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在线友情提示

开通原创诗集 最新原创诗歌
申请诗人专栏 最新专栏诗歌
提交建议问题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词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人
贡献排行



诗词在线网络月刊2010年第一期  

一月份的月刊终于与大家见面了:),这一期也是在虎年到来之际第一期,希望大家喜欢。诗歌由会员自荐,经斑竹推荐后筛选出来的,也许有些感觉稚嫩,大家多包容。诗词在线鼓励原创!
卷首语

感谢诗歌
李浔
在我无数次感恩生命的来源和天赋时,诗歌会远道而来。你在陌上采桑的背景中同淑女同样醒目。诗歌,我无法想象你的空间与空间中的经历,我更无法推测你的结果。 在诗歌的面前,我看见马蹄声由远而近,看见半坡的陶罐上的鱼游向成熟的河水,看见淑女的长发在后花园里时隐时现,看见昭君的驼铃摇醒一路的芨芨草,诗歌,我无力跟随你浪迹所有的河埠。 春天是敏感的,每个季节都可以谈情说爱,唯独春天不能。在诗歌想动情的时剖,屋檐上的雨水会打湿往事,让这些往事在雨中狼狈不堪甚至惊慌失措。 在夏天过得最热烈的时候,诗歌和太阳一起拥挤在汗水里。我身在其中,像树上的蝉一样别无选择,这些毫无保留的声音,擦亮了鸟类和诗歌的翅膀,这也算是一种勇敢的精神吧。 秋天是明朗的,就像诗句与诗句之间的空行。我站在一览无佘的秋天,站在天高地宽的秋天,看一首诗的收茯在压弯的扁担上,看挂在农舍门边的红辣椒呈现出一年一次的爱情。 雪落无声。每一片被雪覆盖的屋脊下,都在进行含蓄的经验。我站在诗的左边,右手紧握着最能理解冬天的火柴。木炭烧得挺旺,羊肉和我的构思同样成熟起来,这时肯定有酒和泪水,看看三千年的诗中国,哪首诗没被酒和泪浸泡过。 我像打灯一样点亮了诗的背景,让它生动含蓄在路边的马厩。为些诗歌的光辉从来无法拒绝我灵活的手指,这摘苹果和草莓的手指,擦过少女脸上泪水的手指,现在或许是更早时就接近着诗歌。 我在干净的气节中朗读诗歌,在清爽的日子里背诵感情。诗歌最亲切的状态就这样清晰地散落在我的稿纸上了。枇杷熟了,它们灿烂在春天的尽头,而我无法灿烂,就像我陌生光辉的金子。 我孤独的瞬间,诗歌会爬在我的肩头,像窗边的梯子总使人浮想连篇,我还会不停地喝水,用透明的杯子喝水,诗歌的一切都在潮湿中尽量干燥的存在着。诗歌,你那分行的感情,长长短短的句型真像我错落不齐的手指,我就它来抚摸坑坑洼洼的事迹。 感谢诗歌,你让我必须在泪水和笑语中想起草地,想起躺在草地上的阳光和爱情一,这种温柔的理想主义情感,这些现实主义的深情,总让天空或者树枝发芽,让诗换行。 感谢诗歌,你让我看见树叶被吹落树枝的姿态,你让我看见咸阳古道上的荒草连接着黄土的历史,看见长江顺流而下不断变换两岸的风景,你更让我看见春天的的想象在秋天结果。诗歌,我无法讳避你的光辉,像苦难的爱情无法讳避金光灿灿的戒子

我来写卷首语
 
现代诗歌
标题诗集作者
归途诗狱燕十七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红尘相爱愿心如莲子寒星寒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海风吹过明月千里江山33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巴别塔胡须的秘史戈多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送给我亲爱的猪寒山诗集胡洪霞19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动物系列—猴非马最新诗歌非马3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欣荣梦影琼霓梦徘徊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清词谁解天意天意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张祈诗选2009(29首)张祈诗选2009张祈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思念王海霞1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月光的背面郭密林诗选郭密林9收到的鲜花 1收到的炸弹
古体诗词
满江红·元旦调寄人生若只如初见孟佳39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七律*汨罗怀古 [新韵]玉月梅风陈宗和13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客中吟停云落月云中君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采桑子●莲花一朵亲生薄《玉莲词》黄璜3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七律●光阴似箭旧瓶新酒集 古诗篇刘佑双3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五言·雪后臆想闲赋杂诗关东秋影8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楼前溪水过桥舟玉版儿个人诗歌集凌云30收到的鲜花 1收到的炸弹
千山五龙宫有感赵英诗集赵英1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原创]卜算子 · 秋日情思人生若只如初见孟佳63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蒼松賦挚仙文集刘挚仙1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中吕宫•朝天子】环卫工人七叶草刘兆鹏1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贺新郎•步韵芝兰首版《致网友》蜀黔草·黔草邓清福6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易经64卦卦德诗易学心得殷伟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十六字令---风御书斋诗词录御书斋主人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莺啼序·莺啼传枉凝眉·潇湘妃潇湘妃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余光中先生来温讲座,括《乡愁》拟赠酬和缅怀吴毓新7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郊游三首江左听雨楼诗词钞陈晓明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一剪梅杨云 诗集yangyunwanlong13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原创歌词
暂缺
 
对月刊的版式、结构、内容或者其他任何意见可以现在提建议www.chinapoesy.com.@163.com

我要推荐诗词
 

感谢如下版主的热心推荐:潭州雨梦、张祈、戈多、燕十七、闲尘故影、chris
月刊正文

  • 归途   燕十七  诗狱;  2010-1-1 11:11:29
  • 归途

  • 一块石头可以作证
    我的头和双脚颠倒过来
    于是我向天空坠落
    目送渐渐远去的大地

    呼吸急促
    昨日的最后一梦开始清晰
    嘈杂和黑夜混合成粘稠的水泥
    流进我右边的耳朵
    另一边涌出红色的液体
    滴在土里长出一片麦地

    是什么离开身体
    来到我的麦地

    一块石头可以作证
    我的头和双脚颠倒过来
    于是我向天空坠落
    目送渐渐远去的大地
  • 红尘相爱   子寒星寒  愿心如莲;  2010-1-1 21:45:43
  • 红尘相爱

