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咔嚓,范中乂


2020-06-12 02:03:21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502 】

150个   

嗡嗡嗡……咔嚓!咔嚓!

这是电推剪和剪刀发出的声音,原本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声音,但是在2020年3月18日开始,却是被禁止的声音。

因为新冠肆虐,马来西亚于上述日期颁布的行动管制令中,一切活动暂时划上休止符;当然也包括了理发业。

在这段仿佛暂停的时光里,青丝或华发是不受管制的家伙,依然快乐或不快乐的长着,就像野火烧不尽的小草一般,春风一吹便愈长愈茂密。

我虽然是一个迈入五十岁的大叔,但是在那段受管制的日子里,说实在的,我羡慕那些脱发的同龄大叔——多好,不必为不能理发而苦恼啊。( 难怪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

经过将近四个月的管制期,终于在6月10日宣布局部开放各行各业,幸亏理发业也在解除名单当中。

顶着一头蓬松凌乱的“秀发”,让妻子也忍不住念叼看着就不顺眼,简直叫人无时不陷入抓狂的状态。今日,无论再忙也得告别颓废LOOK了!

还好,秃头的人并不少,所以第一天重新开业的理发店并没有出现人龙。等候了近20分钟,获准进入店内检测了体温并填上个人资料后,理发师傅便替我披上一次性的塑料披风;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额外费用必须由顾客承担。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多么美妙的音频,就像一首久违的老歌,一首让人听了会莫名感动的老歌。

望着一地散落的黑发白发,这些就是烦恼丝啊,电推剪轻轻一推,剪刀利索一剪,原来告别烦恼就是坐着,而且别乱动。

推开理发店的玻璃门,虽然没有阳光普照,可心境却是一片明亮,仿佛瞬间又年轻了十岁。

一场疫情,打乱了原本以为理所当然的日常,也许世界从此变了面貌,但是只要还活着,就去适应吧。

适应并非一昧的毫无底线妥协,说到妥协,我自己都好奇为何会想起范中乂这个人。

也许,这些日子都在思考关于范中乂刷屏的争议——一天两次发帖合计二十首“成语新解”( 还是曲解?),我们究竟应不应该适应并妥协他的坚持?

心路,路小丽,吾心悠,鲁向华,梦楚原,赵红文,启权都曾先后表明拒绝他以垃圾刷屏。而早在2018年,杜牧野老师也曾公开痛批这坨垃圾在破坏在线的创作生态。

几年过去了,范中乂依然故我,陶醉于那些四不像的所谓新诗,风雨不改的扔出来恶心人,就这一行为已重创了在线的标榜,即打造一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开放式诗词网站和社区。

既然劝不听,骂不动,更改系统限制发帖数量又牵扯资金匮乏;这确实是很烦恼的事,比起一头乱发还要烦人啊!

我就不理解了,在一个公开的创作园地,自律真有这么困难吗?非得要平台耗钱改革系统来管制吗?

如果是家禽,自然得花钱建个围栏什么的圈养着。可是,范中乂,你不是家禽啊!为什么就不能自律呢?

有人说别粗暴对待诗友,这种罔顾旁人的自私者,且不论他的作品如何,我都不认为应该归为诗友。

范中乂,充其量只是捐助了一些钱给在线,然后恬不知耻的拼命索取者!

正如杜牧野老师所说的:你们都不是“诗人”,甚至连“自慰和意淫”都算不上,其实大家都烦你们,烦死了!

