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情歌2016自选诗存目二


2017-12-03 18:59:11  杜牧野  所属诗集  阅读233 】

50个   

简介:杜牧野(牧野),诗人、作家,爱好书法,1969年生于甘肃陇南西和。码字30余载,发表诗文近千首(篇),作品集有《牧野情歌》系列。
申明:由于这段时间发现在“古诗词网.近现代诗人”栏目贴有本人67首诗作【但作者简介被篡改成(张姓.牧野)】,加之这两年新出来个(黄姓.牧野)自称是朦胧诗十大代表人物之一,并且介绍自己出名于19世纪80年代(老天19世纪到今天是什么概念?那不早灰飞烟灭了吗。这个代表人物怎么连这点小常识都弄不清),他给自己排名貌似已超越了千万名朦胧时代的诗人名列前茅了(其实朦胧诗发起时其人才几岁)。鉴于近来有同道们对我这个牧野已颇有微词和诸多看法(觉得是我在自编自演假充朦胧代表,就像前些年好多人骂我是力挺裸体朗诵的流氓神经病一样。解释太苍白无力,因为好多人不会去看你的简介内容,当然每发一首诗不可能都要简介作者一番,所以读者只扫一眼表皮就憎恶开骂),因此我这个冤大头牧野不得不啰嗦发此申明(现在连我都憎恶这个破笔名):从上世纪80年代一直到如今,本人在军内外报刊(包括此后在公安系统法制报刊等)均以笔名“牧野”发表文艺作品(诗歌、散文、评论、杂文随笔、摄影等一千多件。不包括新闻通讯)。而本人近十年在网上贴发作品均署名杜牧野,并且大多都有简介【杜牧野(牧野)……】,例如好些网站平台排名,都是以作品质量和阅读人气排名的,与我本人无关。但近30年来我在各类纸刊均是用笔名“牧野”发表作品,例如在《诗刊》《星星》台湾《笠》香港《诗》等等报刊。于是乎我这个牧野背黑锅挨批骂就有理有据了。从现在开始请亲爱的读者们朋友们别再误会!在下不是侵我67首诗作版权和著作权的那个(张.牧野),也不是急着插队要当朦胧诗代表人物的那个(黄.牧野)。我无任何诗派,只想在这尘世活得有点诗情画意罢了。诗仅仅是我杜牧野这一生的爱好而已!以后不管冒出多少“牧野”,都与我无关。有诗为证、有姓和简介为证。但侵我杜牧野(牧野)著作权者愿你们尽快回应,67首诗和更多的一些诗,这些年在纸刊可都是用“牧野”二字发表的,请个别牧野童鞋剽窃或整个挪用时再别做掩耳盗铃之势,人活着就要注意点“人”形,尤其诗人……


牧野情歌2016自选诗存目二

杜牧野

★一生很轻

人刚来到这个世上
是很轻的
像雪花刚从天空飘来
洁白晶莹地落在尘埃
只要沾上一粒沙土
剔透的灵魂就会疼
疼得哇哇大哭
由此而始,灵肉相合
相惜、相斥、相煎

哭声让雪花消融
沾上血色、烟火色
肉体凡胎的内心滋生悲喜
干净、肮脏等思想
快乐和痛苦开始交替跳跃
不信鬼神的人
却在鬼神的怀抱里
吃饭穿衣亮家当
恋爱繁衍度日月……

过完一生——
走出尘世的那一刻
灵魂像一只鸟回头望——
望见的仅仅是一片羽毛
在白幡上轻扬

2016-08-21

★爱在秋天(组诗)

1、秋 梦

一个人踏进秋天
仿佛踏进了
乾隆年间的江湖
他要独自仗剑行侠

无需历练
飞镖暗箭、药
他已尝过数遍

还有那个叫豆蔻的女子
叫豆府的庄园
一十一个家丁
三十七名丫鬟
假山、假湖、假笑颜

那么多个秋
风扫落叶是真的
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挥舞鸡毛掸子追打他的
原配夫人,是真的