  • 我如一粒尘埃
    在这滚滚红尘中
    徘徊
    寻找并等待

    你像一朵云儿一般
    轻盈地 飘来
    美丽又洁白

    真的感激你那一回头
    两束目光绞缠在一起
    缠成一个分不开的结

    从此
    我们不再寻找和等待
    从此
    我们在红尘中相爱
  • 海风吹过   江山  明月千里;  2010-1-2 16:16:02
  • 海风吹过

  • 海风吹过 将海岸吹成弧形
    往事 从弧形的这头 牵到那头
    我默立岸上 与过往
    一一握手

    曾经 青春燃烧在大海蔚蓝的眸中
    朦胧岁月 随海风胡乱游走

    总能想起当年冲动的承诺
    海风也依然寂寞地吹着
    一如既往地
    在红尘中撩拨
  • 巴别塔   戈多  胡须的秘史;  2010-1-3 13:36:27
  • 巴别塔

  • 站立的位置太高

    不得不向下建造

    一座巴别塔

    一只水桶扔进去

    “咚咚咚”地汲取墨汁

    打上来一桶沙子,掏空

    木质沙漏,白蚁蛀空身体



    巴别塔固化在文字里

    黑夜怀孕的所有文字

    都已被

    碎纸机粉碎
  • 送给我亲爱的猪   胡洪霞  寒山诗集;  2010-1-4 11:10:31
  • 送给我亲爱的猪

  • 我曾写诗十行
    我曾泼墨三千
    我曾翻书万卷
    我曾在冬季
    听一首雪曾唱的轻歌

    这些美丽的曾经 美丽的回忆
    都不如你的亲呢
    你说 宝贝
    今夜我在大山之巅
    在百虫吟唱的寂寞处想你


    你缠绵的软语浊食进我的胃蕾
    它们 像一把锋利的长刀
    狠狠的在月影数星的夜晚
    给我致命的一击


    姐姐说 这是相思
    像春天的花朵一样
    总会开放热烈
    我深爱花朵
    除了高贵的百合 我弃它于檐上
    其他所有 那怕一片叶瓣
    我都让它们风干在墙壁


    然,它们确依然美丽
    它们瘦弱的骨髓里藏着无穷的坚锐
    当我写很长很长的字时
    不知是那一个无意
    在纸上溢来一阵又一阵的香气


    我慌张的,藏起
    全部溢在笔尖的爱
    不让 我不让花香沾染
    只余纯粹的我
    等你 等你 等你
  • 欣荣   梦徘徊  梦影琼霓;  2010-1-11 17:08:08
  • 欣荣

  • 欣荣

    文 梦徘徊

    梦入东风吹角寒,银光碧色水接天。
    衰草凝绿燕舞迟,败花留红莺歌远。
    冷风吹透雪塞北,暖雪带来风岭南。
    万象更新山河润,冬去春归又一年。
  • 清词谁解   天意  天意;  2010-1-13 0:54:34
  • 清词谁解

  • 清词谁解


    夕阳西斜
    向晚的青石长街
    跫音细碎仿佛你的身影依约
    红豆烂漫 无人采撷
    为何昙花再美也难逃刚开就谢
    孤单蝴蝶 该在哪歇
    学会淡看风月 竟学不会忘却
    你的笑旖旎了世界
    也注定我一生的劫

    相思的夜
    依旧是露寒月缺
    香凝袅袅散成你的温柔明灭
    翻着古椠 泪凝于睫
    为何故事总停在幸福的前一页
    浊酒盈樽 檠倒烟沉
    无端仰天长啸 徒添满怀激烈
    你赠的剑
    在风中狂舞成泣血的锈铁

    我等你等来了满城飞雪
    皲裂的唇 枯瘦的叶
    吹不完的还是离别
    碎砚折笔 只因画不出你明眸美靥
    寂寞秋千 无奈荡不走你的一切
    琵琶幽咽 抚弄悲伤不绝
    清词一阙 只为你写
    镌成了碑帖
    千年以后
    平仄的韵
    由谁来解
  • 张祈诗选2009(29首)   张祈  张祈诗选2009;  2010-1-14 19:32:30
  • 张祈诗选2009(29首)

  • 张祈诗选2009(29首)

    张祈



    少年游


    缄默,灵动,
    友善且不少正直,
    在一天天长大的儿子身上
    你总能找到某个人
    过去的影子。

    村庄外的柳树绿了,
    麦田间梨花飘零,桃花燃烧。
    那长途汽车慢慢开动,
    伫立在高处的田畴,
    你在车窗里又重新辨认出
    那个志在四方的少年。


    如梦令


    时光如梦,旅途如梦,
    地点与居所如梦,
    爱人变幻的脸庞如梦
    ——这飘渺摇荡的人生
    越来越像一个
    漫长而虚无的梦。

    在梦里你呼喊追逐,
    在梦里你无畏无惧,
    在梦里你也曾欢喜雀跃
    或双眼含泪,然而你永远不知道
    自己何时会醒来,也无法知晓
    当一切事物苏醒,你和这个世界
    真实的样子。

    2009,2


    北京的星空下


    在北京的星空下
    我是一个异乡人

    在北京的星空下
    我是一个流浪者

    我不是一个北京人
    我是租房客,暂住者,
    我怎样来到,还将同样离开

    这个祖国的首都与我无关:
    长安街、天安门、人民大会堂与我无关
    金融街、西直门和玉桃园与我无关
    阳光与花影,行人与车辆,
    这里的高楼、商铺和散落在街角的
    书报亭都统统与我无关

    北京,我不想说出心底的愤怒!
    我热爱你的暂住证,它教会我应付
    警察的盘问,用沉默冷对那些怀疑的眼神

    北京,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或怜悯:
    我是一个劳动者,我确信能够把自己养活;
    ——为什么我需要谁的承认与接纳?
    我活着,就象别人,从降生到大地之日起
    我就一直拥有着我的自由之身!

    让你的特权、虚荣和伪善去见鬼吧,
    今天我要明确地告诉你——北京,我不需要!
    我不需要那些被戒严的夜晚,
    被关押的白昼,还有那些一直被侮辱,
    被损害,被欺骗的国家的主人们!

    这一切不过是幻象:你的骄傲,
    崇高,你的装饰与排场。
    北京,你是油腔滑调的政客和滴血的
    资本家的乐园,是狡诈的律师与贪婪的法官
    连同地痞、娼妓与吸毒者疯狂的天堂!

