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蚕赋(荀子传)


荀子


冬伏而夏游,食桑而吐丝,前乱而后治,夏生而恶暑,喜湿而恶雨。蛹以为母,蛾以为父。三俯三起,事乃大已。夫是之谓蚕理。
——荀子《赋》篇



兰陵东南行十二里就到达季氏弟兄的家。
荀子在门外下了车,幽兰首先跑进府中向母亲报信:“娘,我爹回来了!”
荀夫人听说丈夫出了狱,激动地拖着重病之身从卧榻上爬起来,季伯的母亲忙上前搀扶。荀子已由陈嚣、季伯搀进了门。
老夫老妻大难之后终于重见了。荀夫人声音颤抖地说道:“他爹!……你受了苦了!”荀子坐下来,为夫人宽心:“无妨事,无妨事!”
季仲的娘子为荀子送来热茶:“荀老爷请用茶。”
荀子望望季伯这一家人,感激地说:“荀况家中有难,劳苦你们了!”
季母说:“这是哪里说的?荀老爷为百姓免了天灾,灭了人祸,办了多少好事。如今受奸人陷害,俺们费些辛苦还不该么?”
季伯接过母亲的话说:“荀老爷,你若不嫌弃,就在我家住下。我们这里离城远,安静,村子里也没有几户人家。我家南边有片平地,为你盖上几间房子,我们弟兄会把你当做我们的亲生父母来侍奉。”
季母说:“对,我儿子说的对!”
荀子年过七旬,拖着病妻,被罢去官职。在兰陵以政裕民十数年,清政廉洁,家无积蓄,仅有的日常用品,也被屈润查封,不许带出一件。如今的境况,可说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生活无着,前途无望。季伯兄弟二人,甘愿把他当作亲生父母来侍奉,怎不使他感动?他在监牢中未曾落泪,在季伯一家人面前,流下了两行热泪。
季伯见荀子落了泪,以为是荀子嫌弃家中贫苦,房屋简陋,便问道:“荀老爷,莫非嫌我家中不好?”
荀子忙说:“不,不,是我领情不过呀!”
季母说:“哎,荀老爷说的哪里话?你平时爱民如子,我们就不该敬为父母么?不是荀老爷,那年大旱会把我家饿死。若不是荀老爷,我儿子也早让县丞杀了。若不是荀老爷引渠水灌田,教我们把年酒运往他乡,换回财物,这房舍依旧是茅草,还能成了瓦屋吗?”
季伯家中有三幢房子,季母让儿子把北面三间正房腾出来,给荀子一家人住。又为陈嚣从别处找了房子,安排住下。
夜晚,荀子一家人守着昏暗的烛光,心情沉重地坐在一起。半晌,荀子开了口:“陈嚣,几十年来,我的许多弟子,一个一个都学成走了。你跟随我最久,如今,也该走了。”
陈嚣至诚地说:“老师,我不走。”
“你正年轻,应该去闯一闯。”荀子复劝道。
陈嚣不愿意离开荀子,尤其在老师遭此大难的时候,更不愿放下白发苍苍的老师自去。因之说道:“老师说过,君子之学以完善品德;小人之学以求名逐利。我不求名逐利,只求学问。老师的知识似高山,似大海,我还远没有学尽。”
荀子叹了一口气:“唉!当今之世,学以哗众取宠者多,自律其身者少呀!”
幽兰将玩弄竹筒的李莹拉在身边说:“爹,如今春申君被杀了,你的官职也罢了,还险些被他们害死。楚国一天也不能呆了,我们还是一起回赵国老家吧!”
荀子未回答。
幽兰又与父亲商量说:“要不重回齐国稷下学宫?或是去秦国?”
荀子摇头说:“不去,我哪儿也不去了!”
幽兰又问:“你还真想让季伯弟兄为咱们盖房子,在这里住下呀?”
