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在线友情提示

开通原创诗集 最新原创诗歌
申请诗人专栏 最新专栏诗歌
提交建议问题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词
我来增加网站还没有的诗人
贡献排行

2012年05月刊会员自荐诗歌

分享诗集或者 诗词社区发表原创诗歌后,登陆我的诗集,即可推荐自己的诗歌到诗词在线月刊网络版,
  • 原文   郭胜华   小郭的诗集《emotion>
  • 关于以下这些事

  • 冬天一直隐藏着一股 耿耿于怀的心事
    说是来自那段实习 开始于对你的认识
    到底星光灿烂的仲夏夜 是什么样子


    对于以下即将要用心铺陈的 文字 格式
    从朋友开始做起 模拟一种形体空间意识
    准备能更好的编排 关于以下这些事


    经过一个到处都有酒精出卖 的城市
    街角暗巷的啤酒罐又再度 哭诉着昨日
    没有人听它述说 它被冰块与玻璃杯遗弃的故事


    北风沧桑的吹过东鑫 卷起一张 旧报纸
    一月二十一 开始分离的男女才刚刚发完誓
    如果 没有旧报纸 北风的沧桑会不会显得不够真实


    这向行彼此没有关连 没有逻辑的 文字
    到底什么意思 这怎么也能算是诗
    亲爱的 我真的真的真的 无法 对你解释


    就像  冬天永远不懂阳光灿烂的日子
    就像 再形体模拟也有过度的逻辑排斥
    就像  啤酒罐永远说不清楚被抛弃的故事
    就像  北风永远离不开东鑫卷起的旧报纸
    就像我  永远都不会解释 关于以上这些事


    显然 乱局的字码没有用你名字标明注释
    但是 我却明明白白一件事
    并能清清楚楚的说出 九个字
    我 爱 你 直 到 世 界 末 日
  • 评语:
  • 原文   轩尼诗   轩尼诗情诗作品
  • 心语心愿

  • 携一帘千里共婵娟的幽梦,
    将深藏的心事,
    渲染的淋漓尽致.
    浓浓的情,
    淡淡的醉,
    已彻底倾覆了羞涩的掩饰。
    从我这边,
    到你那边,
    千盟万誓的距离,
    是盈盈一水间的故事。
    在巫山沧海里,
    爱是你我,
    飞翔在风雨里的相思。
    身轻如燕,
    任痴情飘逸如仙,
    我悠悠的箫声风雨无阻陪你听海,
    只想在你凝神刺绣的瞬间,
    那枚银针,
    绣下我们无怨无悔的坚持......
  • 评语:
  • 原文   Jane   janesht@163.com的诗集
  • 加字玉蝴蝶 忆桃河春行

  • 加字玉蝴蝶 忆桃河春行
    长廊西去,汤逝水。
    寒鸭浮萍,乌雀点翠,碧滔青凤抚青陇,蒙童戏髯翁。
    蜂蝶逐艳,青龙断客,鹤发红颜游冶处,摄影者捕风。
    水流中芷,两三蒴笠约垂钓。
    忽而瑶音袅袅至,翩珊轻漫,菲柳芜烟波。
    万里煤乡,醉来归。
    女娲补天,叔虞添城,三晋冀并京畿道,药林谷壑谙。
    兄妹雌雄,关公洗马,评梅侠文平阳烈,千古苇泽关。
    太行高古,英烈谈笑藏盛名。
    西风落日见归魂。相思有根,从来觅无终。
  • 评语:
  • 原文   Jane   janesht@163.com的诗集
  • 长相思

  • 长相思
    顺三千,逆三千。千里万里朔回看,唯有驿路宽。
    来路远,去路远。莫问归来路可断?伊人独归远.
  • 评语:
  • 原文   钱继才   钱继才的诗集
  • 【古韵习作123】读新洲中学联

  • 【古韵习作123】读新洲中学联

    湖南常德

    吉翁

    嘉山锦绣妆姜女,
    澧水滋新渚胤光。
    泪竹润光花卉灿,
    囊萤夜读续华章。


    渚胤:车渚村的车胤。泪竹:传说孟姜女望夫时,每天上山下山眼泪落在地上浇灌着竹子。来来去去日子久了,竹子非常有光泽,茂密旺盛。后来人们管它叫泪竹。

    附新洲中学联:

    嘉山载姜女泪竹班师生德卉

    澧水滋车渚囊萤夜读续华章
  • 评语:
  • 原文   李剑峰   李逸风的诗集
  • 画太阳

  • 【画太阳】

    就算后羿
    没有射掉
    那九个太阳

    也照亮不了
    黑暗
    如此多的死角

    我就用笔
    画一个
    小小的太阳吧
  • 评语:
  • 原文   郭密林   郭密林诗选
  • 橘子

  • 剥开光鲜红润的表皮
    和一层薄薄的
    半透明的衣
    里面全是酸酸
    甜甜
    嫩黄而水淋淋的
    肉……

    那包裹其中
    三三两两
    微苦而脆嫩的心啊
    却被人们一粒
    一粒
    毫不犹豫地
    吐掉!
  • 评语:
  • 原文   扬州大学程希   信阳师院程希的诗集
  • 武陵春-登灵山不遂

  • 听风听雨过五一
    风雨共凄凄
    一夜落花作地衣
    谁知落花意

    闻道灵山春尚在
    也拟攀天梯
    天梯之上有云霓
    梦也隔,千万里
  • 评语:

    潭州雨梦 2012-06-08:
    韵押得不错,只是平仄多处不合。
  • 原文   sun   若只如初见的诗集


  • 他们说
    只有在新月和满月的夜晚

    离你最近

    我竟执着地
    静吹着海风
    任由他将时间带走
  • 评语:
  • 原文   诗灵   诗灵巨异
  • 荡气歌

  • 长吼苍歌刀刺倭,踏平鸟岛奈我何?不枉此生为男儿,斩妖杀魔溅血歌!
  • 评语:
  • 原文   辉煌nt   辉煌nt的诗集
  • 七绝 唐玄宗

  • 七绝 唐玄宗 游华清宫之一 20090722
    美女如云尤不足,人伦尽丧是明皇。马嵬坡上香魂断,比翼齐飞信帝王?
  • 评语:
  • 原文   文心雕梦   文心雕梦的诗集
  • 这一窗暮春烟雨

