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在线友情提示

开通原创诗集 最新原创诗歌
申请诗人专栏 最新专栏诗歌
提交建议问题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词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人
贡献排行

2011年01月刊会员自荐诗歌

分享诗集或者 诗词社区发表原创诗歌后,登陆我的诗集,即可推荐自己的诗歌到诗词在线月刊网络版,
  • 原文   忧伤的晨鸟   榴岛记
  • 亲娘

  • 亲娘





    柴门前,有多少流水分付给深浅
    我不得而知。只知道踩着俯草走路的东风,走着走着
    就突然转身,扶持一个个醉酒的人
    去找他们的旧主
    回头,台阶上掠过的竹影,一一摄走尘土
    那口老井和清月对视了多少年啊
    终于被瓢舀光了自己,从此寂定
    不再说话

    背后的溪水此时显得冷清,澄澈
    多年来,我拦着大雁的去路,企图卷帘一醉
    但事后总没能把坤乾装在墨斗里。我——
    一个如此跌宕的人,每次从彩云间跌落,栽在江河
    却没有溅起一滴水珠。那天,路过一条大浦
    趁河水浑浊,满以为可以借此摸鱼
    是她——
    我的亲娘,连声呼我上岸,我不置可否
    并在水中来回转悠,把一潭死水
    搅得沸沸扬扬。企图用漩涡,击晕落雁沉鱼
    我用自己的逻辑定义江湖。幻想从此,可以在水一方
    惊涛拍岸



    可是不久,我就偃旗息鼓了
    尽管抓到一尾尾过江之鲫
    几只缩头乌龟。在左右摇摆的
    水草间,一条狰狞,贪婪,继而坚定的水蛇
    缠住我的双手,软硬兼施。它堕落的身体
    在我不设防的肌肤上
    一寸寸滑过,如此
    冰凉的微笑,逼迫我交出疆土。那一刻
    它多像一个骗子
    用项链来套取爱情
    让我没有畏难的呻吟
    它还用眼睛喊我,极尽跳跃,扑腾,与闪烁
    之能事,不肯少歇
    并把温软的另一面,送进我的酣梦

    其实,我所知道的我并不知道。那年
    翁家门前的池塘,早被土,口水捏成稀烂的泥浆
    他们说着一种属于他们的语言,就依次走掉了
    留下了我,一庐被暮色荡尽的丘田

    黄梅过后,一个少年便胸腔积水
    引发一窝蚂蚁,流离失所
    水城中,有多少只抱头痛哭,不谈
    只谈一两个水灾中幸免于难的人,趁着夜色
    虔诚地跪向草庵
    念:“天乎忍矣?”庵内回道:
    “天降大任于斯人矣!”一中年男子接着念:
    “漏生知己矣!”回:“此子是我的儿啊!”
    说得那人一阵鼻酸

    随后,北山风雨
    还是南山落叶
    少年踩在白骨和青磷之上
    都休说

    下了蜈蚣岗
    远见麻布青衫的亲娘晾在树梢上
    那些年,想想她就是
    一棵幽兰,被一团泥土随意包扎,堵在我的伤口
    就像一棵鲜花要开败,而我
    不得不加倍服下:香灰,炊烟和桃木符咒的粉末

    我正怀疑自己,和一部分漏到地下的阳光
    在空潭中静照。不远处看见
    一条山径被芒鞋踩出青色
    随时拨见的尘土都可能卷走我
    只有她能制服我全部哀怨
    就像一串宁静的念珠,制服了我
    荒凉的古墟。我如此充实,又空诸一切
    就像最后一面城墙——
    那间挺立的草庵
    在我体内垒满了夯土



    七夕那天
    我凭借着几根霉味的巧果
    认出她潮湿的生活

    这个用呙生火做饭的女人
    常常用露水浇灭欲望
    本来是给我配药的日子,折几片荷叶
    饵松实,服柏子,在陶罐内加置几页
    无量的经卷。而我看见
    她把成堆的日子集在火中,好让
    劫初之人,傍生者,通胎的鬼一一化生

    油灯跳跃的草庵,栖居着几只借宿的惊鸟
    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过路者
    在微茫中,打开了五颜六色的脉矿
    它们就生活在几米高处,伸手可探
    可它们时时走下树枝
    分享这个被捆绑的稻草人,顶上的谷物
    她总是站着,偶尔回望
    荒芜的村庄。她清楚现在的自己
    已经不是庄稼了
    只有留出一部分给飞禽搭窝
    一部分给牲口备作口粮
    一部分走向灯芯,化成灰烬
    流向磨坊的河流