    北京,你不必记住我的名字!
    我来自无名的远方,但在你这里我有
    无数的兄弟姐妹,像所有的外省人那样
    他们简单而淳朴,聪明而善良

    多么幸福和快乐,在北京做一个
    真正的漫游者!他不用在自己额头上贴标签,
    不用像狗儿那样去讨好上司,
    不用理会那些圈子里的丛林规则

    作为一个肮脏的词语,北京,
    我最后一次把你遗弃:我要那些
    高楼顶端的霓虹灯全部熄灭,
    在最黑的暗夜里,我能看到天空中
    千万颗正随意行走和闪耀的星星。

    2009,3


    昨夜


    他在半夜里醒来,
    感觉到一阵难言的疼痛。

    好象没有清醒而依然在睡:
    他对自己说:“我没喝冷水,也没有
    吃什么脏东西。”

    痛感没有减轻,而是越发尖锐,
    腹部的疼痛开始牵连到大脑。

    “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
    什么极权,腐败,歧视,软弱,
    可怜兮兮的老百姓——在这个畸形的国家,
    一个人的愤怒只能是自讨苦吃。”

    他蜷缩身体,把头埋进被子,
    强迫意志把寒冷和自我忘掉,让世界
    重新返回到黑暗与安宁中去。

    2009,3


    那么多人在写诗


    那么多人在写诗
    ——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
    已经死去的,还没出生的;
    他们有不同的眼睛、肤色和语言,
    有各种职业者或没职业,过不同的生活,
    有不同的梦想,存留于不同时空——
    这个数字是如此庞大,多过了
    恒河的沙粒,多过了银河里的星星。

    什么情况下似乎都可以写诗。
    白天,夜晚,夏季正午的树荫下,
    书桌上,卧室里,公园天鹅形状的喷泉边,
    书店或超市,火车或飞机上,
    在浪花四溅的礁石甚至是
    一匹飞驰的骏马上。

    写诗不需要太多材料:
    只需要一个人,一支笔和一张纸。
    钢笔或铅笔,鸟的羽毛,黑蓝墨水
    或彩色墨水,方格纸、条格纸
    或厚厚的能写能画的白板纸。
    用电脑可以写诗,手机也可以,
    还有许多诗一直还没有写出来,
    藏在人们心里的,也许才最美丽。

    写诗的人有各种爱好:有人喜欢
    对着一朵玫瑰花写诗,有人喜欢边听音乐
    边写诗,有人喝醉酒后才会写诗,
    也有人是只有在睡梦里才写诗。
    有些人喜欢把自己裹严,他们戴着假面写诗;
    另一类人则喜欢赤祼和坦诚——
    “我最厌恶那些厚厚的墙壁和玻璃!”

    人们写诗抱着不同的目的,
    好象诗歌能随意把什么东西换取。
    比如,一张汇款单,一份好差事,
    或者是一个微笑,一滴泪,一个吻,
    一把能够打开某扇门的钥匙。
    诗人都有小小的虚荣心,他们最爱
    自己的姓名,还有一长串人名
    后面的某个不起眼的位置。

    人们写出的诗千奇百怪:
    好诗,坏诗,无法评价的诗。
    令人愤怒的诗,叫人流泪的诗,
    让人感觉可笑、难堪与无奈的诗。
    朴素、艳丽或者典雅的诗。
    崇高的诗,下流而污秽的诗。
    简洁明快的诗,晦涩难懂的诗。
    透明而纯粹的诗,四不象的打油诗。

    诗的形式也有许多,有英雄双行体,三行诗,
    十四行诗,有谣曲和俳句,有小令和律诗,
    如果分得简单点,就是长诗或者短诗。
    就像孩子们玩的积木,诗随便让人们把它摆来弄去,
    这地球上再没有比它更听话的东西,

    最复杂的还是诗与人的关系。
    诗能哄人开心,让人解气,
    但也能让人被流放或者进监狱。
    有人说,一半诗人是疯子,一半诗人是傻子,
    有人就反对说诗是神的预言,光明的天使,
    是年轻的恋人间情爱的催化剂。
    柏拉图拼命叫喊要把诗人逐出理想国,
    到头他自己却绕进诗的迷宫里。

    有那么多人在写诗,就肯定
    还有更多人在读诗(对这点我毫不怀疑)
    诗歌会有着怎样蛊惑人心的魅力——
    没有诗,难道人类真的无法活下去?
    我有一个小小的预感,假如某天
    我们在某个遥远的星球上找到了外星人
    (且不管他们长得什么样子),
    那么他们中间一定也会有诗人,也一定
    有人兴致勃勃地和你聊这诗的话题。

    2009,2


    论真理


    关于这个词语,我们知道些什么呢。
    它在那里,在我们大脑的某条褶皱上,
    但我们的舌头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它说出。
    它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很多人,可是它
    并不真正属于谁。真理有时属于过去,有时属于现在,
    但它最理想的归宿却是在遥远的未来。
    真理代表正确也引来错误,它有时显露有时隐藏,
    始终不变而又永远在变:我们的心智
    不能掌握它,行动无法证明和检验它,
    语言与解释只能让它越来越像一个奇怪的谜。
    “凡是可以说的,我们都能够说清楚;
    “凡是不可说的,我们一定要保持沉默。”
    维特根斯坦的分类与结论对我们的处境毫无帮助——
    我们总有许多说不清的事情,而且也不愿意
    就这样沉默地活在永远无法找到真理的世界上。

