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有人看到了欧诗蕾


2019-12-03 21:30:17  一玄  所属诗集  阅读119 】

00个   

第三百五十二章 有人看到了欧诗蕾
听到李洁的真情告白,我心里有点感动:“媳妇,我真想你了,现在去找你好不好?”我说。

“乖。睡了,我还在医院呢。”李洁说。

李洁拒绝了我的要求,让我心里微微有点失望,随后又聊了几句。手机里传来李洁一个接一个的哈欠声,于是我们便结束了通话。

刚才李洁的话让我吃了定心丸,只要她不松口,我就能想到办法慢慢的跟孔志高和孙老鬼两个人周旋。甚至于心里想着能不能让他们两个人狗咬狗,孙老鬼背后代表的是叶泽语,一个市的书/记和市长本来就不可能和平相处,这叫一山不容二虎,谁也改变不了的自然规律。

我坐在床上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着事情,稍倾,卧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曲冰穿着我肥大的睡衣羞涩的走了进来:“浩哥!”她叫了一声。

“上来喝杯酒暖和暖和。”我说。

“嗯!”曲冰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

我将一杯酒递给她,两人碰了一下杯子,然后边喝边聊了起来,我的左手没有闲着,直接伸进了曲冰的睡裤之中,里边是真空,什么都没有穿,一瞬间,她的脸上露出了两片绯红,也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还是因为害羞。

至于害羞不应该啊,她混娱乐圈的人,还会害羞?

“问你个问题,如果觉得冒犯了你,可以拒绝回答,但是不能像昨天那样打耳光了。”我一边抚/摸着她的大腿根,一边盯着两腮绯红的曲冰问道。

心里有点好奇,在床上曲冰很羞涩,也很被动,技巧十分的生涩,包裹性很强,不像是跟很多男人发生过关系的女人。

“浩哥,昨天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曲冰低着头说道。

“不用道歉,昨天我的话可能伤到了你的自尊心。”我说。

“谢谢。”曲冰看了我一眼说道:“浩哥,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那我说了,你跟几个男人上过床?”我问的很直接。

“呃?”曲冰的表情愣了一下,可能感到有点意外。

“不想回答没关系。”我补充道。

“三个。”最终曲冰羞涩的小声回答道:“一个是我前男友,一个是拍第一部戏的导演,最后一个就是你。”

“难怪!”我嘀咕了一声,像曲冰这种女演员在娱乐圈估摸着也算是冰清玉洁了,才仅仅跟一个导演发生过关系。

听完她的话,我心里欲/火更旺了,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开始亲吻她的性感的嘴唇,同时双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着。

一个长吻结束之后,我和曲冰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她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放在我的腰两侧,我们两人四目相对,她的脸越来越红,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啪嗒!

我伸手把灯光了,一瞬间屋子里黑了下来。

“叫老公。”我对身下的曲冰说道。

“呃?”耳边传来她轻呼的声音。

“叫老公!”我再次说道:“快!”

“老公!”稍倾,一个蚊子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此时我脑海之中把身下的曲冰当成了李洁,听到她叫老公的时候,我随之开始暴走,一瞬间红木的大床发出吱呀的声音。

……省略!

在最后的时候,我含糊不清的喊了二个字:“李洁!”然后趴在曲冰身上不动了,黑暗中只剩下了我们两人粗重的喘息声。

呼哧!呼哧……

本来想开发一下曲冰的另一个地方,不过最终还是算了,我将曲冰搂进了怀里,抱着准备睡觉,不过她弱弱的声音却在耳边响了起来。

“浩哥,听说创世投资这一次投资的是一部贺岁喜剧片,导演是丁浩?”曲冰问。

“她果然把情况打探清楚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本来想问问如果不是一部大制作,她今天晚上还会来给自己道歉吗?最后想了想,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这样问完全没必要,人家就是赤果果的交易,夹杂感情的话,可就太没意思了。

“对!”我说。

“你能为我争取到女三号吗?”曲冰继续问道。

我没有急着回答,摸着她光滑的后背,思考了片刻,说:“我可以为你争取一个女三号的角色,甚至于以后还可以把你捧红,但是那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曲冰沉吟了起来:“浩哥,你想让我做什么?”她看起来也不笨。

“我可以把你捧成一线女明星,大红大紫。”我说。

曲冰沉思了几秒钟,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她试探着询问道:“浩哥,你的意思是不是让我欠一个人情,成为大明星之后,某个特定的时候,为你做一些事情来偿还这份人情。”

“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一场赌博,也许你功成名就的时候,根本不会记着我一分的好,甚至于会恨我,但是我想赌一赌。”我说。

“为什么?”曲冰问。

“办什么?”我重复了一遍她的问题,说:“因为人生充满了不确定,因为你今天在寒风中等了一个晚上,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至于以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

