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抓住读者的心?


2016-12-09 08:18:52  郭密林  所属诗集  阅读564 】

00个   

——小说悬念漫谈 各位同学:下午好! 怎样抓住读者的心?首先要制造悬念,这是小说作者,也是所有编剧和导演必须重视的头等大事。在我们衡阳街头经常看到这样的现象,那就是只要发生一点点事,比如两个人吵架,或者一辆自行车不小心撞倒一个人,立马有人围上来看热闹,先是两三个,接着就是一圈,时间稍长一些,就围一大堆,探头探脑地相互打探:吗事?吗原因?吗办……事情的来龙去脉,非要问个水落石出,如果是一男一女,或者看起来有点暧昧,那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小则影响市容,大则影响交通。但从文学的角度来看,这就是悬念。 怎样制造悬念?就是要搞出一点或者一些事情,却不告诉原因和结果,吊读者的胃口,让读者着急,越着急,越牵挂越好。 我们先看中国古代四大名著是怎样制造悬念,抓住读者的心的? 我于上周日在衡阳师院讲座《从中国古代四大名著的烂尾说起》——漫谈小说的结构与语言中说过:《西游记》描写唐僧到西天取经,观音娘娘特别为他配备了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和尚三个徒弟及一匹白马作助手,然而山高路远,无数妖魔鬼怪等在路上使尽魔法妖术也要吃唐僧肉,好长生不老;何况师徒四人又是性格迥异,心中各有自己的小九九,他们能够克服自身的毛病和矛盾,团结奋斗,战胜各种艰难险阻,最终到达西天取回真经吗?一下子就把读者的悬念吊起来了。 再看《水浒传》,大多数读者在看水浒之前就知道水浒传里的英雄好汉一个一个地全都上了梁山,但他们为什么要上梁山,一个一个又是怎样地被逼上梁山?这才是读者最为关心的因果所在。其中,《水浒传》描写武松打虎、武松杀嫂和和武松痛杀西门庆是写得最为精彩,最吊人胃口的。比如武松打虎这一段,一边是武松喝得酩酊大醉,不听店家的再三劝阻,硬是摇摇晃晃地要一个人上山去;一边是如店家所说:景阳冈的老虎很厉害,已经害了数条人命,官府专门组织猎人围捕都尚未成功,下文告示过岗的人一定要成群结队,白天过岗……力量如此悬殊,读者自然就担心起来。 《三国演义》的悬念从桃园三结义开始,刘、关、张歃血盟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结拜为生死兄弟,在诸侯割据兼并的夹缝中东奔西逃,好不容易在诸葛亮的协助下,联合孙权打败曹操,建立蜀国,取得一个稳定的立足之地,又在轻敌和报仇的激愤中先后丢掉了性命——真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此种悬念使读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种结局让读者嗟叹不已。 《红楼梦》更是让读者在贾宝玉的爱情悲剧和贾府衰败的过程中看到封建王朝是如何走向腐朽、走向没落的历史缩影。 制造悬念,抓住读者的心,千万不要重复一种模式!比如武松打虎、武松杀嫂和武松痛杀西门庆,虽然都是打杀的事情,但每一次打杀都不一样,关系性质不一样,连背景色彩也不一样,武松打虎打得痛快,打得酣畅淋漓;武松杀嫂杀得令人痛心、惋惜和遗憾……内心非常矛盾、复杂和纠结;武松痛杀西门庆,杀得让人提心吊胆,为武松担心、着急,开始担心他打不赢,杀死西门庆以后,又担心武松脱不了身,摆不平事,毕竟是几条人命,而且杀死的都是官僚和富豪,一般百姓哪里得罪得起……一环一环,险象环生,既悲又喜,爱恨交织,揪心捣肺。 不像《西游记》,孙悟空打掉一个妖怪又来了一个妖怪,打掉一个妖怪又来了一个妖怪,如此一个模式反复制造悬念,重复多了,就形成一种固定的套路,虽然在形式上是一个山洞的女妖怪取代一个海宫的男妖怪,或者是一个乡村的小妖精取代一个城市的老妖精,但在人物关系和性质上并没有产生根本的变化,读者的立场和情感倾向也没有太大的波动,久而久之,就有些审美疲劳了。 《西游记》最精彩的地方,除了大闹天宫和三打白骨精以外,就是孙悟空在猪八戒挑拨师傅唐僧念完紧箍咒以后,被师傅赶回花果山,临别师傅前,孙悟空再三叮咛猪八戒,如果师傅有难,就一定要到花果山去报告他……孙悟空被冤枉、受委屈,但仍然挂念师傅的大丈夫气概和男子汉精神,令人非常感动。 现在写小说、写电视剧太随意了,就像领导开会作报告一样,从中央到地方,千人一面、众口一腔。