    如果有什么语词让她开眼
    我就写什么语词
    若干年来
    我一直被汽车的尾气推着赶路
    光没看见我
    我的阴影不同于太阳谱系
    我忘记了她说过的
    只要树枝开衩她就走了
    我忘记了

    我的亲娘——阿兰庵主
    已被长山嘴佛堂上的一盏油灯
    牵走了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
    她从对岸
    漂到玉环岛
    一个临江的村落
    住下。犹如一片风叶降临
    时雨。薄衣。一吹即破

    她可能叫梅花,杏花,或翠柳。也可能
    叫无心,幻影,甚至绝情
    村子里的人看到
    她径直走向了白云庵

    事有点蹊跷
    这个拒绝黛妆盒,菜籽油和镜子的妙龄女人
    初来乍到,就从
    简易的手巾包中
    掏出一把剪刀
    令一些柔软的事物逃离高度
    从顶端落地

    似乎还有人,听到一阵凌乱
    既像在室内跑步
    又像一匹孤狼
    从旷野逼近
    木板门已关上

    谁也不会知道
    墙角囤积多少捆被锯掉的枝节
    只知道那晚,疼痛的夜色,和一团撕心裂肺
    相互绞扭着

    院子早没人住了。应该是
    老鼠也杳无踪迹了
    比如那口,锈成半截的铁锅
    正釜底朝天,拒收从瓦砾间
    溢出的雨珠。比如
    一块粗麻布把月光拦在窗外



    起先,认为她只是一个过客
    把一条路走断了?或者
    路把她弹回原处。谁也不敢
    想象一株孤零的兰花
    就陪着三两樽,斑驳的观音
    整整走过一个花甲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的亲娘就这样:
    伴随一盏油灯,一串木珠,和一件
    藏青色的褂子。口中念念有词。多么的简单啊!
    不管来与不来的
    赤潮还是风暴。那个时节
    常常是无常的堤坝突然崩溃,常常是,虾兵蟹将
    趁虚扩大地盘

    离开了风声,雨声,号角声......等
    一场日出,好把晾在岬口的青衣
    一寸寸沥干。我的亲娘,常常等啊
    等,等潮水稍稍转侧
    就把来不及撤离的白螺蛳,乌螺蛳,海蜈蚣
    和望潮们,顺手抓到篮子里
    那些年,她常常用莲步
    踩过露珠,用竹篮装回落日。她要同时朝圣
    两座圣殿——
    一手抚着庵堂
    另一只摸着滩涂



    粮袋早已空了。还有几天
    欠村子里王屠夫的五捆稻草
    也该有个态度了。那晚王屠夫
    的秋意开始盎然了,他只是把声线
    压在喉结上
    她原先跟他已经谈妥
    交换条件为:由她跪向佛祖,为其开脱罪名
    而他,定期提供香火。可后来的事实
    是:王法屠夫捅向猪脖颈的利器,一次比一次明亮
    我的亲娘,在佛堂之上跪着
    膝盖上的红肿,一天比一天青淤

    蜈蚣岗伸出的触角,牢牢地攥住长山嘴
    使其不得动弹。而那里的女人
    昼夜将渔火种植在舌头上。有时
    惜金娘挑来水潺在叫卖,有时,娘娘宫
    红财爹刚捞的海蜈蚣在伸腰
    庵门内,我的亲娘用盐巴
    腌制了一缸缸,活蹦乱跳的小虾,还用明矾打消
    海蜇虚张的一次次明目张胆
    她曾向菩萨请过愿,允许她打半斤黄酒,以敬神的名义
    在熄灯前呛然独饮

    山茶花也开了,映着素庵,我的亲娘
    曾经住了一庵又一庵。她深知
    也不能以这杯酒作为饯别之初物
    抛掷倦怠,一心向佛
    那将饿死个人!闷啊!
    心烦意乱时,首鼠两端。她深知
    那几捆干裂的柴禾足可晓晤自愚,三日粗粮
    哪怕不削皮的红薯,也可以立身处世
    眼前,这山馆,野亭之愁苦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的亲娘在无数次的木鱼声中
    差点念出,王屠夫偷偷塞给她的猪尾巴
    是多么的可口
    那根小资的红扑扑的猪尾巴,犹如西行之于和歌
    宗袛之于连歌,雪舟
    之于丹青。那一刻,有谁?谁敢于
    说那半斤老酒,不是利休之于茶道,在庵堂之上
    开宴,或持酒肴而至草庐
    不是顺造化归于造化?



