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在线友情提示

开通原创诗集 最新原创诗歌
申请诗人专栏 最新专栏诗歌
提交建议问题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词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人
贡献排行



诗词在线网络月刊2011年第一期(总第廿五期)  

2011年01月份的月刊终于与大家见面了:),诗歌由会员自荐,经编辑、斑竹推荐后筛选出来的,也许有些感觉稚嫩,大家多包容。诗词在线鼓励原创!
卷首语


----

我来写卷首语
 
现代诗歌
标题诗集作者
亲娘榴岛记忧伤的晨鸟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一剪梅赵任远的诗集鞠爱良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午后的空白如歌的行板茉莉46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守望的目光北城诗选北城2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失火的天堂(中日文同译)冰是绝望的雪冰是绝望的雪1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我是黑土蔡小华的诗集蔡小华2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古体诗词
南乡子(梦里唤人人)弹指集流芳自古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神江子赵任远的诗集鞠爱良1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别君半载书又弹指集流芳自古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七绝.棠湖秋晓南窗小吟苏岚烟1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虞美人】 海 燕tang-jing的诗集tang-jing2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七绝·听风海棠和韵红叶7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江城子(和黄沙浩淼君)两宋遗风莲香水榭14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感茅台拍卖会兰室诗香崔金銮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随心集叶飘秋水1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春归燕子图朵朵莲花的诗集朵朵莲花25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清平乐 • 无题人生若只如初见孟佳87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九张机两宋遗风莲香水榭210收到的鲜花 0收到的炸弹
原创歌词
暂缺
 
对月刊的版式、结构、内容或者其他任何意见可以现在提建议www.chinapoesy.com.@163.com

我要推荐诗词
 

感谢如下版主的热心推荐:潭州雨梦、杜牧野、戈多,香奈五号,采薇、hsmhsm
月刊正文

  • 亲娘   忧伤的晨鸟  榴岛记;  2011-1-1 5:02:31
  • 亲娘

  • 亲娘





    柴门前,有多少流水分付给深浅
    我不得而知。只知道踩着俯草走路的东风,走着走着
    就突然转身,扶持一个个醉酒的人
    去找他们的旧主
    回头,台阶上掠过的竹影,一一摄走尘土
    那口老井和清月对视了多少年啊
    终于被瓢舀光了自己,从此寂定
    不再说话

    背后的溪水此时显得冷清,澄澈
    多年来,我拦着大雁的去路,企图卷帘一醉
    但事后总没能把坤乾装在墨斗里。我——
    一个如此跌宕的人,每次从彩云间跌落,栽在江河
    却没有溅起一滴水珠。那天,路过一条大浦
    趁河水浑浊,满以为可以借此摸鱼
    是她——
    我的亲娘,连声呼我上岸,我不置可否
    并在水中来回转悠,把一潭死水
    搅得沸沸扬扬。企图用漩涡,击晕落雁沉鱼
    我用自己的逻辑定义江湖。幻想从此,可以在水一方
    惊涛拍岸



    可是不久,我就偃旗息鼓了
    尽管抓到一尾尾过江之鲫
    几只缩头乌龟。在左右摇摆的
    水草间,一条狰狞,贪婪,继而坚定的水蛇
    缠住我的双手,软硬兼施。它堕落的身体
    在我不设防的肌肤上
    一寸寸滑过,如此
    冰凉的微笑,逼迫我交出疆土。那一刻
    它多像一个骗子
    用项链来套取爱情
    让我没有畏难的呻吟
    它还用眼睛喊我,极尽跳跃,扑腾,与闪烁
    之能事,不肯少歇
    并把温软的另一面,送进我的酣梦

    其实,我所知道的我并不知道。那年
    翁家门前的池塘,早被土,口水捏成稀烂的泥浆
    他们说着一种属于他们的语言,就依次走掉了
    留下了我,一庐被暮色荡尽的丘田