  • 暮春的雨,凄冷而温柔。
      她袅娉地走来,带着温婉的笑。
      雨滴滑落在芭蕉叶上,
      轻盈的舞动,自在地流泻着。
      谁的笔濡毫蘸墨,和着唐五代词的风骚?
      要把这一窗烟雨定格在皎洁的素绢上,
      再添上一笔幽静,翠山遥遥。
      疑似韦庄?少了清丽。
      却怪温李,可煞娇娆。
      这十年风雨凄凉,
      吹皱了美人盈盈的秋水;
      暗换了咸阳古道。
      韶颜易老,年少不再。
      把一怀闲愁向雨中抛。
  • 评语:
  • 原文   李汉武   黄菊幽梦
  • 夏韵

  • 竹杖敲开篱笆门,芒鞋溅起浪花情。

    柳笛奏得文思动,馨香引发梨园梦。

    杨柳庭前邀莺歌,山水脚下观雁行。

    莫道人间风景秀,却听田蛙呱呱声
  • 评语:
  • 原文   漫岗秋叶   漫岗秋叶的诗集
  • 【七律·春感】

  • 【七律·春感】
      一夜东风惬万家,嫣红姹紫扮天涯。
      桃夭李艳梨飞雪,草绿兰芳柳吐芽。
      绮丽春光如盛宴,斑斓暮岁似韶华。
      流年逝水休追忆,四乐人生诗伴茶。
      
      注:“四乐”即助人为乐、知足常乐、自得其乐、邀友同乐。
  • 评语:

    潭州雨梦 2012-06-08:
    流畅轻快,怡然四乐。
  • 原文   邹素英   征人类意成宇宙言
  • 家族懂气功

  • 家族懂气功
    (一)堂姐邹秋英说:“气会飞”
    念初中 告诉邹
    气飞懂 向低流
    (二)秋英与姐(碧英)同嫁莆田东甲大队
    回姐家 蛋余偿
    亲情念 儿女双
    (三)堂弟邹建成曾说:“背着我,猜我在想什么”
    兄弟围 爷奶说
    猜无出 忘气说
    (四)伯母卓玉莲曾说:“都是用人去做的”
    知人为 气功为
    今指出 急查为
    邹素英
    2012.5.1
  • 评语:
  • 原文   邹素英   征人类意成宇宙言
  • 现世与转世自流一处

  • 现世与转世自流一处
    (一)《波传三叔(邹金仲)--刘伯承是江委的儿子》
    清前做饼 早已复员
    五孩相看 盘腿家苑
    (二)波传宋碧云是江委的前妻
    婚时现金鞭 吾脱她亦翩
    远飞离古信 回体其身牵
    邹素英
    2012.5.19
  • 评语:
  • 原文   谢举贤   谢举贤诗集
  • 讀詩詞隨感

  • 歷來的詩詞評家對「用典」都不太推崇,對一些用典艱澀、深僻的詩詞大都持貶斥的立場,認為是拋書包,特別是清以後的詩詞評家在這方面幾乎成為一個異口同聲的共同標準,然而就歷來的有成就詩詞家,在他們的一生的作品中,從沒有一個乾乾淨淨從不用典的,而且,許多代表性的作品,都用典,甚至可以說幾乎佔了百份之七十以上的詩詞作品都用典,誠然,不用典的作品,語言淺白而意蘊深刻,充滿作者真實的靈性,也能直接喚醒廣大民眾的共鳴,而共鳴的深淺程度取決於欣賞者的生活經歷,這種純粹由作者一時頓悟的生活昇華的結晶,確是詩詞中的神品。用典的作品,典能帶出深闊的歷史背景,使讀者在作者的人格、秉性和作品能夠更深層次的理解和領悟,同時,用典的本身也是一條中華民族五千年傳統文化的傳承紐帶。