幸好此刻,夫人在北方
在另一个秋天里呆着
折磨离他尚远,尚远呵……

2、秋 殇

把庞杂和繁琐
都从生活里扫出
然后含泪看几片落叶
七手八脚把亲人驮上背
飞向未知

你坐在送走亲人的那条路口
任秋老虎在眼前肆虐
而内心的风吹动衣袂
飘飘于尘世的身姿无比凄艳
背影越来越哀伤悲凉

你努力减去亲人们活着时
身负的那么多的精彩和磨难
只把不多的几枚花和叶子留住
让孤独的心深情地瞩望

可是望着望着
还未返回出生的地方
半路上你就忍不住哭出声来

那些遗留在树上的景色
满脸沧桑、格外憔悴
犹如陪你度过半生的爱人

而此刻,爱人却在远方

3、落 叶

我知道,你终将要凋谢
像我一样如一片叶子
三步一挥手五步一回望的
慢慢走出尘世

在人间双眸快望不到时
我会徐徐飘起
任冷风把心,吹伤
任心,凝成一朵雪

灵魂出窍时
梨花飞白,满天歌舞
举目而望,我眼前
是我自己变成的雪山

一抬脚
我就成了来这阳世上
走过的一串脚印……

2016-08-26

4、秋 叶

这么多年
我充当着邮差、信使
无论刮风下雨
四季更替

如今我已两鬓斑白
不想站那么高了
不想再让心思、遐想
随秋风四处流浪

记忆力衰退
忘了大半生看到的
这个尘世的悲欢离合
善美丑恶……

累,真累
我只想飘回故土
落地归根……

2016-09-01

5、秋 问

想起那段罗曼史
就想起张铁匠
仰头向秋发问
就如在歌声中问阎维文

每次走进秋的意境
心情便会郁郁寡欢
走在那条山路上
满目尽显衰衰草木
萧瑟秋风

我晓得在很远的山脚下
有一条水路还等着我去趟

活到如今
我宁愿等着我的是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让那守望情人的浅春
薄凉、柳绿、鹅黄——
打道回秦
回到诗经所描绘的
蒹葭苍苍里去

我真不想再涉易水的寒冷
更不想背负你送别时
哀怜的眼神,伤心的泪光
过河……

你晓得我故作决绝的脚步
有多沉重吗?