    黄梅过后,一个少年便胸腔积水
    引发一窝蚂蚁,流离失所
    水城中,有多少只抱头痛哭,不谈
    只谈一两个水灾中幸免于难的人,趁着夜色
    虔诚地跪向草庵
    念:“天乎忍矣?”庵内回道:
    “天降大任于斯人矣!”一中年男子接着念:
    “漏生知己矣!”回:“此子是我的儿啊!”
    说得那人一阵鼻酸

    随后,北山风雨
    还是南山落叶
    少年踩在白骨和青磷之上
    都休说

    下了蜈蚣岗
    远见麻布青衫的亲娘晾在树梢上
    那些年,想想她就是
    一棵幽兰,被一团泥土随意包扎,堵在我的伤口
    就像一棵鲜花要开败,而我
    不得不加倍服下:香灰,炊烟和桃木符咒的粉末

    我正怀疑自己,和一部分漏到地下的阳光
    在空潭中静照。不远处看见
    一条山径被芒鞋踩出青色
    随时拨见的尘土都可能卷走我
    只有她能制服我全部哀怨
    就像一串宁静的念珠,制服了我
    荒凉的古墟。我如此充实,又空诸一切
    就像最后一面城墙——
    那间挺立的草庵
    在我体内垒满了夯土



    七夕那天
    我凭借着几根霉味的巧果
    认出她潮湿的生活

    这个用呙生火做饭的女人
    常常用露水浇灭欲望
    本来是给我配药的日子,折几片荷叶
    饵松实,服柏子,在陶罐内加置几页
    无量的经卷。而我看见
    她把成堆的日子集在火中,好让
    劫初之人,傍生者,通胎的鬼一一化生

    油灯跳跃的草庵,栖居着几只借宿的惊鸟
    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过路者
    在微茫中,打开了五颜六色的脉矿
    它们就生活在几米高处,伸手可探
    可它们时时走下树枝
    分享这个被捆绑的稻草人,顶上的谷物
    她总是站着,偶尔回望
    荒芜的村庄。她清楚现在的自己
    已经不是庄稼了
    只有留出一部分给飞禽搭窝
    一部分给牲口备作口粮
    一部分走向灯芯,化成灰烬
    流向磨坊的河流



    如果有什么语词让她开眼
    我就写什么语词
    若干年来
    我一直被汽车的尾气推着赶路
    光没看见我
    我的阴影不同于太阳谱系
    我忘记了她说过的
    只要树枝开衩她就走了
    我忘记了

    我的亲娘——阿兰庵主
    已被长山嘴佛堂上的一盏油灯
    牵走了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
    她从对岸
    漂到玉环岛
    一个临江的村落
    住下。犹如一片风叶降临
    时雨。薄衣。一吹即破

    她可能叫梅花,杏花,或翠柳。也可能
    叫无心,幻影,甚至绝情
    村子里的人看到
    她径直走向了白云庵

    事有点蹊跷
    这个拒绝黛妆盒,菜籽油和镜子的妙龄女人
    初来乍到,就从
    简易的手巾包中
    掏出一把剪刀
    令一些柔软的事物逃离高度
    从顶端落地

    似乎还有人,听到一阵凌乱
    既像在室内跑步
    又像一匹孤狼
    从旷野逼近
    木板门已关上

    谁也不会知道
    墙角囤积多少捆被锯掉的枝节
    只知道那晚,疼痛的夜色,和一团撕心裂肺
    相互绞扭着

    院子早没人住了。应该是
    老鼠也杳无踪迹了
    比如那口,锈成半截的铁锅
    正釜底朝天,拒收从瓦砾间
    溢出的雨珠。比如
    一块粗麻布把月光拦在窗外



    起先,认为她只是一个过客
    把一条路走断了?或者
    路把她弹回原处。谁也不敢
    想象一株孤零的兰花
    就陪着三两樽,斑驳的观音
    整整走过一个花甲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的亲娘就这样:
    伴随一盏油灯,一串木珠,和一件
    藏青色的褂子。口中念念有词。多么的简单啊!
    不管来与不来的
    赤潮还是风暴。那个时节
    常常是无常的堤坝突然崩溃,常常是,虾兵蟹将
    趁虚扩大地盘

