界万物洒下光明的种子
从此黑暗再也不能战胜光明
光明即日登报道出真正的答案:
“只要春天真的到了,花就会盛开;
只要夏天真的到了,光就会普照;
只要秋天真的到了,果就会甜蜜;
只要冬天真的来了,雪就会美丽。”
答案,光明的种子,在风中飘荡

飘呀,荡呀
飘来了无数个难眠的日月
一切的痛恨融入心谷
一切的粉碎尽在骨髓
一切的梦想编成线网,
构成庞大的村庄,被阴影覆盖—
花是黑色的,水是红色的,还有
鱼儿游着优魅的白骨,鸟儿沥血长啸
苍蝇飞着没头的躯体,鸽子欲破苍穹
都在寻找、在等待 命运胜利的曙光
刺破那层已久的瘴气,照亮心语,
还一个透彻的答案给未来
继续飘呀,继续荡呀
在云浪涌涌的江湖里
美人鱼还在打捞被遮挡的
仍在风中飘荡的答案

“看,都来看看吧—”就在不远方
一个可爱又可恶的小胖哥蹲在金钱树下
叨咕着,计划着,蠢蠢欲动着,
想要把对面那个正在发育的小女孩扑倒
侵占她的肉体,强奸她的灵魂,控制她的所有
再去享受一人世界
—幻想在现实中破灭
“再看,再来看看吧—”就在这邻方
也有几个青年为了争一个肥润的少女
天天打破了头,闹得昏天黑地、鸡犬不宁
牵连到了无辜的花草
它们在摇摆,在抗议,在控诉
在召唤一股强烈的东风
将这安静和睦的地方打扫干净
这些少女就在祈祷一个还在风中飘荡的答案
答案在风中飘荡

孤零的小树如阳光一般透明,透明
在光秃的山上,为远方的亲人哀悼
挺着单薄的身躯,迎着风雨送来的安慰
看着鸟儿去找爱巢的原址
秀丽的山水藏在雾和霾的恋情中
不曾听到高山流水般的仙乐
只有环山公路上汽车的哀嚎
单曲循环,无奈的看着远方—
鸟儿在找回家的路
路在等待鸟儿回家的答案

环世界飞翔的白鸽纷纷站在自由女神像、
打结的手枪、联合国土、大街小巷上
举起来一个硕大的“伟大的美国鸡的脚印”
赋予各方语言的橄榄圈出现在万物的头顶、
手上和脚腕,挂在几百年的祈愿树上
汇编出一个硕大的“伟大的美国鸡的脚印”
都在等待,都在行动,都在寻找
已飘荡风中许多年 逐渐逐渐呈现的答案

答案在风中飘荡,飘进了我的梦
一只接一只蚂蚁手拉着手
一只接一只白鸽歌对着歌
一条又一条橄榄汇入大海
一条又一条协定载入史章
是一轮新世纪的明月,在反映
是一轮新时代的帆船,在凯归
答案在风中飘荡,飘进了大家的梦
都看到了朝霞在天际高舞,鸟儿在水边喂鱼
都听到了音乐从天堂回旋,风雨在绿道欢歌
都嗅到了饭香在洋溢四邻,硝烟在地狱消失
都尝到了花汁从芯释甘甜,雨露在酝酿胜酒
都感到了温暖在照耀人间,心灵在深处出发
梦不再是梦,答案已从远方飘来

在风中飘荡的答案啊!
你是多么的贵重,多么的难求
你可知道那些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的人
喊了多少次天地,走了多少条泥路
花了多少个世纪,死了多少代人
“一直在将你期待,一直在将你找寻;
非同寻常的期待,非同寻常的找寻。”
在风中飘荡的答案啊!
我们盛装等待你的到来
我们愿意带你走遍全球
答案,我们的朋友
愿后来的故事有你参与!
答案还在风中飘荡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