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在线友情提示

开通原创诗集 最新原创诗歌
申请诗人专栏 最新专栏诗歌
提交建议问题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词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人
贡献排行



诗词在线网络月刊2010年第八期(总第二十期)  

2010年8月份的月刊终于与大家见面了:),诗歌由会员自荐,经编辑、斑竹推荐后筛选出来的,也许有些感觉稚嫩,大家多包容。诗词在线鼓励原创!
卷首语
五律·唐诗宋词

诗词千万好,
最是动人心。
宋雨他歌咏,
唐风我诵吟。
苏辛传后世,
李杜到如今。
物质虽穷困,
精神抵万金。

----刘佑双

我来写卷首语
 
现代诗歌
标题诗集作者
《鸟经》杜风诗选杜风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天哪~今夏哭得凶荡荡心语查实109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清水。田上随笔田上2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儿呀,娘想做你家的一条狗爱的记忆北方飘雪38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没有窗子(三首)刘亚全的诗歌刘亚全2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天是这样黑的人生拼图刘慧韬3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无名诗人《月华集》似荷先生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北鸿: 非马诗论非马最新诗歌非马1收到的鲜花 5收到的炸弹
哪里的诗人?非马最新诗歌非马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有一位老人泥土泥土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胡须的秘史戈多6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昙花lt814的诗集流光溢彩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天堂里的孩子火山诗集[Volcano poems]火山9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低碳之路拈花指江志剑16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十六字令•梅(新韵)玉霄白鹤的诗集玉霄白鹤66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孩子的童年梦想烂柯一梦鹤舞风8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樟树林 (散文诗)古典幽兰的诗集古典幽兰70收到的鲜花 20收到的炸弹
古体诗词
五律.咏高铁文宝玉的诗集文宝玉1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买房有感朱保平的诗集朱保平1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七律 题孙文俊老师书法作品(新韵)柳轻扬的诗集柳轻扬125收到的鲜花 1收到的炸弹
鹧鸪天 七夕素影……古韵采薇9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鹊桥仙·七夕枉凝眉·潇湘妃潇湘妃1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杜甫吟孙希良的诗集孙希良1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原创歌词
暂缺
 
对月刊的版式、结构、内容或者其他任何意见可以现在提建议www.chinapoesy.com.@163.com

我要推荐诗词
 

感谢如下版主的热心推荐:张祈、采薇、刘佑双、杜牧野、闲尘故影、戈多、燕十七、潭州雨梦、chris
月刊正文

  • 《鸟经》   杜风  杜风诗选;  2010-8-1 15:42:28
  • 《鸟经》

  • 《鸟经》


    弧行的春雨如线
    穿过,缝衣针的鼻子
    缝补冬天裂开的阔嘴巴
    看不见针脚,绵密的草地
    穿过,小牛犊的鼻子
    我童年的野性,和瑕疵
  • 天哪~今夏哭得凶   查实  荡荡心语;  2010-8-1 19:16:04
  • 天哪~今夏哭得凶

  • 天哪~今夏哭得凶

    沙尘弥漫山不再绿
    乌烟瘴气海不再蓝
    金鼠打洞地生了气
    银鸟穿梭天变了脸
    天哪~今夏哭得凶
    地呀~今夏号得惨
    哭得天堂地震!
    号得地狱天翻……

    狂风暴雨情不自禁
    洪水猛兽肆虐人间
    天灾人祸四面楚歌
    东南西北无一幸免
    天哪~今夏哭得凶
    地呀~今夏号得惨
    哭得使人心酸!
    号得令人胆寒……

    金融风暴席卷全球
    战火硝烟笼罩人间
    谁搭理你风调雨顺
    谁操持你绿色家园
    天哪~今夏哭得凶
    地呀~今夏号得惨
    哭你漫不经心!
    号我不以为然……

    201008011626问好朋友快乐安康。握!
  • 清水。   田上  田上随笔;  2010-8-1 19:35:06
  • 清水。

  • --《田上随笔》。


    1.这是真实的幻景,从我的脸上,静静飞走,你一定能察觉的到。
    一片清水背叛了他的故乡,在流向远方的路程上,是什么使他
    变得如此坚毅,是生活,是他的模糊而又清晰的同类,但他从
    不抱怨什么,他始终相信,那一片清水始终还是那一片清水,至少
    他是这样的,至于他的同类,他是失望过,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希望过,
    没有,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他相信。



    2010.8.1
  • 儿呀,娘想做你家的一条狗   北方飘雪  爱的记忆;  2010-8-3 8:46:12
  • 儿呀,娘想做你家的一条狗

  • 儿呀,娘昨天去菜市场,
    想拣起菜贩卖剩的菜叶,
    和一个空空的水果箱。
    不小心碰脏了一个姑娘的花衣裳,
    那个姑娘回过头,
    狠狠地说:
    “狗东西,慌什么慌?”。
    听到这句话,娘好高兴。
    因为,儿呀,娘好想做你家的一条狗。