    离开了风声,雨声,号角声......等
    一场日出,好把晾在岬口的青衣
    一寸寸沥干。我的亲娘,常常等啊
    等,等潮水稍稍转侧
    就把来不及撤离的白螺蛳,乌螺蛳,海蜈蚣
    和望潮们,顺手抓到篮子里
    那些年,她常常用莲步
    踩过露珠,用竹篮装回落日。她要同时朝圣
    两座圣殿——
    一手抚着庵堂
    另一只摸着滩涂



    粮袋早已空了。还有几天
    欠村子里王屠夫的五捆稻草
    也该有个态度了。那晚王屠夫
    的秋意开始盎然了,他只是把声线
    压在喉结上
    她原先跟他已经谈妥
    交换条件为:由她跪向佛祖,为其开脱罪名
    而他,定期提供香火。可后来的事实
    是:王法屠夫捅向猪脖颈的利器,一次比一次明亮
    我的亲娘,在佛堂之上跪着
    膝盖上的红肿,一天比一天青淤

    蜈蚣岗伸出的触角,牢牢地攥住长山嘴
    使其不得动弹。而那里的女人
    昼夜将渔火种植在舌头上。有时
    惜金娘挑来水潺在叫卖,有时,娘娘宫
    红财爹刚捞的海蜈蚣在伸腰
    庵门内,我的亲娘用盐巴
    腌制了一缸缸,活蹦乱跳的小虾,还用明矾打消
    海蜇虚张的一次次明目张胆
    她曾向菩萨请过愿,允许她打半斤黄酒,以敬神的名义
    在熄灯前呛然独饮

    山茶花也开了,映着素庵,我的亲娘
    曾经住了一庵又一庵。她深知
    也不能以这杯酒作为饯别之初物
    抛掷倦怠,一心向佛
    那将饿死个人!闷啊!
    心烦意乱时,首鼠两端。她深知
    那几捆干裂的柴禾足可晓晤自愚,三日粗粮
    哪怕不削皮的红薯,也可以立身处世
    眼前,这山馆,野亭之愁苦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的亲娘在无数次的木鱼声中
    差点念出,王屠夫偷偷塞给她的猪尾巴
    是多么的可口
    那根小资的红扑扑的猪尾巴,犹如西行之于和歌
    宗袛之于连歌,雪舟
    之于丹青。那一刻,有谁?谁敢于
    说那半斤老酒,不是利休之于茶道,在庵堂之上
    开宴,或持酒肴而至草庐
    不是顺造化归于造化?



    潮音昼夜来袭。无数伽蓝崩塌
    仅存佛头。深埋于绿苔的女人
    逢庙必拜。即使如此,观音堂也被一夜腥雨
    淋得,莲台开裂,狮座翻身
    前几天,她还在山中掘芋,对着
    廊亭旁的一处孤冢,一边哭,一边
    加诸杯土。她只要想起这个清凉女子
    在一夜之间枯死,并留下一只嗷嗷待哺的羔羊时
    她的内心就长出青草

    现在她更倾心于沉默。目睹着即将圆寂的
    落日,山风,黑土,和山脚下
    披头散发的芦荻,她突然转身
    回到佛堂,和菩萨说了一整夜好话

    此后,类似与顺风顺水,风调雨顺
    风和日丽有关的,风
    总是被通风报信者,揭了老底
    风被风吹跑
    庵前,石狮子目证了一棵娑罗双树林
    遗下的残枝——



    为什么向阳的另一面,总是趋阴
    在那条连着镇海宫的小径
    蜈蚣岗上,雇马的人,登策杖坡
    一中年男子扳着指头,饮酒守岁。并不停地
    对着自己的掌纹,唠叨着——
    有花无果啊!有花无果。

    我的父亲在市井中,叫卖一顶
    积雪的斗笠。那些年他一直口干
    却不说空气干燥
    反而指证,因干渴致死的鱼
    为祸首

    他经常肢冷倦怠,坐在渔网上
    看寥落的磷光,错落闪动。直到深夜
    好像每次总被什么东西拉扯,踱出了身外
    他总在荒芜的石头城,与草木蕤长的水泊
    或【本草纲目】与嶙峋的山崖

