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花谢了春红序言


诗的散记



越来越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写作成了我最大的威胁。

清晨起来,一杯苦茗,然后就看见电脑里花红柳绿,渐渐地我的眼前蒙上霜。上班,吃饭,抽烟,发呆,直到被一床棉絮覆盖,组成了我的全部生活。午夜的钟摆像血管里的血,一滴一滴流逝,我慢慢走近一具没有通电的木乃伊。

没有灵感的亲昵,诗歌在我干瘪的思想里度日如年。我喜欢诗,乐于和他称兄道弟。但他是可疑的,常常扮成不同的面孔。我不喜欢多说话,确切地讲是我说不出。我不是诗人,也不是诗评家,无法赞美他新换的饰物和新修的发型。也不能指出他偶尔的玩世不恭和卑鄙,间或露出下半身。想想这也无可厚非。我是地道的农民的儿子,我与农民有着扯不断地血肉亲情和联系。只是我讨厌农作,甚至是恨。我的先辈世世代代躬下腰向这块土地道歉,仍逃不脱饿了勒勒裤腰带的命运。直到我的出现成了父亲坚守的理由,也成了一种活法的最好证明。想来我有多可耻,在诗里空洞地赞美大地和收获。

在我看来,诗歌是生活在一个人身体里压榨出的汁液。只有生活才能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取出诗。生活是一种痛,痛才最接近诗的本质。它来源于底层,来源于热爱。热爱生活,才能感知底层的痛,热爱生活,才能更好地生活,才接近诗歌。

愿更多的人热爱生活,热爱诗!



2009-9-25

林花谢了春红

林花谢了春红诗词列表


林花谢了春红 (3338) 江一苇自选诗14首 (3097) 江一苇2010年下半年自选短诗19首 (2989)
我曾爱过的女人 (2671)

江一苇诗集

林花谢了春红(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