我宁愿冬不去,春不来
秋离得越远越好
那样你尽可在我心上
浅笑、浅嗔、浅怨、浅愁

虽吃着糠咽着菜
却不再藤蔓牵衣
在秋风里送别
留不住遍地落叶

留不住遍地落叶
撕扯不开牵衣藤蔓
藤蔓——牵衣
留不住,留不住……

2016-09-03

★如果能活过这个秋天

如果能活过这个秋天
我定要好好爱这个世界
把一十三省流离失所的落叶
统统扫回老家……

让你们安静午睡一会后
再起来洗去一路风尘
洗去那些颠簸和晕车症

喝夜茶的时候
我要专门点一盏早年的油灯
为的是让你们
围着我的企盼和思念
尽情倾诉你们的乡愁

更为的是再能看见你们
星星一样温和闪烁的眼睛
和眼睛里流出的那些爱怜
疼痛,打工在外时那么多的
曲折、离奇、和辛酸故事……

如果能活过这个秋天
我一定改掉抽烟、酗酒
骂人的坏毛病

我会在你们归来的那一夜
下一场百年难遇的鹅毛大雪
让雪慢慢治疗新伤旧痕
让雪,把已冷漠了的感情
重新捂热……

早早的
我会给你们加一床被子
悄悄在离别的那条小路上
堆几十个雪人
不是为寻求久违了的童趣
我要让雪人栏挡住你们
又要离家出走的脚步……

如果能活过这个秋天
我一定好好的在冬天里
给你们夏日的温柔
好好的在严寒里
做你们的那件棉衣

像春夜细雨一样心疼你们
天天给你们猪肉炖粉条
油泼辣子面

使出浑身解术
让小路上蹲着的那些雪人
别消融,别泪流满面
别再离歌声声撕碎西风
撕碎这个世界的祥和安宁

2016-09-09

★过家家

你高我一头
所以你老让我紧挨着你
溪里的石头紧挨着石头
我很听话地依在你胳膊下
但你却用脚丫子使劲分开
水里的石头

你不时把我的头发当作
一坡草,抓在手里把玩
笑声和早晨的露珠一样
一颗一颗从我叶子上滚落
我巴结似地跟着你笑的时候
你就撩起溪水往我脸上泼

那天中午在小树林
我俩采了一把蕨菜五只蘑菇
开始拾柴、生火、做饭
你说快走:众人拾柴火焰高
我说就你和我啊!还有谁来?
你说咱俩过家家
过着过着他们就来了

过着过着
你却把我当你的一片庄稼
给收割了
还当你的一坨打麦场
要用碌碡碾了

最后,我是怎么被你
丢进火里当洋芋蛋烧烤
啃伤的,我记不起了
因为我已疼死过去

醒来就傍晚了
是你拿棉花沾水给我消毒
拿竹棍打针救醒我的

说了好多关心体贴安慰的话
你忙忙地要去煎药
临出门还不忘手抚额头
测试一下下,我的体温

夜都黑透了,药没煎来
却拿来一块青布
你说这就是帷幕
要和我唱老戏:

“相公!请听——
家住在五台县……咹、咹……
城南五里,寒舍就在——
周家堤……”

懵憨懵憨的
以至于进入梦乡
我都不晓得“相公”
是啥子意思……

2016-08-23

★小母狗

再次写到小母狗
我已忘了之前对它的描述

此刻它望着我
没有巴结的意思
但内心流露出的真,是真的

它满脸笑意
没有一丝秋风肃杀
只有我们两面对面
相互的亲人一般

我两是有感情的
也许从我的目光里
它捕捉到了和善、怜悯、关爱
于是它害羞地低下了头

但有些不舍
几次不好意思地抬眼窥探
轻轻挽留我对它短暂的温柔

每一下目光对接
都有湿润的感觉
就像舌头轻轻舔舐心上
那块最柔软的地方

我突然想起打过它好多次
例如来了不该咬的客人
它狂吠阻拦
我不止一次呵斥它、踢它

而来了该咬该阻拦的人
在我假惺惺地骂它几句
瞪它两眼时,很听话地
它就夹着尾巴躲起来

像摸透了我的心思
却故意要和我作对一般:
“哼!谁让你平时不那么在乎我”

嘿嘿,嘿嘿,事后——
它一定会吃,不少苦头

想起这些
我真觉得对不起小母狗
它也是家里的一口人呀,唉!

2016-08-24

★脏 水

爱人,无爱,还爱什么
劈那么多柴,生那么多孩子
给人间增加那么多烟火
却成了人间的痛苦、负担

不明就里的孩子们
温暖地幸福地天真地笑着
你却哭了!
原来你的笑,一直是假的
那么憨厚、朴实、苦涩
虚假的笑容啊!

脏水兄弟
哥是行伍出身
立功受奖无数。到现在
这功这奖换不来半斤米面

哥只能维持着
让温饱的生活更加温饱
在波澜不惊中更加不惊
只要心脏不断电
让快乐,真实地快乐下去

你只是一个演员
演的兵没有丢兵的脸
仅此而已。但你这次
却把脏水泼了中国一身
你这个倒霉的悲哀的蛋子啊

一个女人曾说:
“每次他拥抱我,从生理上
我就深感恶心,想吐
我努力想他身体以外的东西
权利、地位、金钱……”

脏水兄弟
你挣那么多钱也不是你的错
咱们的社会氛围
就是为你们这些戏子、文盲
流氓、二杆子营造的

你幸运地获得了这些
是偶然中的必然
就像你家下水道的脏水
出轨,流到别人家一样
连偶然都没有,只有必然

你看看这坨世界
如今哪一块没有藏污纳垢

那么多天你不在花儿身边
谁能保证或阻挡飞过院墙的
蜜蜂。谁又能阻挡花儿
在发情期不把大腿伸出墙外
并红着眼睛自己把自己打开
彻底打开,尽情怒放

无爱,谁有本事能把爱
彻底打开,让其尽情怒放呢

出轨给“一条公狗或母狗”
其实是很保守的“狗狗”
看看你们演艺圈
哥真是没词形容了

脏水兄弟
我只想弱弱地问一句:
你挣那么多钱都干了什么?
又能干什么?