    2009,3


    卡夫卡


    我站在这城堡的中心
    双脚却在城外的风雪中徘徊

    法院的守门人不屑与我纠缠
    我却早已被莫须有的法庭宣判

    断线的电话给我带来
    陌生人的指令,写给上帝的求助信
    却无一例外退回到我的衣袖

    我爱的那个女人不知道如何接纳我
    因为我的渴求比她更犹豫不决

    邻居们都是窥视者和告密狂
    从白天到黑夜,他们睁着大而圆的眼睛

    办公桌前,那个指手划脚的人多么让人憎恶!
    ——可就算我辞职他也不会马上死去

    昨夜,高大魁梧的父亲回来了,象童年时,
    他紧绷着脸,继续高声地严厉斥责我,
    然后把一只颤抖的小鸟丢在门外的冷风里。

    2009,4


    青海湖


    噢,这就是那高原上
    最美丽的湖。

    六月的湖畔,游客稀落,
    只有白色的云朵
    寂寥地躺卧在远处。

    沿湖的沙地上,堆起了几座沙雕。
    灼热的紫外线下,蠓虫成群在鼻孔前飞舞。

    水线依然在迅速退却。
    伸手掬起那咸咸的湖水,
    嘴角留下的全是苦涩。

    今天的青海湖。
    明天的塔里木。


    过塔尔寺
    ——为宗喀巴大师作


    他最终没有返回故乡。
    他再也没有见到她。

    他是名叫罗桑扎巴的少年。
    她是名叫馨茂阿却的母亲。

    他16岁时背起包裹,走出夏琼寺。
    她早早就知晓了儿子远游的心思。

    他翻过了唐古拉山,到达了拉萨。
    她每天走出帐蓬,到高处的山坡上背水。

    他让人把自己的自画像捎回家。
    她给他寄去了一缕白发。

    他成为了一代佛学宗师。
    她生他的地方长出了一株菩提树。

    菩提树慢慢变成一座银塔,
    包围着银塔的是无数的殿堂和屋宇。

    她只是一位极普通的母亲。
    在她眼里,儿子也是最普通的儿子。

    他最终没有返回故乡。
    她也没有能够再见到他一面。


    无题六章


    一、
    可能只有死去才会懂得生命的意义:
    我们这些活人,就象走在阳光下的盲者,
    只会去用手指触摸那引领
    我们走向歧途的墙壁,或者是用木棍敲打
    那并不会带来任何预言的坚硬路面

    二、
    被阴影和恶梦纠缠着,
    被死者的话语和祈祷纠缠着
    被混沌的历史和卑污的现实纠缠着
    这个洞穴是如此之深,
    仿佛里面潜伏着
    一条喘息了几千年的毒蛇

    三、
    没有信仰,没有信念,
    我们永远是被动的一端:
    被宠幸,奴役,杀戮,欺骗,
    我们的面孔从来就没有
    被历史的池塘清晰地映出

    四、
    “太阳!太阳!我的太阳!”
    ——干旱的季节,我们双膝
    跪倒在龟裂的泥土上,张开双臂
    向天空惟一的独裁者请求:
    他的狂笑转瞬淹没了我们的村庄。

    五、
    为了希望、理想和自由,
    那些勇敢的先行者贡献出了
    他们黑色的肺和鲜红的血;
    未等他们的脉搏停止跳动,荒草
    就又重新封锁了那刚刚踩出的小径。

    六、
    已经允诺的只有等待。在舞台上,
    我们走来走去,说着互不关联的语语。
    直到那个陌生人走近,带来神秘的嗓音:
    “还是各自回家吧。车次已经取消,
    戏也已经散场,你们到底还在等什么呢?”

    2009,5


    瓶中信
    ——和向明诗人同题


    不知道是一只怎样的瓶子
    (是否有盖?怎样封紧的?
    是绿色啤酒瓶,古老的花瓶
    还是一只被随手丢远的旧塑料瓶?)

    不知道里面有一封怎样的信
    (情诗、绝交书、离婚协议、录用通知
    死亡证明、保险合同或遗嘱
    ——也可能里面根本没有信
    只长久潜伏着一个会说话的魔鬼)

    如同渴望回乡的尤利西斯
    这只瓶子满怀激情地
    穿越暴风雨和绵延万里的惊涛骇浪
    (啊,它是否会在满天的星光下沉睡,
    在朝霞染红的水面上醒来?)

    多么幸运!它逃开了沉没和被撞碎的命运
    ——直到把那则失效的信息
    传递到一个早已经对这个荒诞的世界
    漠不关心的沙滩漫步者手中。


    开花的树


    我好羡慕那些开花的树
    不是所有、抽象的——而是
    就在对面路边,我正透过公交车窗
    望到的那几棵——没有忧伤,
    没有怨艾,没有愤怒,它们
    甚至坦然接受了那呛人的汽车尾汽,
    毫不理会这二环路上的喧嚣
    ——它们长着那种扁长的手指样的叶子,
    开着那种极为纤细而柔美的花:
    当花瓣落下,我就能回忆起
    那些微甜的童年夏日。

    2009,7


    新闻检查官与神经病


    我有一个十多年的朋友
    他在某地方政府做
    新闻与网络管理一类的工作,
    他的岗位职责是看到报刊
    或者网上有什么不良信息
    就赶紧四处打电话
    以最快的速度处理掉。

    “现在是稳定压倒一切,
    国家的情形你也不是不知道,
    到处都是地雷,一不小心
    就会踩上。”一次,我和朋友
    一起喝酒聊天,他和我大倒苦水:
    “唉,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儿,
    成天提心吊胆,没日没夜加班,
    全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却又
    不能不当真。”

    “听说网上有很多人骂你们,
    说你们全都是神经病,甚至还有人
    专门给你们量身定做了流行歌曲。”
    我的话引来朋友的微笑,
    他靠近我耳朵,郑重其事地说:

    “我们何止是神经病,我们简直就是
    虐待狂和受虐狂!从组织原则和岗位职责来说,
    我们是为祖国做一项庄严神圣的工作
    ——你要知道,我们可是按严格规定
    和法定程序来办事的。我们可不在意
    别人的看法和议论,我们只是一些小零件,
    这大机器的运行和我们没有多少直接关系。
    当然,有人说我们是神经病也没有错,
    因为在我们眼里,大家或轻或重,全是神经病,
    只是我们患上的不是一般的病,而是那种
    特殊、奇妙的、绝对不平凡、无与伦比的
    神经病——是那种一听到革命歌曲
    就跳舞,一听“驾到”就喊“万岁”,
    是那种一见到希特勒元首就立马儿
    打立正敬礼的神经病。”


    2009,7


    Matrix


    无论你在哪里,
    你总是会成为其中的一个,
    或者成为其外的另一个。

    你是一句被写入的程序,
    一种等待爆发的病毒,
    一个被放逐的词语。

    你试着去回答
    一个并不存在的问题,
    就象先知坦然接受
    自己预定的命运。

    这个矩阵是你的矩阵,
    也是我的矩阵,数字的森林
    永远令我们无法穿行。

    在虚伪的光线里
    呆得够长,你才可能发现
    黑暗中隐藏的一丝真实。

    顺从还是反抗?同谋还是对立?
    被污染、清洗还是拒绝?
    在这儿,你的姿态并非重要。

    没有正义,没有英雄,
    人类的锡安城也从来
    就没有得到像样的拯救。

    当最后的死亡来临,
    惟有你才能把这个世界引向毁灭。

    2009,7


    路歌


    路啊,直的路,弯的路;
    宽阔的、狭窄的路;
    明确或恍惚的路,屈服
    或者抗争的路——
    不象苟活的人类,路不需要尊严,
    它只是在被踩踏,它们
    只是荒草与土壤,
    石子与沙粒。

