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韵部划分的依据、方法与准则


2018-06-28 17:03:17  程宝庆  所属诗集  阅读254 】

00个   

论韵部划分的依据、方法与准则
——兼与《中华通韵》课题组商榷

作者 程宝庆

主题词:韵部划分、依据与方法、中华通韵、商榷

2018年4月24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由教育部“长江学者”杨亦鸣教授作为首席专家研究编写的《中华通韵(16韵)》(下称《通韵》),在北京并通过了专家组的鉴定。
从杨亦鸣教授介绍的研究思路、研究方法看,《通韵》课题组主要从是语感、共识、类聚作为依据和方法研究韵部划分,课题组甚至还迁就了部分人群的习惯。对此,笔者持不同看法。笔者认为,韵部划分作为音韵学中的重要的课题,只有从音韵学入手,去寻求、发现押韵现象的规律,才会获得严谨、科学的结果。
下面笔者将个人十多年的研究心得与大家分享。

第一章:韵部划分课题的研究起点
我们编写韵书,首先要研究韵部怎么划分问题,即韵部划分的准则是什么?没有准则,韵部划分就会成为主观随意的行为。
要制定韵部划分准则,我们就必须弄清一个更为基础的问题——什么是押韵?如果连押韵的原理都不知道,划分韵部,编写韵书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另外,讨论押韵问题,必须以某时、某地的语音体系作为基础,语音基础不同,就没有押韵的问题。

第一节 什么是押韵?
举例:
朝辞白帝彩云间(gān),千里江陵一日还(huán)。
两岸猿声啼不住(zhù), 轻舟已过万重山(shān)。

我们知道,上例中“间”(古音读gān),“还”、“山”是互相押韵的,但“间”、“还”、“山”与“住”之间是不押韵的,为什么?
可能有人说:“因为古人没有把这些字编在一个韵部”。非也!
押韵不是哪个古代圣贤规定的,反之,古代圣贤是根据押韵的原理来编写韵书的。
人们运用文字读音之间韵母互相谐音的现象,将那些韵母互相谐音的文字放在句子的固定位置(一般为句尾),使诗文诵读起来顺口,有一种音乐美感。这就是押韵,又叫谐韵。

第二节 押韵的秘密在哪里
文字的读音由声母、韵母组成和声调组成,韵母又由韵头、韵腹(主元音)、韵尾组成。比如:装,其拼音组成为zhuāng,zh是其声母;uang是其韵母;韵母a上面的-表示声调。
韵母uang中,u是韵头,a是韵腹,ng是韵尾。韵母可以没有韵头,没有韵尾,但不能没有韵腹。韵腹是韵母中读音最响亮,开口最大的音节,所以我们将韵腹又称作“主元音”。
经过十多年的研究,笔者发现:
一、字音之间是否存在谐韵关系与声母无关,与韵母相关。
比如:百(bai)、办(ban)、比(bi)、布(bu)这些文字的声母都是b,但是它们之间并无谐音关系。
二、在韵母中,字音之间是否存在谐韵关系与韵头无关,与韵尾相关。
比如:断(duang)、快(kuai)、官(guan)、广(guang)韵头都是u,但这些字音之间没有谐韵关系。
三、当两个韵母的韵腹(又称主元音)相同时,字音之间存在谐音关系,但谐音关系并不完美。
比如:奔(ben)、门(men)、分(fen)、根(gen)与崩(beng)、萌(meng)、峰(feng)、登(deng)之间,拥有共同的韵腹(主元音)e,它们之间是存在一定的谐韵关系的,但是,它们之间的谐音并不完美。
四、当字音之间韵母的韵腹(主元音)与韵尾完全相同时,字音之间存在完美的谐韵关系。
比如:
奔(ben)、门(men)、分(fen)、根(gen)之间拥有相同的韵腹(主元音)e,并拥有相同韵尾n,所以它们之间具有完美的谐音关系。
同理,崩(beng)、萌(meng)、峰(feng)、登(deng)之间拥有相同的韵腹(主元音)e,并拥有相同的韵尾ng,所以它们之间具有良好的谐音关系。
五、字音之间是否存在谐韵关系与声调无关。
这就是字音之间押韵关系的秘密。
笔者将这一分析研究方法叫做:韵母结构音素分析法。这个方法是建立于现代汉语语音学、音韵学研究成果之上的,科学的分析方法。
声母、韵母与押韵的相关性分析表
项目 声调 声母 韵母结构
韵头 韵腹(主元音) 韵尾
相关性 无关 无关 无关 相关 相关
谐韵程度 无关 —— —— 二等 二等
谐韵程度 无关 一等
注:一等为谐韵效果最好,二等为谐韵效果次之。