今天,你把脏水泼了中国一身
脏的,究竟是谁?

2016-08-25

★经年之伤

一些话语在体内结成冰
有些冷硬、有些木然

一丝丝疼在孤独和企盼里
凝成血珠

这几十年
一直在茫茫大雪中赶路
那情景一遍一遍
在脑海里放电映

搓着双手呵着白气
路过春天那道栅栏
打开或进入
是犹犹豫豫后做出的决定
因为生命里的每个春天
都让我无法绕行

边走边想
那些回忆让我心事重重
蓦然惊觉时
春天的局部已有草根发芽……

边走边想
还有我最喜爱的格桑花
已微微抬起高原的下巴

“她”张着小嘴
缓缓把我的内伤逼出体外
又把自己的毒素注射进内伤

她说:这叫以毒攻毒
然后,便赶着羊群远走天涯

接下来的日子
我努力想让伤口结疤、脱落
彻底离开身体
但夏天的雷雨和汗水
一直阻挠着伤口愈合……

如今,我从塞外归来
日思夜念的草场啊!
已经枯荒

秋水长,树叶黄
凄凉的秋风又把伤逼回了
我的内伤……

2016-09-02

★怀揣菩提去流浪

题记: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慧能

哪里有香火
哪里就有酒肉
无香无火的古庙
只有寂寞和清净

所以我要重色轻友一回
把酒戒了,烟戒了
嗨歌跳舞戒了

我要怀揣两只雪白的馒头
怀揣一个美好的梦想
怀揣空空的菩提
去流浪

和我这一生最爱的“心上人”

我不想再做
“生活”这个家伙的脊背
也不想再做它的胸脯

我只要一双眼睛
在流浪的路上
变成爱人的单反相机
记住她每一个动人的微笑
温柔的表情

她,就是我一路上
最美的风景

在某个岔路口午休时
我们丢一枚硬币
决定下一步的走向

然后轻轻相拥,吻吻额头
然后,拿出怀里的馒头
拿出身上的水……

天高云淡,长路漫漫
那雁阵就是雁阵
不是北方不是南方
不是唐诗不是楚辞

我和爱人手挽手信马由缰
但无须上下而求索

我们的心不重
轻轻地、静静地、纯纯地
仿佛翅膀上的两片白羽
能把蓝天的蓝托起
能把大地的地俯瞰,就行

不要那重于泰山的诺言
就要轻于鸿毛的轻中之轻
乐此不疲的乐上加乐

让泪流出的是欢喜和幸福
让心拔出的是接不上地气的
彻底、晕眩

我们的疼都隐隐泛起感动
那么真实地存在于真实的
颤栗

风从哪个朝代吹来
从哪个方向吹走
谁都无心理会

甚至在帐篷外的草地上
不管夜有多深,色有多浓
不数天空的星星
不顾弯月的讪笑和戏谑

我们只把自己打开
让生命里的四季回归四季
让山川河流还是身体的
某一部分

让夜露仍驻足青草
允许蛐蛐在洞穴深处懒睡
梦呓、翻身

葛藤含情脉脉眷顾桑葚树
麻雀起夜揉着惺忪的眼睛
走错房间
萤火虫继续嘲笑戏弄月光

总之,我们自己
把自己的虚伪焚毁
从子夜到寅初

你不但打开你还打开我
我不但打开我还打开你
迂回曲折、曲径通幽

打开神庙的门,看见佛
我说佛啊!我怀揣菩提
来看你!
佛说:滚犊子,虚头巴脑
不就是两只馒头么

我羞愧地打开佛的后门
看见那枚菩提
打开菩提,看见“性”
打开性,看见心
打开心,看见“菩提”

看见我们的身体
多么美好的河山啊!