    太阳的血液已经散尽。
    如今,暮色四合,道路中断,
    只有群魔的影子与低吼伴随我们前行。

    2009,8


    秋风辞
    ——与商略同题


    暑热未消,秋天就到了。
    只是风还没有吹起。

    我记得每年秋深时
    那直击脸颊的翻飞黄叶
    和街道斑马线上凄惶奔走的身影。

    每个季节都是秋天,
    每个白昼的身体里
    也都藏着一把萧瑟的刀。

    就算是秋风已经吹动了白云,
    那又能如何?还少那淋漓的雨,
    那如沙、如酒、如血的雨。

    站在北京闹市口大街,
    静寂的空气中,从远方
    传来一个女人永恒的哭泣。

    2009,8


    Nobody


    他从未诅咒过他所置身的时代,
    不曾称颂过任何统治者
    (无论那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
    也没有对生命表达更多的厌倦
    或喜欢。他不相信偶然,
    但崇敬命运;他习惯于仰望夜空,
    但他也知道:没有哪颗遥远的星上
    曾经存留下希望的火。

    他羞于和另外一些人
    同路行走。比起那些更为
    宏大辽远的事物,他更在意的是
    自己的爱恋、写作和颈椎痛。
    “我无法在现实中与任何一个
    虚无的敌人战斗,”只是为了
    某种难言的侥幸,他放弃了一切权利;
    在被一块坚硬的石头碰伤之后,
    他开始钟情于梦境和睡眠。

    2009,8


    梦诗记




    在梦里,我曾写下
    绚烂之极的诗句

    清晨醒来,那些诗
    却像小鸟在枝头飞散,
    丝毫没有在我面前
    啼鸣过的痕迹。



    就像诗人柯尔律治
    在酣梦中走进
    忽必烈汗
    美丽辉煌的宫殿

    惊醒后却只能把
    叹息和泪水
    洒向那无法组织的
    断壁残垣



    这首正在完成的诗说:
    “那些完美的传说
    都不过是虚幻的影子;
    只有我,才能带给你
    简单的快乐与真实。”

    2009,9


    “我们从未有过……”


    我们从未有过那
    美好的青春,那可以怀念的初恋;
    稚嫩的夜莺还没有飞上树枝,
    它的喉咙早被枪声剪断。

    我们也没有什么
    像样的传统:除了几位佯狂的
    歌者,古典的田野里充满了
    官吏和奴仆的悲鸣。

    最为疼痛的依然是
    这个肉体:知识分子们都在担心
    自己的职位明天会失去。

    街道与公园是看客们的天堂:
    他们最大的嗜好是昏睡,吵闹与自欺,
    还有不经意的贪污、窥视和告密。

    2009,9


    论历史


    历史的一半是谎言;
    另一半是经过了
    刻意的增添、删减或修改的
    游戏化和虚构性文字。

    2009,9


    读李白诗集


    他一生只钟爱
    那很少的
    几个词:
    明月,白云,流水。

    也许还要包括:
    青山与落日,绿树与花朵,
    再加上一道绮丽的烟霞,
    一面不映照任何事物的镜子,
    一把从未杀过谁的短剑,
    一缕春风,一个梦,
    一只看上去已经翻倒的
    小酒杯。

    嗯,我们不会忽视
    那扇打开的窗子,
    那片远去的帆,还有
    那时刻准备振羽飞走的
    一双蝴蝶的翅膀!

    蜀道的艰难与险峻!
    ——茫茫原野上的
    士兵、野草和白骨!
    那些无言的屈辱与激愤,那些
    仿佛永远不会抵达的理想
    都被时光的阴郁所消磨。

    谁能来告诉我们
    这卑微而琐屑的生命的意义?
    用什么能够来称量
    一个韵脚的价值——

    我们只记得
    这几个词:
    明月,白云,
    还有那始终清澈如一,
    在奔流,倾泻,
    在纵情高歌的流水。

    2009,9


    中年与老年


    啊,我们可爱的诗人们
    都已经步入了中年;
    不过他们比不上我们的祖国
    ——看,伟大的60岁,
    它绝对一天比一天
    变得更加老年。

    2009,9


    稻草人


    就算是我们有许多想法,
    但在那些人眼里,
    我们依然是田间的稻草人:
    我们的身体没有灵魂,
    我们的胳膊不会摆动,
    我们的双脚不会奔跑,
    连鸟雀们也不把我们当回事,
    ——虽然我们晚上直立的形状
    仿佛还有些活气,但白天大风一吹,
    我们就会在他们的威吓中
    摇摇晃晃地倒下了。


    2009,11


    一千零一夜


    简单计算你就知道
    这一千零一夜并非漫长——
    仅仅是不到三年。时间的秘密
    在于它的重复和不知厌倦:
    那些故事尽管花样百出,
    但男人和女人总要走向他们
    或者她们平凡的结局,无一例外。

    这也相似于你我另外的命运。
    多么可怜,我们在这片小小的陆地上
    进行着三点一线式的冒险!为了
    能在虚拟地图上前进一步,我们
    几乎耗费掉了自己所有的健康和精神。
    ——有什么成果可言?最多只有
    一份幻想中的安慰,宛如桌上的一杯
    不再冒泡的碳酸饮料。

    只有夜晚在时时拥抱。
    它比最温婉的女人
    更忠实、忍耐,也更值得期待。
    我有时感觉,自己曾经
    到达过宇宙或者时光的尽头,
    但现在我不再那样想——这每天的落日
    多么可爱,月亮和满天的繁星
    也许都会是世界的黎明。

    2009,11


    国度



    国度不是国家,
    也不是祖国。

    它只是一种地理政治:
    如同你穿越树林看到满目荒野。

    有时我想,自己也许
    应该出生在另外的国家,
    另外的村镇,生活在另一个陌生的
    城市,可那不过是一种想法而已。

    祖国是一种亲情;国家
    则是庞大的钢铁,统治的工具。
    它始终在强调:“少数人需要
    管理和剥削更多的人”。

    我一切的痛苦源于此地。
    一切的哀伤属于此地。
    一切的怜悯与愤怒萦绕于此地。

    我早已经深陷于此,
    尽管我还在渴望飞翔。

    这不会是谁的岁月和世纪
    ——我接受或拒绝它
    又有多少意义?