    潮音昼夜来袭。无数伽蓝崩塌
    仅存佛头。深埋于绿苔的女人
    逢庙必拜。即使如此,观音堂也被一夜腥雨
    淋得,莲台开裂,狮座翻身
    前几天,她还在山中掘芋,对着
    廊亭旁的一处孤冢,一边哭,一边
    加诸杯土。她只要想起这个清凉女子
    在一夜之间枯死,并留下一只嗷嗷待哺的羔羊时
    她的内心就长出青草

    现在她更倾心于沉默。目睹着即将圆寂的
    落日,山风,黑土,和山脚下
    披头散发的芦荻,她突然转身
    回到佛堂,和菩萨说了一整夜好话

    此后,类似与顺风顺水,风调雨顺
    风和日丽有关的,风
    总是被通风报信者,揭了老底
    风被风吹跑
    庵前,石狮子目证了一棵娑罗双树林
    遗下的残枝——



    为什么向阳的另一面,总是趋阴
    在那条连着镇海宫的小径
    蜈蚣岗上,雇马的人,登策杖坡
    一中年男子扳着指头,饮酒守岁。并不停地
    对着自己的掌纹,唠叨着——
    有花无果啊!有花无果。

    我的父亲在市井中,叫卖一顶
    积雪的斗笠。那些年他一直口干
    却不说空气干燥
    反而指证,因干渴致死的鱼
    为祸首

    他经常肢冷倦怠,坐在渔网上
    看寥落的磷光,错落闪动。直到深夜
    好像每次总被什么东西拉扯,踱出了身外
    他总在荒芜的石头城,与草木蕤长的水泊
    或【本草纲目】与嶙峋的山崖

    来回寻找。有人拉他去看戏,他静而少语
    尽管戏台上锣鼓喧天,左右两侧的门帘
    被出将入相的呼拥者,掀出了流苏
    那一个午夜
    身重踡卧的我在父亲的臂弯,犹如刺猬就暖
    有人担心幕布突然落下
    就像几天前从算盘上散落的珠子
    弥漫着一串掌柜味的死党,那晚不便捅破的苦衷

    他是这样想象一棵竹子的品质
    让它们分身有术。想象可以
    一分为二破开,直到丢进汪洋。他是
    这样想象,不仅仅取正直,虚心,向上的属性
    重要的,是绕到事物的反面
    进而懂得弯曲
    挤压,合力,形而下地潜到海底

    是的。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的父亲
    是个不涉水的捕头
    那张被刀锋削出的脸,多么冷峻和固执
    这个翁家木材铺最精明的孙子
    还准备着,用一捆篾箍出一个江山
    他爷爷垒起三股塘。聚拢织好的网,缆绳,青石,铁砧,铅球,浮标,越甲,渔人......
    组建过一支征讨东海龙王的水师。我的父亲

    几度被涌动的海潮追赶,到浪尖
    门前碧波万顷
    不远处
    ——大龙湾的灯塔惊呼着
    飘来的舟楫和骸骨
    我的母亲当场不省人事
    我的亲娘——
    求妈祖,拜观音
    我的父亲
    如春风里的野草,又活了一次



    到清晨,我又回到镜中
    悉数懦怯皱纹,突然感到一阵狂怒
    这个曾经妄想过
    用谄媚把握走运者
    掌心的人
    前路幽暗泛滥

    啮噬我黑发的蝼蚁
    还不够利索!要是早点让我黑白分明
    直到须白
    我将不再躲避守望的人
    不再轻视和忽略,每一只
    蝴蝶的招摇
    钻进一座石墓
    茧封或是焰炼,成一只春蚕
    让丝拉出我的烂肠

    我将不拒绝任何一片红尘
    来拒绝红尘

    娘——
  • 评语:

    杜牧野 2011-01-01:
    新年之际,能读到这样一首耐读的诗,实为幸事。尽管缺陷难免,但是为原创长诗,把握还算贴切得当,驾驭能力还是不赖,语言文字功底相当厚实,经验经历情感底蕴意境都相对不错。
  • 原文   chaifei4257ai@qq.com   墨陨文集
  • 宿鸢。祭

  • 落红几许 残香空寄

    径直尽 花语淅沥

    静香斥鼻

    离梦湿罗衾

    静相依 恨无柳

    东风尽 风雨飘

    西庭独落伊人泪

    问西子 几度羽归?