亲爱的
鸟雀、鸟窝、鸟蛋
草籽、草叶、草茎
花蕊、花蕾、花瓣
露水、小溪、潮汐

潮汐淹没了往事、记忆
淹没了秦砖汉瓦
淹没了五代十国

北朝民歌挥着皮鞭
走出苍凉空阔的牧场
唐诗没有了朦胧韵脚
宋词失去了秋雨足音
梦,失去了梦境……

亲爱的!起来,快起来
太阳照屁股了
来!快起来……

不管抱着长头发的头
还是抱着短头发的头

亲爱的!我们又要
轻松愉快地打开
打开自然之门——
怀揣两只雪白的馒头
怀揣一个美好的梦想
怀揣空空的菩提
去流浪……

2016-09-11

★会心一笑

滴了几点雨
门前、山坡、空气
还是清亮的
你就是这几点雨里的桃夭
莞尔、羞涩的两团粉嫩

也许相视太深
我们同时侧目,避重就轻
却灼伤路边的青草
一些思绪
火苗一样飞短流长

等抬头再次相遇
——会心一笑
表情温婉湿润
一种久违的情感来自沧桑
无须经验
却坦然、得体、大方

我突然发现
已有好多年没有这样
会心地微笑过了
已有好多年
没有拿真心对待这个世界
对待身边这么多
美好的事物

今天我才知道
不会写诗的你
却一直把我当一首诗品读
不厌其烦

你的情感
常去我的诗句里散步
戴着遮阳帽和太阳镜
穿一袭宽松的连衣裙

偶遇一场雨时,你会闹着
要和某一句打伞的诗
做情侣

而我的目光始终游离于诗外
心门是闭着的,笑容是假的
甚至已忘记会心一笑的滋味

光阴荏苒。从现在开始
我请你注视我的眼神
还是清澈如许
我会把天空最蓝的那抹蓝
给你!

让生活的温度
还是不经意碰到手指时的
那种温度
然后依旧抬头、相遇
在人生的某个路口
会心一笑

记着你说的话:
“受再多熬煎和折磨
都不想把你撕开一道口子
都不想把你变成凡夫俗子
你是我心上的神明
灵魂的一盏灯
一生的崇拜和仰望
一世的不完美和牵挂……”

因为不完美,才牵肠挂肚
所以在华丽时请不要转身
背对背挤压中间那股寒风
想象各自的苦难、善良
把抱在胸口的温暖
反手传给彼此背后的荒凉

让心,柔软地微笑
让心,懂事地流泪
为相互“懂得”

在刻意和伤害面前
请各退一步
在拥抱和欲望面前
请各退一步

我们一片空明,一尘不染
每次相遇能“会心一笑”
真好!

2016-09-22

★牵 挂

此刻,窗外大雪鹅毛
多少风尘仆仆的叶子
被掩埋
多少行走在路上的
秋天的思念,和情怀
被悄悄藏起

亲爱的!
我只是在黑夜的心里
想你
在一滴凝结的泪里
想你
在一丝即将冬眠的情感里
想你

你离我究竟有多远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你就站在我一句诗的那一头
而我一直在这一头
牵挂着你……

2016-09-28凌晨三点二十三分

★雪

雪!
活在这世上的最干净的女人
你匆匆把昨夜推到身后
把风的怒吼、噩梦、破碎黄叶
推到身后……

今早你把世界完全打开了
但由于太瘦
你没能完全覆盖住
世界的丑陋

牵着我的手
牵着我的目光
牵着我心上的难过
回故乡……

路有些长
走过了几个省
还没能抵达——我的村庄

所以故乡还在心上
头顶羊肚子手巾
身穿青布棉衣
袖筒双手,轻轻跺着严寒
巴巴翘首以盼

雪!
有些骨头在地上凝结成冰
小心翼翼的脚
没顾上或忽略了
阳世三间的诸多恶行

雪!
飘起来,越飘越大
西北的暮色逐渐苍茫
甘肃丰满了不少
眼里沁出许多,干净!
心上一下子——好过多了

好过多了的陇南
就有冬梅含着羞涩爱意
来走亲戚
她听说我,即将回归故里

慈祥的娘亲生起一盆
笑呵呵的炭火
朴素的老父煮好一罐
清清香茶……

憨厚善良的亲人!此刻
你们就在我的思绪里
仍眼巴巴地站在门口
望着远路风尘赶来的——腊月

雪!
轻了,似小时候的一首儿歌
从记忆的嗓子眼里飞出
清澈如童年的贫穷
简单如一个游子的——乡愁!