    儿呀,娘好想做你家的一条狗。
    你找到了好工作,
    还住上了大楼房。
    你找了个娇媳妇,
    还买了汽车,彩电,电冰箱。
    娘还住在老屋里呀,
    下雨的时候,
    和你爹望着房顶
    ——心里直发慌。


    儿呀,娘好想做你家的一条狗。
    你很少打电话,
    你说,电话费贵呦!
    你还要省钱为你家的狗狗买狗粮。
    你爹变得爱唠叨了,
    你娘什么事也都健忘。
    天天看着你的照片想:
    儿呀,娘什么时候也能吃上那香喷喷的狗粮。

    儿呀,娘好想做你家的一条狗。
    天冷了,
    你为狗铺个温暖的窝,
    不忘记给它补充营养
    还给它买了一件漂亮的花衣裳。
    你爹糊涂了,
    炖白菜时,
    总是放了盐来又放糖。
    还总唠叨着,
    说我老忘记了给他补补
    ——他那件旧衣裳。


    儿呀,娘好想做你家的一条狗。
    晚上,你牵着狗去散步。
    它摇着尾巴,你晃着脑袋
    ——真是好风光!
    儿呀,什么时候带你爹娘去散步呀?
    你爹的腿脚不方便,
    你娘的风湿病呀,好多年了
    ——和你的年龄一个样。


    儿呀,娘好想做你家的一条狗。
    那一天,狗病了呀。
    你和你的媳妇慌里又慌张。
    你们带它去看病,
    买了:白金、肾宝、葡萄糖。
    还有一天,你爹的哮喘病犯了!
    娘背不动他,
    三更半夜,
    幸亏邻居把他抬上床。
    听说,有个女人踩死一条狗,
    还把一只猫踩出了肚肠。
    你愤怒了,
    骂她是禽兽,骂她全家都死光。
    你说,
    狗也是生命呀,你说狗比人强。
    儿呀!
    你说得对,
    娘也觉得,养狗要比养儿强。

    儿呀,记住!
    狗也会生子呀,
    娘有一个愿望:
    但愿来世,
    娘好想做你的狗!
  • 没有窗子(三首)   刘亚全  刘亚全的诗歌;  2010-8-4 1:01:20
  • 没有窗子(三首)

  • 《爱 情》

    草原。那轮弯月悠悠
    多么静,此刻风也不想走动

    骑马的男子回来,带着远方回来
    篝火跳跃,美丽女子舞起水袖

    敞开笑容,让月光也无言
    看,草原的鹰,已落在女子心头

    《没有窗子》

    没有窗子
    我在哪里睡着

    从今温煦的篱笆门上
    要长一朵牵牛花
    告诉太阳:这里将醒

    羊群,在鞭声下啃着岁月
    鸟影,随风掠起光芒和水痕
    远方彻底渗透眼睛

    一座山,一片草原,和人们
    丛莽中握住光景
    爬过篱笆门

    我没入石头,授予远方
    太阳你来吧
    我的篱笆门早敞开


    《秋收回来》

    黑夜的哀怨从水里洗掉泥土
    归来的车痕深邃中明白昨天
    如果灯下剩余渴望
    那田垄间还长着一株呼唤

    被鸟衔走的光芒落入水面
    老茧触摸的温度含在泥土
    哀怨堆在装满玉米的麻袋旁边
    于是黑夜靠近弯曲的屋檐下

    悬挂着深邃任由风凉
    对床上一件衣裳询问昨天
    车痕已留在土路上
    一个光景和一地成熟归来

    拉照灯照亮
    院子是庄稼话的渴望
    于是从田垄间到院子
    走着一辈子的呼唤
  • 天是这样黑的   刘慧韬  人生拼图;  2010-8-4 19:17:21
  • 天是这样黑的

  • 盛夏的傍晚
    女儿的话
    像树尖儿上落下的一脸清风
    爸爸你看我厉害不,我睡一下午
    刚才醒来一看
    我把天都睡黑了
    指着夜色
    仰着小脸儿等待回应
    凉风袭来,占领了酷热与疲惫
    啊?
    厉害,是厉害
    原来天是这样黑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年8月4日刘慧韬于郑州
  • 无名诗人   似荷先生  《月华集》;  2010-8-6 4:08:04
  • 无名诗人

  • 无名诗人


    你们,无名的诗人们,
    我亲切地称呼为“同志”!
    我由衷赞美那纯洁的心灵,
    那流泉似的神奇的情思,
    在空谷里奏起乐音。

    不为得到谁的奖赏,
    你们不停地歌唱,
    只因有一副甜美的嗓子,
    就像一只可爱的云雀,
    “边飞边唱,边唱边飞”。

    爱的浪花曾那样激荡,
    从你胸中流淌出诗句,
    诗句是一道七色的虹彩。
    从你沉思的头脑中,
    哲理披着耀眼的金衣走来。

    你们讨厌世间的污秽丑恶,
    如同憎恶恼人的蚊蝇;
    灵动的眼睛有时
    因愤怒而燃起火焰,
    蜜做的嘴唇也默念咒语。

    在你阴沉忧郁的心间,
    含忍着哀愁和苦痛。
    那时你的泪便哗哗直流,
    把饥渴的诗的田园浇灌,
    使它披覆着慰藉的凉荫。
  • 北鸿: 非马诗论   非马  非马最新诗歌;  2010-8-7 20:03:27
  • 北鸿: 非马诗论