    来回寻找。有人拉他去看戏,他静而少语
    尽管戏台上锣鼓喧天,左右两侧的门帘
    被出将入相的呼拥者,掀出了流苏
    那一个午夜
    身重踡卧的我在父亲的臂弯,犹如刺猬就暖
    有人担心幕布突然落下
    就像几天前从算盘上散落的珠子
    弥漫着一串掌柜味的死党,那晚不便捅破的苦衷

    他是这样想象一棵竹子的品质
    让它们分身有术。想象可以
    一分为二破开,直到丢进汪洋。他是
    这样想象,不仅仅取正直,虚心,向上的属性
    重要的,是绕到事物的反面
    进而懂得弯曲
    挤压,合力,形而下地潜到海底

    是的。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的父亲
    是个不涉水的捕头
    那张被刀锋削出的脸,多么冷峻和固执
    这个翁家木材铺最精明的孙子
    还准备着,用一捆篾箍出一个江山
    他爷爷垒起三股塘。聚拢织好的网,缆绳,青石,铁砧,铅球,浮标,越甲,渔人......
    组建过一支征讨东海龙王的水师。我的父亲

    几度被涌动的海潮追赶,到浪尖
    门前碧波万顷
    不远处
    ——大龙湾的灯塔惊呼着
    飘来的舟楫和骸骨
    我的母亲当场不省人事
    我的亲娘——
    求妈祖,拜观音
    我的父亲
    如春风里的野草,又活了一次



    到清晨,我又回到镜中
    悉数懦怯皱纹,突然感到一阵狂怒
    这个曾经妄想过
    用谄媚把握走运者
    掌心的人
    前路幽暗泛滥

    啮噬我黑发的蝼蚁
    还不够利索!要是早点让我黑白分明
    直到须白
    我将不再躲避守望的人
    不再轻视和忽略,每一只
    蝴蝶的招摇
    钻进一座石墓
    茧封或是焰炼,成一只春蚕
    让丝拉出我的烂肠

    我将不拒绝任何一片红尘
    来拒绝红尘

    娘——
  • 一剪梅   鞠爱良  赵任远的诗集;  2011-1-2 19:39:33
  • 一剪梅

  • 一剪梅

    楼外芭蕉雨打寒,花落曲岩,人倚危栏。

    云烟不墨染青山,断雁声残,春意阑珊。

    古道长亭送客还,相聚时难,相散时难。

    琐窗朱户度华年,朔月无弦,望月无弦。
  • 午后的空白   茉莉  如歌的行板;  2011-1-5 9:38:44
  • 午后的空白

  • 午后的空白
    -------------------------
    午后 偶尔有一两声鸟鸣惊醒慵懒的睡眠
    那些桐花在窗户外轻轻晃动似在和谁低语
    风掀起窗帘 屋内一只波斯猫半闭着眼
    伏在一只空杯子前怀旧
    坐在窗下的女孩正陶醉于桐花的香气里
    她把自己想象成一只在花间飞舞的小蜜蜂
    随时准备离开那把老式椅子
    而你正在一堆书本中收集一些词汇
    用来填补这个午后的空白
    对事物清晰的认识让你心如止水般的平静
    你深知窗外的鸟鸣 花香
    甚至一首因爱情而直立行走的诗。。。。。。。
    这些都是现在和你无关在你还没有出生时
    它们就早已如真理般存在的事实
  • 守望的目光   北城  北城诗选;  2011-1-11 20:42:08
  • 守望的目光

  • 守望的目光
    文/北城

    风吹,月落
    河,睡了
    岸畔的怪柳醒着
    读着一步步
    远去的历史
    直到一点点
    了无痕迹

    你的目光
    洞穿了时光
    从远方
    落在岸边
    我儿时嬉戏的沙滩

    剥落故事的墙
    剪出从前滴落的泪光
    看到天真的晴空
    描出暖暖的白云
    牵出一个又一个
    憨憨的模样
    藏在未完的游戏里

    直到有一天
    黄昏倚到墙角
    染红的守望
    挂在树梢
    父母的怀里
    偎依着儿女的记忆
    指望着耸起的青山
    挡住北风的寒