比如琼瑶的爱情悲剧和金庸的武打小说,几十部重复一个套路,就变成一个固定的俗套,让读者还没有开读就能够猜出故事的大致结构来。琼瑶的爱情故事,大多是三角恋爱,以悲剧结局为主,相互间恋得死去活来……其中插进去一些误会啊巧遇啊英雄救美啊等等各种酸甜苦辣的佐料,把味道调起来,九曲回肠,最后死掉一个或者疯掉一个、残掉一个,以人间惨剧、爱情悲剧的大结局收场。而金庸的武打故事是先设计一个像武林秘籍一样神秘的东西,传说若是那位英雄好汉得到它,就会称霸武林,天下无敌……引得各路英雄好汉和歪门邪道不惜一切代价来争来抢,其间悲欢离合、恩怨情仇,作者十八般武艺,十八般想象,尽情发挥,让读者坠入一个又一个情节的陷阱而无法自拔,但小说的整体结构大同小异,玩的都是一个套路。 现在,自从电视剧《亮剑》上台播放以后,无数抗日大片纷纷登台亮相,各路神仙,竞相模仿,粗制滥造,随心所欲,蔚然成风到了是则忍孰不可忍的地步……怎样制造悬念而不重复别人的套路,我结合自己创作《情殇》系列的三篇微型小说来谈一下自己的体会和心得。 自古红颜多薄命。不讲古,也谈不上红颜,只讲三位农村姑娘的真实经历。下面,请罗妍瑜同学朗诵第一篇微型小说《娇姑》,大家欢迎! 娇姑是山村姑娘,独生女。 娇姑妈四十得女,等她出落得水仙花般鲜嫩的小姑娘,爸妈已未老先衰。她爸爱流口水,衣襟前胸总是湿的一大块;她妈是小脚,走路颠颠簸簸,过门坎、爬石阶,身子摇摇晃晃地、像要摔跤;唯她娇姑硬是长得皮肤细白,眉清目秀,娇小灵泛。 我九岁多,爱跟娇姑上山采笋。 娇姑钻山,爬得飞快,左拨右攀,在草丛灌木中,如走老路,就是壮年汉子,也不一定有她身手灵活。有时,我为采一朵野菇,抓一只蛐蛐,被娇姑拉下很远,她便停脚、大喊,等我应声跟上,才给我一串草莓、二个茶泡、或者三只“牛奶奶”、四片茶挂,又快步如飞。 采完笋,下了山,停在村后的石井旁,娇姑见我采得少,便放下竹篓,抓一把笋或一捆蕨扔我脚边,我就草草洗过,蹦蹦跳跳地去向奶奶报功、邀宠。 一天,娇姑妈在二楼木阳台晒菜,不料木板朽断,悬空摔到地上,摔断了骨头,不能起床。家穷,无钱抓药,就将娇姑嫁给山下大户人家一个大她十多岁的癞子脑壳,又老又黑,恶心死了。 出嫁那天,我跟在爸爸身后去看热闹。刚进堂屋,就被娇姑一把扯住,嚎啕大哭:“大伯,我命好苦!我舍不得大伯伯母……”声音像唱山歌一样,爸爸拍拍她的肩,悄悄把一红包塞进她手里,安慰几句,她即止哭,转身去抓进屋的另一位伯伯伯母或者叔婶们嚎啕去了。 我钻进里屋,屋里摆着好多贴上红纸的挑担。不一会,娇姑进屋,脸上没有泪,像是没有看我,转身折进蚊帐背后数红包。我一低头,从侧旁的木门悄悄溜出。 读完《娇姑》,我们知道,娇姑虽然娇小,但不娇气,很健康、很漂亮,而且非常能干。一个十六、七岁的山里姑娘,一个情窦初开,非常单纯、娇羞的农村少女,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嫁给一个陌生而丑陋的老男人?难道她不懂感情,是个木头人?从她在山里恰到好处地照顾我(我们不过是同一个堂屋的邻居而已)的细节来看,她是一个感情非常细腻,做事非常利索的女孩,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指的应该就是她这种女孩。难道山村闭塞,孤陋寡闻,娇姑没有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从我当时的印象来看,像娇姑这样能干漂亮的女孩,无论是自由恋爱还是媒婆介绍,找一个长相、身材般配,且有一定文化或者一定专长的年轻后生,那是百分之百的没有问题。那么是什么原因……对!穷,一个字,就是穷。妈妈摔断骨头,不能起床,只要能够治好妈妈的病,娇姑以身相许。当时山里单身的男人不少,但有钱的人家只有山外的大户才有——国家落后就要挨打,人家贫穷也要付出代价,这就是十六、七岁的娇姑为医治妈妈所付出的牺牲和代价,一种无奈而心酸的代价。 下面再看《菊兰》: 菊兰与娇姑同村,是地主狗崽子。 与娇姑相反,菊兰脸色红润,身体壮实,一付血气方刚的样子:担粪下田,打谷扮禾,赛一小伙。 队会计黑皮,一个多才多艺、聪明过人的小伙子爱她青春活力、老实能干,但组织不准。领导做工作,他不吭声,背转身又找菊兰幽会。 一天,被黑皮妈跟踪、逮着,号啕大骂:“死妖精婆!死骚拐婆,骚贫下中农,骚革命干部,死骚拐婆!不要脸的骚拐婆……”黑皮大怒,捡了几件衣服进山去了——一进山,竟七八天不回。 黑皮妈急极、气极,冲进菊兰家,揪着菊兰妈:“死地主婆!还我崽来,死地主婆,还我崽来!打死你这个死地主婆,打死你……”左右开弓,劈向老脸。 