  • 北鸿:非马诗论

    非马,原名马为义,原籍广东潮阳县,1936年出生於台湾台中市,后全家迁返广东潮阳,在乡下度过十二载,1948年又随父去台湾,入台北工专机械科学习,毕业后到屏东糖厂工作,1961年秋赴美留学,先后在马开大学、威斯康辛大学学习并获硕士、博士学位。现在美国从事核能发电研究工作,一直住在芝加哥。非马在台北工专时就发表过诗作,后成为笠诗社同仁。笠诗社是一个融汇各种不同风格与流派的诗社,它大大地冲击了台湾诗坛“横的移植”的格局与诗风,以质朴、踏实地反映现实而为人们所注目,当然对现代派诗也有所吸取。七十年代,非马应笠诗社之邀,大量翻译欧美现代诗,因之也受到了意象派雨露的滋育,使他的诗既有乡土诗人对现实的关注与真实投影,又融汇了意象派诗的某些特点,也就形成了他的“比现代更现代,比写实更写实”(1)的诗风。


    1。

    非马认为,诗歌要感动人除了艺术上的原因之外,还“必须与大多数人的共同生活、经验息息相关,同现实世界紧紧结合,诗人虽然不一定要成为大众的代言人,但他必须能够与同时代的人充分沟通,才能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关心些什么,希望些什么”,要“勇敢地正视现实,才可能对他所处的社会与时代作忠实的批判与记录”(2)。所以我在非马的诗中首先读到的是诗人那颗忧患之心与一幅幅苦难人们的投影。在人们引以为自豪的中华民族象徵体的古老“长城”与“黄河”中,诗人却看出了它负重的辛酸与泪水。“迎面抖来/一条/一万里长的/脐带/孟姜女扭曲的/嘴/吸尘器般/吸出了/一串/无声的/哭”(《长城谣》)。万里长城,是建筑在十万个孟姜女的哭声中的,它雄伟,但它更是一曲令人断肠的悲歌。而黄河,这华夏民族的母体与摇篮,也有著血迹斑斑的记载,是千年难得一清的河(《黄河》)。诗人在凭吊古迹、沉思默想的同时,也对台湾社会的现实作了大量的描绘与揭露:


    坍塌的矿坑
    及时逃出的
    一声惨呼
    照例呼不醒
    泥醉的
    黑心


    只引起
    嵌满煤屑的
    黑肺
    彻夜不眠地


    咳咳
    咳咳
    咳咳……

    ──(《运煤夜车》)


    矿井的坍塌,矿工的撕人心肺的惨呼也不能感动矿老板的发财黑心,而幸存者也并不幸运,他们在疾病与疲劳中艰难地喘息。像这类诗作,还有《孤星泪》、《夜笛》、《恶补之后》等。在《恶补之后》中,诗人写出了对台湾教育制度、政策的不满,台湾当局由於对西方社会政治经济的依赖,致使经济畸形地发展,物质文明以及随之而来的道德沦丧、社会治安混乱等越来越引起人们的不满与恐慌,由此,诗人们特别是乡土诗人们对这种畸形的物质文明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在非马的诗作中也有所表现。诗人站在拥挤不堪、汽车噪音灼人的街头,目睹“吞噬了/一双双闲适的脚/吞噬了/人类有限的一点空间”(《车群》)的文明怪兽,感到十分憎恶,因为它不仅侵占了人类的恬静与闲适,它还使“一只斑马痛苦地挣扎/终於无声倒下”(《十字街头》);它还用众多急躁的脚、挡不住的噪音,偷走了人们的乡愁(《台北组曲》);还使欲望比摩天楼还高(《都市即景》)。从这些诗中可以看出诗人对古朴静悠的乡土生活、古老文化表现出极大的渴求。掀开非马的诗集,更使人难忘的是他对社会众生相的讽刺,这在台湾诗坛上,可谓空谷独步,我们看到在他的诗中,有一匹旷野里仰天长啸,尽管很嚣张,但当在低头时嗅到了篱笆里一枚有毒的肉饼时,便夹起尾巴变成了一条狗的狼(《黑夜里的勾当》);有在十二生肖中善於钻营占先的鼠(《鼠》);有滑溜溜不留任何把柄的蛇(《蛇》);有懦弱而又吱吱喳喳争著渲染灯红酒绿的鸟(《鸟》);有落水不吠,是怕喝水,出水不吠,不是嘴里有肉,就是忙著咬人腿的狗(《狗》);有被踩扁了嘴,再怎么牙牙也学不会半句清脆京腔的鸭(《鸭》),还有在没有人烟的峰顶造庙宇给神住,然后藉口神太孤单,便把整个山头占据的人(《人与神》),对社会众生相以及恶劣习俗的讽刺,早在五四时期的鲁迅先生就用他的犀利如匕首的杂文做过成功的尝试,而在几十年后,诗人非马又用他的诗成功地做了又一次尝试,诗人用令人忍俊不禁而又辛辣的笔,给人以愉快,给人以警醒,这不能不说是他独特的一大贡献。对社会现实的关注,还表现在非马的一种朴素的国际性反战情绪以及对人类和平安宁的由衷渴望。战争摧残了人性,摧残了自然,熊熊战火“燃过中东,越南,燃过一张张焦灼的脸”(《电视》),在战争的摧残下,饥饿的难民流离失所,甚至吞食人肉(《祭司》),战争夺去了多少人的青春,使多少人失去亲人:


    一截大理石墙
    二十六个字母
    便把这么多年青的名字
    嵌入历史


    万人冢中
    一个踽踽独行的老妪
    终於找到了
    她的爱子
    此刻她正紧闭双眼
    用颤悠悠的手指
    沿著他冰冷的额头
    找那致命的伤口

    ──(《越战纪念碑》)


    惯於幽默的诗人再也没法轻松了,用沉重的笔划雕出一幅凄凉的片断,精致的大理石纪念碑是用多少年轻的生命铸造而成,老妪的悲凄、孤独、颤抖的手指,是多么令人心酸。
    当然诗人在大量地揭露现实阴暗的同时,也有著美好的理想,对人类美好纯洁的情操也予以向往、渴望,如对爱情的抒发,母亲的怀念,景物的捕捉,他的这类诗有写少男少女纯真、活泼地打雪仗情景:“随著一声欢呼/一个滚圆的雪球/琅琅向你飞去/竟不偏不倚/落在你/含苞待放的笑靥上”(《雪仗》);有写对爱的回忆:“你小心翼翼/把相思这件贴身的衬衫脱掉/叠放在枕头底下/然后旋开/封闭了三十多年的瓶塞”(《日子》);有写爱的追求痴苦:


    有时候你故意把脸
    拉成一个帘幔深垂
    高高在上的长窗
    挡住阳光
    挡住欢笑
    挡住焦急关切的眼神


    而早已超过恋爱年龄的我
    依然满怀酸楚
    整夜徘徊在你窗下
    希望在千百次的抬头里
    会有那么幸运的一次
    看到你的眼睛在帘缝间
    如云后的星星闪烁

    ──(《恋》)


    写“我”的相思之痴,之苦。此外,非马还有一些写对父母之爱与乡土之恋的诗,如:嚼著槟榔的父亲在乡下未电灯的屋内终於嚼到了孤寂,而他的儿女们在遥远的都市在霓虹灯眩目的闪烁里,后来父亲到了城里,而他的儿女们又漂流到异国他乡,父亲随之也到了异国他乡,但在唐人街晒了一天太阳的长椅上,在昏黄的路灯下,他更加孤寂(《父亲》)。《醉汉》一诗也写出了漂流在外游子的万里愁肠。此外,非马还有一些写景诗,也写得或清新可喜,或深含哲理,如《观瀑》:“深山中/多的是幽洞玄天/可以独坐/可以冥想//我却仰头站在这里/满怀喜悦/看万马奔腾的水壁/滔滔涌现/禅机”;《微雨初晴》:“头一次惊见你哭/那么豪爽的天空/竟也儿女情长//你一边擦拭眼睛/一边不好意思地笑著说/都是那片云”。前首诗写诗人的禅机不是在幽洞玄天中独坐冥想中来,而是从观看满怀喜悦万马奔腾的滔滔中得来,可以看出诗人健康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诗语清丽悦人,诗境纯净如水。后首诗诗人用拟人手法生动写出微雨初晴的情境,同时也寓含著以物写人,诗人把两者融汇得很巧妙。


    2。

    诗人陈千武曾这样评价非马:“依我自己对诗的喜爱的观点来说,上述几首诗我都会打同样的分数,无法分高低。因为非马诗的风格,我与李魁贤有同感,觉得他已经把自己塑造成了典型的一位意象诗人”(3)。被陈千武称为有同感的李魁贤也认为:“我们考察非马的全部作品,几乎都是遵循著这四条特徵在努力,因此他的诗兼具了语言精炼,意义透明,象徵饱满,张力强韧的诸项特点,具有非常典型的意象主义诗的特点与魅力,非马是正牌的意象主义者”(4)。意象派诗的主要代表诗人是写“人群中幽然浮现一张张脸庞/黝黑的湿树枝上一片片花瓣”著称的庞德,该派主要强调观察要准确、具体、不加渲染与评论,从普通题材中提炼不普通的内蕴。诗人庞德曾说“意象是这样一种东西:它表现的是在一刹那间理智与情感的复合。”意象派诗以柏格森的直觉主义,中国古诗为精神艺术上的渊源,诗人非马可谓得天独厚地使意象派诗成为他的工具。首先他表现出意象的象徵性,如《黄昏》一诗:“你争我夺/霓虹灯/像一群饿极了/的鲨鱼/撕食著/一张张/浮肿的脸”,诗人惜墨如金,仅用二十六字,就写出了黄昏时天色被霓虹灯逐渐侵吞撕破的景色,而且在它的表层意象的背后幅射著另一种内涵:工业文明对大自然的逐渐侵扰破坏。再如《被挤出风景的树》:“被挤出焦距/树/愣愣地站在那里/看又一批咧嘴露齿的游客/在它的面前/霸占风景”。这首诗也不过三十三字,但它却有多层面的意蕴,除表层意象的游客霸占了风景一事外,它还有这样一个内涵:主体被客体冷落。这主体与客体我们可分别给予它许多不同的替代词,诸如政治、经济、文化各领域的这种颠倒主客的现象。这样就使得这首诗的内蕴伸展扩张得极为广阔,犹如 X + Y = Z 这种公式,当 X、Y 为任何数时,Z 也可为任何值。这充分显示了非马诗的艺术魅力。非马在诗的这种呈现出象徵性特点的同时,还呈现出意象的精确、具体、浓缩与新奇性,这也是意象派诗最为强调的。如:


    张著嘴

    听话的奴才喂它
    另一个
    不听话的
    珍妃

    ──(《珍妃井》)


    整首诗呈现出一幅具体的画面:一口张嘴的井,在等待著奴才将另一个不听话的珍妃喂给它。在这口“井”的意象背后蕴藏浓缩著极大的意蕴力,“井”可为整个封建社会的象徵体,而诗中意象也十分精确。再如《狱卒的夜歌》一诗:“夜夜/空旷的长廊上/雪亮的皮靴霍霍登场/爱跳踢达舞的狱卒/俐落地/把怯怯探出头来的思想/空罐头般/一个个踢回栅栏”。意象派的手法,使这首诗把抽象的东西变得具体而生动。“思想”本来是无形无踪的,但诗人把它写为“怯怯探出头”,空罐头般地被狱卒一个个踢回栅栏。此外,诗人还善於从普通的意象中刻意求新,使意象显得准确而富有更高的美学价值。如《长城谣》中“孟姜女扭曲的嘴/吸尘器般/吸出了/一串/无声的哭”和《新与旧》:“嚣张的新鞋/一步步/揶揄著/旧鞋的回忆”。此外,非马诗在意象的运用上,还善於运用幻觉,有一种往往在现实的凝重雕刻之外,巧妙地运用超现实的幻觉手法,使得整首诗,哲理内蕴超然地从表层意象中飞升,悠远而深刻,恍然而真实,这也许正是他所谓的“比写实更写实,比现代更现代”的重要构成之一吧。如《黄河》:“溯/挟泥沙而来的/滚滚浊流/你会找到/地理书上说/青海巴颜喀喇山//但根据历史书上/血迹斑斑的记载/这千年难得一清的河/其实源自/亿万个/苦难泛滥/人类深沉的/眼穴”。诗人在诗的上节运用极为写实的手法描绘了黄河挟泥沙滚滚而来的气魄,但在下节诗结尾处却用超现实的幻觉手法,把黄河的源头写成亿万个人类苦难泛滥的眼穴。再如《醉汉》一诗:


    把短短的直巷
    走成一条
    曲折
    回荡的
    万里愁肠


    左一脚
    十年
    右一脚
    十年
    母亲啊
    我正努力
    向您




    这些都是纯属抒情主体的个人心理体验,而非正常的知觉世界,幻觉手法的运用把一个流落在外的浪子回乡何等之苦、何等之切,然而又是何等之渺茫的摇摇晃晃艰难地向母亲迈进的形像烘托出来,一条巷子竟是万里愁肠,一脚竟然十年,是超现实的非写实,但又比写实还写实。像这类诗比较典型的还有《漂水花》、《黄昏》等。《漂水花》一诗,把漂水花与圆形的梦相叠合,《黄昏》则把霓虹灯与黄昏用一群鲨鱼撕食一张张浮肿的脸相喻。
    除上述运用意象的精确、浓缩、象徵、幻觉的手法外,非马的诗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诗歌形式上的内在音乐美与外在绘画美。非马的诗在外形上可以说是很少押韵的,显然不符合传统诗的观念,但它却是极强的音乐美,在诗的排列与断句上显得很新奇,但又恰到好处,这就是诗人恰如其分地掌握了情绪上的内在“断连”,如《花开》:


    天空
    竟是这般
    辽阔
    惊喜的小花们
    争著
    把每一片花瓣
    都伸展到




    这种外形的排列,也使得非马的诗具有外在的绘画美,如《日落》:


    红冬冬
    挂在枝头
    是大得有点出奇
    但满怀兴奋的树
    却胀红著脸坚持
    这是他一天
    结出的



    诗中的“红冬冬”与“挂在枝头”、“结出的”与“果”的间断分行,就突出了“红冬冬”与“果”,有一种视觉上的绘画性美学效果,这首诗形式上的排列也很容易使人联想出一幅挂在枝头的图景。
    诗人非马以他对故国乡土的深厚系念,欲从海峡两岸分裂中走出一条跨越融汇之路,一方面从古典与现代中寻找契合点,一方面以开放的眼光从西方诗中吸取精华,这是很难能可贵的,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研究。他的诗的成功也为台湾,乃至大陆诗坛提供了一个可以借鉴之路。


    附注:
    (1) 《我的诗路历程》,载《华文文学》总15期,1990年12月。
    (2) 《中国现代诗的动向》,载《文季》2卷2期,1984年7月。
    (3) 《非马诗的评价》,陈千武,笠诗刊118期, 1983.12.15。
    (4) 《论非马的诗》,李魁贤,文讯月刊 3期,1983.9.10; 《台湾诗人作品论》,名流出版社,台北,1987.1.15。

    原载: 烟雨红尘 http://www.cc222.com/article/775761.html
  • 哪里的诗人?   非马  非马最新诗歌;  2010-8-9 23:45:00
  • 哪里的诗人?