    2011-1-10
    通联邮箱:guohaidf@163.com
  • 失火的天堂(中日文同译)   冰是绝望的雪  冰是绝望的雪;  2011-1-21 16:47:20
  • 失火的天堂(中日文同译)

  • 文/冰是绝望的雪


    假如天堂也有爱与不爱

    我可以选择不爱吗 不想触及你

    假如天堂可以带着恨意

    我想恨你 至少有了自拔的前提

    假如有一天活着比死去更茫然

    就让我傻傻地呆下去吧

    假如能让我一天不想你

    我相信

    幸福的字典里已经不用记载爱的名义



    等爱的时间很长很长

    思念和天空的距离一样无可衡量

    那些伪装冷漠的高台

    不堪一击于一句熟悉的轻喊

    你 只是那样的一声呼唤

    我冰封的世界便崩溃成了失火的天堂

    爱 泛滥成灾的天堂


    ------------------------------------------------------------------------------



    日文翻译/冰是绝望的雪

    假如天堂也有爱与不爱
    もし天国にも愛すると愛しないことがあるなら

    我可以选择不爱吗 不想触及你
    私は愛しないことを選んでいいですか?あなたと関わりたくないから

    假如天堂可以带着恨意
    もし天国には恨むことが許されるなら

    我想恨你 至少有了自拔的前提
    あなたを恨みたい 少なくても愛の抜け出す道が作り出した

    假如有一天活着比死去更茫然
    もしある日生きることが死ぬより空しくなったら

    就让我傻傻地呆下去吧
    わたしはバカみたいに生きていい

    假如能让我一天不想你
    もしある日あなたのことを恋しく思わなくなったら
    我相信
    私は信じる

    幸福的字典里已经不用记载爱的名义
    幸せと言う名の辞书に
    愛と言う字とその定义 もう 記載されなくていい


    等爱的时间很长很长
    愛を待つ間には長く長く

    思念和天空的距离一样无可衡量
    恋しい思いが空の距離と同じはかなく

    那些伪装冷漠的高台
    冷たい振りして築した高台

    不堪一击于一句熟悉的轻喊
    あなたの一言で一溜まりもなく崩れた

    你 只是那样的一声呼唤
    あなたが ただ 一言の呼ぶ声で

    我的世界便崩溃成了失火的天堂
    わたしの世界が全て崩れ落ち 失火の天国になった

    爱  泛滥成灾的天堂
    愛 氾滥成災の天国
  • 我是黑土   蔡小华  蔡小华的诗集;  2011-1-27 23:06:27
  • 我是黑土

  • ◎我是黑土

    持弯弯红色之镰刀
    梦寐中的人
    苦苦的土地
    风躺在高坡上休息

    没人告诉我
    桂花的香什么时候离开
    我是默默的黑土呀
    我的心比雪白
    我的头颅盛满三月的雨水
    我不是和你说过
    开完这朵花后,我就离开了么?



    ◎爱

    送我的人没有看到
    我的爱,摊在石头上
    给太阳晒
    已经过了一个月零四天
    冬夜将被乌鸦叼走
    雨水流进树的心脏
    我抱起月亮趟过大沟

    一阵风,归于宁静
    爱是一粒沙子的沉淀
    爱是把痛苦掰开
    掏走隐藏在里面活生生的狮子
    它苦涩地迷失方向
    它仰起头,眼里露出
    爱的微笑