“我会报答你的。”曲冰说。

“希望你记着今天晚上在我怀里说的话。”我说。

“不会忘记。”曲冰说,我在她的语气里听到了一丝坚定。

我和曲冰说着话,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早晨醒过来的时候,曲冰已经离开了,不过餐桌上放着油条和小米粥,应该是她下楼买的。

吃完早饭,我没有给曲冰打电话,而是拨通了一条龙的手机:“喂,叔,女三号我定了。”我说。

“咦?这么快,严刚昨晚介绍了几个女演员给你?”一条龙问。

“严叔还没有联系我。”

“呃?那你定的是谁?”一条龙的语气里充满一丝好奇。

“曲冰,上次你让她和一名叫莉莉的女孩出来陪我喝酒。”我说。

“曲冰?是她啊,整天冷着个脸,还以为自己是冰清玉洁的少女,你竟然选了她,床上功夫好吗?”一条龙问。

“不要让别人碰她。”我没有回答一条龙的问题,而是给曲冰扫清了麻烦。

“你不会跟她玩真的吧?”一条龙戏虐的问道。

“女三号就用她,不要让别人碰她。”我坚持。

“行吧!”一条龙最终答应了。

“谢谢叔。”我说。

“小子,你说那个对付江高驰的办法,我思来起去,如果想成功的话,只有一个人也许能够办到。”一条龙谈起了江高驰的事情。

我实在不想接话,因为当时想那个办法,我是死马当活马医,只是为了让自己解困,可真不想再掺和这里边的事情。

“喂,小子,你求我的事情,我可是答应了,肯定让曲冰当上女三号,并且没人敢为难她,还没有人敢对我一条龙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呢。”一条龙可能听到我没有接话,于是随之威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

“叔,你说那个人能迷倒江高驰。”没办法,我只好接茬。

“欧诗蕾。”一条龙说。

“欧诗蕾?叔,你糊涂了,她和赵康德已经失踪了,警察都找不到,我们怎么可能找到。”我用十分吃惊的声音对他说道。

“小子,别跟我装,赵康德杀人是没错,但是我看过那人的长相了,跟你可是有七、八分的相似,这说明什么?”一条龙说。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有点紧张,一条龙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不但心狠手辣,脑子也绝对的聪明,并且比我还要阴险,唯一的一点确定就是他谁也不相信,并且太冷酷无情。

“我猜,当时赵康德去悠然山庄,八成就是你设的圈套。”一条龙继续说道。

“叔,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赵康德的事情真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哼,没关系,你难道忘了,曾经亲口告诉过我,你要让赵康德和黄胖子两人狗吃狗,最终引发了江城黑白两道的地震。”一条龙旧事重提。

我听了他的话,心里一惊,当时虽然没有告诉一条龙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却告诉了他,是我在背后阴赵康德和黄胖子两人。

“叔,你想说什么?”我决定听听一条龙到底想让自己干什么。

“告诉我,欧诗蕾是死还是活?”一条龙问。

“叔,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把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抓了,你说我会让他们两人还活着吗?把你换成我,你会让他们两人活着吗?”我对一条龙反问道。

“小子,你的嘴还真严,告诉你吧,有人上个星期在江城看到了欧诗蕾。”一条龙说。

“啊!”听到他的话,我直接惊呼了一声,下一秒,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马上说道:“不可能,她已经死了。”

“小子,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知道欧诗蕾在那里出现的吗?”一条龙说。

“不知道,在那里?”我的好奇心被他彻底的吊了起来。

“东城区鞍山路附近。”一条龙一字一顿的说道,随后语气变得阴森起来:“小子,别告诉我这跟你无关,到底怎么会事?”

“叔,我真不知道啊,她和赵康德不是逃跑了吗?”我对一条龙说着慌,同时内心深处十分的吃惊,暗暗想道:“欧诗蕾又出现了,竟然还在鞍山路附近现身,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会事?还有为什么我自己没有发现,却被一条龙的人给看到了呢?”

“小子,给你三天时间,帮我把欧诗蕾找出来,不然的话,我就先送你上路。”一条龙凶残的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我讨价还价的余地。

“你大爷!”我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电流声,大骂了一句。

稍倾,我把手机扔在桌子上,眉头紧锁了起来,欧诗蕾那天晚上跟着北影离开了,一直没有消息,为什么突然在东城区鞍山路附近又出现了呢?并且还被人发现了,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会事?我心里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她是来找我的?”几分钟之后,我突然想起北影给过我一块令牌。

“嗯,很有可能是来找自己,北影又有行动了?”我在心里暗暗猜测着,当时北影把令牌给我的时候,曾经说过,当出现一个拿着一模一样令牌的人来找我的时候,要尽可能给这个人提供方便。

“难道欧诗蕾真的回到了江城,可是她为什么会被人给发现呢?”我有点想不明白。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