    每天,我就混杂在他们中间:
    我是背叛者,流亡者,被囚禁者,
    我是政客与奸商,警察与线人,我是
    自弃的孤儿,自焚的拆迁户,自杀的大学生,
    是无以命名的罪与罚。

    我的善良无法漂洗,
    忠诚也无处奉献,我扭曲着
    我自己,以便让他成为一个人。

    来自异域的观光客
    嘴角挂着嘲笑,以为我不懂得
    那些光怪陆离的快乐。

    时光倒流的古董收藏者
    依然沉醉在幸福的瞎眼里。

    现在我拥有的只有昏暗。
    完全昏暗——还有一片混乱。
    报复的阴影如同刻刀
    划过石头。

    “我紧紧掩住自己的耳朵
    ——谁能代替我们付出……代价?”

    没什么更遥远的志向,
    我像是一枚草叶,只向那
    最卑贱的生命屈服。

    2009,12



    论永恒性
    ——赠潘维


    关于永恒,
    我们已谈得太多。

    在人们的想象中,
    永恒是一条时间的金线,
    它有着影子般无穷的长度。

    而更多时,永恒是一个点。
    具体到每人,也许
    只是一个微笑,一杯酒,
    一本书,一次无主题的谈话,
    一辆绿色出租车,一条灯光下的街道,
    一处名叫“今天”的地方,
    还有一次漫长的昏睡之前的
    一个意兴飞动的冬日夜晚。

    永恒是那个少女,
    当我们爱上她
    我们却在她的心底老去。

    永恒是那个词语,
    当我们遗忘它,它却
    早已经藏身于那日复一日的
    湖光烟尘里。

    也许,永恒最终
    是个传奇。她只喜欢在窗外
    等待与观望,不打算触及
    与我们相关
    甚至是不相关的
    任何事物。

    2009,12


    气候


    没人真的相信
    蝴蝶翅膀的一次拍击
    能够引来风暴

    就象图瓦卢小岛上的居民
    无法相信自己会
    成为异乡的流浪者

    在哥本哈根
    无数的政要官员
    为了捍卫本国利益
    签署了一份童话般美丽的
    无效协议

    在我的家乡石桥镇
    宏达锅炉厂的李老板
    却为在空气中发现了
    一种新的黄金
    而兴奋不已

    2009,12


    当代隐士
    ——仿奥登


    他怀恋一切过时的事物:
    清朝的梅花,明代的桌椅,
    宋帖、唐碑与晋时的砖瓦,他说,
    逝去的东西有一种美,传统
    才是一个民族永生的灵魂。

    他精占卜,通训诂,擅修辞,
    孔子、吕洞宾和佛陀都是他的导师;
    在文章中,他会提及兰陵笑笑生和李渔,
    为了模仿嵇康的一声长啸,他还亲自
    到郊外的小树林里练了两个半小时。

    “哥们玩的不是孤独,是寂寞。”
    他绝非被OUT:他炒股,进健身室,
    熟知交通规则,喜欢住带露台的大房子。
    酒吧街的夜色里,一个年轻女孩
    柔软的手指还让他颠倒不已。

    要么是自己生错了时代,要么就是
    这个社会出了问题。在和落魄的
    朋友们饮酒谈论时,他的脸上总是写满骄傲;
    只有清晨醒来,当他后悔自己热血耗散,
    青春虚度,心底才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委屈。


    2009,12
  • 思念   王海霞  ;  2010-1-14 22:19:46
  • 思念

  • 夜如海

    我如浪

    游荡在海中央

    低吟 高唱





    有掌声响起

    整夜

    热烈 响彻

    在海的那一端
  • 月光的背面   郭密林  郭密林诗选;  2010-1-24 13:59:07
  • 月光的背面

  • 月光其实是有斑点的
    我们只是看到它
    安静的一面
    转过身去——
    你就可看到自己锋利的影子
    多么苍白
  • 满江红·元旦调寄   孟佳  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0-1-1 0:03:04
  • 满江红·元旦调寄

  • 满江红·元旦调寄

    孟佳



    昨夜西风,

    雕玉树、冰封佳节。

    如画里、雾林淞树,

    锦池仙阙。

    何处梅花香几缕,

    招来起舞多情雪。

    赏美景、欲寄彩笺飞,

    情何切。



    望今去,辞岁别。

    留恋意,殷勤说。

    但知欣雪月,亦明高洁。

    暗把春心交杜宇,

    偷将夜梦游吴越。

    待春来、似锦绣山河,

    无穷悦。
  • 七律*汨罗怀古 [新韵]   陈宗和  玉月梅风;  2010-1-1 18:37:33
  • 七律*汨罗怀古 [新韵]

  • 一江烟雨一江茫,千古离骚泪处藏.
    暮画难描秋起落,雁声总唱楚兴亡.
    古祠沉默凭弔客,云树沧然任鸟翔.
    一片忠心昭日月,青山寒苇几夕阳!
  • 原文   979910523  ;  2010-1-2 10:54:51
  • 忆秦娥,上元夜

  • 楼心月,华灯如昼参差曳。
    参差曳,峥嵘一岁,上元时节。
    诸君共进呼豪杰,昔时颓堕多应觉。
    多应觉,试抬眼看,大千世界。
    注解;伫立高楼中央,仰望夜空中的月亮。看啊,所有的灯都点起来了,闪闪发光。照的像白昼一样。闪闪发光呵,不平凡的一年,在元宵佳节。

    诸位同学一起奋斗吧,争取成为各个领域的英雄豪杰。往日的颓废与堕落早应该觉醒了啊,觉醒吧,睁眼看看,这充满挑战的世界。

    致歉;因为自己的孤陋寡闻,和现代人于难以磨灭古代人的空间隔阂,错将上元节当成了元旦,幸好也不算怎么影响。算提前做给元宵节吧。写诗词必须按照古人所定的格调写,字数,韵律,还有每个字的音调,有的字必须是一声和二声,有些则必须是三声和四声,古人的亭台与楼阁,青山早已不在,何处去追寻我心中很向往的古典美、我会努力,努力。尽管。。。现在我才明白了那句话,借来和问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 原文   979910523  ;  2010-1-2 10:55:21
  • 十六字令(三首)