  •  

    一位以色列诗人最近在给我的电子邮件里问:「你自认为是中国诗人呢?或美国诗人?」他说他正在编译一本美国现代诗选,希望能选用我的作品,但需要先确定我的身份与归属。他不久前曾把在电脑网络上读到的我两首英诗翻译成希伯莱语,张贴在《来自地球的诗》网页上我的名下,同其它的英诗并列。 

    记得从前也碰到过类似的问题:「你是台湾诗人呢还是海外诗人?」 

    无论是从诗的语言、发表园地或读者群来看,我想我都应该算是台湾诗人。至少在早期是如此。 

    为一位作家定位,最简便的办法当然是看他所使用的语言。诗的语言应该是诗人的母语。但如果把母语狭义地定义为「母亲说的话」或「生母」语,那么我也像大多数从小在方言中长大、无法「我手写我口」的中国人一样,可说是一个没有母语的人。而从十多岁在台湾学起,一直到现在仍在使用的国语,虽然还算亲热,最多只能算是「奶母」语。等而下之,被台北工专一位老师戏称为「屁股后面吃饭」的英语,思维结构与文化背景大异其趣,又是在成年定型后才开始认真学习,则只能勉强算是「养母」语或「后母」语了。 

    既横行又有点霸道的英语,虽然不曾太对我板起晚娘面孔,但在同它厮混过这么多年以后,感觉上还是免不了有隔膜。伊利诺州前任桂冠诗人布鲁克斯有一次在给我的信上说我的英文诗「怪得清新」(refreshingly strange),我一直不知道她这赞语的背后含有多少贬意。有时候,「怪」是对习用语或俗语陌生或无知的结果,不是装疯卖傻故意作出来的。像有一次我在诗人工作坊的聚会上朗读我这首《拜伦雕像前的遐思》诗的英文版: 

    多少个年代过去了
    你就这样站着
    站在时间之流里
    这凝固的空间 

    那些被剥夺了一切的囚徒
    只能用灼热的目光
    炙烙暗无天日的牢壁
    一句句
    默默
    在心里
    写诗 

    但你有广阔的天空
    而飘扬的风衣下
    你少年的激情依然昂扬
    你扭头瞪视远方
    是缅怀过去
    抑瞻望未来 

    或者你只是在倾听
    你沉思默想的果实
    此刻正在金色的阳光下
    在一个爱诗者温煦的心中
    笃笃坠地 

    当我念到“and underneath your fluttering coat/ your youthful passion is still on the rise”(而飘扬的风衣下/你少年的激情依然昂扬)时,几位美国男女诗友笑成了一团。我莫名其妙地问他们怎么了?他们笑说没想到非马原来这么黄。我猛然醒悟,莫非他们习于把“on the rise”解释成「高高翘起」?老天爷!诸如此类的有趣又尴尬的例子,还有不少。 

    随着交通的发达,人类的流动性越来越大。今天使用华文的作家,可说已遍布全球。英文或其它语言的作家,情形也大致相似。所以仅用语言来归类作家,似乎已不切实际。语言是必需的、但非充分的条件。同样地,发表园地与读者群,也随着移民人口,有逐渐向各地扩散的趋势。因此我认为,用这些外在或客观的条件来决定一个作家的归属,不如用内在或主观的写作对象与感情来衡量,比较来得恰当。只是在人类社会已成为一个地球村、电脑网络四通八达的今天,一个作家注目关心的对象,恐怕也不可能再局限于一地一族或一国了。那么有志的诗人何妨大胆宣称:「我是个世界诗人」。何况人类之外,还有宇宙万物。或者我们竟可模仿刚去世的诗人商禽在<籍贯>一诗的结尾,轻轻且悠逸地说:「宇──宙──诗──人」。
  • 有一位老人   泥土  泥土;  2010-8-11 10:59:39
  • 有一位老人

  • 有一位老人
    王新存
    有一位老人
    从汶川玉树
    王家岭矿难江南水灾现场
    到舟曲特大泥石流冲击的地方
    一路走来
    带着焦虑与伤悲
    匆匆的脚步
    疲惫的身心
    斑白的鬓霜
    肩头的承载太多
    压不弯心中的脊梁
    无论西北还是江南
    无论是汉是藏
    在他心中都有同样的分量
    人民他都看作自己的爹娘
    他不想自己的爹娘过多受伤
    想用自己的辛劳为灾民疗治心灵上的悲怆
    人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让有些政府官员
    静下心来上一上网
    点击点击图片
    看一看灾难给百姓带来的惨状
    想想自己的职责
    不要只想着损公肥私
    贻害他人
    丧尽天良
    看一看温总理
    匆匆的步履
    满脸的忧伤
    时刻把百姓的疾苦放在心上
    但愿每位政府官员
    以温总理为榜样
    祖国繁荣昌盛
    才 有 希 望 2010、8、10于滩中
  •    戈多  胡须的秘史;  2010-8-13 22:12:33