    不用典的詩詞
    李商隱的《巴山夜雨》,「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李白的《靜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辛棄疾的《清平樂》《村居》:「茅簷低小,坪上青青草,醉裏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無賴,溪頭卧剝蓮蓬。」就這兩詩一詞來說,兩詩幾乎全國人人耳熟能詳,男女老少無人不是讀後深深共鳴,隨口可頌,一節三嘆,因為人人都有此經歷和情懷,詩人捕捉住這種極其普遍的平凡,用發自肺腑的真實感受,閒話家常地幾句淺白精煉的詩句,就構築出無比含蓄、闊大、深邃的神奇精神空間,無論藝術的概括感染力,和文字的精彩親和力都幾乎達到詩的頂點,一詞,雖也具備著以上兩詩的優點,然而所描述的內容卻不是人人都有此經歷,特別是文化水平較高的城市人,則極少有此經歷,所以其普及程度及感染力就不及兩詩,然而就我個人來說,這裡所提的一詞給我留下的印象卻比兩詩深刻得多,我很小就被迫離開故鄉,單個由廣東到武漢漂泊,而故鄉也沒有親人,故鄉 ── 梅縣並沒有牽引起我多少思緒,正是“無端又渡桑乾水,卻望并州是故鄉”── 武漢反而成為牽引著我的思緒的故鄉,來港以後,先住貨倉,後住無窗的「中間房」,月色臨窗的景象對我來說是奢望,較遲結婚,婚後也無暇辭親遠遊,日日夜夜為糊口而忙碌,這時期對「民以食為天」領悟最深,因此,我對兩詩雖能全面理解,然而一生中卻沒有兩詩中所描述和因而引伸的生活經歷、思緒。一九六四年至一九六七年間,我因逃避下放,跑到郊區一個菜農朋友家裡住,他家就在武漢著名的南湖附近,那裡藕塘、菜地接踵毗連,楊柳成行,茅舍、村屋座落如棋佈星羅,和城裡如火如荼的政治運動高溫相比,這裡似乎低了幾度,大家似乎都明白把上街遊行喊口號的精力用來釣魚,挖藕和打理自留地更划算,而古老的楚地忠信、仁厚的民風也沒有因時代的變遷而蕩滌殆盡,我也如魚得水地融入其中,於是釣魚成了我的日常工作,我寄居在朋友家中,不光是朋友的家人,甚至鄰居也待我如親人,鄰居的一家之主,五十上下,待人和藹親切,是本地挖藕高手,一下塘,憑蓮葉的長向,就能準確判斷地下整枝蓮藕的生長位置,上下分明,故其挖藕如拾藕,常常一個上午就挑回百來斤蓮藕,而且枝枝完整,常常順便捉回幾條肥鯽魚,這時他會備好自製酒漿,約我晚餐同飲,正是「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開塲白就是:「今天天氣好,早上一起床,就是『東方紅、太陽升』」,「來來來,大家身體健康」,在酒醉飯飽後,大家朦朧醉眼中都流露出真摰、滿足的微笑,我深深地感覺到,他的老伴和幾個兒女以及他和我,心裡都充滿一個字: 好!「正是醉裡楚音相問好」,我是單身隻影的窮光蛋,逃亡者,請我吃飯, 不光是蝕底,而且還有受牽連的危險,更何況素不相識。更無可利用之絲毫價值。於所謂現代文明普及的香港思維標準來說,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兄弟姐妹這層關係,也不可能,我已親身體騐過,他們見到你,已是畏之如虎,避之則吉。回想起來,這種發自中國文化傳統長期薰陶的純樸、仁厚、真摰的人性,是多麼珍貴和偉大,這就是真正的中國人的情懷,真正的中國人獨具的精神文明。從深一點的層次思維,這也是從本能上具備了最高層次的人權內涵,人權不能簡單地表面化理解為什麼言論自由,誰誰打壓誰等等這個粗淺層次,人類最根本人權意識,應該是從思想深處就具備對「人」這個同類的尊重,事實上,中國從古以來就具備這種意識。「將心比心」,「己若不為, 勿施於人」,然而在世界的另一端,一些人一方面高舉人權旗幟,一方面又利用不可告人的詭計、欺騙、榨取別人的生存資源,甚至向一大群無知的民眾下手,把一些老人的養老金也一古腦兒吞掉,然後拍拍自己肥胖的肚皮說一聲:「這是他們自願的,經濟的遊戲規則就是這樣」,對著因此而自殺的受害者熟視無睹,心安而理得, 美國大名頂頂的跨國金融公司: 雷曼兄弟、馬多夫就這種德行,當然他們決不認為自己大大地違反人權,而是在尊重人權。因為他們只騙取人的錢財,並沒有叫人去自殺,這就是文化傳統不同,對人權理解的層次不同,中國人的理解,就會找出禍首元兇:那對跳樓的夫婦,那個卧軌自殺的法國富商很明顯就是給你騙光了錢財,無路可走而發生,更明顯的是你一直高舉著人權的旗幟,內心卻從未把人視為同類而尊重,可以說,你從未具備最根本的人權意識,只是打著人權的旗幟,用美好的詞藻騙取人們的信任,最後滿足自己一網打盡的掠奪欲望而已。以前的文章我提過在香港因為不懂英文而不能找到任何工作的遭遇,寫到這裡不由又憶起一件不能忘懷的事:一九八一年左右,我到香港浸會大學校外課程教國畫,我和他們大學的一位姓龍的藝術系繪畫教授各貼出一張畫作,而該校負責的叫做陸太的女主任和我口頭協議是收到十三個學生就可開班,每期三個月,一週一節課,學生學費三百大元,學期結束後她們和我三、七分帳,我七她三,開學第一節課,我的學生就有四十六人,第二節課,又橫裡增加六人,這六人對我說報名時明白填的是我的班,辦事人員誤導他們,把他們編到另外的班,我問他們那個班有多少同學?他們回答是把他們加進去一共才十三個,我只「哦!」了一聲算數,學期結束,在主任辦公室裏,打開的桌上文件夾裡放著兩張支票,一張我的一千六佰大元,一張是龍教授的四千捌佰大元,我驚奇地問她怎麼回事,我強調我一共有五十二個學生,希望她不要忘記開始時的口頭約定,她說:「你是大陸出來的綠印客,又不懂英文,能讓你教,已給你大面子了。」我強行壓制著憤怒,本想當面把支票撕掉。但一撕掉,我的房租和飯錢就泡湯了,告她,更不可能,我只好拿了支票,一千陸佰大元的支票,對著她大聲說:「你係做雞 (娼妓) 嘅!」她嚇得從座椅上站起來退到牆角,我望著她那令人可憐的矮小身軀,轉身走了,從此便沒有在那裡教畫了。是的,我講粗口,享受了言論自由,但我三個月的辛勞,只能換取三個月住無窗中間房的房租水電費!當某種意識形態形成潮流,而這個潮流又和不合理的完全喪失人權根本意識,然而又被大家盲目認為理所當然的經濟遊戲規則混為一體時,那些制訂和熟悉經濟遊戲規則的一群就會大肆向對這個規則一無所知的另一群巧取豪奪,甚至逼向死亡而視為合理,特別是一些既得利益者,酒醉飯飽之餘,開始自我膨脹,說三道四,表面看來似乎在關心民生國家,實質卻是膚淺地望著人家的月亮,然後說為何我們的沒有他們圓?我們不應該這樣去看月亮,應該和他們一樣,這也許就是我所看到中國只有許多政治異見份子而從未看見經濟異見份子的原因,假如所有政治異見份子都和我以前居香港時一樣,身份証蓋個綠印,懂英文不能請,沒有工作也沒有經濟來源,每天起床就擔心下一餐,月尾為四佰五十元中間房的房租而徬徨,我看他們就會變成經濟異見份子 (這種情況不是個案,幾乎全部當時來港的大陸客,許多國內大醫院的主任醫生、數以百計的美術學院畢業生、還有許許多多工科、文科畢業生甚至教授) 什麼是經濟異見人士,「貧寒起盜心」,小偷、竊賊、劫匪是也,他們本來就是地球 ── 大自然的產物,「天生人必養人」, 從根本上說,應該人人享有共同的,大自然給予的生活資源,在這種十七、八世紀由英、法工業革命伊始,慢慢完善,如天網籠罩著全人類的所謂資本主義的經濟遊戲規則中,一部份人的生活資源卻被另一部份人剝奪殆盡,成為基本生存的條件都沒有的貧寒者,形成小部份人擁有廣廈千萬間,一部份人卻死無立錐之地,睡在街頭,大家都是地球的兒女,地球是不會偏私的,形成這個違反自然規律的唯一原因,就是目前人們都視為合理不過的、通行全球的、某些人製造出來的經濟遊戲規則,這個規則,從開始的那一瞬間,就把基本的人權推上了賭桌。賭博,從來就不存在尊重對手人權這個事實,贏盡對手的一切就是目的,至於對手輸盡後如何生存則不在考慮之列。二百多年來,極少人去檢討、懷疑這套遊戲規則的必然正確性, 時至今日,這套遊戲規則已把大部份人類用貪婪、自私、爾虞我詐取代了自然賦於的仁厚、純樸、尊重同類的天性,也就是說:自然賦予的最根本的人權意識已忘卻,反而去強調極膚淺表面的所謂政見意識形態的爭論,聯合國人權組織的有識之士們,為何只注意不同政見人士的言論權利,卻漠視那一大群被剝奪生存基本資源而頻臨完全喪失生存權利的不同經見人士的掙扎?必需明白的是這一大群都是人類,他們和其他的所有人類都應享有百分之百同等的人權和尊嚴,這是大自然賦於的神聖權利,不是任何降低對方人格的施捨和救濟可以解決的。寫到這裡,使我想起了周恩來總理對民主的精彩闡述:「人民不受任何威脅」,十三億人民能個個溫飽而逐步步向小康,這就是最實在最偉大的民主民權的體現,這也無可爭辯地從本質上証明了我國目前政制的正確和真正民主。以中國傳統文化所形成的不同於西方的民風民俗和泱泱十三億人口的複雜性,也只能是目前這種政制能有效地達到這個成果,任何其它的政制改變,我看不到有達到這個成果的可能。而可能的是成為別人的附庸國和文化消失民族的滅亡,重蹈印地安人的覆轍而已。隨想,想得太遠,回到稼軒的詞,一詞上再談吧,鄰居有三個女兒和二個男孩,女兒不挖藕,但常常扛著鋤頭在山坡無人耕種的小塊地方開出一小塊一小塊土地,種上武漢特產 ── 菜苔,菜苔是紫紅色的,以前一直是貢品,以洪山所產為最,由於小塊土地非常分散,所以幾乎日日由早到晚都要到地裡去,由下種,到割苔,菜苔食用的部份就是那棵苔,每株一苔,割後再長的比第一次更肥壯,有的比大姆指還粗一些,極嫩,味道甘甜,充滿菜心香味又有一種令人回味的微辛味,可以說一種充滿味的層次、口感上佳的菜中極品。這是真實的「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的情境。最小的男孩叫小松,五、六歲,穿著吊帶開襠褲,常常赤著雙足,他也是我的朋友和嚮導,我們常常一起去釣魚,哪裡能釣到肥美的鯽魚,在這數以十計的藕塘中,他最清楚,哪裡能挖到釣魚的紅蚯蚓也是全靠他指示,他擁有四、五支竹節長得很棒的魚桿,常把魚桿借給我,一起釣魚時他很快就可釣到魚,但這種耐心守著,待魚上鉤的過程似乎他並不熱心,最熱心的是夏天時,我釣魚,他就培著我,在藕塘岸邊找個大荷葉蔭下,俯卧在那裡,抓著一把剛摘的嫩蓮蓬,一邊剝來吃,一邊擺動雙腳,舒適悏意,有時還啍上幾句無腔無調的即興的歌來,看著他,不光使我憶起自己的童年,而且把我帶進了另一個愉快的童年,因此「最喜小兒無賴,溪頭卧剝蓮蓬」這一句,我一讀到,小松的形象就馬上在我眼前出現。整首《村居》,語句叙事極之平淡,而平淡道來,卻入木三分,這除了表現稼軒對生活觀察入微和描述生活的高超藝術能力外,更深層次的理解,也道出了稼軒的希望和理想,他希望人民都能在太平的日子裡過自己悏意的生活:老人家酒醉飯飽後談笑風生,年輕人個個勤勞樸實,小孩子天真活潑,沒有利的爭奪,也沒有權的傾軋,當然更沒有騙子的花言巧語和爾虞我詐,大家都享受著自然賦於的生活資源,大家都是滿足溫飽的平淡,沒有追逐富貴的貪婪,也沒有崇拜權勢的卑微,大家心中的崇高志向就是以身許國,為國家民族貢獻一切。