雪!雪啊!慢慢扬着
路有些长,走过了几个省
还没能抵达——故乡……

2016-11-29

★梦的诗



黄粱和南柯
是几千年前的梦了
如今枕着孤独写诗
先把杂乱无章的黄昏
扫出心门
把下午发生的那件龌龊事
原地焚毁、埋葬
还有中午的烦躁
上午的不愉快
清晨没洗干净的脸
和匆匆的脚步
整个丑陋的白天啊!
统统扫地出门



我只喜欢
黑夜的黑,黑夜的静
把诗和笔和最后一丝灵感
装进梦的抽屉
然后变成一根温暖的手指
简单到一个眼神也没有
一个嘴唇也没有
变成弱智的、单纯的
殷红的一滴血!我
只彻底做好一件事情
就足够了……



接下来
枕一首爱情诗入梦
梦里,一生只爱一个人
把前世的风花雪月
全部搬出小木屋
包括春天那片美好的草场
小溪边洗衣裳的姑娘
一场途径夏夜的雷阵雨
一腔把秋水染蓝了
把秋水愁凉了的——惆怅
还有刚被推到门外的
这场雪,让她变成那场雪
飘飘洒洒,都归还给前世
……



这一世
枕着一首叫梦的诗入梦
洞房花烛,一次就好
够好一辈子了
不把别人的胳膊当枕头
不让别人当自己的褥子
被子。再美的美人
也别想让我吃她那杯酒
再大的江山
也换不走我身边唯一的
“皇后”!



其实,你布衣素裙
打着一把古旧的油纸伞
走在那句诗里,很打动秋天
我再舍不得你的柔姿楚楚
再不敢把你写得,风摆杨柳
哪怕走到最后一句
你蓦然回首,芳华还是依旧
……

2016-12-01

★雪落到地上

雪落到地上
有多少好处呢?

在雪地里走着
胸膛有一团火在燃烧
一个声音说:孩子
你还年轻,你还年轻!

连天空的雪花都知道
自己不是大地的过客
舞姿是那么从容
笑声是那么灿烂……

雪落到地上白茫茫一片
原野里没有路
你眼中尽显不安和焦虑

其实你无须愁眉苦脸
大可自然的坚定的走
无须匆匆,像风一样
无须匆匆

连雪花都知道
自己不是大地的过客
你何须为此刻的窘困
而惴惴不安

回头看看你踩出的脚印
多像一道车辙、履痕
只要心无烦恼
这个冬天,你给车里
想装什么就装什么

犹如雪花,快乐地飘洒
曼妙的舞蹈,落到地上
变成土地的什么她都愿意
甚至她都不去想这些
只一味地飘洒、歌唱

雪落到地上,她有多少好处
现在你明白了吗?