    留水流逝去

    几集空帆折影去

    夕阳处 寄宿屏风

    过花径 脚印留香 以成双离去

    念幻影成碟破茧 花已成灰

    纸风飘 梦里花开

    寒梅几支 青瓷难留

    纸鸢几度归 ? 遗味于长风几许

    直驾去 空宿云端梦中寄
  • 评语:
  • 原文   泥土   泥土
  • 致新年

  • 致新年
    王新存
    牵着一零年的手
    当清晨打开窗户
    满天飞舞的雪花
    没有了枯枝衰草
    抓一片晶莹的
    放在胸口
    有个愿望挂在心梢

    什么时候
    老父不再让菜园庵的冷风
    吹得发抖
    什么时候
    自己才能走出买房深陷的泥沼
    什么时候
    妻子才能摆脱病魔的缠绕
    什么时候
    儿子才能长大
    长了翅膀在自己的天空遨游

    二零一一年
    我给飘飞的雪花
    捎上问候
    我知道用不了多少时候狰狞的太阳
    会暗自发笑
    不过
    祈求上天眷顾的心思
    总会有

    2011.元旦于滩中
  • 评语:
  • 原文   泥土   泥土
  • 救 救 我

  • 救 救 我
    王新存
    孩子你怎么哪?
    我快要累死了。我才是个初中生,可在校时间每天太长了。现在是夏季,我要赶六点二十的晨读。我家在离学校五六里的地方,要是迟了,校领导守在校门上,弄不好还要挨领导的巴掌。更糟的是门神班主任还要查问个喋喋不休,罚站、罚扫地逃脱不了。晨读二十分钟结束,上二十分钟早操。下来是漫长而令人生畏的英语早自习,将近一个小时,已经让人昏昏欲睡,可后面还有四节课等着你,要放学就快十二点了,我饥渴难耐,一心想着下课铃声,所上内容是是而非,莫棱两可。中午又要赶午自习,一点半到校。来了做语文、数学、英语各课作业,堆积如山的作业,有时做不完,又害怕老师批评,所以只能一抄了事。下午上课的时候,实在困的不得了,老师讲了些什么,我总觉得云遮雾罩的。课外活动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有时我与同学上街,有时我与同学到操场打篮球,有时我与同学坐在一起闲聊,甭提有多高兴了。下午自习上又得赶紧做作业,不过,作业做好了也不能回家,还有第二自习,老师的辅导课,甚至初三学生还有第三自习。要放学到七点多了。我现在书包重了、眼镜度数深了、背有点驮了、心理负担太沉了。。。。。。
    都是老师太狠心了。
    其实老师也无可奈何。现在考试可多了。以前只有期中考试,期末考试两次,现在是一月一考 ,还有县上的抽考,毕业会考。明是考学生,实是考老师,校长考,县上考,考完了排比奖惩。弄得老师坐卧不宁,寝食难安,成绩不好了恨不得跳楼上吊。老师几乎天天陪着我们,讲个没完没了,你说这。。。。。。。。
    都怪现在的考试。什么素质教育,全面发展。纯属一片鬼话。要是少考试多好,学生好,老师好,大家都好。
    不多考试哪能知道我学好了没有,没有好成绩,首先父母不愿意,没有好成绩哪有好大学,没有好大学哪有好工作?
    对呀!这。。。。。。。。
    父母、老师、大叔大婶,你们谁来救救我呀!!!

    2007.3.20
  • 评语:
  • 原文   包加荣   荷花文学
  • 回家看爸妈

  • 回家看爸妈

    二十岁时,
    我一人从远方回到家乡,
    看望家中的爸爸妈妈,
    爸爸用自行车到车站帮我接行李,
    妈妈老远站在房后的大路口等候着。
    我和妈妈一聊就是一个通宵,
    临行时爸妈给我好多吃的东西,
    希望儿子在外能少一些开销。
    我高兴,
    因为一路带东西不费劲。

    三十岁时,
    我两人从远方回到家乡,
    看望家中的爸爸妈妈,
    爸爸用自行车到车站帮我接行李,
    妈妈老远站在房后的大路口等候着。
    爱人和婆婆一聊就是一个通宵,
    临行时爸妈给我好多吃的东西,
    希望儿媳在外能待儿子好一点。
    我高兴,
    因为一路带东西不吃力。

    四十岁时,
    我三人从远方回到家乡,
    看望家中的爸爸妈妈,
    爸爸用自行车到公路口帮我接行李,
    妈妈老远站在房后的大路口等候着。
    孙子和奶奶一逗就是一个整天,
    临行时爸妈给我好多吃的东西,
    希望孙子在外能听爸爸妈妈话。
    我高兴,
    因为一路带东西够费劲。

    五十岁时,
    我三人从远方回到家乡,
    看望家中的爸爸妈妈,
    妹妹用自行车到公路口帮我接行李,
    妈妈在厨房间的门口等候着。
    我在爸爸的照片前站了半天,
    临行时妈妈给我好多吃的东西,
    希望儿子儿媳孙子能常回家看看。
    我高兴,
    因为妈妈身体健康。