    ◎长相厮守

    黄花忙碌
    城市的腰疼痛
    过往的新娘吻着冰凉的石头
    黄花黄花,皱纹布满你的脸
    黄花黄花,一条高贵的蛇
    爬上你的肩

    一个女人把脏水
    泼到街心
    星星睁开眼睛
    小风吹薄你的脸

    两只木鸟
    长相厮守
    水井、土坯砖,灰布衣裳
    远离火车站的老乡
    还有你永远不知疲倦的新娘呀

    黑夜盖住了
    突突的心

    在莫名的天空上
    多少人把心交给了飞翔的鸟



    ◎在保亭小镇上

    一座桥躺在河沟
    一些青草在岸边呼吸
    我看见
    天蓝得有些把持不住

    我从那么远的地方来
    一句话都没有说
    山峦静静地站在我面前
    我想说的,它都知道

    几间房子,几个人
    衣着朴素
    他们的眼睛无比清澈
    坐在门前
    恍若几个神



    ◎在陵水县清水湾

    过往的风
    在礁石上停息
    我在海滩上等待远来的飞鸟
    掏走我的心
    我把眼睛看到的美丽
    挤进一个贝壳
    把爱埋进沙里

    冬日白皙
    树木欢欣,赶在我前面舞蹈
    身后的咖啡木屋
    穿着橘黄裙子,绽放动情之歌

    我只想今夜,一个人坐在这儿
    自言自语,想一些人
    说一些疯话,再听听远道而来的海浪告诉我
    别的新鲜事吧



    ◎村庄之恋

    我徜徉于村庄之末端
    狗吠拉长老妇女的皱纹
    星月隐藏在花梨木之发梢

    大地深处的叹息
    和着我越来越轻的脚步声
    浓缩成一粒种子
    带着无限的光芒和温顺

    掉落在苍茫的
    土地上,那天你把手伸进
    村庄的胸膛,掏出了一个
    比月亮还白的心脏
    你哭得死去活来
    你说你永远不做别人的新娘
    你说你要嫁给
    那个裂了口的村庄



    ◎夜来临

    月沐浴流水
    黑暗潜伏,白芽遇见哀号

    长影路过冒尖毛豆
    两只惺忪睡眼
    一夜情长
    半箩梦呓

    弯腰浣女槌打黄衣
    十一月清风的喉咙,变绿
    一只左顾右盼的白兔闯进来

    人未归,树上的鸟
    仍然没有睡意
  • 南乡子(梦里唤人人)   流芳自古  弹指集;  2011-1-1 18:39:25
  • 南乡子(梦里唤人人)

  • 梦里唤人人。玉箸双行枕上痕。几稔年光空有咽,翻春。一纸秋波变冷温。
      被下写沉沦。殢枕缘来避病身。只怕浓寒多睐我,偷魂。不会思量又断文。
  • 神江子   鞠爱良  赵任远的诗集;  2011-1-2 19:27:46
  • 神江子

  • 江神子
    阑干楼外草连空。暖熏风,柳阴浓。小憩花丛,叶底过莺声。日暖桃林芳色近,春满树,兴千重。
    清明佳景百愁生。宝筝横,鹧鸪同,夜夜笙歌,淡月彩云中。惟有相思缠梦中,肠寸断,意难终。
  • 【虞美人】 海 燕   tang-jing  tang-jing的诗集;  2011-1-4 21:36:41
  • 【虞美人】 海 燕

  • 风和雨敛晴方好,
    一路青青草。
    波光潋滟水涟漪,
    极目大江浩瀚片帆移。
    霎时浪啸风云变,
    扑岸惊涛溅。
    乌云漫漫浸余辉,
    唯有击波海鸟傲然飞。

    信步长江岸,观浩浩大江,顿觉胸襟开阔。俄倾虎啸猿啼,浊浪滔天,暴雨骤至。不久细雨,复登溟濛江岸,见江潮猛涨矣.(此是吾在初学词时作。在64年初夏时,有幸在龍榆生老師指教下,知律寫詞)。

    汤 靖 写于癸卯(1963.4.22)年于长江宝山临江公园。
  • 七绝·听风   红叶  海棠和韵;  2011-1-4 22:41:54
  • 七绝·听风

  • 帘外落花独自怜,
    桃红柳绿舞翩跹。
    听风欲醉歌楼上,
    漫拭青苔又一年。
  • 江城子(和黄沙浩淼君)   莲香水榭  两宋遗风;  2011-1-5 10:07:18
  • 江城子(和黄沙浩淼君)

  • 揽衣无语立窗前,
    夜阑珊,月如镰。
    满腹相思,可以对谁言。
    回望光影摇曳处,烛泪断,幔帏寒。

    谁人隔院弄丝弦
    意绵绵,唱阳关。
    婉转低回,此际更何堪?
    只道故人能记否:芳草岸,倚朱栏?