2016-12-02

★我是一条小溪

我是一条小溪
多少次,流经你门前
多少次,被你的美貌吸引
倾倒!多少次呵!
在夜深人静时
我弹着古琴,为你歌唱

那年那天一场雷阵雨下疯了
我涨水了
一路奔跑到你门前
激情万丈地想一跃而入
可你却惊惧地适时关上了木门
我手扣门槛,清楚地听到
你突突的心跳……

浪息潮退,我羞惭而去……

这么多年
我看到你门前的菊花
把一个一个秋天陪老

洁白的雪花里
我每次都能在愉快地疼痛和
呻吟中,感受你砸开我
坚冰的胸膛,一勺一勺
舀走我心上的清水

那一刻
你气息如兰、暗香扑鼻
抚摸我的那只小手
多么温暖,柔软
而我分明能在你望我的眼神里
看到那么大一片春天
向着我的爱情走来——

我是一条小溪
这么多年来
被相思饮干了好几回
多少次都想推开你的门
把你当做唯一

唯一存放艰难曲折
快乐忧伤;激流、浪花
动人旋律的地方……

每每想象
你被我的情歌滋润后
两岸长出茂密的青草
蝴蝶和蜻蜓
都是为你我美好的生活
而在生活里美好的飞来飞去
我是多么地幸福啊……

唉!我只是一条小溪而已
到老,没能把你变成
我的河床

咳咳,亲爱的!你也老了
门槛和门都已不见
连破旧的痕迹也已不见
我可以很轻松地进入
你的领地,河床

可我突然发现
我已老得更加接近不了
也已老去的——你

2016-12-03

★那年冬天

我把那几句话写好
让你的丫鬟捎回去
可过了这么久
却没见回音

窗外
大雪纷纷
我放下手捧的书本
把一截生炭挟出火盆

它烟太大了
呛的那首唐诗
连声咳嗽

尤其第三句里弹琴的
那个美人
不得不歇下来
拿起香帕
揩拭眼睛

我有些庆幸
你当时没有回音
不然
这没烧熟的木炭
此刻熏着的
可是你的美瞳

当然了
我也很后悔
一个书生
怎能烧出好炭呢!
百无一用
真是百无一用啊!

唉!
炭本来只是个引子
取过它
信里另有隐情
可你却没有回音

如今大雪封山
马车和轿子
是不能行了
一头驴
一个人
是不能行了

最主要一点是
我没有金榜题名

没有金榜题名
原订的洞房花烛夜
那些规程
还能不能行呢?

北方的天气很冷
雪花飘个不停
眼看雪花就要飘出
这个朝代了
你却仍无回音

2016-12-05

★和一首诗结伴而行

和一首诗结伴而行
半路上
诗把几千年前的酒
斟入杯中
醉倒了风尘仆仆的
心情……

思绪里风还在吹
无色无味
却吹白了边关的头
吹红了枫叶的脸

夜里,是谁
把秦时关上那轮明月
挂在我的眼前
衣上秋霜寒冷
头顶洒满烂银

风擦亮刀的眼
云在奔驰的马蹄下
飞扬、涌动

涌动的诗情
踏破贺兰山下青冰
和我结伴而行

从古到今——

孤独的剑
时而长啸,时而长歌
时而豪迈地击碎
长城外凄凉的雪景

是谁又在倾诉
箫吟悠悠,幽怨深深
一支琵琶弹哭了驼铃
声声慢,声声催人魂……

仅一句诗,拱手离去
就让阳关泪水盈盈
打湿了八千里路烟云

月色伤怀,美人醉酒
醉酒的美人如诗、如风
拂开新柳
吹动塞上草色青青

戍卒解甲归田
征人走出冬天
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南山翠,蓝天蓝
我和一首诗打着伞
结伴而行
即将步入春天