    。。。。。。

    荷花于2011年元旦
  • 评语:
  • 原文   梦仙子   《梦仙子的诗集》
  • 《元旦贺辞》

  • 金乌腾飞生紫光,玉兔奔跃送瑞祥。祝君身体永安康,愿君事业长兴旺。诗质如兰十分香,前程似锦万丈长。全家纳福笑声朗,平生得志采飞扬。
  • 评语:
  • 原文   云中君   洟源赋
  • 洟源赋

  • 洟源赋
    序:为吾乡赋,一载乃成。凡《龙泉》、《流醴》、《山林》、《鲛宫》、《菌乡》、《怀园》六章,分而为六,合而为一,取“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意,总其名曰《洟源赋》。

    滇中易门,古之谓洟源。云南诸县悉以山显,而是乡乃称以泉。
    西郊里许,有龙泉者。人言上古,郡逢大旱,芜草成尘,百川涤涤;民不得生,哀呼转徙,顿首以祈,血涂盈地。龙君少女,閟宫未字,既伤且悯,化此氿泉。

    若夫天光和熙,清风籁发。八翼孤亭,照临三面之水;千年古木,含绽四时之葩。行波蕴碧,境拟平泉;凝渠回璃,倾奁珠泻。其源也,飞花坠袂,音鸣丝竹之裂;其出也,映日章云,清耀明镜之华。左山名瓠,右丘曰鼋;湖锁连心,水澄碧练,峰映莹澈,树影幢然;萦漪不辍,绿筱犹媚,叠峦如盏,涟格似键。橹脊破波,山形倒依;苔花曳摇,笑语迭溅。

    泉泽龙口,润南北之畴;溪分燕尾,承一邑之有。寒流贴石,不著纤翳。至如怒詈中睛而一目,气涌如沸,银泡透曳,琥珀摇光,梅云珍珠也(1);或若怨失其匹而沥血,泣竭为涸,潜溶带绢,时有断续,白邑间歇也(2)。

    龙泉尺箭之隔,复有锶泉者,羽人之流醴也。有亭枕流,飞檐斗拱,朱垣黛瓦,竹木相映,名“锶泉香阁”。其下石龙并首,瀑水喷虹。
    乡人取之,和诸米曲,摘以为酒。清莹酿琼,瓶澄洌乳,郁然可爱。采光而视,晶彻悦人,如返景入林,斜日透隙,纯无蚁浮;俯息而闻,香籁幽然,如乘舟泛月,露馥芳荪,绿秀茵湲;倾而入盏,水碧流温,如晨晖临镜,芰荷映蔚,汀隐曲泽;探舌而抿,清意凝蕴,如春寻杨柳,夏对芙蓉,一曲鹂歌。畅饮而不醺,心怡而神殷;洵朱华之冠水,唯天然以自琢。

    洟源诸山,林壑绝美。云泉之所凭,草木之所依。桀骜孤标,峰峦突兀。彤云涌而绝巘生,青苍凝而盘岭横。二水为屏,三山相峙,水天和而蓝融,霓箐交而林寂。
    若夫夜阑人静,迤逦其间。藤萝悬织,虬枝曲折,四际悄然,心籁尤寒。明月在首,挹可为灯;危亭处崖,将坠而凌。雾霭沉沉,云海连绵,晨光曙而仞岚霁,晓风冽而啼鸟悲。

    至若天和景明,怿然而行。山石峻削,薄林郁茏,棱壑纵横。梯田旋螺,黛色如染,水光跃然。高峡平湖,缀于其中,如环,如玦,如佩,如梨子,如沉瓜。窈碧可斟,峰回似断,路转实连。巢燕栖壁而参差,锦鳞叠波而游弋。

    山深兰若,林锁梵宫,琉光转瞬,隐翼飞甍;长廊九曲,宛宛游龙,乍明乍匿,杳杳而迥。

    或乃姿质高华而隽雅,粉英香舒而雍容;含芳咀华者,木樨山茶之属;上薄云日而穆然,丰神自若而合拱,风霜劲傲者,云杉古柏之类。刚莠荩草,旱茅牡蒿,葳蕤披离,延诸其下;仓庚杜宇,孔雀百灵,颃羽嘤嘤,悉赖彼荫。

    泉穿棱销,水分余脉;烟萝引而悬缦,石扉摧而岩穴开。
    龙泉所藏,谓曰鲛宫。为气其上,云涌相合;为源之出,洌然不穷。垂英钟乳,玲珑嵌空,盘盘囷囷,旋腰斗折。石幔如幄而四垂,笋柱参积而林立。圆润莹然,纹理洁滑,形绝镂刻,泽光欲滴。左歧斑驳,石幻殊型。若溪越子,浣纱弄碧,垂首而扬蛾;有晋樵人,伐木丁然,观棋而烂柯。仙鹤秀立,雄狮矫视,猿猱引臂,龙蛇走鳞;神韵天成,皆欲生动。右辅旋曲,如藤引瓞;两石相依,匐行可接。斜光透缕而直入,烟水袅然而隐氲。