是啊!烦死了,可惜又不能当成头发来处理。不然——嗡嗡,咔嚓,就不必烦死了。

嗡嗡,咔嚓,范中乂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诗词在线 103.74.126.42     2020/8/3 13:14:45     13 楼

  • 抱歉,刚才评论不太恰当。心路的评论更深层次,这种境界很值得佩服,真正的诗人或者想写诗的人大都是这个想法。我不是诗人,不过我理解大家对刷屏的痛恶,特别是一些谈不上为诗的作品。7月份已经把每日发帖上线改为10首了,应该可以起到一些作用。感谢所有的人
  •   诗词在线 103.74.126.42     2020/8/3 13:04:37     12 楼

  • 自由书生的留言冷静
  •   吾悠心 120.231.105.162     2020/6/15 0:10:48     11 楼

  • 出了范类人也不必感觉到心烦,这几天,家人都看出我批判人有精神带劲,不心烦。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就行了。该怎么说要范物理解,我已说了很多,没用处。我不想再说范物了,你们也不理采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带着耻辱感(这感觉来自此前别人对他的评介)老去。
  •   吾悠心 120.231.105.162     2020/6/14 23:02:23     10 楼
  • 送了5朵鲜花
    我丈夫不喜欢诗词,从不看这网上的。我对他讲了范中义的刷屏及诗友的讨伐,但范物虽老不糊涂,聪明人干着令人恶心不自律的事。他说其实你们找他吵,他就知道有人关注他
    了,不会改越有劲的,有人得好名流传,他这种人是想更多人骂他更好,坏名声流传他也会满足的,最好的办法是不再理这种人。
    夫又说,其实你们诗词在线一是不限制人多发,二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文章都让发,其实就是众多娱乐版块中其中之一,有的人故意找人骂也是有的。
    版主说每可以发20首,那么重新设置改成每人每天少发也花不了多少,也许版主另有考虑,看看规则宽松些,到底出现些什么人,也可能批来评去,在线活跃些占流量高也说不定

    作者回复:2020/6/18 22:36:30

    哈哈!也对,有时直来直去说些实情倒也不错,至少不会千篇一律的自吹自擂或彼此客套,尽说门面话。一个网站,有时闹一闹,无形中又活跃了。
  •   吾悠心 120.231.105.162     2020/6/14 22:29:40     9 楼

  • 哦,还没注意小说连篇中夾有这一文。
  •   心路 27.17.209.181     2020/6/13 11:18:12     8 楼

  • 红尘客先生,其实那些“聪明人”活得比我们这些傻子累多了。我见过太多这样的聪明人了。
  •   心路 27.17.209.181     2020/6/13 11:15:30     7 楼

  • 自由书生 183.224.100.251 2018/4/9 12:39:27 13 楼

    力挺杜牧野和红尘客意见。
    这里不是养老休闲的场所,而是奋力创造的战场。
    看到,每天丰产的作者,创作水平摆着,不错的。我对红尘客说:基础扎实的作者,成功就在思路,就在万花丛中一点红。借题发挥而已:不要一万,就要一点红。
    乾隆写诗4万首,没一首流传。张继一首枫桥夜泊,还有瑕疵,却流传千古。
    我很少在酒店大厅吃饭。因为,我喝酒喜欢抽烟说话,怕影响其他顾客。


    以上是自由书生先生,当时力挺反对范中乂先生刷屏的帖子!一句“这里不是养老休闲的场所”,也很粗暴的。现在,不知怎么自由书生先生突然做起好人来了?

    作者回复:2020/6/13 11:42:45

    我很少在酒店大厅吃饭。因为,我喝酒喜欢抽烟说话,怕影响其他顾客。

    这句是重点,因为是公众场所,所以自觉怕影响其他顾客,这是良好的公民意识。在这里,其实也是一样一样的。
  •   红尘客 183.171.84.113     2020/6/13 11:03:23     6 楼

  • 我不是一个聪明人,如果聪明,早就置身事外了。当年杜老师痛批此事,记得你也是表态力挺的诗友之一,难道是当时糊涂而如今变聪明了?
  •   鲁向华 60.180.3.137     2020/6/12 14:02:22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老兄的这个平台真好,如果在这里显摆与炫耀,肯定有很多读者,建议老兄开设一个专栏,请一个上宾坐阵,最好是搞发明的人,这样他可以事无巨细的夸夸其谈,不过,老兄要把握住重点,别太不着边际了。