第三节 韵书的基础语音
一部韵书必须是基于同一代、同一地区的语音,这个语音就叫作基础语音。
《切韵》是以哪个地方的语音作为基础语音,《切韵》没有明确的交代,后世学者多年研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是,《切韵》一定是有其基础语音的;《中原音韵》的基础语音是元代的“中原之音”;《洪武正韵》的基础语音是“中原雅音”。
我们现代中国编写韵书一定是以现代汉语普通话为基础语音,现代人使用《平水韵》感觉常常不能押韵,就是因为普通话与《切韵》的基础语音不同。

第二章 韵部划分的依据、准则和方法
第一节 韵部划分的理论依据
从《切韵》到《佩文诗韵》,我们可以看出,古人是用反切的方法辨音;用等韵图分析韵母之间谐韵关系的远近;以当时的官话作为韵书的基础语音。这是指导古人编写韵书的理论依据和音韵学工具。
到现代,作为辨音工具的“汉语拼音方案”已经十分成熟和完善;作为研究分析字音谐韵程度的汉语语音学、音韵学,可以指导我们通过韵母结构、音素等微观分析,全面揭示押韵现象的秘密。至此,韵部划分不再是少数人把控的玄学、绝学。只要掌握了本文的研究方法,任何一个熟练掌握汉语拼音的人,即使只有小学文化,也可以准确的划分现代汉语韵部。

第二节 韵部划分的准则
如前所述:
字音之间的谐韵现象与声调没有关系;
字音之间的谐韵现象与声母没有关系,与韵母有关;
字音之间的谐韵现象与韵头没有关系;
字音之间的谐韵现象与韵腹(主元音)、韵尾有关,当韵腹(主元音)或者韵尾相同时,字音之间存在谐韵现象,但谐韵效果并不完美;
当字音之间韵腹(主元音)与韵尾相同时,它们具有完美的谐韵效果。
综上,现代汉语韵部的划分准则是:字音之间韵腹(主元音)相同,并且韵尾也相同。

第三节 现代汉语韵部的划分方法
既然我们已经掌握了押韵的原理,既然我们已经掌握了分析韵母之间谐韵关系的方法——韵母结构音素分析法,下面我们要做的,就是运用“韵母结构音素分析法”对汉语拼音方案39个韵母逐一加以分析,寻求其共性,并将韵腹(主元音)相同和韵尾相同的韵母划到一个韵部。具体操作方法举例(限于文章篇幅不能逐一罗列):
现代汉语韵母主元音分析表(片段)
韵母 国际
音标 注音符号 主元音分析
–i [?] [?] -i并不是元i[i] ,而是[?]、 [?]。-i是指zh[t?]、ch[t??]、sh[??]、r[?]、z[ts]、c[ts?]、s[s]按声母发音。–i组并非含 [i]这个音,因而不能将-i与i混淆。
i [i] ㄧ i发音为 [i],不是[?]、 [?],与–i组没有相同的主元音。
a [a] ㄚ a为单韵母;ia[ia]与ua[ua]为后响复韵母*,其主元音为a。因而,三韵母共有主元音 a[a]。
ia [iɑ] ㄧㄚ
ua [uɑ] ㄨㄚ
e [?] ㄜ e发音为[?],不是ê[?],不应将e [?]与ê[?]混淆。
ê [?] ㄝ ie[i?]与üe[y?]同为后响复韵母,两者共有主元音ê[?],但不是e [?]。从注音符号看,前人已经发现了e与ê的发音差别。
ie [i?] ㄧㄝ
üe [y?] ㄩㄝ
(限于篇幅,其余韵母分析省略)
笔者根据“韵母结构音素分析法”,将现代汉语划分为十九个韵部,具体结果如下文。
第三章 现代汉语韵部划分方案

第一节 现代汉语韵目表
韵目 包含的韵母

一麻 a ia ua
二波 o uo
三歌 e
四皆 ie üe
五支 -i zhi chi shi ri zi ci si er
六齐 i
七开 ai uai
八微 ei ui(uei)
九姑 u ü
十尤 ou iu(iou)
十一豪 ao iao
十二寒 an uan
十三盐 ian üan
十四真 en un(uen) ün(üen)
十五庚 eng ueng
十六侵 in
十七青 ing
十八江 iang ang uang
十九东 ong iong