    蒙低黎崖,彝人之所衍。层岩巍然,峭壁独峙,前昂后俯,绝类天马。山阿一穴,窅窅深邃,名仙人洞。慈航舣岸,莲台如刻,象尾蒲扇,分执左右。又有金刚诸天,生气凛烈,持幢拱节。四围垂幔,色皆莹素。石孔一窍,裂彻顶穹。至若旭日在中,则金丝垂落,彩晕蒙蒙;或乃皓月如轮,则苍烟凝露,叠圆盘空。壁流涓水,滴沥泠泠;琅如铜漏,击石有声。

    浦贝复有石莲者,垂英倒莲,莹光流瀑。玉柱圆竖,冰笋嶙峋;刚风石髓,长悬未落。疑湘灵之往来,棹兰舟兮斫积雪;捐玦佩之江皋,葺荷盖兮芙蓉橑。蓝藓碧苔,蜂房万点;当其险远,陆离瑰怪;幽暗昏惑,人莫之入。

    二月风暖,龙息始苏。(3)牲醴祭之,锵然钹鼓。五方狮子,两人居中,铜首而布身,丝尾而毛饰;镀睛贴齿,奋迅若活,俯仰跳跃,欢腾相戏。长龙迭起,回环盘折,刻木以为骨,金鳞以为覆;彩球转引,千状万态,徒激入空,目舌皆动。榈蓑雉尾,以肖虎形;竹竿经纬,起合旋越。绣衽乌裙,彩披银妆;山歌互答,花灯舞扇。观者如潮,水泄不通;黄发扶将,垂髫嬉逐;怡然并乐,攘肩接踵。米线豆粉,凉虾瓜水,沙糕酸菹,沿街而鬻。

    时维八月,雷雨至期;电裂紫穹,蕈菌乃生;爰采爰拾,濯投于釜。青头葱健,雪柄而碧盖;块菌牛肝,纹类如槟榔。赤者谷熟珊瑚,缃者羊肚鸡油。马齿鸡枞之馐,竹荪松茸之珍,浓美尤佳,侵溢喉舌。调之椒辛,和之盐胡;臑臇煔蒸,以荐筵客。
    蕨薇蘩荠,茼棠茭藕,榄梅楂檎,山泽之馈;首乌续断,五加木通,灵芝松脂,取诸岑峦。又有香豉腐乳,锦酱菌鲊,蜜饯橼丝,绿陶素瓷;朴质天然,不事繁镂;豪华落尽,乃见真谛。

    旧乡旧都,虽令草木缗之十九,望之犹畅;况见闻风物如是邪?
    洟源山泽林木之誉,古谓曰“滇西第一名胜”。何哉?宋郭熙语:“山以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彩;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得烟云而秀媚。”
    至若易门者,峻山异水,高峡平湖,削崖垂藤,峦柱蔽日,川谷栖珍,石壑生穴,涧瀑飞湍,庄乡蕴林;曰奇,曰秀,曰幽,曰野,曰险,数美并之,天成此境。虽衔邺水临川之笔,负兰台上苑之才,莫可摹喻。

    落叶辞柯而逝水,雏燕离巢以倦飞。总角于斯,束笄去之;齿当益增,行且逾远。时运之迫也甚矣!鵩鸟入室,离群难处。见绿薠兮汀州,望白石兮水渚。停云昭回,结风激楚,将行而九顾,言归以长纾。庭木发兮华滋,幽草生兮萋萋。兰芷信芳,齐艾萧之与零;日月忽淹,岁汩余之未及。
    嗟乎!舒余唯以大故乎?

    时坐中有客自亳州,嘉其乡邑。予闻而悲,故勉为陈此以应。

    注:
    (1)传说安宁龙君第三女适梅云,归宁往来,多携冰雹,毁民稼穑。其母詈之,误伤其目;
    至今潭中鱼皆一目。泉出多生气泡,若即若离,晶莹透亮,如珍珠银粒。人谓之龙女装饰所用,名此曰珍珠泉。
    (2)传曰双龙潭君娶于凤族,其妃归宁时为箭矢所中,卒于白邑。龙君血泪汇而为泉;每日一涌,春耕时犹多,正合村人耕作之用,其验若神。
    (3)易门有二月二祭龙之俗,谓“龙抬头”。
  • 评语:
  • 原文   流芳自古   弹指集
  • 南乡子(梦里唤人人)