  • 天!絮柳伤别几多残。笛声碎,梦觉尚心寒。

    天!冷落黄昏客自怜。人何在,江左徒羡鸳。

    天!寂寞书阁越千年。神机诡,抚手仰太玄。
  • 客中吟   云中君  停云落月;  2010-1-2 22:16:22
  • 客中吟

  • 客中吟
    客心自酸楚,况此秋气凉。
    悲风催木下,群雁尽南翔。
    故知遥相望,涕下应沾裳。
    客子归无计,茕茕寄他乡。
    他乡非吾土,举目无相亲。
    聆彼《渭城曲》,悱然凄我心。
    谁解琴中意,谁怜曲中人?
    明月犹知路,阡陌隔重门。
    门前何所有,木叶长阑干。
    不见亭亭日,伤心逾汉南。
  • 采桑子●莲花一朵亲生薄   黄璜  《玉莲词》;  2010-1-3 20:19:31
  • 采桑子●莲花一朵亲生薄

  • 莲花一朵亲生薄,似水柔情。似月多情,每唤璜儿总泪零。

    飘零亦会当时事,夜已三更。旧病频仍,瘦尽天涯又一灯。

    修改完成于2010年1月3日重庆
  • 七律●光阴似箭   刘佑双  旧瓶新酒集 古诗篇;  2010-1-3 22:28:35
  • 七律●光阴似箭

  • 七律●光阴似箭

    似箭光阴催美景,客居何处度良宵?
    多闻市镇兴行业,少见乡村旺瓦樵。
    赋读千家真有味,身经数事好无聊。
    人活百岁终归土,月夜风吹影动摇。

    注:瓦,音wa四声,盖瓦(音wa,三声)的意思。
    樵,音qiao二声,打柴的意思。
  • 五言·雪后臆想   关东秋影  闲赋杂诗;  2010-1-4 12:27:52
  • 五言·雪后臆想

  • 街寒存厚雪 路冻撒薄盐

    车马行如故 草木悻不喧

    乾坤酿变数 山川退真颜

    微累至千里 集成谋百年
  • 楼前溪水过桥舟   凌云  玉版儿个人诗歌集;  2010-1-5 11:23:34
  • 楼前溪水过桥舟

  • 好诗,有趣,偶合一首:我们开封就有一名胜古迹,舟桥,舟桥下面就是一水带真美。
    楼前溪水过桥舟,
    水过桥舟望东流,
    流东望舟桥过水,
    舟桥过水溪前楼。

    ---------和诗友吴毓新诗一首《秋寒望月落西楼》诗一首
    秋寒望月落西楼,
    月落西楼客旅愁,
    愁旅客楼西落月,
    楼西落月望寒秋。
  • 千山五龙宫有感   赵英  赵英诗集;  2010-1-5 14:01:36
  • 千山五龙宫有感

  • 晚风清月无人路,
    好一处避俗闲境。
    玉影跚跚独游处,
    满腹愁肠向天诉,
    月照清泪咽哽塞,
    苍山无语传音符

    遥感千山阶前姑,
    拜问芳龄几何度?
    低眉信手弹缁衣,
    慈眉善目玉环妒。
    尘缘斩断七情绝,
    叹尽空花落凄楚。

    更有笔下千种风,
    吾汝皆为人中儒。
    闲庭阶前不留人,
    逢风遇雨寻归宿,
    挚情永驻五龙宫。
  • [原创]卜算子 · 秋日情思   孟佳  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0-1-5 15:25:21
  • [原创]卜算子 · 秋日情思

  • [原创]卜算子 · 秋日情思

    孟佳


    兀立晚桥边,
    人共秋光瘦。
    但见黄花寂寂开,
    落蕊清霜后。
        
    剪剪眼前风,
    寞寞景依旧。
    也把青丝绕指柔,
    结个相思扣。
  • 蒼松賦   刘挚仙  挚仙文集;  2010-1-5 23:36:37
  • 蒼松賦

  • 蒼松賦

    南山有翠柏,曰其為松;翠柏之蒼莽,屹南山之巔,探蒼海之邊,矚千里而後遠矣,胸懷曠藏,博覽群書,得萬乘之策;外露莊嚴肅寞,內藏濟世之才,身豎而正,正而堅;眼透千層之骨,閱覽世間之頑,飽承天地之蒼桑;獨跡四時,蒼蒼燦燦;是曰之:仰江天之色,驟日月之靈精,浩然之至,有舉手可使乾坤蕩,投足能讓世間震之態;天地之精光者,浪海之滔湧矣,萬舸逐流,長城萬裏,東方旭日,崆峒霧幕,濃於蒼松之足而。蒼松者,燦爛矣。

    松矣,偉岸之雄姿,天長於絕地,屹於不撓,吾歎其苦,歎其雄,不能不以此歌之矣;然而,松之於生,匪為人歌,匪為曰其雄,匪為曰其苦;苓寂頂巔,巍巍抖抖,任四時之風雨,依然雄姿挺勃;任山禿之極,萬物絕盡,任懸崖絕壁之匪夷所思,萬鳥之絕跡,依然挺勃威武,無所求而,無所為而為之。

    翠柏古松矣,實出於匪夷所思,長於匪夷所思;吾欲書其雄,吾欲書其威,吾欲書其勁,吾欲書其挺以及其堅而,以至於其匪夷所思,歎其匪夷所思而!

    松柏其偉兮,世人頌者多矣;然而所頌者,乃其成棟者也;其成棟之苦者,寥寥矣。嗚呼,松柏之于成材,經辛曆苦,千磨萬煉,風暴驟擊,具未為所動,猶如沖天之鷹,雖禿山頑岩,粒之於淒者,無不萌芽之於至矣,蒼勁而出,破頑岩而曆風霜,雖極寒而不拔,小苗之于出,松柏是而,柔弱幼小之根,景使其勃烈至此;吾歎其雄矣,小材初成,卻景顯其威武不屈之相,吾歎其不妄矣,歎其自拔矣。呼籲,且歎吾之所不拔,歎吾所不能矣。

    松者,常翠之四時,雖風暴兇險而不毀,堅韌是而,拔勁是而;其身之苦,其根之苦,其經歷之苦,其之所所,鮮為人頌,鮮為人歌,鮮為人泣而。嗚呼矣哉!松之者,猶天地間鏘鏘之雄士,大廈之棟樑,頂天立地者是也。幼小其苦矣,鮮為人識也;苦之甚者,棟樑已成,失之機緣,失之為用,棄之一隅。吾歎之矣,惜哉憐哉,呼籲呼籲,是也。