第二节 现代汉语韵部整合方案说明
严格按照“汉语拼音方案”及“韵母结构音素分析法”,现代汉语应该划分为21个韵部。但因考虑韵书的适用性,笔者将21个韵部整合为19个韵部。
一、将支韵(-i)与儿韵(er)并为一部。依据和理由如下:
其一、是儿韵(er)所含字数比较少,独立成诗的情况十分罕见,将儿韵作为单独一个韵部实际意义并不是很大;
其二是、既往韵书基本上是将支韵和儿韵并为一部。如《佩文诗韵》支、儿并在“四支”中;《中原音韵》支、儿并在“支思”中;《词林正韵》支、儿并在第三部,五支、六脂、七之、八微、十二齐、十五灰通用;《中华新韵05版》支、儿并在“十二齐”中。
既往韵书只有《中华新韵41版》、《诗韵新编》将支、儿分立为“五支”、“六儿”。
二、将姑韵与鱼韵并为一部,依据和理由如下:
其一、姑韵(u)与鱼韵(ü),这两个韵部谐韵情况十分良好,实际运用中将这两个韵分列韵部反而不利于读者把握,容易出错。
其二、既往韵书已有将姑、鱼并为一部的先例。
《中原音韵》将姑、鱼并在“鱼摸”中;《词林正韵》将姑、鱼并在第四部中,九鱼、十虞、十一模通用。



第四章 与《通韵》课题组商榷

第一节 从音韵学角度看《通韵》的明显错误或偏差
一、误将e与ie /ü 归为一个韵部
e发音为[?],不是ê[?];ie[i?]与üe[y?]同为后响复韵母,两者的主元音是ê[?],而不是e。《通韵》课题组将e [?]与ê[?]混淆,显然是未能区分e与ê之间的差别。
此外,e[?],与ie[i?]/üe[y?]之间没有共同的主元音,也没有相同的韵尾,因而将e与ie /ü归为一韵没有依据的,自然也没有谐韵关系。
二、误将i与-i归为一个韵部
i发音为 [i];-i并不是元i[i] , -i是指zh[t?]、ch[t??]、sh[??]、r[?]、z[ts]、c[ts?]、s[s]的韵母按声母发音。这是《汉语拼音方案》中的“整体认读音节”,即不经声、韵母拼读,直接读出的音节。
-i(si,zi ci)发音为 [?],-i(zhi chi shi ri)发音为 [?]。i [i]不是[?]、 [?],–i也不含有 [i]这个音。所以,i与-i没有共同的主元音,两者之间没有谐韵关系。
三、将ian/与an/uan/üan归为一个韵部,谐韵效果较差。
iɑn [i?n]/ üɑn [y?n]有共同的主元音[?],有相同前鼻音韵尾[n],两者之间具有良好的谐韵关系。
ɑn [an]/ uɑn [uan]有共同的主元音a[a],有相同的前鼻音韵尾[n],这两者之间也有良好的谐韵关系。
但是,iɑn [i?n]/ üɑn [y?n]与ɑn [an]/ uɑn [uan]之间,
没有共同的主元音,只有相同的韵尾,所以将ian/与an/uan/üan是未能区分韵母主元音差异的结果,将其归为一韵,其谐韵效果肯定是较差的。
四、将 in与en/un/ün归为一个韵部,谐韵效果较差。
en[?n]/un(uen)[u?n]/ün(üen)[yn],其主元音为e[?],并且它们拥有相同的韵尾n[n],所以,en/un/ün之间谐韵效果是完美的。但是,in[in]的主元音是i[i],其与en/un/ün之间只有相同的韵尾n[n]。所以,in与en/un/ün之间谐韵关系是比较差的。
五、将ing与eng/ueng归为一个韵部,谐韵效果较差。
eng[??]/ ueng[u??]均为后鼻音复韵母,其主元音为e[?],其韵尾均为后鼻音ng(?)。所以,eng/ueng之间具有完美的谐韵关系。
但是,ing[i?]是后鼻音复韵母,的主元音是i[i]不是e[?],in与en/un/ün之间只有韵尾ng(?)相同,所以,将ing与eng/ueng归为一韵,其谐韵效果是较差的。
六、将er认定为“零韵母”是错误的
其一、按照《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自成音节叫做零声母。这就是说,不存在“零韵母”的音节。
其二、既然是“零韵母”,就没有韵的问题,而《通韵》又将er独立一韵,岂非自相矛盾?

结论
一、编修韵书应从押韵原理入手,研究字音之间谐韵现象的内在联系,客观规律;
二、编写汉语新韵,必须严格以普通话作为韵书的基础语音,不能迁就古音,更不能迁就方音;
三、韵部划分应以现代汉语音韵学、语音学理论作为依据,必须以《汉语拼音方案》作为辨音工具。以个人感觉,前人经验为依据,以数学统计的方法(类聚法)为手段是错误的。研究思路和方法出现偏差,研究结果不可能是正确的。
四、现代汉语应该划分为多少个韵部可以商榷,但是,韵部划分的准则必须清晰无误,不容含糊。笔者所研究总结的“韵母结构音素分析法”,为制定韵部划分准则提供了科学的方法和手段。笔者恳切期望《通韵》课题组能够参考本文理论,对《通韵》分韵理论、分韵准则、分韵方案做全面调整。

北郊村人程宝庆
2018年6月28日于武汉梦湖香郡
特别提示:作者保留版权,任何人引用本文应予注明。任何人使用“韵母结构音素分析法”须征得作者许可!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