    词牌:
    中平中仄仄平平(韵)。
    仄平平(韵),仄平平(韵)。
    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韵)。
    中仄中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韵)。

    中平中仄仄平平(韵)。
    仄平平(韵),仄平平(韵)。
    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韵)。
    中仄中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韵)。
  • 感茅台拍卖会   崔金銮  兰室诗香;  2011-1-6 11:20:09
  • 感茅台拍卖会

  • 七律 感茅台拍卖会
    (山西 崔金銮)
    飚贵茅台谁为醉?飘香玉宇价惊天。
    杯中绰约虚荣影,梦里逍遥利欲仙。
    酿者三餐无半盏,藏家一滴掷千钱。
    商场何日分甘味,斟酌寻常百姓前。
  •    叶飘秋水  随心集;  2011-1-7 11:36:23




  • 遥伫窗台侵阶月,
    月知吾意却迟来。
    有心恨月愁流水,
    月载相思入梦回。
    浊酒欲吞秋月动,
    冰蟾更照玉人归。
    一杯诗月寒未尽,
    渐潮凌微月影随。
  • 清平乐 • 无题   孟佳  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1-1-16 21:25:37
  • 清平乐 • 无题

  • 清平乐 • 无题

    孟佳


    别来无恙,触目何惆怅。

    珠蕊琼花今造访,拂了偏偏还傍。


    归来夜已三更,却惜美梦难成。

    思绪恰如春草,年年枯过还荣。
  • 九张机   莲香水榭  两宋遗风;  2011-1-17 12:01:18
  • 九张机

  • 岁月如梭逐水逝,泪飞打湿九张机。暖风不解花心语,慵倚阑干弄素衣。

    一张机,采桑陌上踏新泥。嫩桑含露春风里。桃花枝上,呢喃双燕,约定不分离。
    两张机,斜风细雨柳烟低。小舟轻桨春池碧。君横玉管,卿舒翠袖,鱼水两相依。
    三张机,桃红杏粉斗芳菲,朝阳辉映同心蕊。帘前花影,晓窗鸾镜,呵手画娥眉。
    四张机,双蝶织就百花溪,合欢树上枝连理。秋波晴澈,笙歌委婉,吟唱几晨曦。
    五张机,离人立马意迟迟,欲言又罢情难抑。渐行渐远,残阳似血,从此各东西。
    六张机,红消香断雁声稀,柳梢月下长相忆。枯藤小院,梧桐深巷,夜夜杜鹃啼。
    七张机,朱栏独倚唱新词,声声都是相思字。疏帘残月,阑珊竹影,夜冷透单衣。
    八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韶光易老朱颜褪。阶前花落,偏逢寒雨,和泪入幽闺。
    九张机,新词旧曲意凄凄,长笛短调相思寄。雕栏玉砌,人非物是,白发可依稀。

    清词,素弦玉指意游离,千丝万缕相萦系。宫商难理,弦音零乱,鸳梦曲参差。
    残诗,亭台冷落泪痕滋,楼阁倦掩红黄紫。青山依旧,云姿妩媚,何处问归期?

    《九张机》词谱:
    共九首,一到九首相同
    ⊙平平(韵),⊙平⊙仄仄平平(韵)。⊙平⊙仄平平仄(韵)。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韵)

    平平(韵),⊙平⊙仄仄平平(韵)。⊙平⊙仄平平仄(韵)。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韵)
    平平(韵),⊙平⊙仄仄平平(韵)。⊙平⊙仄平平仄(韵)。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韵)


  • 诗词在线分享诗集说明:
  • 诗词在线发表的诗集、诗词必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法规
  • 诗词在线是开放式原创诗词网站,为所有诗人、诗词爱好者提供一个原创、学习交流平台。
  • 诗词在线发布的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其他人未经作者同意转载了其诗词 ,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诗词在线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开放式原创诗词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