  • 我以为自己坐在井底
    千米深的井口,母亲
    伸着脖子
    万米深的井口,祖母
    伸着脖子
    十万米深的井口,曾祖母
    伸着脖子……

    依此类推,我触摸到祖先目光的仁慈
    冷冰而理智,以激光的速度
    穿透水井。井水破溢而出
    汹涌我的体内成为一眼湖

    其实我也是坐在井口
    不住地伸着脖子
    向千米深探视
    向万米深探视
    向十万米深探视
    辘轳空响,吱扭吱扭
    一只水桶沉下去
  • 昙花   流光溢彩  lt814的诗集;  2010-8-13 22:52:19
  • 昙花

  • 你惊鸿一现的美 ­

    让我笃信 这世上 ­

    确有一见钟情 ­

    无人能夺你芳华 ­

    即便皎如皓月 明如繁星 ­

    ­

    我祈求的 不过是 ­

    这夜色的弥漫 和 ­

    岁月的消停 ­

    好让你今生

    记住我 ­

    曾为你

    动过的真心­
  • 天堂里的孩子   火山  火山诗集[Volcano poems];  2010-8-15 9:37:09
  • 天堂里的孩子

  • 无声的泪

    为无影的人



    孩子,当我从泥石流中将你扒出时

    我只牵出了你像小鸟一样的尸体

    而你的魂灵已飘向远方

    飘向爸爸永远都触摸不到的地方

    那是多么稚嫩的小手啊

    子嫩的像刚刚破壳的芽

    那是多么漂亮的小脸啊

    如今被泥浆包裹着

    看不清你浅浅的酒窝



    孩子啊

    让爸爸再给你洗一个温暖的澡

    清清的水里

    有爸爸的体温

    我给你穿上漂亮的衣服

    你最喜欢的花裙

    上面绣着好多好多五彩的蝶

    来,让爸爸给你辫两个小辫

    系上红红的丝带

    理一理你散乱的刘海

    看,多么清秀的姑娘啊

    好漂亮的孩子

    让爸爸再抱抱你

    亲亲你,疼疼你



    爸爸的心,好痛



    孩子,在天堂里你一定要快乐

    要听天使老师的话

    你想爸爸的时候

    你就大声喊------



    爸爸会去看你
  • 低碳之路   江志剑  拈花指;  2010-8-18 13:05:53
  • 低碳之路

  • 低碳之路

    江志剑

    曾经,我们热烈追求,
    烟囱林立的工业之路。
    一个铁锅,外加
    一个炉灶,就是
    大炼钢铁的热情之火!

    曾经,我们热烈追求,
    蒸汽机和柴油机的轰鸣之路。
    吞噬着乌黑的化石能源,
    兴高采烈地喷着,
    一黑与一白的怒龙,
    遨游在日渐浑浊的大气层下。

    曾经,我们热烈追求,
    填湖造地和砍林造田之路。
    推土机和卡车在忙碌,
    电锯在心花怒放地唱着歌谣,
    消失的是被人们蔑视的生命。

    蓝色的天空日渐不见了!
    成片的森林日渐不见了!
    清新的空气日渐不见了!
    而赖以骄傲的化石能源,
    也日渐消失了!
    随之而来的却是,
    时而干旱,
    时而暴雨,
    时而泥石流......
    人们引以为傲的成就,
    顷刻被大自然化为乌有......

    幸好,人们在不懈思索,
    清醒和觉悟离我们
    越来越近了。

    忽然间,我们发觉,
    原来乌黑的化石能源,
    不是取之不尽的。
    原来大自然的力量,
    不是那么渺小的。
    原来被我们蔑视的生命,
    不是应该蔑视的......

    我们该走什么样的路?

    (2010年8 月18日即兴作于13:00)
  • 十六字令•梅(新韵)   玉霄白鹤  玉霄白鹤的诗集;  2010-8-18 21:15:24
  • 十六字令•梅(新韵)

  • 梅,疏影幽香任雪飞。凌寒骨,独傲百花魁。

    梅,离角黄昏风雪摧。孤山梦,岂料惹芳菲。

    梅,愁露冰姿蕴泪垂。君无语,零落暗相随。

    梅,缀玉盈盈翠羽归,荒湾处,日暮枉凝眉。
  • 孩子的童年梦想   鹤舞风  烂柯一梦;  2010-8-20 18:55:49
  • 孩子的童年梦想

  • 向日葵忠实地追随着太阳
    羊群在草原上飘荡
    那牧羊人甩动的长鞭
    在草原深处回响

    城市早已没有上限
    楼宇还在疯长
    除草机是个另类呦
    芳草变得没有模样

    我的孩子忘记了家乡
    爸爸愉快的童年变成她的梦想
    黑夜,庄稼吱吱的拔节
    孩子呀,还疲倦地解着魔鬼的乘方

    芳草凄凉,残星闪耀
    奶奶的故事
    爸爸的童年
    孩子的梦想
  • 樟树林 (散文诗)   古典幽兰  古典幽兰的诗集;  2010-8-27 12:12:10
  • 樟树林 (散文诗)