    用典的詩詞
    辛棄疾的詞《賀新郎》「同父見和,再用韻答云」:「老大那堪說。似而今,元龍臭味,孟公瓜葛。我病君來高歌飲,驚散樓頭飛雪。笑富貴千鈞如髮。硬語盤空誰來聽?記當年,只有西窗月。重進酒,換鳴瑟。事無兩樣人心別。問渠濃,神州畢竟,幾番離合?汗血鹽車無人顧,千裏空收駿骨,正目斷,關河路絕。我最憐君中宵舞,『道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這是一首和陳亮的詞,這首「賀新郎」是陳亮自東陽 (浙江地名) 來訪,並居十日「憩鵝湖之清陰,酌瓢泉而共飲,長歌相答,極論世事」中的其中一首。陳亮,字同父,也作同甫,「與稼軒為友,其人才相若,詞並相似」,其主張為文以意與理勝,以自然超眾,不作詭異,險怪之辭,神奇寓於平凡之中。對金兵的入侵,始終堅持抗戰主張,獨排眾議,「為人才氣超邁,喜談兵,議論風生,下筆數千言立就」,但和稼軒遭遇相同,有奇才而不受重用,偉大的愛國理想,均為當時當朝之懦弱奸偽所阻,而不能實現。辛棄疾(1140 – 1207),字幼安, 號稼軒,濟南(當時是金人佔領區,即現今山東之市名)人,少年時曾聚集二千餘人參加耿京的抗金起義軍,失敗後,南歸,後做過湖北、湖南、江西安撫使等官,在任其間,都能在政治軍事上採取積極措施:在湖南創建飛虎營,在江西救荒平糶等等,可惜朝廷的當權者疑忌他的才能,任期不長,也不獲重用。從四十三歲起,則閒居江西上饒,幾達二十年,到了晚年, 雖朝廷又再度起用,然並不重視,終於,懷著收復中原的願望,抑鬱而終,他高尚的愛國情懷,他「慷慨縱橫,有不可一世之概」的英雄氣魄雖不能在保衛祖國,收復河山的戰場中展現,但卻全部注入了他的文學作品「稼軒長短句」 ── 詞之中, 使後人讀後同樣慷慨激昂,壯懷浩蕩,這首詞,應是老年所作,一開始,因為陳同父的詞一開句是「老去憑誰說」,(稼軒句:憑誰說亷頗老矣,尚能飯否?)所以辛稼軒就「老大那堪說」,年紀老大了,歲月已消磨,別提了,「似而今,元龍臭味,孟公瓜葛。」但現在我仍然保持著陳元龍的高潔情操,與陳元龍臭味相投,與陳孟公一樣慷慨好客,陳元龍是「三國志」裡的人物,陳登,字元龍,一次,一位也算名士的許汜因「遭亂」而到下邳陳元龍住地去見他,「陳元龍無客主之意,久不相與語,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許汜在荊州向劉備訴說此事,劉備說:「君有國士之名,今天下大亂,帝王失所,望君憂國忘家,有救世之意,而君求田問舍,言無可采,是元龍所諱也!何緣當與君語?如小人(劉備謙稱),欲卧百尺樓上,卧君於地,何但上下床之間耶?」陳遵,字孟公,好客出名,「遵嗜酒,每大飲,賓客滿堂,輒(則)關門,取客車轄投井中,雖有急,終不得去」,表現了對客人朋友的無限真摰,不是單單請客的一個過場。孟公瓜葛,同孟公有相同性格關連。擺明來說,對志趣隳下,唯利是圖者不屑一顧,對陳同父這樣高風亮節,志趣高尚的朋友則從心靈深處都充滿尊敬和真摰的友情。所以「我病君來高歌飲,驚散樓頭飛雪」,純真而高尚的友情熱力,樓頭紛飛的白雪都融化了。也暗示在南宋朝廷懦弱,偏安和無所作為這片茫茫的雪冷冰寒的氛圍中,他和陳同父兩個豪氣干雲愛國志士對飲放懷高歌的熱力形成一個耀眼的亮點,「驚散樓頭飛雪」。「笑富貴千鈞如髮」,堪笑一般人都視富貴為終身目標,把它看得重如千鈞,而我們卻把富貴看得比毛髮還輕,「硬語盤空誰來聽」,而所謂文人雅士們作文時,總是只懂在形式和文字的舖排上雕琢,並以此評定其好壞,他們哪裡會明白為文應從大處著筆:「大凡論文不必作好語言,意興理勝,則文字自然超眾,故大手之文,不為詭異之體,而自然宏富,不為險怪之辭,而自然典麗,奇,寓於純粹之中,巧,藏於和易之內,不善學文者,不求高於理與意,而務求於文采辭句之間,則亦陋矣。」── 這是陳亮的為文準則,實則也是辛棄疾的準則。「硬語盤空」是韓愈對孟郊的文字的評價,「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奡」。奡是傳說中的大力士。「誰來聽」,有兩層含義,那些只在表面文字下功夫的東西,我們誰去看它,另一個的意思是我們豪氣干雲以身許國的情懷,這些汙腐的所謂文人雅士能明白了解嗎?事實上,當時甚至現代的一些評論家,對稼軒、同父詞的評論大都以詞的形式和文采作為標尺,是表面上接近吹毛求痴的評論,如從詞的格律、用字、音調能否上口,音節的協調鏗鏘,文采的優美這些表面工夫做文章,而看不見內容中的理與意的表達,尤其是陳亮作品說理的滔滔雄辯和立意的不可一世的慷慨豪情,以「欠文采」三字而不合理地貶低他的作品地位。許多人更把詩詞理解成在茶樓酒肆、青樓花舍由幾個歌妓配以吹彈樂奏的風花雪月低俗玩意,「記當年,只有西窗月,重進酒,換鳴瑟」,回憶起歷史以來,人們的詩歌酬唱環境大都相似,對著西窗初昇的明月,「堂上致樽酒, 作使邯鄲倡 (即娼)。… 小婦無所為,挾瑟上高堂,丈人且安坐,調絲方未央。」(古樂府「相逢行」。) 而今日我們也和他們一樣酬唱,但和他們心情思想卻截然不同,「事無兩樣人心別」。「問渠儂」,蘇浙語,問他你,他們和我們所處時代不同,我們所處的是金人入侵,和宋朝正在進行一場激烈漫長的拉鋸戰,戰火瀰漫,人民水深火熱,宋朝在岳飛、宗澤等名將領軍下,曾幾度擊敗金人,甚至金人首領完顏亮和他的主力也幾乎全軍覆歿,然而在主和投降派的破壞下,國土得而復失,金人敗而反勝,使「神州畢竟,幾翻離合」?