  • 梦里唤人人。玉箸双行枕上痕。几稔年光空有咽,翻春。一纸秋波变冷温。
      被下写沉沦。殢枕缘来避病身。只怕浓寒多睐我,偷魂。不会思量又断文。
  • 评语:

    香奈五号 2011-01-06:
    欣赏!
    潭州雨梦 2011-01-10:
    佳词。
    hsmhsm 2011-01-16:
    语义新,寓意还可提高。
  • 原文   张磊德一   张磊德一的诗集
  • 元旦节于桐妹家做客---张磊德一

  • 元旦节于桐妹家做客---张磊德一

    情意未有老少分,

    众人欢笑感情深,

    盛情乃比家人意,

    把酒畅言亦销魂。


    随笔:此时,做客于桐妹家,众人欢聚一堂,其言语给我诸多感触,叔叔言,他与身边人感情甚好,别管男 女老少,都和他有得话说,是,感情的真谛是没有年龄限制的,你言我语,互为欢乐果,其乐融融之景!此时此刻,身在异乡,作为宾客,与“家人”把酒言欢,畅谈琐事,身为外人为实,却有家人之感,难得,难得,乐哉,乐哉!

    2011.01.01
  • 评语:
  • 原文   陈忠   纪念:一切都已结束
  • 在城市的一个拐角处

  • 在城市的一个拐角处
    看见一架飞机,像是很久前看见过的大鸟
    我听不见轰鸣声,只是感觉
    它投下来的庞大阴影
    将我单薄的影子
    压弯得很低

    接着,我听见轰炸声
    在阿富汗某一个平民区,骤然响起
    而且,很密集

    二〇一〇年五月二十一日星期五 济南宝华街
  • 评语:
  • 原文   久善   久善的诗集
  • 趣诗

  • 陛下庇奸必民反
    婢女避嫌闭门栏
    泌阳碧水蔽旌旗
    敝衣筚户毙贪官
  • 评语:
  • 原文   雪儿   飞舞的精灵的诗集
  • 荟珍堂主人修改后的《你是一缕阳光》

  • 你是一缕阳光
    偶然投影于我的心房
    温暖的身影  
    波光粼粼的在我心海里荡漾

    春天
    是你温情的目光
    轻轻柔柔地抚摸我的脸庞
    多情的柳丝
    缠缠绵绵千种情思舞动婉约的清唱

    夏天
    是你的炽热胸膛
    用火热的激情
    让碧波莲荷旖旎娇羞甜蜜绽放

    秋天
    是你温情的拥吻
    令漫山枫叶陶醉于成熟
    金风习习幸福晕红了山山岗岗

    冬天
    你的睿智把我沉寂的心门敲响
    心底涟漪层层如梅蕊默默噙香
    你的多情让晶莹的星星也忘记了闪亮

    啊,你是一缕阳光
    偶然投影于我的心房
    暖暖地把我照亮
    让四季美景在我心田繁衍不息爱地久天长
  • 评语:
  • 原文   屈 旭   quxufen的诗集
  • 狼来了不要怕---2011年元旦献词

  • 狼来了不要怕
    ---2011年元旦献词

    小时候
    我曾记得
    妈妈告诉我
    狼外婆的故事
    它巧装打扮
    要进入我的房间
    要把我吃掉
    我是如何的害怕
    我不知道如何认识它
    特别是化了装的狼
    万一狼来了我又如何战胜它

    我长大了
    我曾懂得
    狼是不可怕的
    我知道如何识别它
    狼外婆是不安好心的
    我已有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也有了强壮的身体
    还准备了武器
    迎接它的是猎枪

    我成年了
    我已知道了狼的习性
    不管它如何巧装打扮
    它的习性是不会变的
    它是要咬人的
    它是欺软怕硬的
    它是要为害人类的
    但当我拿起猎枪
    它就会逃跑的

    我已壮年
    狼又来了
    大家不要怕
    我们已学会了抓狼
    在它贪欲的时候
    我们要把它套牢
    不仅抓一只狼
    就是狼群来了
    我们也要把它消灭光!
  • 评语:
  • 原文   举酒属客   举酒属客的诗集
  • 长安记游(一)杜陵二首

  • 长安记游(一)杜陵二首

    忆秦娥 秋游杜陵

    李白曾道:“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西安帝陵大多呈黄土色,苍莽雄浑。
    汉宣帝陵园杜陵占地18000亩,却远望葱茏;驱车驶入,竟然见树木成林,花朵芬芳。

    初秋节,
    天阴雾淡细雨歇。
    细雨歇,
    古塬花色,
    迎风不绝。

    杜陵长道残阳别,
    林深漫漫无穷叶,
    无穷叶,
    翠拥红簇,
    汉家陵阙。


    如梦令 采酸枣

    同是帝王陵墓,其他尽阶除松柏,杜陵汉宣帝的陵墓上却长遍茂密的酸枣树,大饱眼福也大饱口福。
    才去花间漫步,
    却见碧珠如露。
    急踏树丛中,
    手里唇边贪吐。
    无数,
    无数,
    拾翠汉家陵墓。
  • 评语:

    香奈五号 2011-01-06:
    忆秦娥 格律有误。
  • 原文   梁晓昭   <<梁晓昭诗集>>
  • 陕西神木郭宝成

  • 陕西神木40万,早已全民免费医;关键不是没有钱,用钱于民不甘心!执政理念不为民,一心升官又发财;高档五星山海味,一语划破郭宝成。
  • 评语:
  • 原文   邹素英   实践破纪录,理论破纪录
  • 听十七大三中全会报告后,身体新变

  • 听十七大三中全会报告后,身体新变
    (三明市老年大学报告厅)

    被电鱼蹦孤 理疗御碰肤
    前缘多共党 互礼会谈娱

    邹素英
    2011.1.1
  • 评语:
  • 原文   吕国辉   小辉原创诗歌
  • 梦回故乡(同题) [小辉原创]

  • 作者 小辉

    家的样子 是五月的麦花
    给思乡的游子插上梦的翅膀
    村庄 痛过我的一次迂回
    压低声音说话
    炊烟袅袅地升起
    门前的龙须柳折腾我的屈辱
    石桥流水更让我想家
    梦回故乡
    你是我故乡的乡亲么
    我漂泊的魂 依要梦归故里
    月亮 请不要跟我走
    请不要在我的泪上敲
    我愿低过三叶草

    走过这片串着花朵的梦
    走过牛脖上的铃声
    走过母亲的苍老
    走过风温柔的样子
    就这样走过
    走过村头的石桥
    走过你的笑语

    我与故乡的距离
    只差树木的一层年轮
    只差都它尔弹起
    举起烈酒
    敬献父亲和牧马
    敬献骑着骆驼的诗人
    他是我的琴师
    把我从梦里弹醒
    家还会远吗
    梦回故乡
    谁温婉地叫出我的乳名
    那云样的白色
    让我想家
    一刹那泪如泉涌
    梦回故乡
    云总如同母亲般
    陪在我的身旁

    不 我不你月亮
  • 评语:
  • 原文   于阳   别看
  • 眼睛

  • 黑夜之外

    是黄昏

    黄昏之外

    是白昼



    你的世界

    对于我

    总是白昼太长

    我努力地

    穿越黄昏

    闯入黑夜

    欣喜转瞬即逝

    我重又回到无奈的现实

    徘徊在

    白昼

    挣扎在

    黄昏



    我的世界

    对于你

    只有黑夜

    那里有一泓深潭

    蓄满了

    激情

    充满了

    渴望
  • 评语:
  • 原文   竹立   竹立抒情诗
  • 别让心太吵

  • 看到这个书名心里一动,好喜欢这句话,虽然没买下那本书,但把它变成了一首诗。



    别让心太吵



    别让心太吵,亲爱的

    快把门关上

    外面的世界太嘈杂

    门一关一切又都静下来

    别让心太吵



    外面有个市场,亲爱的

    到处人头涌

    从早到晚都闹哄哄

    把名字当商品满街叫卖

    外面有个市场



    市场有个喇叭,亲爱的

    整天叫不停

    里外三层围满了人

    不放过每一条发财信息

    市场有个喇叭



    喇叭声音真大,亲爱的

    谁也躲不了

    一心想征服空气

    占领全世界所有角落

    喇叭声音真大



    我们的心太小,亲爱的

    容不下太多

    只装得下你和我

    只想听到彼此的心跳

    我们的心太小



    别让心太吵,亲爱的

    快把门关上

    留一点静谧空间

    让我们悄悄地过一生

    别让心太吵
  • 评语:
  • 原文   鞠爱良   赵任远的诗集
  • 神江子

  • 江神子
    阑干楼外草连空。暖熏风,柳阴浓。小憩花丛,叶底过莺声。日暖桃林芳色近,春满树,兴千重。
    清明佳景百愁生。宝筝横,鹧鸪同,夜夜笙歌,淡月彩云中。惟有相思缠梦中,肠寸断,意难终。
  • 评语:

    潭州雨梦 2011-01-10:
    清新可读
    戈多 2011-01-23:
    清新可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