  • 樟树林 (散文诗)

    青翠葱茏的樟树林,像个天然氧吧,在秋风秋雨中,摇荡着生机,翻舞着绿浪,飘荡着芳香。周围是一圈白色灰色米色不等的建筑。绿配白灰米,是那样和谐,那样怡然,透着浓浓的素雅和轻盈的飘逸。在静静的午后,细滑的秋风凉凉地吹拂着,绵长的秋雨静若无声地滑翔着。绿如玛瑙般的樟树林间,不时有辆白色的小轿车像只甲虫一样穿行着。
    三只小麻雀在清凉的空中,亲昵地打闹,翻跟斗,捉迷藏,叽里呱啦地恬噪着。一坨坨摇曳着青春美丽的树枝,在秋风纤手的触摸下咯吱咯吱地欢笑着。那凉如春笋的秋雨,把原本火炉般的盛夏拒之了门外。
    一隅灰蒙蒙的赣江,横卧在樟树林的左上方。一角南昌大桥的靓影,只在赭褐色的高层建筑群的缝隙中得以呈现。虽然绿地面积不大,赣江美貌不能尽展风姿,南昌大桥的靓影也只能捕捉到一角,但这并不影响我饱览樟树林之绿,聆听秋风之翎,观赏秋雨之瓣的雅兴。
    而,尤为牵我视线,动我魂魄的还是要数那片樟树林了。
    看来,这辈子我是跟大自然的绿结下了不解之缘了。不但喜欢饱览群山之绿,森林之绿,更是爱吃蔬菜之绿,种养盆景之绿了。
    绿是生命之源,绿是灵魂之水。不论是大自然之绿,还是梦中盛开的绿,都使我求之若渴,获之如宝。

    2010.8.27
  • 五律.咏高铁   文宝玉  文宝玉的诗集;  2010-8-1 2:34:14
  • 五律.咏高铁

  • 白龙腾双铁,
    蓝带破时空。
    疾奔东西夏,
    飞驰南北冬。
    朝尝粤沪淡,
    暮品京川浓。
    伟业知国富,
    笑傲列强中。
  • 买房有感   朱保平  朱保平的诗集;  2010-8-8 0:23:27
  • 买房有感

  • 购房有感

    朱保平

    玉宇琼楼连次第,空关无数锁高台。
    谁怜市井飘萍客,未有栖身日日哀。
  • 鹧鸪天 七夕   采薇  素影……古韵;  2010-8-16 9:40:11
  • 鹧鸪天 七夕

  • 鹧鸪天 七夕



    今夜流光引鹊仙,葡萄架下语绵绵。

    芳华老去红尘静,满月圆了半月残。

    心已碎,影尤缠,斑斑云泪又一年。

    千丝万缕情思韧,系住良辰不夜天!


    采薇于2010年七夕(8月16日)
  • 鹊桥仙·七夕   潇湘妃  枉凝眉·潇湘妃;  2010-8-19 22:12:04
  • 鹊桥仙·七夕

  • 鹊桥仙·七夕



    青丝催恨,黛眉留韵,两岸愁思难尽。
    人间天上盼相逢,鹊桥路、离谁最近?


    星孤月冷,清风瘦影,忍泪凝眸莫问。
    经年此去恐无期,断肠处、香消玉殒。





    潇湘妃 作于2010年8月15日
  • 杜甫吟   孙希良  孙希良的诗集;  2010-8-31 16:46:28
  • 杜甫吟

  • 瘦骨铮铮杜少陵,热肠热血热心灵。
    不管自家贫与病,惟歌黎元死与生。
    眼含两行忧国泪,胸藏一片济世情。
    困居长安十年整,朝扣暮随咽悲声。
    朝野上下俱苟合,官贪吏虐未休兵。
    租税如毛民烦怨,干戈扰攘客心惊。
    咸阳桥头叹兵燹,石壕村里怜老翁。
    但恨朱门酒肉臭,更怜白骨路边横。
    独立苍茫吞声泣,满目忧伤望太平。
    茅飞屋破湿寒夜,犹思广厦庇众生。
    浣花溪畔倚杖立,饭颗山头戴笠耕。
    潦倒一生终未悔,悲山哀水悯朝廷。
    国乱苍生失凭依,家破妻儿散如蓬。
    子美子美意如何?悲歌未已去何匆?


  • 诗词在线分享诗集说明:
  • 诗词在线发表的诗集、诗词必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法规
  • 诗词在线是开放式原创诗词网站,为所有诗人、诗词爱好者提供一个原创、学习交流平台。
  • 诗词在线发布的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其他人未经作者同意转载了其诗词 ,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诗词在线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开放式原创诗词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