第二天,菊兰在牛栏上吊,扔下老妈和三个未成年的弟妹,一字一句也未曾留下。 十多年后,听说黑皮抓蛇挖药发了财,讨了老婆起了新屋还生了一屋崽。 与《娇姑》不同,菊兰的爱情悲剧不是因为穷,而是因为什么? 出身。在革命年代,出身至关重要,入党、提干,哪怕就是谈对象、结婚,没有组织的同意那就是违法,除非你不是组织里的人。菊兰就是这类爱情悲剧的牺牲品,我记得山村牛栏的木横梁不是很高,像菊兰这样高大、强壮,除非她是下定必死的决心,她是不会被自己轻易地吊死的。哀大莫过于心死,心死了,身体不过就是一个躯壳而已。 最后,请看《东梅》: 与娇姑、菊兰不同,东梅生在山下重镇的大姓人家,祖孙三代贫农根子。东梅大辫子、大眼睛,下田担得谷,上台作得大报告,二十二、三岁就当上大队妇女主任、公社党委成员、县劳模,是县领导下基层蹲点重点培养起来的政治新星。 东梅不但模样长得好,嗓音也特别亮,唱花鼓戏、唱京剧,尤其是唱李铁梅,那就是比昔阳大寨里的铁姑娘还要铁,她是偏僻山村里飞出来的一只百灵鸟。 不知道是谁介绍东梅与一个年青英俊的军官谈恋爱,两人逛县城、看花鼓戏,在招待所登记时被人发现,举报到公社,到区里和县里,说是有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军官在部队受到纪律处分,前途渺茫…… 公社闻风而动,对东梅停职检查。东梅说是与她的男同学谈恋爱,两人没有同房,不承认有生活作风问题。 检查期间,我妈守着她吃,守着她睡,日夜陪伴东梅,担心她一时想不通,上吊或者喝农药自杀。 正所谓祸不单行,东梅的恋爱对象,那位同样有着美好前途的年轻军官被退回原籍。 不久,东梅嫁到西岭一个更加偏远孤僻的瑶山小山寨。 后来,我听她弟弟说,她有一个儿子考到衡阳的一所技校读书,再不久,就听说东梅得了癌症,不治身亡。 瞎子刘半仙不禁扼腕长叹:好一朵鲜花死在瑶山的牛粪上!谁叫她赶时髦,把冬梅改名为东梅,八字不符啊。 山是死的,人是活的。我遥首西岭落日,聆听着黄叶溪的坎坷和曲折,感到东梅不绝的心思,像脚下的山溪一样突破山的重围,向山外的世界悄悄流淌。 东梅的爱情悲剧跟娇姑和菊兰不同,既不是因为穷,更不是因为出身,而是因为…… 小说说得很清楚,生活作风问题。生活作风问题,在今天而言,男女生活作风问题,包括谈恋爱、同居,甚至重婚、生小孩,没有利害关系的人根本不会在意,更加没有人来打听、调查,或者处理了。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生活作风问题就是一个天大的问题、要命的问题,何况女主角还是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在她漂亮的脸上和丰满的身上,不知道聚焦了多少重要人物的眼光和想法……不然的话,何以在东梅与男同学谈恋爱期间开房的事情竟闹得满城风雨,不但断送了年轻军官的政治前途,也埋葬了自己正在萌芽的美好爱情。从东梅宁愿自己病死,也要省出钱来供儿子进城读书,可以大致看出冬梅当初对城市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综上,《情殇》三篇微型小说,说的都是三个山村姑娘的爱情悲剧,但三个姑娘的爱情关系,其性质、背景,以及原因和结果却是大相径庭,所生发出来的形状、明暗、色彩和味道,也是各成风景,别有情趣,她们的爱情悲剧已经深深地打印上了那个革命年代的特殊烙印,它是历史的悲剧,幸运的是这种悲剧的历史早已成为过去。 总之,要抓住读者的心,在制造小说悬念的时候,一定要从生活出发,抓住那段历史最本质、最典型,也就是最有代表性的东西,就像《水浒传》里描写武松打虎、武松杀嫂和武松痛杀西门庆一样,每一次打杀都有新的灵感和创造,千万不要在一种关系、一种结构中重复自己,比如跳舞,要三步、四步、伦巴、恰恰等等轮流着跳,这样新鲜、兴奋,不觉得累。如果像琼瑶、金庸,或者抗日大片一样,总是快三、快三、快三,或者总是慢四、慢四、慢四,自始至终,总是一个节奏、一个旋律,不是太快,就是太慢,单调而至乏味,你的舞伴不离开你才怪呢! 所以,要制造悬念,要抓住读者的心,就要不断创新,在生活中要有新的发现和灵感,在学习别人小说套路的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摸着石头过河,逐渐走出自己的路子来。 谢谢大家! 2016年11月19日于南华大学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