2016-12-06

★大雪

从晚霞湖南岸
到晚霞湖西岸
两边的山收拢或者伸展
都如一只硕大的白鸢

北方的这个季节,无雨
没有带雨的梨花
一夜之间开了
纷纷扬扬,白蝴蝶一样
飞翔、飞翔……

也许我酒喝大了
醉眼迷离
把二十四节气里的大雪
看成了我律诗中
冰清玉洁的梨花

她们三五成群,载歌载舞
作画的作画,弹琴的弹琴

偶尔一两个落单被我发现
她们,你推我搡,巧笑倩兮
表情不觉冰冷
模样暖人心窝
暗香,沁人心脾摄人心魄

还有年龄更小的那一帮
我怎么揉眼睛,都把她们
看成是不懂爱情的丁香

2016-12-07今日节气 大雪

★把雪灌醉

昨天,二十四节气里的大雪
带着百合、水仙、梨花这些姐妹
和已失去秋的北方撞了个满怀
和寒冬的寒冷撞了个满怀
和不懂爱情的诗人
撞了个满怀

我被踏雪寻梅、遇上你是我的缘
人生如梦等等几位网友灌醉
醉眼朦胧的我在大雪节的大雪中
作了一首《大雪》诗

西汉水群里的这些群友
就着这几行诗对饮、高歌
饮到酒酣耳热,话也大了
胆也大了,都喊着要把雪灌醉
甚至抱着雪在雪地里打滚

不觉间,黑夜降临
不知是雪醉了,还是人醉了
稀里糊涂就走进“天籁”
这家天上人间的酒巴……

今儿一大早
我给昨天被我爽约的几位
亲戚朋友道歉:“对不起!”
因为“大雪”喝大了
“大雪”被灌醉了……

2016-12-08

★叙事随感

刚买了只画眉鸟
却被万恶的黑猫咬死了
于是我给猫拴了根缰绳
绑住了它
任那只老鼠在窝里偷偷窃笑
间或在洞口探头探脑
再不就是半夜里冲上楼梯
兴奋又刺激地吱吱叫几声

冬天了,你怎么还脱毛
我踢了门口的狗一脚
狗龇牙咧嘴地喊:疼啊!疼啊!
不是人的主人!
几天来它对猫幸灾乐祸的表情
一瞬间就在眼中消失殆尽

除了鸡毛蒜皮
我早晚蜗在家里上网
处理网上杂七杂八的闹心事
时不时对着朋友圈那些小视频
独自骂一阵:

这么多狐狸精在搔首弄姿
男人不出轨那就是有病
世界变坏之根由是女人
先变坏。她们打扮成一棵棵
待拱的嫩白菜
不吃的男人那还算是男人吗
女人不坏,就不可爱,耶!
他大爷滴……

今早,邻居看我把猫绑着
就说:老虎是能绑的吗!
我幡然醒悟,去给猫解绳子
它却咆哮着不让我接近
天!这货真不是绑的……

多少天没出门了
今天出来,信马由缰走走
猛抬头——山真清水真秀呀!
天空那么高远明亮
土地——那么广大辽阔
这些天闷在心上的事
原来都是小事,太小了
甚至就不是个事嘛……

2016-12-09

★孤独牧野

树叶早已归隐
山林安守清贫
风不经意打开牧野之门
空山、空山、空山
冬天忘记并拒绝失恋
黑夜让思念冬眠
让等待冬眠
四处流浪的孤单
已习惯了经营孤单
不再去流浪
似树叶早已归隐
如山林安守清贫

2016-12-12

★冬 夜

这个冬天,有多少夜晚
让我陪一盏灯回忆过去
有多少时间?让我在灯下
寻找逝去多年的那些亲人

亲人们的牧场、牛羊、栅栏
温暖的帐房、冒着热气的奶茶
高远而空阔明净的蓝天、白云
堆满世界的雪山峰峦,还在吗?

那个砸开冰河取水的姑娘
是父母亲在前世里为我
指腹为婚的女人!可直到如今
我还未娶她过门
她是不是还在那条河边等着呢?

这一生的冬天有很宽裕的时间
让我慢慢回想过去,回到当年
有很多个夜晚让我提着一盏马灯
去寻找前世被我弄丢了的亲人
和走散已久的姻缘……

2016-12-13

★女儿

女儿!
这二十三年里
我和你母亲
把你生活中的风雨寒霜
全部收进了自己的袖筒
只留纯洁美丽的雪花
在你的窗外

女儿!
因为你生在冬季
雪花是伴你起舞的蝴蝶
你也可以把她当成棉被

女儿!今天你第一次
不在我们身边过生日
如果有一丝风
从我们破旧的袖口漏出
这说明父母老了
力量小的已有些拦挡不住
刮向你的风雨

女儿!
风如果不停止脚步
在路上的你
可以任雪花
从容的落在头上
安详的开在树上
生活里你要学会
凡事都不必匆匆忙忙

女儿!
你抬头看看
树杈上的鸟窝里
小雀儿正探出脑袋
眼神幼稚柔软
目光穿过了——故乡
——屋顶的炊烟

她不会知道
雪花、树林、鸟窝、她!
就是这个世界的风景……

2016-12-15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