這是個充滿憤慨,可惜又無何奈何的一問,形成這種局面,主要原因是朝廷用人不當,奸偽當道,無能者掌權,真正如稼軒、同父等胸有雄才大略,恢宏大志的愛國志士卻不屑一顧,「汗血鹽車無人顧,千里空收駿骨」,汗血,大宛產名種馬,汗從前肩膊出如血,能日馳千里,楚人曾用驥(良駒)拖著笨重的鹽車上太行山,結果是蹄申膝折,尾湛胕潰… 負轅而不能上。意思是本來應該在彊場馳騁,和主人一道殺敵的好馬,卻被用來拖鹽車而棄之不顧。戰國時人物郭隗對燕王說:「 聽說古代有人以千金求買千里馬,三年都買不到。」旁邊的侍從則對燕王說:「我能買到。」燕王就叫他去買,三個月以後,侍從用五百金買回一千里馬的骨,燕王大怒:「要你去買生的千里馬,怎麼你花五百金買個死馬。」侍從答:「死馬都五百金,何況生馬,這樣天下人都知道王愛馬,肯出重金。」果然很快就買到了三匹千里馬,「千里空收駿骨」,這裡「空」字煉得極好,把這個典轉了個彎,千里馬骨是買了,可惜活千里馬卻不要了。這裡也暗示宋朝廷所重用的只是死馬骨 ── 廢物而已。真正的活千里馬他們不賞識。「正目斷, 關河路絕」,冷靜一下,放眼判斷,目前為國出力,貢獻自己雄才偉略的門路比以前又少了許多,似乎沒有了。報國之路已絕。「我最憐君中霄舞,」「晉書, 祖逖傳」所談祖逖與劉琨的故事,祖逖,字士雅,晉元帝時為奮威將軍,興師北伐, 渡江時,船至中流,祖逖擊楫發誓,不奪回中原,他將身如此水,後來如願以賞。他和劉琨同是司州主簿,志同道合,非常要好,常共被同寢,一次半夜,聞荒雞鳴,他蹴醒劉琨,就一齊起身舞劍,祖逖慷慨豪邁的意氣,和一貫始終的愛國氣節,隨時警惕為國效力作準備的高尚勤奮品質,給後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宋朝明朝以至清朝的愛國志士作詩作詞舒發自我時,常引用「中霄舞」、「擊楫中流」這些典故。稼軒此處以己比祖逖,陳亮比劉琨,此句憐字用得很好,它含有關愛、珍惜的意思,「道男兒到死心如鐵」,和祖逖一樣,保家衛國的愛國情懷和誓與敵人鬥爭到底的意志是至死不渝的。意志氣節如鋼鐵般堅強。「看試手、補天裂」,補天裂用的是女媧補天的神話典故,這裡是收復失地、還我河山的意思,我意志堅定,豪情不變,正等待着用自己的才華去擊敗侵略者,收拾舊山河的機會,大有「到時看我的」豪氣。用典的詩詞,有着更為豐富的內涵,如果把不用典的詩詞看作是一種沒有背景或簡單背景音樂的獨奏,那麼用典的詩詞就是一首音樂背景豐富遼闊的交響樂。典的運用,本身就包含着作者的情懷、秉性和學識,歷史中的多不勝數的歷史事件、人物故事、神話傳說、民間野史等等,哪些能引起作者共鳴、留下深刻印象,甚至視為榜樣,並以此更深層次地盡舒自己的懷抱、志向;哪些不受作者推崇,甚至貶斥,單從這個喜惡中,我們就能洞若觀火地了解作者的人格情操、情懷秉性。作者沒廣博的學識,堅強的記憶,使用典的能力也就力有不逮。深入明晰地讀懂一首用典的詩詞,特別是用典多的,讀後就如上了一期扎扎實實的文學加歷史課程,無論學識情趣人品都會大大的提高,特別是一些寫得情感真摯、豪氣干雲的作品,就如辛稼軒這首「賀新郎」,確實使人心潮起伏、壯懷激烈,一讀而再讀是必然的。用典,是中國詩詞的大優點,這個特色是需要條件的,這個條件是文化極其深厚的民族國家才俱備,只有短淺的文化基礎的民族國家是無典可用的。用典,就是在詩詞這個領域中,把五千年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緊緊地聯繫在一個整體的堅強和必需的傳承紐帶,這個紐帶非常重要,我們不能因為人家用典多,就視為亮學識、拋書包,把這種情形視為缺點給予劣評,詩詞評論家應該不斷加強自己的學識,學會接書包,接書包和拋書包同樣存在一個非常重要的意義,就是不斷加強中華文化傳承,使這個紐帶更加強大有力。我國歷代以來,到清為止,前代的典故也常為後代所用,再加上歷來許多典故,是越用越豐富,而寫詩詞的路子,也越來越闊大,而典的運用也越來越靈活。有詩為證:明末清初的顧炎武(1613 - 1682)初名絳,字忠清,後改名炎武,參加「復社」反宦官、權貴,清初參加抗清起義,失敗後,不忘恢復明朝而努力,堅拒事清。表現了高度的民族氣節。學問淵博,修撰《明史》等,文章深俱風霜之氣、松柏之質,著作極具影響。是明末清初第一流的學者兼詩人,現談他一首靈活用典的詩《偶來》「偶來湖上已三秋,便可捿遲老一丘,赤米白鹽猶自足,青山綠水故何求﹖柴車向夕逢元亮,款段乘春遇少游。鳥獸同群終不忍,轍環非是為身謀。」這首詩寫於一六四八年,當時清兵在兩廣、四川、福建等地遭到挫折,作者在隱居三年後,逢此機會,他覺得應該出遊交結抗清志士,再去戰鬥。「偶來湖上已三秋,便可捿遲老一丘」:我到太湖隱居已三年了(「偶來」寫明不是立志來隱居的),似乎可以在此渡餘生,這裏生活可自足,風景秀麗。「赤米白鹽猶自足,青山綠水故何求﹖」,赤米白盬,《南齊書‧周顒傳》:「衛將軍王儉謂顒曰:『卿山中何所食﹖』顒曰:『赤米白盬,綠癸紫蓼。』」「柴車向夕逢元亮,款段乘春遇少游」,柴車、元亮,指晉朝的陶淵明,陶淵明字元亮,號潛,江淹《擬陶潛詩》:「日暮巾柴車」。少游,漢朝馬援的從弟,他對馬援說:「人生一世,但取衣食裁足,乘下澤車,御款段馬,鄉里稱善人足矣。」款段,一般的慢馬。