荀子感叹地说:“我在兰陵一十七年,与百姓风雨同舟。为官时,修堤梁、开水渠,薄赋税,明礼义,严法度,办学堂,使兰陵政通人和。日后不为官了,我将隐居著述。五帝之外无传人,非无贤人呐。五帝之中无传政,非无善政呀。贤人善政失传,只因无人记述。数十年来,我亲眼目睹亡国之暴君一个接着一个不行正道,不信正理,反专事鬼神,信奉吉凶。那些鄙陋的儒者,又以无稽的言行欺骗百姓,败坏风俗,败坏国家,可恶可恨呀!我要将我的所见所闻记述下来,以诫后人。我要将儒家、墨家、道家、百家之学,一一予以评说,以正视听。”
百姓们闻知荀子要在这里落户,纷纷到季伯家来看望。知道荀子一家如今一无所有,纷纷送来了吃的、穿的、用的,许多许多的东西,幽兰和陈嚣应接不暇。大家还约定要为荀子举行一次欢宴,以表示他们欢迎荀子在这里安家落户的心愿。
冬日的晚上虽然寒冷,在季氏兄弟的三间房里,暖烘烘的屋子里却坐满了男男女女。曾经在荀子巡察民情时见过荀子的来向荀子问安,没有见过荀子的,挤到前面去要仔细地看一看这位清正廉明的荀老爷。
白发红颜的老者,九十余岁了,依然声如铜钟,体魄健壮。他是这里年纪最长的老人,按照这里的民俗,每逢喜日庆宴,应让年岁最长的坐首位。今日,他坚持一定让荀子坐首位。荀子谦让不入席,老者说道:“按照礼规,我的年岁大,应该坐在首位;可今日是我们大家欢迎你,你是客人,应该坐在首位。”
“老人家,我已经不是客人了,我和大家一样,是你们的村民,还是你坐首位。”
“是的,你已经不是县令老爷了,和我等一样是老百姓。我们欢迎你,在我们这个偏僻之地落户,我们大家会像过去一样尊敬你,信赖你。以后不称你县令老爷了,称你什么呢?就称你荀子卿吧!”
季伯等村民七嘴八舌:“荀子卿,对!”
老者接着说:“这里我年岁最长,辈数最高,我请你坐首位。”
季伯说:“荀子卿,恭敬不如从命。”
“好,好,我从命。”荀子坐入首位。
老者举起酒杯说:“兰陵的酒,上敬过天地、神灵,下敬过帝王宾客。今日我代兰陵百姓敬荀子卿一杯。那些昏官奸臣不喜欢你,我们老百姓喜欢你!”
众人齐声说:“对!”
荀子双手接过酒杯,激动地说:“谢谢老人家,谢谢各位!荀况我今生今世,饮过不少君王显贵的酒,哪里的酒,也没有我们兰陵的酒醇;哪里的人,也没有我们兰陵人心热!”荀子举杯,一饮而尽。
季伯端起酒坛说:“荀夫人、陈嚣先生、幽兰,还有莹儿,以后你们都是我们兰陵的人啦,你们也应该喝上一杯兰陵美酒。”他一一为之斟酒,并看着让他们一一喝下。
荀子站起来郑重地说:“荀况我对学生说过,真正的儒士,被任用治国,他有王公的才干,能使政事完美。不被任用,把户籍编入百姓之中,人们没有不尊重他的,他能使民众的风俗完美。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荀况日后无官了,我就住在兰陵,专心著述,兴教化,收弟子,以励后人。”
众人欢喜雀跃:“好!兰陵有了荀子卿,我们的后代有出息了!”
季伯、季仲、老者等男女,手拍皮鼓唱起兰陵的民间小曲,年轻的男女随着歌声舞起来。

拍起鼓,
唱起曲,
美酒一杯敬给你。
你为百姓,
百姓心里,
不忘记。

拍起鼓,
唱起曲,
美酒一杯敬给你。
风风雨雨,
同甘共苦,钋橐辍。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   126在线阅读网 61.144.54.46     2009/1/10 11:31:13     1 楼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