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作品(时间排序) 浏览量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0)    秦野  
  • 自从离开你,眼睛便移居心里

  • 自从离开你,眼睛便移居心里,
    于是那双指挥我行动的眼睛,
    既把职守分开就成了半瞎子,
    自以为还看见,其实已经失明;
    因为它们所接触的任何形状,
    花鸟或姿态,都不能再传给心,
    自己也留不住把捉到的景象;
    一切过眼的事物心儿都无份。
    因为一见粗俗或幽雅的景色,
    最畸形的怪物或绝艳的面孔,
    山或海,日或夜,乌鸦或者白鸽,
    眼睛立刻塑成你美妙的姿容。
    心中满是你,什么再也装不下,
    就这样我的真心教眼睛说假话。  查看全文
  • 评论(1)    z168799  
  • 【维纳斯与阿都尼】

  • 【维纳斯与阿都尼】

    鄙夫俗士,望敝屣而下拜;我则求:
    阿波罗饮我以缪斯泉水流溢之玉杯。

    献与
    扫桑普顿伯爵兼提齐菲尔男爵
    亨利·娄赛斯雷阁下

    阁下,
      仆今以鄙俚粗陋之诗篇,献于阁下,其冒昧干渎,自不待言;而仆以此荏弱之柔条纤梗,竟谬欲缘附桢干栋梁以自固,其将招物议之非难,亦不待言。然苟阁下不惜纡尊,笑而纳此芹献,则非特仆之为荣,亦已过当,且誓将以有生之暇日,竭其勤恳之微力,从事差可不负阁下青睐之作以自励。设此初次问世之篇章,不堪入目,则有负阁下之栽培,诚惶恐之不暇,更何敢再事此硗瘠砚  查看全文
  • 评论(0)    z168799  
  • 莎士比亚-情女怨

  • 【情女怨】

    一个深溪里的悲惨故事,
    在邻山的空谷里回响,
    这应和的声响动我神思,
    我躺下静听这难言的悲伤;
    一转眼却见一个愁苦的姑娘,
    撕扯着纸片,把戒指全敲碎,
    恨不能让愁云凄雨把世界摧毁。

    她头上戴着一顶宽边草帽,
    帽檐遮住了她脸上的阳光,
    在那脸上你有时仿佛看到,
    一位曾经是无比艳丽的姑娘。
    时光并没有毁尽青春的宝藏,
    尽管上天震怒,青春余韵尚在,
    风霜、岁月也掩不尽她的丰采。

    她不时把手绢举到自己的眼下,
    手绢上绣着精妙的词句,
    让积郁的悲伤化作的泪花,
    把丝绒刺绣的字句浸洗,
    她  查看全文
  • 评论(0)    mg0258  
  • 礼物

  • 《礼物》

    切·米沃什(波兰) 诗
    李以亮 译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早早散了,我漫步花园。
    蜂鸟歇息在忍冬花。
    在这个尘世,我已一无所求。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嫉妒。
    我遭受过的一切邪恶,我都已忘记。
    想到我曾经是这同一个人并不使我难堪。
    在我体内,我没有感到痛苦。
    当我直起身来,看见蔚蓝的大海和叶叶船帆。  查看全文
  • 评论(0)    鑫雨  
  • 幸福的憧憬

  • 幸福的憧憬


    歌德 (德国)



    别对人说,除了哲士,
    因为俗人只知嘲讽;
    我要颂扬那渴望去
    死在火光中的生灵。

    在爱之夜的清凉里,
    你接受,又赐与生命;
    异样的感觉抓住你,
    当烛光静静地辉映。

    你再也不能够蛰伏
    在黑暗的影里困守,
    新的怅望把你催促
    去处那更高的婚媾。

    你不计路程的远近,
    飞着跑来,象着了迷,
    而终于,贪恋若光明,
    飞蛾,你被生生焚死。

    如果你一天不发觉
    “你得死和变!”这道理,
    终是个凄凉的过客
    在这阴森森的逆旅。  查看全文
  • 评论(0)    鑫雨  
  •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普希金 (俄罗斯)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

    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

    现今总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的将变得可爱。

    乌兰汗 译  查看全文
  • 评论(0)    nguop  
  • 一只沉默而耐心的蜘蛛 A Noiseless Patient Spider

  • 一只沉默而耐心的蜘蛛,
    我注意它孤立地站在小小的海峡上,
    注意它怎样勘测周围的茫茫空虚,
    它射出丝,丝,丝,从它自己之小,
    不断地从纱绽放丝,不倦地加快速率.
    而你——我的心灵啊,你站在何处,
    被包围被孤立在无限空间的海洋里,
    不停地沉思,探险,投射,寻求可以连结的地方,
    直到架起你需要的桥,直到下定你韧性的锚,
    直到你抛出的游丝抓住了某处,我的心灵啊!



    A noiseless patient spider,
    I marked where on a promontory it stood isolated,
    Marked how to explore the vacant vast surrounding,
    It launched forth filame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