傍晚的時候我和搭着汗巾、推着木柴車的陶淵明相逢在路上,春天我又和騎着一般馬的少游相遇,這兩句「逢」與「遇」把典用活了,詩人的想像,跨越了時空的局限,生動自然親切地和晉朝、漢朝的歷史人物相逢相遇,賦典中的人物以生命,活生生再現詩中,這樣的用典方式,以前的詩詞中我未曾見過,或許我的見識太淺,但無論如何,這確實是靈活用典的例子,也可看作一種用典的進步。這兩句,是寫詩人和一些淡泊名利、志趣高潔的人們同住在太湖之濱。在風景秀麗的地方居住,生活又可自足,周圍的鄰居又大家志趣相投,這本是人間難得之理想樂土,但詩人愛國憂民的崇高理想,卻促使他不要為一己之利而偏安,獨善其身,並不是詩人的秉性,於是,「鳥獸同群終不忍,轍環非是為身謀。」這兩句由前面的悠閒舒適猛然轉向,因為國土仍然被異族佔領,詩人心中又吹嚮了戰鬥的號角,他不能在此隱居終老,要出外環遊,結交抗清志士,要還我河山,孔子:「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韓愈《進學解》「昔者孟軻好辯,孔道以明,轍環天下,卒老於行。」意思是我不能和入侵的鳥獸們共同生活在國土上,我必須開始行動,坐車出去和抗清志士聯合,幹一番事業,但這些事不是為我自身的利益而做。清朝以前,我國雖然兩次(連清朝)被外族佔領,但佔領者的文化相比之下,實在膚淺,所以他反而被我們同化,雖然侵略者曾試圖用一些手段削減中華文化的威力,如清朝的許多好的詩詞作品就因為外族統治者的「禁絕」手段而消失,然而中華民族廣大人民對自我傳統文化的信仰力量是不可戰勝的,因此,無論元朝、清朝,最後都要以我漢文化為主,甚至一些異族統治者也變成中國詩詞的著名作者。形成這種情形的主要原因,就是我們中華兒女對自我文化傳統的無比虔誠的信仰和堅持。信仰和堅持,這裡必需要再重複一次,民族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發展就靠這個態度。為什麼英文能在世界流行﹖靠的就這四個字。君不見,英、美、澳、加拿大等遊客到任何地方遇上任何人都開口英文閉口英文,還大大聲問你懂不懂,好像英文就是上帝的帝定語言,不像中國人,見到外國人,馬上結結巴巴地說英文,似乎不懂英文就像沒穿褲子一樣不可見人,有的連去旅行也要惡補幾句,我在香港居住卅年,常常在金鐘的地鐵站碰到這種情況:在車站等車時,一群外國人向我走來,他們也不看站頭的英文標誌,大聲問我:「偉爾斯得搞隆?肯油特爾米得喂﹖」我都是微笑地向他們說:「對不起,我聽不懂你的話。」但這時一定有年輕人,大多數是女孩子熱情地擠過來,大聲而有點獻殷勤地說:「得使喂,甫力士花路米。」並用鄙視眼睛看我一眼,不知怎麼回事,我腦子裏馬上映出一句《夜泊秦淮》的詩句來:「隔江猶唱後庭花。」好客和禮貌是互動和平等的,彼無入鄉隨俗之意,我應亦無待客如賓之心也。這種「彼逞強、我示弱」的情形如形成習慣,後果當然可想而知。清以後,許多自詡為有識而實則無知之士,把物質文化與精神文化混為一談,把科學成就與民族文化混為一談,錯把工具改變這個物質層次的光環視作人類發展的必然方向,幾乎是一齊動手,自己斬斷了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五千年的傳承紐帶,甚至有一些人要打倒自己的祖宗。試問,沒有祖宗父老,我們認誰作父?罵古人、罵先輩、似乎是中國一大特產,這種特產往往是他們早年被某某人欺負,一股委屈當時又不敢言之以口,待那人死後多年,就開始一一數他的不是、如何如何,有些大學教授也如菜攤小販一樣,不能從民族國家的大處着想,心胸狹窄地從泄發私憤的角度去罵,罵的內容就是某某殺了多少人、奸了多少婦女,明白人都知道,當時的歷史條件,不殺人,坐不穩那個位子。至於奸婦女最多的,也可以說全世界第一的是成吉思汗,他的後裔,幾乎全世界各地都有,現在還有許多外國人去檢查基因,以擁有成吉思汗的基因為榮。香港的妓女,有一天接二十個客的紀錄,幾年下來就是天文數字,那她奸了這麼多的男人,以罵人者的道德標準來說,豈不要槍斃﹖世界上任何國家政府的當權者,有誰從未殺過人﹖殺多少無辜者﹖作為教授應可清楚地統計一下。日本侵華戰爭,那些殺人如麻的戰犯,雖然國際間都指責他們,但日本自己人卻仍然把他們放在「神社」裡當神,政府的巨頭們不理會別國的反對,仍然每年虔誠去拜祭,為什麼﹖道理很簡單:為了日本大和民族的統一信仰,為了整個日本民族的尊嚴,這是完全從其國家民族利益的大前提着想,並不是這些巨頭們不辯是非,沒有正義感。這方面,日本人比我們許多人都聰明一些。要做到「鞏固發揚民族文化、建我民族文化長城」除了大家努力全面地挖掘、整理、傳播、教育我們五千年來的悠久強大的民族文化傳統,駁回加強被自己斬斷的紐帶以外,還要每個人具備民族自豪感自尊心和自信心,以十三億之一的定位,把國家民族的整體利益放在一切之上,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要做到人呈強,我也不示弱,不悲不亢地面對整個世界。對先人前輩,特別是那些對國家民族有貢獻的人,應以尊敬諒解的態度來評定,我們的祖國正在迅速走向繁榮富強之路,東方的巨人開始站起來了,和籃球前鋒姚明一樣,他正彎腰雙手握住那個籃球,對手們肯定兩、三個人從上面想向下壓住他,他必需站直「爆籃」才能把球投進籃框,如果這時作為隊友的不是站在籃板下支援,而是和對手一起,加多幾只手去壓住他,那麼「爆籃」就困難了,巨人站起來也就困難了。贏,可能變輸。