    作者回复:2020/6/12 18:16:05

    这两天赶着送货,时间紧急,明天看如何再来回复老弟了。
  •   心路 27.17.209.220     2020/6/12 8:21:18     4 楼

  • 自由书生先生,我没要你投资诗词在线,如果我知道是你投资的网站,我会第一时间彻底离开,因为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不喜欢和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打交道,那样的人嘴巴说的好听,骨子里是自私可怕的。我的意思是说,你既然不让别人反对他刷屏,那你就解决他刷屏的问题。我也没有老是拉扯你,我们阻止范老刷屏和你半毛线关系都没有,是你老要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拉,想体现你多么善良似的。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2 3:24:51     3 楼

  • 口角上的成败,不是成败。
    我几年没赚过钱了,教授们依然跟我奋力。人家傻?不会。良禽择木而栖。如果请客一顿饭,任何人都请得起。如果每天要你请客,一请好几年,你做得到吗?即便你做得到,你夫人受得了吗?别看我吃的很少,其他花费,不是一般臣民可以承受的。
    老范问题,是什么问题?莫名其妙。其他作者,年轻,我不说了,就对你说说。你象所有离家的孩子:苦,自己吃;累,自己受。你是男人,又是父亲,唯有奋力赚钱,才是王道。

    作者回复:2020/6/13 10:55:18

    这次,杜牧野老师推荐我的三篇作品,并非我写得好,而是透过推荐在传达一个明确的讯息:在线坚决不欢迎刷屏行为!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2 3:02:22     2 楼

  • 心路把我卷进来,一次一次点明自由书生。这小姑娘,在想什么?是要我收购或参股诗词在线吗?我对诗词在线老板一无所知,当然不会贸然做事,毕竟,我把一切权利给农会了(比喻)。
    诚然,做文创产业,是我计划之一。我学写诗词,不是休闲的,就想投资文创产业。但是,投资赚钱不赚钱,要调研,要探索。毕竟是一个陌生产业。
    还记得,我建议你写花卉诗词,对接旅游产业吗?
    做女人,人漂亮,心肠好,就美好。做男人,这里那里,都要钱的,唯有奋力。

    作者回复:2020/6/13 10:53:17

    心路诗友点名你的说法,我不表态是因为觉得这是你个人的态度问题,这与在线创作生态并没有直接关影响,就像在自家乱扔垃圾是一样的,这是你的自由。
    至于你说的王道,那是个人的价值观,没有绝对的对错。或许,只是经历与环境所决定的认同,你认为的与我奉行的即使背道,其实也没有争辩的意义。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2 2:41:31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红尘客:
    老范与你与我的工作和生活,一分钱关系也没有。想明白,就好了。老范还是老范,你我还是你我。埋头拉车,拉自己的车,努力赚钱,才是王道。
    老弟聪明一世,怎么就会糊涂?
    其他年轻人,可能是,没当家不知柴米贵吧?诚然,我也没当过家,也不知柴米贵。但,我一直在奋力赚钱,做家庭的一个打工者,做死党好友的一个打工者。
    老范的问题,不值得深入。毕竟,老范也是在添砖加瓦,虽然不是,为你我添砖加瓦。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不喜欢说。但,事理还是明白的。

    作者回复:2020/6/13 10:52:42

    老范爱写什么确实与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刷屏却是有着直接关系,正如杜牧野老师于2018年痛心斥责,这些行为长期影响了在线的创作生态环境。这就好比旁人随地吐痰扔垃圾,你可以视而不见,但是却不能对劝阻的人说他扔他的垃圾关你什么事?
    也许,能说的是劝阻的态度问题,而对于一个长期的困扰,有时不胜其烦又屡劝不听,难免稍有恶劣,这是不难理解的一种无奈吧。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