    吾歎之,松柏者,天地之靈精,萬物之造化者,是出類拔萃者也!
  • 【中吕宫•朝天子】环卫工人   刘兆鹏  七叶草;  2010-1-6 10:00:58
  • 【中吕宫•朝天子】环卫工人

  • 【中吕宫•朝天子】环卫工人
    马甲,扫把,位老心胸大。无冬夏起舞晨霞,书写丹青画。四季三秋,尤忙长假,美容城市净尘沙。风刮,雨打,倩影在长天下。
  • 贺新郎•步韵芝兰首版《致网友》   邓清福  蜀黔草·黔草;  2010-1-12 20:26:33
  • 贺新郎•步韵芝兰首版《致网友》

  • 贺新郎•步韵芝兰首版《致网友》
    仁者言忧乐:孟同民、范分先后,妙音如鹤。广厦长裘皆大爱,岂为身家挥霍!愿天健、地无荒漠。兼济自非容易事,贵修文偃武知韬略。担道义,勇探索。
    少年曾救投罗雀。叹吾衰、寄心佳友,置身良错。刮垢磨光攻璞玉,白璧推销网络。待慧眼、欣然品酌。廉蔺深交垂古范,更纳吴笃谊添新约。纾苦难,重然诺。
    2010年1月12日下午

    芝兰首版原玉:《贺新郎•致网友》
    老有余生乐。醉穹斋、春花秋月,闲云野鹤。只为夕阳无限好,不肯光阴挥霍。骋遐思、大川广漠。南北行吟情未尽,把古今翻阅知其略。诗三昧,苦求索。
    酒香何惧门罗雀。偶时来、二三知己,杯觥交错。更向天涯邀笔友,彼此交心网络。敲平仄、趣同斟酌。昔日曾经兰亭会,问今朝谁与山阴约?桃园义,金兰诺。
  • 易经64卦卦德诗   殷伟  易学心得;  2010-1-13 2:29:04
  • 易经64卦卦德诗

  • 乾健坤厚屯作始,
    蒙发需补讼分歧,
    师众比辅小畜懿,
    履行泰和否塞闭,
    同人合助大有利,
    谦逊豫乐随缘喜,
    蛊惑临莅观察之,
    噬嗑卡呛贲修饰,
    剥落复原无妄谧,
    大畜积德颐养滋,
    大过极度陷坎溢,
    离明绚丽上经毕;
    咸感恒持遁隐避,
    大壮仪威昭晋级,
    明夷用晦家人齐,
    睽同蹇难解赦释,
    损舍益彰夬断施,
    姤遇萃集升长起,
    困虑井然革新意,
    鼎立震动艮依止,
    渐进归妹妇道知,
    丰盛旅羁巽风势,
    兑悦涣散拟节制,
    中孚诚信小过谨,
    既济达成仍未济,
    下经至此演周易.
  • 十六字令---风   御书斋主人  御书斋诗词录;  2010-1-13 16:57:29
  • 十六字令---风

  • 十六字令




    (一)

    风,鼓破阑珊梦不成。夜三更,如豆一盏灯。



    (二)

    风,如刀割断水东程。吹不冷,此声胜彼声。



    (三)

    风,欲登高楼苦不能。断墙横,恨不早相逢。
  • 莺啼序·莺啼传   潇湘妃  枉凝眉·潇湘妃;  2010-1-14 23:02:33
  • 莺啼序·莺啼传

  • 莺啼序·莺啼传

    由来泪盈凤眼,洒檀香紫案。
    叹尘世,多少姻缘,月老红线牵乱。
    理还断,情山恨海,年年望尽银河岸。
    怪苍天,游戏人间,实难成眷。


    昔日良辰,子夜入梦,问当年旧怨。
    可知否,虚度光阴,空留哀婉无限。
    念君恩,幽思数载,盼缘聚,心心相恋。
    意难平,前世今生,此情成憾。


    诗词百味,阕里吟殇,一生几片段?
    屈指算,早梅芳谢,瘦蕊堪怜,
    烛影摇红,画堂春淡。
    兰笺小字,云中难寄,天涯谁解凄凉句。
    恨钟情,不与他人伴。
    消愁玉露,残杯独映东楼,醉心怎识频唤。


    弦伤曲尽,任落尘埃,又奈何聚散。
    怎料想,相思如雪,漫舞苍穹,
    旧梦依稀,竟成痴患。
    情长路短,红颜如玉,寒窗空守魂魄远,
    转回眸,填就莺啼传。
    流年辜负芳心,抹去山盟,鹊桥早断。



    潇湘妃·作于2009年2月14日
  • 郊游三首   陈晓明  江左听雨楼诗词钞;  2010-1-18 13:47:59
  • 郊游三首

  • 郊游偶吟
    又见炊烟绕夕阳,约来阡陌问农桑。
    喂蚕绿叶园园好,蕴熟黄花处处香。
    溪畔觅题怀旧事,樽前酹月醉西廊。
    诗人习气平生志,笔借天公写梦乡。
    夜游郊外
    携友云溪上,平林织翠烟。
    杯空频劝酒,兴逸只斟泉。
    摘叶寻诗句,随风品玉莲。
    摇波还叩月,今梦几重天。
    东郊尽意游
    放纵江湖泛小船,逍遥漾叶逸飞然。
    桨声委宛写寒水,山色有无吟暖天。
    一夜流泉肥润草,半堤疏柳绿晴川。
    更邀风月斟甘露,痛饮狂歌作少年。
  • 一剪梅   yangyunwanlong  杨云 诗集;  2010-1-22 18:52:11
  • 一剪梅

  • 一剪梅 -芭蕉
    帘外婆娑翠叶姣 ,舒惹风骚,卷惹情焦
    淡浓叠影玉姿寥,春也飘飘 ,秋也摇摇
    待月亭中尺素遥,晴又迢迢,雨又潇潇
    情思无计把心抛 ,书里常抄 ,梦里相捎

    杨云


  • 诗词在线分享诗集说明:
  • 诗词在线发表的诗集、诗词必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法规
  • 诗词在线是开放式原创诗词网站,为所有诗人、诗词爱好者提供一个原创、学习交流平台。
  • 诗词在线发布的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其他人未经作者同意转载了其诗词 ,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诗词在线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开放式原创诗词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