    結語
    讀古代詩詞,是我的嗜好,讀後常常思緒萬千,這也是我獲得知識和增加思維深度的源泉,人們評論詩詞時常常以其格律作量尺,我卻一貫以其理和意作重點。詩詞格律中,古詩無平仄,律詩(或叫近體詩)、詞則人們大都注重平仄的規定,平仄,就是上平,也叫陽平,下平也叫陰平,這兩平歸入平,而上聲和去聲歸入仄,入聲,也歸入仄,然而入聲現在只在少數方言裡存在,最多人講的普通話則只有四聲,陽平、陰平、上聲、去聲,平仄應是律詩和詞的音樂元素,講究平仄,是當時坊間吟唱的需要,合平仄則讀起來音節順口順耳,中國古代音樂是大調音樂,只有1、2、3、5、6,沒有4、7、這兩個半音,合平仄而配以絲竹之音應該是完整的。時至今日,由於吸收了許多西洋音樂,音調也從五個變七個,而且高低音變化也複雜豐富了許多,也就隨著產生與音樂完全配合的歌詞,不再是吟,而是唱,唱,字音就要貼緊音樂,而不是原來那個讀音,當然平仄、韻,仍在歌詞裡起著一定作用,但已不是全部,歌劇,歌,是一種音樂和文學緊密結合而融為一體的形式,這個形式是完美的,和詩詞的平仄音樂元素比起來,大巫見小巫,現代在坊間,舞台演唱的,只能是歌,幾乎無人大聲去表演詩詞的吟讀,而且特別是詞牌的原來曲調,許多已流失,就算完整地演譯一下,聽來也一定單調。由於現代漢字的習慣讀音和古代讀音不同,各種方言讀音又不同,比如「俞」字,就姓氏而言,廣州話是平聲讀「餘」,而客家話讀去聲「裕」,同一個省已不同。嚴格地按平仄去寫律詩、詞,用字的讀音就必需查字典,全國各地的習慣用語大都不照字典來讀,而現代大家習慣是看詩詞,唱歌,律詩的平仄、詞的平仄這些音樂元素,可以看作是文學和音樂結合特定形式的早期階段,這種形式已被歌所取代,所以我的看法是不必太拘泥於平仄的局限。不合平仄的律詩和詞在古代的代表性好作品中,常有出現,而陳同父的詞,慷慨激昂,氣勢直壓辛稼軒,許多詞評家卻因不合平仄而大大降低他的成就,唐朝崔灝的「黃鶴樓」,連詩壇嫡仙李白都自認不及,但此律詩就有不合平仄之處,可見就內行中之內行對平仄的要求並不是那麼嚴謹和不可違反的,詩詞的主要部份是文學,韻、對偶、字數,何處斷句這些應該屬文學範疇的必備條件都是必需的,當然其文學內容表達的思想深度,所謂理與意,煉字的精彩這些更加重要,韻、對偶、字數斷句這些都是文學裡面加強語氣,語句聯接,變化,語意起伏層次,段落表達清晰化,突出主題等等的必要手段,任何平舖直叙的文章都不是好文章,因此,我的意見是現代人應學習去寫古詩、律詩和詞,當然讀詩詞更必不可少,不必強調平仄合與不合,應該強調理與意的表達,更傾向文學性。現代人讀詩詞是看,平仄不合,不會拗眼,理與意的深刻表達才是激動人心,引起共鳴的主要因素,這也是文學的根本作用。至於不用典和用典的詩詞,寫得好,同樣是好東西,不用典使人易明易懂,體現生活的真實與精彩,用典能使作品內涵更加闊大和深遠,有一樣不用典的詩詞做不到的重要作用,就是用典的詩詞發揮了把中華民族五千年傳統文化牽連在一起的紐帶作用,批評用典多是拋書包,不如自己努力學習去接書包,你拋我接,中華民族五千年光輝的傳統文化就得到更加完善的認知和承傳。承先啟後,當然就會帶來更大更快的發展。《全文完》
  • 评语:
  • 原文   泥土   泥土
  • 义务献血有感

  • 义务献血有感
    王新存
    不是挂在嘴上
    而是把佛心化作清凉的汁液
    在纤细的茎络中默默流淌
    让娇艳的正在经历风霜的花朵
    得以在枝头灿烂
    哪怕一瞬
    合上心扉的日子
    自己说离善又近了一些
  • 评语:
  • 原文   布鲁斯之恋   布鲁斯之恋的诗集
  • 扬帆起航

  • 2012年的5月,毕业在际,临行前的两天,空中飘起了小雨,应该说是雾一般细小的雨粒,中午来实验室的路上,顶着细雨,诗性大发,随口两句:最是离愁藏不住,细雨清风惹人忧。毕业照、聚餐、送行使离别的氛围越来越浓,虽然不舍,又如何?既然选择了远方,便要风雨兼程,要知道:未来的未知,未知让我们恐惧,才使我们怀念过去,与留恋现在。为了远方那个绮丽的梦,我们在这里扬帆起航!
  • 评语:
  • 原文   肖连成   笑雨的诗集
  • 夜观襄阳供电大楼感怀(七律.新韵)

  • 大厦霓虹齐暮星,
    繁华都市画如屏。
    万家窗幔银光闪,
    千丈楼台玉带盈。
    深夜风轻人入梦,
    初晨日媚鸟飞鸣。
    辛勤但为和谐共,
    寂寞人生亦有情。
    2012-4-29
  • 评语: